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中毒的男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唇角 书名:点柔唇
    “怎么了?怎么了?咦?这个人是生病了吗?”柳儿也蹲在那人前好奇地望着他。周围的行人也三三两两地围了过来,对着我们指指点点。

    “爷爷,他怎么了?刚才他忽然就倒下来了。”我有些紧张地向爷爷问答。周围那些行人的目光还有翁翁的议论让我觉得很不自在,好像这人的倒下和我有关似的,可是天知道他怎么会在我刚好经过他时就这么倒下了。

    爷爷皱了皱眉收回了放在那男子手腕上的手,然后仔细看了看他的脸后说:“没什么大问题,大概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有些中毒的症状,不过不是很严重,找个大夫配些药就是了。”

    说完,爷爷将手贴在那男子的背心片刻,就看到那男子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他双眼迷茫地从我们上扫过,然后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又四处看了看最后望着爷爷道:“我刚才怎么了?是你们救了我?”

    他的声音很低沉,不知道是因为中了毒的原因,还是他本来就是这样的声音,总之让人听上运很不自在,好似一个人故意着嗓子说话一样。

    “你中毒了,要不是爷爷帮你,你还醒不来呢。”柳儿道。

    “哦,多谢老丈救命之恩!”那男子听了柳儿所说,立刻拱手向爷爷谢了一谢。

    “你莫谢我,我只不过是将你弄醒了而已,你上的毒还没解呢。小子,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了?快去找个大夫吧,你上这毒却也古怪的紧,看似不是很猛烈,但却丝丝缕缕纠若有若无的,倒有点像慢毒物。看你的衣着,莫不是你一直在拿什么毒物为食?快去找个大夫看看吧,免得把小命儿没了。小命儿没了也倒罢了,如果再像今天这样忽然倒在别人面前可是会吓到人的!”

    我在一旁听的万分尴尬,忍不住伸手拉了拉爷爷的衣服。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咳嗽了两下不说话了。那男子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只手仍然紧紧地捂着口,眼中同样露出尴尬的神色来。

    我看他言又止的样子,再看看他上穿的衣服,忽然明白了过来。他连饭都吃不饱,要靠毒物来充饥,又哪里会有买药看大夫的钱呢?

    “拿着,去看大夫吧,如果有剩的,就买点东西吃吧,以后也不要再吃那种有毒的东西了。”我从怀里掏出几两银子递到那男子手里,这些应该够了吧,我心里想,要知道这几两银子可够我们三人吃上十天半个月了。

    那男子捧着手里的银子愣愣地望着我,好像傻了一样,眼中的神色好像风去变幻的天空,一时间变幻为定。

    我忽然觉得有些脸红。只不过是给了他一点小小的帮助而已,可是看他神激动的样子,倒好像我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似的。

    “快去吧,别发愣了!”我轻声提醒道。

    那男子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然后什么也没说,然后转离开。

    “哎!这人怎么这样啊?连声谢谢也不说,哥,你怎么出手这么大方啊?那可是好几两银子啊,有四五两吧?说不定有五六两呢。哥,我们还是穷人呢,你可倒好,一出手,就把我们十来天的伙食费送人了。而且还连声谢谢都没换回来……”

    柳儿嘟着个嘴在一边不停地瞒怨我,我笑着拉过她的手说:“这也是救人啊。你看他穷成那样,哪里会有钱去看病呢,如果不给他些钱,柳儿难道要看着他毒发而死吗?柳儿可不像是心肠这么硬的人啊。”

    柳儿眨了眨眼不说话了,停了停却又嘟哝道:“那他至少也刻说声谢谢的嘛,哪有这样一声不吭拿着钱就走的?”

    我伸手在柳儿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下道:“你呀,我们救他是想让他活下去,又不是为了他说一句谢谢。只要我们心安就是了!”

    柳手伸手摸着鼻子看着我,明亮的大眼睛眨了几下后终于笑道:“我说不过你啦。”转头看到爷爷正站在一边摸着胡须笑眯眯的,柳儿奇怪地问道:“爷爷你又笑什么?”

    爷爷打了个哈哈道:“没笑什么。我们先去找个住的地方吧。你们两个小丫头不是老早就嚷着要洗水澡了吗?我老人家也要去喝两盅。呵呵,爷爷今天很开心啊。”

    于是我们三人一边东张西望地欣赏着大街上并不美丽的街景,一边寻找着看上去便宜实惠的客栈。像这样的大城,一般来说是不会只有一家客栈的,我们是穷人,自然要货比三家了。

    终于,我们在一条比较便避的街上找到了一家价格便宜又干净的客栈。付了两个房间的房钱后,伙计便带着我们要向楼上的客房走去。

    “嗯?”

    爷爷忽然轻哼了一声停了下来,我疑惑地向他看去,他正回头向客栈门口望着,脸上有几分不解,还有几分不屑。

    “怎么了爷爷?”我问道。

    爷爷回过头来笑道:“没什么。我们上去吧。”

    我也没有在意,跟在那伙计后进了我们的房间。

    “三位客倌,这两间就是您三位的房间了,有什么需要了吩咐小的就是。”这伙计年纪不大,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一付很机刢的样子。

    “嗯,先准备些水,我这两个孙儿要洗澡,再去准备些酒菜,一会我们要用饭。”

    爷爷吩咐道,顺手递了块银子给那伙计。伙计立刻眉开眼笑的去准备了。我和柳儿却一直紧紧地盯着那个伙计的影,直到他消失在楼下。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都不把银子当银子了?”柳儿嘴里喃喃着。我也向爷爷望去,可是虽然心痛银子,但想到他是我的爷爷,又想到他吃了这么多年的苦,也就不忍心再说什么了,就让他老人家开心一下吧。只是想想以后,我又有些发愁,这以后的子可怎么过啊?

    爷爷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微笑着道:“别心痛那点银子了,有我老头子在,怎么能让我的孙女吃苦受罪?这银子的事你们就不要心了,我老人家自然有办法解决。”

重要声明:小说《点柔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