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琵琶声声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唇角 书名:点柔唇
    没有看一眼台下那些迷恋者,玉莲微微抬起了下巴,一双丹凤眼轻轻地往楼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一个方向。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那里正有一位客人在和三个女子嬉戏。因为那客人的双臂分别抱着一位衣衫不整的女子,一张脸却埋进了另一个女子前的衣衫里,所以我只看到了他那黑色的衣服,却没有看到他长的是何模样,但是想来便是那位花公子了。

    当我回头再看向玉莲时,她已经坐在那台子上轻轻地拨动了琵琶。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我却从那双一直盯着那黑衣男子的眼睛里读到了一种思恋与哀伤。

    轻启朱唇,伴随着动人的琵琶声玉莲开始唱歌:

    “那一个夜,小楼窗外月如钩,

    那一个夜,琵琶声声女儿愁。

    不要问一颗心儿为谁羞,

    须知道脸上红霞不因酒。

    叹,落花有意随流水,

    惜,流水无心恋落花。

    算起来应是仇,

    却为何不休?”

    玉莲的歌声幽幽,如泣如诉,带着浓浓的意,带着淡淡的哀愁。玉莲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那个男人,然而那个正和三个子鬼混的男人却从始自终都没有向她看一眼。我忍不住一叹,实在是不明白玉莲为何为喜欢上这样的男人。

    琵琶声歇,一曲终了,大厅中掌声如潮,然而玉莲却带着一脸的落寞,深深地望了一眼楼上,然后便下了高台。5ccc.net

    我看到柳儿在台下从玉莲手里接过了琵琶然后扶住了她。狠狠地瞪了一眼二楼那一张桌子,柳儿一脸的愤愤不平。也不知玉莲对她说了几句什么,柳儿看了一眼那就要冲到跟前的胖子,跺了一下脚,护着玉莲很快地离开了。

    我下意识地再次向那个花公子看去,却惊讶地发现他正定定地望着玉莲离开的方向,任他边的女子在他上蹭来蹭去。甚至当其中一个穿着粉红色衣衫的女了,端了一杯酒想喂到他嘴里时,却被他轻轻的一挥手便倒在了一边。

    那女子跌倒时的惊叫终于惊醒了他,原本面无表的一张俊脸瞬间现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一把拉起那正噘着嘴撒的女子,轻声哄着她,甚至还装模作样地自罚了三杯。

    我惊讶不是因为那个花公子为什么在玉莲在的时候对她视若无睹,却又在她离开时用那样专注的目光注视她。而是因为那个花公子就是那个被弃伢称为“肥羊”却莫名其妙帮了我们的男子。

    他就是花公子!我忽然记起以前杜呤秋和我讲的,江湖四公子里就有一位整天泡在青楼里的花公子,不会就是他吧?我记得杜呤秋好像说他叫什么花无期吧,不知道这位叫什么。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感觉似乎有人在望着我,下意识地向那两道目光望去,就对上了一双桃花眼。不知为什么,那花公子坐在女人堆里正望着我笑呢。

    我心时一惊,难道他认出了我?不可能,那时我的样子可是和现在有着天壤之别的啊,他不可能会记住一个肮脏的小乞丐的!可是为什么他的眼神那么奇怪?带着淡淡的玩味,仿佛在看什么有趣的事一样。

    我的心里不安起来,正好玉莲的表演也结束了,跟在我旁边监视我的马二走了过来请我回房间去,于是我略有些惊慌地回到了自已的房间。

    只过了一会儿,柳儿抱着琵琶过来找我。说是玉莲心不大好,但是记挂着让我练习琵琶便让她送了过来。

    我连忙向柳儿打听那位花公子的底细,果然,他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花无期公子!柳儿似乎对这位花公子没有一点好感,每当说起他时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柳儿,玉莲姑娘和那位花公子倒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还记得玉莲离开时花无期望着她的眼神,那绝不是对她没什么感觉的样子。可是他又为什么要那么做?好像故意让她伤心一样。

    柳儿听了也有些迷惑,她想了想才犹豫着说:“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来的时候,小姐已经在喜欢花公子了。他弹的琴很好听,有时候他喝多了,就会抱着琴随便找个地方弹。每当他弹琴的时候,小姐就会静静地听,柔柔地笑,那样子,美极了!我想,小姐喜欢他大概就是因为他的琴弹的好吧。”

    “可是,他却总是对小姐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不仅不理小姐,还总是和楼里那些挂黑牌的妖媚子们鬼混!小姐为了他赎了也不肯离开这里,可是他呢,他把小姐一番心意当作垃圾一般丢在地上!尤其是今年他一年没有来这里,可怜小姐天天想,夜夜盼,好不容易盼得他来了却还是像从前那样……我真是为小姐不值啊。”

    看着柳儿义愤填膺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难道附和她说:是啊,玉莲姑娘真是太傻了,为什么要喜欢上这样一个混蛋?还是骂那花公子瞎了眼了放着玉莲这样才貌双全的姑娘他无动于衷却偏偏要去和那些“妖媚子”鬼混?

    好在柳儿也只是抱怨了一番便离开了。我怀抱着琵琶坐在椅子上,轻轻地试了几个音,然后拨弦弹奏了起来。

    很久没有弹了,我原本的技艺也不怎么样,此时弹来更是磕磕巴巴不成曲调。我叹了口气,有心想就此放弃,可是想到姚三娘的话却又心中惊惧。只好努力回想当初先生教授时的要领,不停地练习。

    “年来梦魇舛,万般好景,不属此。虽天涯羁路,际遇忧人。觞盏风流谈笑,浑忘了,尘世浮沉。殷勤处,琴歌劝酒,词曲醉黄昏。”

    窗外,不知是谁在感叹人生,听在耳中却莫名的引起了我的共鸣。这一年来,我真的如在梦中,百里风走了,娘死了,自已如今更是陷在这青楼之中。就算世间有万般好景,却于我没有半点干系!

    然而,我却没有这人的洒脱能够忘记尘世浮沉,更难以琴歌劝酒,词曲醉黄昏。

    轻轻地推开窗子,我想看看这位与我有相同心的洒脱人士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点柔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