江湖历险 第131章 毒酒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花易数 书名:铁血洪门
    张湘山和军师黄世伦来寻找吴大牛和萧鸿康,名义上是庆贺吴三刀,即吴大牛当上野人山上的老大,而在暗中,据周氏兄弟说;张湘山和黄世伦经常搞这一,说他们从山上搞来什么草药,能防止中毒,而他们则在酒中放入由多种毒蛇的蛇毒而制成的毒酒,请他们要请的人喝过之后,被请的人,马上中毒,他们于是就迫你服从他们,如你不服从的话,他们就不给你解药,让你慢慢地死去。

    萧鸿康听了之后,心中暗想,何不来一个将计就计,答应他们的宴请,如他们真的想是搞这一毒酒宴来害我们的话,那正好借机除掉他们!省得碍手碍脚,妨碍他和周氏兄弟以天地会征义堂的名义掌控这野人山的大计。

    当然,萧鸿康事先做了许多防止意外发生的多种准备,萧鸿康知道那官兵小头目张义山对张湘山虽是同族兄弟,可矛盾很深,不但有家族遗留下来的的矛盾,两人之间还有许多说不清楚的矛盾,比如说;这官兵小头目张义山和张湘山,两人都好色,先是张湘山和张义山的老婆勾搭上,然后,这张义山反过来去勾搭张湘山的老婆,这大家都心知肚明。

    萧鸿康在知道这张氏家族的内部关系之后,方才知道为什么会有张湘山帮张义山求的事,因为不但自己的老婆,喜欢上了这张义山,不许张湘山害死这张义山,另外,这张义山的老婆,是张湘山的姘妇,为了家中的孩子,也不许张湘山害死这张义山,萧鸿康真觉的好笑,他在二十世纪年代,曾听外公和外婆说起在文革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一个参加造反派,一个参加赤卫队,说这样保险,不管哪一派胜利了,家中总有一个是胜利者。

    这张湘山和张义山有一点相似的道理,这张湘山是野人山上的土匪、强盗,而这张义山是浏阳县的团练副总,应该算是官府里当差的官兵,这官兵和强盗,本是一家,但是,他们并不是什么为了阶级斗争而站到对立面来了,而是为了一些私人的恩怨,而站在对立面,他们有时候争吵,有时候又会站在一起对付外族人对他们的欺负!

    萧鸿康也知道,在这落后的农村里面,你不能把一些事都当真,说谁是革命的,谁是反动的!谁是自己人,谁是敌人?萧鸿康只知道,在这晚清社会中,对自己有利的人,能帮助自己做成大事的人,就是自己人,反之,就是敌人,就得消灭!

    萧鸿康为了要除掉张湘山,只得先利用张义山一下,因为直接叫周氏兄弟去除掉张湘山,可能会引起野人山众多张湘山家族兄弟的反对,不利周氏兄弟以后开展工作,所以,想借刀杀人,借这张义山的手,去杀这张湘山。

    而这张义山,虽是一个官兵小头目,可实际上是比张湘山还要狠的、不是强盗的强盗,他现在落难,被张湘山压制着,可他不甘心,他一直想寻找机会翻,寻找机会报仇,现在见萧鸿康来找他,准备共同对付这张湘山,他很是高兴,并愿意当大炮,直接去轰张湘山。

    张湘山和黄世伦,本来是要吴大牛和萧鸿康一起去野人山上去吃饭、喝酒的,萧鸿康借口说,你张湘山和张义山本来就是同族兄弟,要请我们喝酒,把这张义山也一起请上,这里半山坡上离不开张义山,还是在这半山坡上来喝酒吧!

    想不到这张湘山和黄世伦马上同意,说在什么地方喝酒都是一样的,现在这半山坡的地方,也算是野人山的地盘,就在这半山坡上吃饭喝酒吧!

    萧鸿康要苗妹子注意观察张湘山和黄世伦他们在毒酒里面是放的什么东西,想不到,这苗妹子只轻轻地闻了一下张湘山和黄世伦带来的酒,她悄悄地告诉萧鸿康说;“这毒酒对我们是无所谓的,只是对其它的人或是狗什么的,喝了肯定会没有力气,但只要给他们吃上解药,马上就好!”

