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朋友成陌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唇角 书名:点柔唇
    七月,桃花早已落尽,浓密的墨绿色叶片间,隐藏着一粒粒小小的毛桃。5ccc.net我站在崖畔边那棵最大的桃树下,连月歌和龙甲则在离我不远处的一棵桃树下站着。

    其实,我现在并不十分讨厌连月歌,尤其是当我想起那天醒来时看到他布满血丝的眼睛和憔悴的脸时,甚至会有那么一点感动与愧疚。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因为我无法面对他望着我时的那种眼神。

    不经意间回头,懒散的目光又对上了那张容光焕发原脸。连月歌看到我看向他的方向,马上展颜一笑,笑的那么的阳光灿烂,就连这浓密的桃林也仿佛明亮了起来。我有片刻的失神,忍不住盯着他仔细的打量起来。

    记得前几天,连月歌忽然之间变的非常的古怪。他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不,是对不起我的事一样,不敢与我见面,只叫龙甲跟着保护我。但是他现在和我是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啊,当然不可能完全不碰面了,而然我们不期而遇时,他就会满面通红,目光闪烁,结结巴巴地和我打个招呼便像我是恶鬼一样的逃走。搞我的莫名其妙了好几天,甚至还破天荒地向那个冷面的龙甲打听。

    但是龙甲没能够给我答案,我记得当时龙甲的表很奇怪,是那种好笑又不解的目光。他甚至用一种怪怪的眼神从头到脚的打量了我一番,然后又一本正经地说他不知道连月歌怎么了。

    我对他的无理很是恼怒,但想想本来他也不想来保护我的,如果我能够乖乖在呆在连府不四处乱跑,他龙甲就可以跟着连月歌,而不用来保护我这个不是主子的主子了。看在这一年来他也却实保护了我几次也就算了。

    只是这两天,连月歌又开始跟着我了。别说躲了,我甚至觉得他简直变成了我的影子,随时随地,只要我回头他就会出现在我后。只要我看向他,他就会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皱了眉细想,好像他的这种改变是在那天见过那位大夫之后发生的吧。那天,小云歌忽然有些不舒服。我听说了后,也很担心,便去了前院想要去看看他。却看到连月歌偷偷地拉了为云歌看完诊的大夫不知道问了些什么。

    我记得当时他的脸色发红很是尴尬,但是那大夫却在听了他的话后忽然哈哈的笑了起来,惹的连月歌变了脸色差点要揍那大夫一顿。那老头子连忙作揖求饶,然后和连月歌讲了一些什么后,连月歌的脸色才变的好起来。

    “青儿,在想什么?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不知什么时候,连月歌走到了我的边,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我说。

    “呃?好的。”我连忙偏过脸低声应道。不知怎么回事,我总是不敢接触他的那双眼睛,总感觉那双眼睛好像深潭一样,有一种让我陷溺的感觉。

    今天的天气很好,因为嫌坐在轿子里太闷太,所以我选择了步行。反正也不赶时间,正好还可以逛逛街。

    我穿一袭青色长衫,款式么,就如我记忆中最深的那件一样,只是我的材瘦小,却是无论如何也穿不出那般气度来。就连手里的那把折扇,也完全成了我驱暑的工具,忽拉拉的被我扇的飞快。

    连月歌跟在我旁边轻笑,我只当作看不见。他们这种人寒暑不侵,一件衣服四季皆宜,我能和他比么?

    “青儿,要不要去喝点茶水?”

    连月歌看了看街边的一座茶楼向我问道。虽然已经是下午了,太阳不像中午时分那般炎,但是走了这许久,也确实有些口渴了。于是我点了点头,三个人便往茶楼走去。

    进得茶楼,一楼仍然是拥挤暄闹,一个说书的不知道在说哪个将军的事迹,引的许多人大声叫好。我们三人并没有在一楼停留,直接上到二楼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机灵的茶博士马上过来问我们要喝什么茶。我对茶一窍不通,只求消暑解渴而已,哪里知道什么茶好呢?那茶博士立刻报了一大堆的茶名出来,抑扬顿挫像唱歌一样。

    我呆呆地望着那个只有十几岁大的茶博士,惊叹于他的报茶名的技巧。连月歌则是笑嘻嘻地说道:“上一壶碧螺吧。这茶夏天喝最好不过了。”

    小二答应一声飞快地去了。我则是透过窗户观看着大街上的景色。

    忽然,我在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那人一雪白的绸衫,在阳光下非常的耀眼。大街上人来人往,但是他的周围三尺之内,却没有一个人。他步履从容面容冰冷,就连上也似乎散发着浓浓的冷意;不是秦雪衣,却是哪一个?

    我向连月歌看去,显然他也看到了秦雪衣。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秦雪衣如有所觉地向我们望来,我看到他在看到我们时候,面色一变,似乎又冷了三分。脚下停顿了一下后,秦雪衣忽然转就走。

    我有些不解地向连月歌望去,难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糟糕成这样了么?

    连月歌看到秦雪衣忽然转离去,不由地竖起了眉毛。他丢下一句话,叫龙甲保护我喝完茶水后就回去。自已却如一只大鸟一般从茶楼的窗户跳下大街向秦雪衣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我愣愣地看着连月歌的影追着秦雪衣忽然加快的形消失在大街上。朋友?得来不易,而失去,却是这么的简单?

    我不知道连月歌追上秦雪认后能否解释的清楚从而弥补他们之间的友,正像我不知道我和杜呤秋之间还有没有机会回复到最初的那种友。虽然,我和她之间还没有到连月歌与秦雪衣一般形如陌路,但是,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隔阂总会让我心中极为难过。

    我常常会想起那天在酒楼里,呤秋姐姐不顾一切地挡在我前,还有她笑呤呤地,无比信任地坦白告诉我她喜欢连月歌。可是我做了什么?虽然不是有心的,可是我还是伤害了她啊。我不知道是否会在将来的哪一天,呤秋姐姐会像秦雪衣一样,看到我就会转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点柔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