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惊人的消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唇角 书名:点柔唇
    洗去路上的辛苦和风尘,我和柳儿正在擦拭湿湿的头发,就听到伙计在门外说酒菜已经准备好了。然后便听到了爷爷的声音:“青儿,你们好了没有?”

    “好了!我们马上出来!”

    我连忙答应了一声,随便扯了根带子将还湿着的头发松松扎起。柳儿看了,也学我的样子扎了起来,两个人匆匆开门下来而去。

    此时正是饭时,大堂里有不少食客在吃饭,很是闹。我四下里一望,很快便找到了爷爷的景,他正一个人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桌上摆着几样小菜和一盘馒头,边上放着三双筷子,三个酒盅。而他老人家,正一手抓着酒壶一手抓着酒杯一个人眯着眼睛喝酒呢。

    “爷爷!”

    我和柳儿连忙走过去坐了下来。爷爷抬眼看着我们愣了愣,笑道:“两个丫头,以后不要再穿那男装了,不好看!”

    我从爷爷手中接过酒壶替他满上空了的酒杯,针后也给柳儿和我自已各倒了一杯。

    “爷爷,我们穿男装也是为了路上方便一些罢了,您也知道,两个女孩子上路总是不太安全。”

    “那是爷爷不在你们边,现在有我老人家在,谁敢欺负你们,看我不拧断他的脖子。”爷爷吹胡子瞪眼道。

    柳儿撇了撇不以为然道:“爷爷,你不是在吹牛吧?你要真这么历害,那就去把那个叫什么杜呤秋的女人的脖子给拧断吧,要不是她,姐姐怎么会被卖到青楼里,还害得她的孩……”

    我连忙一扯柳儿的袖子打断她的话道:“柳儿!你不是早就叫着饿了吗?那还不快吃东西?”

    柳儿看到我怒视着她的眼睛,缩了缩脖子,连忙抓起一个馒头塞到嘴里大大的咬了一口。

    看着她骨碌着眼珠偷偷看我的样子,我不由轻叹了口气,一抬眼,就看见爷爷僵硬着子坐在桌边,脸色又青又黑,下巴上那一把白胡须轻轻抖动,看上去好像随时都会暴走。

    “她说的都是真的?你曾经被人卖入过青……楼?”

    爷爷的声音很平静,可是我却从那平静中感觉得到山一样的怒意。

    “那个女人叫杜呤秋?她现在在哪里?”

    爷爷的双手很用力的按在桌面上。我绝对相信,只要告诉他杜呤秋的所在,他立刻会拍案而起去找她的麻烦!

    我慢慢伸过手去,将手按在他因为用力而变的僵硬的手背上道:“爷爷,那个女人,我会去找她的,总有一天,我会站在她的面前,问她一句为什么,把她对我做的事还给她的!爷爷,你相信我,我会给自已抱仇的!”

    对于报仇,我一直没有想到什么办法,我和她之间的实力相差太远了!她有报,有杀手,而我,只有一条命而已。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更加的小心谨慎,因为我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我除了拿命去搏之外,没有任何东西!可是我不能让爷爷也卷入这件事中,他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还是一个老人!我不能让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亲人为了我而陷入危险当中!

    爷爷的子慢慢放松,然而一双眼睛,仍然动也不动地盯着我,我坚定地望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爷爷斜眼看了一眼柳儿,猛地抓起桌上的酒杯飞快地倒进嘴里,然后便不声不响地吃菜。

    我收回手,看了一眼旁边正抱着馒头大啃,眼睛却不停的在我和爷爷之间来回转动的柳儿,微微皱了皱眉,心想,一会儿要好好叮嘱一下柳儿。

    正在这时,旁边一张桌上的谈话内容吸引了我。

    “张老板,你是从晋阳城来的,最近什么晋阳城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啊?”

    “新鲜事?还有什么新鲜事比得过先皇驾崩,新皇继位来的新鲜?不过这事已经发了皇榜,诏告天下了,倒也算不得新鲜事了。”

    我在旁边听的一愣,这一路走来,晓行夜宿的,倒是没有注意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先皇驾崩?新皇继位?这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我连忙竖起耳朵继续偷听。

    “哎,听说了没?新皇就是十五年前失踪的二皇子昊天王爷!原来不是失踪了,而是隐姓埋名做商人去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据说当年这位王爷文治武功,才华不在先皇之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王爷不当偏去做什么商人。你们相信他一个堂堂的王爷会缺钱花吗?”

    “你们知道什么?我听说啊,当年先皇认为王爷的才华在他之上,有意将皇位让给王爷,可是王爷同样认为先皇才是接掌皇位的最佳人选,为了打消先皇让位的念头,王爷就失踪了!”

    “哦。哎,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看北齐和西蜀啊,每一代的皇子之间为了皇位争斗不休,隔上个几年十几年还会闹个造反,可咱们南楚的皇上和王爷却把这皇位推来让去的,都认为别人比自已更适合当皇帝。”

    “这就是我们南楚为什么是三国中最强大富裕的了,也是我们南楚百姓的大幸啊。因为我们的皇帝和王爷都把心思放在了我们南楚百姓的生计上面,而不是像北齐和西蜀那样放在争权夺利之上。可惜啊,咱们南楚皇室人丁不旺啊。先皇驾崩,连位皇子公主都没留下,幸好还有昊天王爷,不然这南楚就要大乱了。

    “你怎么还叫王爷啊?现在得叫皇上了。我听说啊,咱们这位新皇上可是有两位皇子的,而且现在还正值壮年。我听说那些大人们以经上了折子要皇上选秀了,有了大批的秀女充实后宫,说不定还能为咱们南楚增添几位小皇子呢。”

    “你听错了,不是为皇上选秀,咱们南楚的皇上可不像他们北齐和西蜀的皇上,个个都是后宫佳丽无数,整天就知道生皇子,然后生了一大堆皇子,又让他们杀来杀去的。咱们的皇上可不是沉迷女色的昏君。这次那些大人们是在上折子为太子选妃呢。你们没听说么?月歌太子已经快要年满十八岁了……”

    昊天王爷?月歌太子?商人?新皇?

    我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脑中只是嗡嗡地盘旋着这些字眼。先皇驾崩?昊天王爷凳基为帝?我忽然想起了那个浑裹在黑色斗蓬里的瘦削男人,想起了他说的话,那些关于一个坐上去很辛苦的位子的话!

    --------

    今天的更新晚了,真是不好意思啊。眼镜坏掉了,只好去配新的,可是不戴眼镜连招牌都看不清,非要走了门口了才知道那店子是卖什么的,郁闷啊。

重要声明:小说《点柔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