    萧鸿康问苗妹子,说这毒酒是不是能再改一下,因为,萧鸿康从一本书上看到的是;如果,改变一下这毒酒的成份,在这毒酒中再加一种草药,使张湘山和黄世伦他们的解药起不到作用,而萧鸿康可用另一种草药,再反控制这张湘山和黄世伦。

    经萧鸿康的提醒,苗妹说她知道怎样配制这草药了,当萧鸿康和苗妹子俩人悄悄地将这准备好之后,萧鸿康只是提醒吴大牛,要他放心地去喝酒,而叫狗娃,关照他不许多碰酒,要他准备好几十条狗,防止一切意外。

    半山坡上,张湘山和黄世伦只带来二十多位兄弟,但是带来许多菜和酒,萧鸿康又要周氏兄弟准备许多野味,就在这半山坡上的独家村的一块最大的平地上,放上门板当桌子,拿几块木头当登子,大家就在这简单而闹的宴席上,大伙一起大块吃、大碗喝酒……

    在喝酒之前,萧鸿康事先关照过张义山的,要他出面帮吴大牛说话并主持一下这宴席,这张义山倒真当一回事,他事先关照大家说;在这深山中,为防止山林中的毒气,大家先喝一碗草药,因为是他带头喝的,所以,大家在他喝过之后,都一碗饮尽,没有疑义,可当大家在又喝了这张湘山和黄世伦带来的毒酒之后,不想先后有多人感到四肢无力,两腿发软……

    见大家感到四肢无力,两腿发软时,这张湘山和黄世伦脸上露出笑容,张湘山得意地朝大家说;“你们说这野人山上谁是老大?”

    那些由张湘山和黄世伦带来的二十多人,他们一致说他们只认张湘山为野人山上的老大!而留在半山坡上的的周氏兄弟等二十多名兄弟,则说吴三刀是野人山上老大,是总头领,张湘山只是副头领;周国虞并说;“这在上次吴三刀和张湘山比武时已确定,可以叫张义山出来作证人!”

    可那些由张湘山和黄世伦带来的二十多人则说;那次比武他们没有看到,不能算,可不可以,让他们再比一次武!这个时候,大家都感到四肢无力,两腿发软,不要说是周国虞他们,就是张湘山及由野人山带来的二十多位兄弟也是一样!

    这个时候,张义山他吃不准了,他看了看吴大牛和萧鸿康,萧鸿康对张义山悄悄地说;“大家都四肢无力,两腿发软,公平合理,比就比吧!”

    这次是在张义山的公证下,由吴三刀即吴大牛和张湘山,再一次进行比武定老大,这张湘山的脸上得意非凡,他从他边的一个葫芦里,喝了几口他带来的解药,满怀必胜的心,上场准备和吴大牛再进行一次较量!

    萧鸿康这时看见那黄世伦正在悄悄地将他的一只葫芦里的解药,分别给那些他们从野人山新带来的二十多人喝……萧鸿康只当不知道,他只关照了狗娃和苗妹子,要他们作好准备;

    黄世伦和那些从野人山来的二十多人,喝了这葫芦里的解药后,他们好像脸上都露出神秘的笑容,他们看见吴大牛一付站不稳的样子,都欢心地在笑……这副军师黄世伦还假意上前对吴大牛说;“吴三刀,我看你这副样子,还是不要比了吧,认输算了吧!”

    萧鸿康上前对吴大牛说;“吴三刀,你放心地比,张义山大哥在你喝酒之前,给你和张湘山都喝过这草药汤,大家都公平合理,大家都四肢无力,两腿发软,半斤对八两……”

    萧鸿康的话还没说完,这张湘山发现不对,他朝着张义山虽是大声地在叫喊,可还是有气无力地在喊说;“你…你…你…作了什么手脚?”

    “我…我…我没有作什么手脚?是…是…是你在酒中放毒!想害大家…害大家……”这张义山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在说,诚然,他也被毒酒毒倒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张湘山和黄世伦带来的毒酒毒倒了,并且,张湘山和黄世伦带来的解药也无效了!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洪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