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只是个交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唇角 书名:点柔唇
    “自从那天在酒楼上演了一出采花的戏后,晋阳城里的黑白两道都开始找我,尤其是有一个叫月影会的杀手组织更是如附骨之蛆,到处追杀我。”说到这里,花无期看着我淡淡道:“我想你应该知道,那些人都是你哥派出来的吧?”

    我马上想到了那些跟随在马车周围的黑衣人,原来他们都是杀手,怪不得手那么好。只是看他们对连月歌惟命是从的样子,难道连月歌在江湖中居然掌握着如此历害的一个杀手组织?是了,连这个组织的名称都叫什么月影会,看起来我对连月歌的了解还真是少的可怜呢。

    “我对你说的那些杀手什么的一点都不知道!再说了,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历害的话,你应该早就被他们杀了,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就是因为月影会追杀你,你就跑到我家里来掳我?”

    我忽然又想到了一个可能,也许正是因为连月歌叫人追杀百花摘,给他带来不少麻烦,他才会再次的对我下手吧。

    “我受伤了!在那些杀手的追杀下我受了重伤!甚至如果不是有人救我,我恐怕已经死了。”

    花无期望着我的眼睛淡淡道。看到我眼中的疑惑,他朝自已上看了看有些自嘲的说道:“连续三次被月影会十多名杀手围杀,我虽然逃得命,可是上所受的伤比起现在来还要严重些。所以,我不可能在那几天跑出去。”

    我开始有些相信他的话了,因为我想不出他骗我的理由。别说什么看上我的美色这种可笑的理由了,现在,如果他想,随时都可以杀了我。

    “真的不是你?可是会是谁?又为什么要掳走我?”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人想要对你不利,但是我却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想办法接近你们兄妹!”

    花无期淡淡道,看我的绪已经平静了下来,他伸手在我上一点,解了我的道,然后便一**坐了下来,然后很熟练地开始给上的伤口上药裹伤。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也在他的边坐了下来。

    “你说的是谁?他为什么要接近我……我们?”

    花无期“哧”的一声轻笑,眼中带着嘲弄的神色道:“还记得一年前我在晋阳城的一家酒楼里想要掳走你吗?你以为我真的那么不济?和别人联手都打不过一个月公子?现在我告诉你,那天根本就是在演戏!演一出美女救傻女的戏!目的就是要让一个叫作杜呤秋的女人得到你们兄妹俩的信任和感激!”

    我其实心里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在我被卖到百花楼后便已经开始怀疑当初杜呤秋对我的好是不是作戏了。只是,我仍然想不通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很显然她是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在对我动心思,由此可见,她这样对我并不全是因为八角亭里的那件事了。

    “你和杜呤秋是什么关系?你怎么会和她一起演戏骗人?”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花无期的份。

    裹好上的伤口,花无期重新将玉莲的尸体抱在怀里,听到我的问话,他抬起头望着天空那弯秋月叹息道:“我和她?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有的只是交易而已。”

    “交易?”

    “是的,交易!一个我不得不做的交易!”花无期的上散发出浓浓的哀伤,淡淡的声音若有若无如似一缕遗落在世上的孤魂。

    “我本是南楚望族花家的嫡长子,也就是花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我的下边还有四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和一个妹妹。呵呵,大家族啊,财富和地位总是能将亲扼杀。我从懂事起就不断地遇到危险,各种各样的意外。的我时时刻刻都要小心在意。我拼命地练武,尤其是轻功,因为一好功夫也许才能让我在层出不穷的刺杀中活下来,而高明的轻功则让我好几次从追杀中逃跑。”

    不知什么时候,柳儿也轻轻地走了过来,静静地站在我的后听花无期讲他的过去。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一个人可以杀死这么多杀手武功还不错?可是你们不知道,其实我更喜欢呤呤诗弹弹琴喝喝酒啊。我不想杀人!每一次看到那刺眼的鲜红我都想吐。可是我必须杀人,就像刚才的这些人,如果我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我!所以我总是穿黑色的衣服,因为黑色的衣服沾了血也看不清楚。”

    “可是你遇到那么多危险,难道你的父母不知道是什么人要害你吗?”我忍不住问道,实在想不通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居然得不到足够的保护。

    “呵呵,父母?我的母亲在生下我后就去世了,据说是难产,但谁知道呢。我后来看到我那些姨娘们相互之间斗的死去活来的样子,就很怀疑她的死因。可是我没有证据,甚至连一点怀疑的线索都没有。至于父亲?哼,他有事没事的娶那么多的女人,每天光那些女人就吵的他不可开交了,又哪里顾得过来我?要不是我的外公也有些势力,我怕早几年就尸骨无存了。不过有他在,那些女人倒底还有些顾忌,就算想除掉我也不敢做的明目张胆。可是暗地里什么样的招数都使得出。”

    “就在三年前的一天,有人在我的酒壶中下了奇毒!就在我像平时一样拿出酒壶想要喝酒时,我唯一的妹妹来阻止了我。你们知道吗?她也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所以当她说我的酒壶中有毒时,我根本就不想理她,因为我认为她们全都和她们的娘亲一样,只想要我死!可是她哭了,我呆呆地看着她哭的那么委屈,然后看着她从我手中抢过酒壶喝下去。”

    “啊!”柳儿听的惊叫了一声。我也觉得喉咙有些干涩。“她……她喝了那毒酒?”

    “是的,她喝了那毒酒!然后她流着泪带着笑倒在了我面前。从那以后,我知道在这个世上至少还有一个亲人愿意拿命来证明:她我,想我活着。我找来了我能找到的所有大夫,但是他们都不能彻底的解掉她上的毒,而到了后来,妹妹已经不能说不能动只能像个活死人一样地躺在上了。所以我离开了花家,带着中毒的妹妹满天下地寻找能够解毒的方法。后来,我碰到了杜呤秋!虽然她还只是个小姑娘,可是她却有办法替我的妹妹慢慢的拔除毒素。所以,我同意了她提出来的交易条件:她替我医治我的妹妹,我替她办事!”

重要声明:小说《点柔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