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身陷百花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唇角 书名:点柔唇
    不住呤秋姐姐的劝说,我还是同意跟着她回来了。这当中,弃伢也是出了不少力的,他再三的建议我跟着呤秋姐姐回去,但是他自已却很坚决地拒绝了和在我一起。

    他说,他不像我,他生来就是个乞丐自由惯了的。原本他的计划也是要离开晋阳城再到其它地方去流浪,只是因为我想去玉门关,所以才会答应带我去。如今即然我已以有了更好的安排,他便要按照他原来的计划去生活了。

    弃伢扛着他那根挂着一个破烂的小包袱的棍子就这么走了。临走时笑嘻嘻的好似终于甩脱了一个大麻烦一样的轻松,可是却在走了几步后,他却又回过头来很认真地对我道:“青儿,好好保重!”

    那一刻我忽然鼻子一酸流下泪来,哽咽着对他道:“弃伢,你也要保重,谢谢你!”

    自从去年四月在竹园喝过一次茶后,我便再没有来过了。如今再次走进这个小院,看到那片更加青翠的竹林,还有仍摆在原处的那桌椅,我忽然有些失神,心里不由的感叹着如今的物是人非。

    竹园里并没有太多下人,除了一个年老的管家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外,就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帮着打扫一下院子,顺带看家护院了。

    呤秋姐姐让那个叫作小竹的丫头服侍我洗过澡后,又拿来了一她自已的衣服换上,然后才问起我离开连府的原因和这两个月来的生活。

    我无法告诉她为什么要离开连府,只将两个月的乞讨生活略讲了些。她见我不肯说,也便不再问,只是问起玉门关的事来。

    “青儿想去玉门关?”

    呤秋姐姐脸上带着了然的笑容。我忽然明白,像她这般聪明的女子,我那点心思又如何能瞒得过去?索便直说了,也好让她明白我对连月歌并没有任何想法。是啊,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想法,那便是恨了吧?

    “是的,我想去玉门关。”

    呤秋姐姐沉呤了一下,淡淡地说:“你想去见百里风。你喜欢他?”

    我的脸上一红,但是很快又有些发白地说:“这只是我一厢愿罢了,他……他并不知道我喜欢他。”说完便是沉默。呤秋姐姐并没有出声询问什么,似在等我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我和他之间是不会有什么结局的,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远!所以,我也没有想过会有开始。只是,自从我娘去了后,他便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放不下的人了!我只是想看看他,哪怕是躲在角落里远远地看着他就好。”我轻轻地将我的心思全部展露在呤秋姐姐面前。

    “从前,我对连月歌只有兄妹之。现在,我和连府的所有人都再无瓜葛!”

    “哦?再无瓜葛?可是好像连府的人不是这样想的,月歌直到现在还没有放弃寻找你……你,真的不愿意回去了?”

    呤秋姐姐静静地听着,淡淡地笑着,满含深意的眼睛紧紧地望着我,让我无法看出她的心里倒底是怎么想的。

    我轻轻地摇头:“不,我决不会再回去了!”

    呤秋姐姐望着我许久,最后轻轻一笑说道:“那好,我送你去另外一个地方。”

    “我想去玉门关!”我说。

    “月歌安排了许多人守在晋阳城到玉门关这一路,甚至他还派了人赶去了玉门关。他似乎猜到你会去玉门关……”呤秋姐姐淡淡地说。“你先在那个地方住些子,如果还是想去玉门关,等你能离开时,你便自已去吧。”

    我想了想,似乎以我这个笨拙的脑袋确实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方法。我又不想被连月歌的人认出然后再送回连府,那么便只好在呤秋姐姐安排的地方先住些子了。我想连月歌总会有死心的那一天的吧?

    -------

    在马车上颠簸十余后的一个早晨,我被送到了一个繁华的城市中。

    当我从马车上下来,站在一个院子的后门口时,一个看上去有40多岁,打扮的非常妖艳的女人带着两个穿青布短装的汉子已经等在门口了。

    女人一脸挑剔的绕着我转了一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一番,这才点点头露出一个笑容来道:“模样还行,就是子太单薄了些,脸色也不好,看看,这柔唇上啊连一点颜色都没有。回头可得学学怎么把自已打份的漂亮点儿。”说着她竟然伸出两根手指向我的嘴上摸来。

    我后退了一步,将脸偏了偏躲开了她的手。上却已经冒起了细密的鸡皮疙瘩,觉得浑不自在。

    “嗯,这位大婶,呤秋姐姐送我来这里住些时候,多有打扰,青儿心里十分不安。”

    我有些疑惑,不明白为什么杜呤秋那样的人会认识眼前这样一个满脸白粉、举止行为如此轻挑的老女人。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在帮我,总是不能失了礼节才好。

    哪知那女人听了我的话后,脸色变的极是难看,看上去很是生气地说:“姑娘才来,不知道我这百花楼的规矩,今天就算了,可是你要记住了,以后要叫我妈妈,知道了吗?什么大婶的,我有那么老么。”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我不小心在言语上得罪了她。可是以她的年纪,叫她一声大婶不是应该的吗?却要我叫她什么妈妈?真是有够古怪的。

    那女人又对着那个送我来的车夫道:“人收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那车夫答应了一声又道:“东家说了,这位姑娘可以挂黑牌,总之是银子的事,一切全由妈妈做主。”说完便赶着马车走了。

    那女人一愣,自言自语道:“挂黑牌么?看来是个没希望的。”说完又古怪地看看我,拉长声音道:“进去吧,马二,带她……你刚才说你叫青儿?那以后你就叫青兰了,马二,带青兰姑娘回房去吧。”

    说完便扭着腰肢带着另一个汉子自顾自地离开了。

    我愣愣地站着没有动,为什么总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呢?这百花楼是干什么的?那个车夫刚才所说的黑牌又是什么东西?这个女人又是干什么的?凭什么让我叫她妈妈?凭什么改我的名字?呤秋姐姐,你倒底把我送到了什么地方?

    “青兰姑娘,走吧,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呃,这位大哥,我叫青儿,慕青儿。”我很生气,这个叫马二的居然真的叫我什么青兰了。但是隐约觉得自已的处境好像不大好,我还是忍了下来,弃伢曾今教过我,很多时候忍耐才能保护自已。

    也许,我应该先向这位马二打听一下才对。

    ----------

    唇角要哭死!居然大部分是即不愿意给PK票,又不愿给推荐票的。是不是唇角写的太差了啊,可是书评区空空的,为什么不提意见呢?唇角哭死了!不过看到还有人愿意给唇角PK票和推荐票,又不愿死了,不然就没法更新了。555,有意见大家要提嘛......唇角改,一定改!握拳!努力!

重要声明:小说《点柔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