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花落泣空枝(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唇角 书名:点柔唇
    玉莲轻轻摇了摇头艰难道:“虽然……当你易了……易了容,可是……你……你的眼睛……我……忘不掉!咳……咳咳……”

    “小姐,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柳儿在一边哭道。

    玉莲笑道:“不说,就没有……机会了!”说完,她又抬起头望着花无期道:“我要死了!你能不能……再弹一次琴给我听?就弹……就弹你第一次见我时的那首……那首曲子!好吗?”

    花无期点了点头轻声道:“好。”然后将玉莲轻轻地放到柳儿怀里。他伸手取过刚才玉莲帮他包扎伤口时放在一边的那个长条状的布袋,从里面取出一把琴来轻轻横于膝上。他郑重地整了整已经破损的衣服,闭目片刻,然后轻轻睁开眼来。等到他注目琴上七弦时,眼中已是一片平静。

    十指拨动,悲凉的琴声如清风一般散于天地间,好像将谢的落花在秋风中颤抖;好像掉队的孤雁在天空中徘徊哀鸣,让人听了便想落泪。

    我静静地站在玉莲边,直到花无期将琴收起,仍然沉浸于琴曲所表达出来的无奈与悲哀中。

    “你……今比那弹的更好,也……更苦!”玉莲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怜惜道。她的气息微弱,声音几不可闻。花无期蹲跪在地上从柳儿怀里接过她。

    “你早知道我就是百花摘却还要这么傻?难道,你不恨我?”花无期轻声问道,一旁的我和柳儿听了却是大惊失色。他刚才说什么?他就是那个采花贼百花摘?

    我不知道玉莲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害了她的采花贼,可是我却清楚的记得,就是因为眼前这个采花贼,害的娘亲旧伤发作离开了我!就是因为他,我失去了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带血的钢刀。

    “我应该恨你!可是……可是我却做……不到!你……能不能……能不能告诉我,你可曾……可曾喜欢……过我?那……那小……小楼外,你便该……便该明白……我的心意!可……可是,你的心意我却……一直都不明白。”

    玉莲嘴角鲜血汩汩流出,她却抓着花无期的袖子,双目紧紧盯着花无期的眼睛追问道。

    花无期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他望着玉莲,那双总显得什么都不在意似的桃花眼中,终于不再安静。“我也喜欢你!可是我怕!怕你知道是我害了你更恨我!我还害了许多姑娘,我不是个好人,我佩不上你!”花无期的声音再不能保持平静。

    听了花无期的话,玉莲笑了,笑的满足而安详。

    “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我知道,其实你心里也很苦。”也许是心愉快,也许是回光返照,此时的玉莲说话竟然顺畅了起来。

    “能够救你;能够死在你的怀里;能够知道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无期,记住我的名字,我叫作玉仙!”

    玉莲微笑着伸出一只手轻轻抚上花无期的脸庞。花无期喉中哽咽,只能连连点头。

    轻轻闭上双眼,玉莲轻抚着花无期脸庞的手忽然无力地垂下,只留下唇角的一抹微笑……

    “玉仙?玉仙?”花无期猛地盯着玉莲的脸轻轻唤道。然而佳人已去,他再也唤不醒她了!他的喉中“咯咯”作响,双臂收紧将玉莲毫无生气的子紧紧地搂在了怀中。

    “玉仙……”一声悲嚎,花无期再也控制不住他的感大声的哭嚎起来。

    “小姐……呜呜呜……”柳儿也在一边大哭着。只有我,愣愣地站在旁边,默默地流泪,心里却乱成了一团麻。

    死了!这个傻女人,居然为了一个害她的人死了?哼,百花摘是吧?你害死了多少人啊?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给娘亲报仇!我要给玉莲报仇!我要给所有被你害了的人报仇!

    慢慢举起手中的钢刀,我一步一步向着花无期走去。

    “青儿小姐?你怎么了?你拿着刀要干什么?”正在抹着眼泪的柳儿看到我的样子时吓了一跳,立刻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听到柳儿的叫喊,花无期猛地抬起头盯着我,待到看清我眼中的杀意后,他凄凉一笑道:“你是想杀我?对了,一年前在晋阳城的一家酒楼里我曾经想要掳走你。虽然那一次我原本也没打算对你如何,因为我只是答应和别人演一出戏而已。不过,你肯定是不会相信的。只是,我这次帮你送信给你的哥哥,也算是帮了你的忙,你为何还想杀我?”

    我脚下一顿,有些犹豫。算起来,他还在晋阳城中帮过我和弃伢一次呢。只是娘亲因他而死,这个仇,无论如何我都是要报的!

    想到这里,我一咬唇狠狠盯着他道:“我杀你,不是因为你曾经想要在酒楼里掳走我,而是因为你后来还跑到连府来掳人,你害的,害的我娘亲旧伤发作!你害死了我娘亲!我要杀了你给她报仇!”

    说完,我便举着钢刀冲了过去,向着花无期的头上一刀砍下。花无期目光一冷,突然从地上捡了块小石子轻轻弹出。“卟”的一声,小石子在我上一撞,我立刻便像尊雕像一般站着不动了――我被他点了!

    “你放开我!你这恶贼!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给我娘亲报仇!呜呜……”我大声哭叫道。

    “花……花公子,你……你要把青儿小姐怎么样?”柳儿睁着一双大眼睛惊慌地望着花无期问道。

    花无期看了她一眼,然后轻轻放下怀中的玉莲,走到我的边,从我手中取下那把钢刀丢在地上道:“不是我要把她怎么样,你也看到了,是她想要杀我。”

    柳儿低声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害死了人家的娘亲?”

    花无期听到柳儿的话后一脸的无奈。他走到我面前望着我的眼睛说:“你刚才说我害死了你的娘亲?”

    “就是因为你,你在酒楼里没有把我抢走,又在几天后跑到我房间里来掳人。你还记不记得在门口拦住你的那个女人?那就是我娘!那天晚上她死了!我唯一的亲人被你害死了!”我疯狂地大叫,如果可以动,我一定会扑上去咬死眼前这个人!

    花无期皱眉听着,然后问道:“你亲眼看到那个人是我?”

    我一愣,才想起当时那人也是蒙着脸的。只所以认定是百花摘,也只是因为他曾经掳过我一次。只是看他现在的样子,我的心中又有些不能肯定,难道那人不是他?

    “那个人,不是我!”花无期看到了我眼中的不确定静静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点柔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