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换位的兄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唇角 书名:点柔唇
    好痛!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连府忽然之间变的如此不安全。

    “青儿?”

    “不要伤了她!”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连昊天的,微微有些疑惑。另一个是连月歌的,隐隐带着惊慌。

    我很想从地上爬起来,因为我发现自已正难看地躺在一群人面前,那个刚刚将我从假山下抓出来丢在地上的人已经几步退入了那群人中间,可是我却被这一摔摔的浑疼痛。

    一双修长的大手轻轻地将我从地上扶起,连月歌小声问道:“你没事吧?”我没有回答他,只是有些惊慌地向他后的那几个人看去。

    四个穿黑色武士装的男人隐隐围着两个人,一个是连昊天,另一个却将全都裹在一件黑色斗蓬里,那斗蓬的帽子低低的搭下来盖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鼻子以下的青白薄唇,和下巴上一指长的胡须。

    我忽然记起以前似乎也见过这些神神密密的人。只是我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没有一点做客人的觉悟,居然随便就在别人家里动手伤人?难道他们把这里当成是他们自已家了吗?还是连昊天与这些人有什么密秘的交易?

    我正在胡乱地猜测着眼前这几人的份来历,那个裹在黑色斗蓬里的男人向连昊天问道:“她就是婉娘的女儿?”声音低沉略带一丝黯哑。

    连昊天道:“是啊,她叫青儿。”

    那男人似乎自言自语道:“唔,已以这么大了啊?你,没伤着吧?”最后这句话却是向我问的。

    看来,他也认识娘亲。只是我对他这样神神密密,还有不问青红皂白便把人往地上丢的的行事作风非常的不满,因此我的回答就显得冷冰冰的了。

    “没事!”口中吐出两个字后,我便不再说话。只在心里盘算着他们把我抓来干嘛。

    “呵呵,看来青儿是生气了。也是,这都怪我的护卫太粗暴了,我让他给你赔礼。龙甲,还不快向青儿姑娘赔罪!”

    “是,主子。”随着那男人的话落,站在他后的一个黑衣人往前一步对着我抱拳躬一礼道:“龙甲冒犯了姑娘,请姑娘恕罪!”

    “没……没事,不用……”他这一倒谦,我反倒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连昊天向龙甲摆了摆手示意他退回原位,然后有些嗔怪地向站在他边的那个男人道:“好了,龙甲也不知道是青儿。他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谁让你都这样了还要跑出来。”

    “我不跑出来?我不跑出来见你,你会去看我吗?我替你辛苦了这么多年,连了都垮了,现在只剩下半条命了,你还不肯回去接位,你是不是想累死我啊?”

    “唉,我知道这十多年来辛苦你了,可是你也知道,我回去了也没法做的比你更好。现在,你才是承天!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你别跟我说这么多。我不管!反正我早就和老师说好了,将来这位子还是要月歌来接。你这做父亲的不替他劳,却让我这个做叔叔的累死累活,是不是太不近人了啊?我跟你说,除非你回去做你该做的事,不然我还是会三天两头的跑来找你。你就忍心看我托着这半条命受罪啊?”

    连昊天沉默了片刻,缓缓地道:“你再辛苦几年吧,她没有多少子了,我想陪着她。”

    那男人也陷入了沉默,良久,他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掌轻轻地拍了拍连昊天的肩膀道:“你这一生……唉,好好陪着她吧!你知道,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愿意的。只是,我怕自已没有多少子了,我得预先为你和月歌做好准备。大哥,不要太苦着自已!”

    连昊天猛地抬起头望着那张掩在黑色斗蓬下的脸颤声道:“昊天!大哥太自私了……”

    大哥?昊天?我在一边为自已听到的东西而疑惑。我从前没有听说过连昊天有个弟弟,而且,连昊天刚才叫他昊天,双说什么他现在才是承天。我忽然记起娘亲说过连昊天以前叫做练承天的。难道他和他的弟弟换了名字?还有他们刚才推来推去的那个位子又是什么位子?为什么会很累还一定要去坐呢?看看这个裹在斗蓬里的男人吧,瘦成那样,口口声声说自已只剩了半条命了,真难以想象那位子有多难坐了。

    我能听的懂连昊天所说的那个想陪的人是娘亲,很显然那被连昊天叫作昊天的男人也能听懂,所以才会放弃说服连昊天的念头。

    “咳咳……”斗蓬里的男人忽然一阵咳嗽。

    “昊天!”

    “二叔,您不要紧吧?”

    连昊天和连月歌都有些紧张地问道。

    “我没事,老毛病了。我其实也只是想偷偷懒的,可是大哥你却不肯让我偷这个懒啊。不行,你得让月歌跟着我,他还有好多东西要学呢。”斗蓬里的男人摇了摇枯瘦的手掌道,声音更显黯哑,好像是硬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听上去辛苦的很。

    “昊天!”

    “好啦,我没事,不是还有老师在帮我。就这样了,以后每三天,你让月歌来见我一次,这样我就不跑来见你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别送了,给人看见了又是麻烦!”

    男人带着四个黑衣人往偏门走去,走了两步,那男人忽又回头说道:“我听说嫂子又有了孕,好好照顾她,你只有月歌一个儿子,我却是连一个儿子都没有。”说完这话,那男人再没停留,五个黑色的影很快地隐入黑暗消失无踪。

    回到偏院,我先去看了看娘亲。她的精神很不错,坐着和我讲了许久的话,笑眯眯的。我本来想问问她知不知道那个斗蓬里的人是什么人,连昊天又为什么要和他的弟弟换名字,但是想了想,我还是没有问,我怕这一问又会引起娘亲一些不好的记忆,她的体实在是经受不起了。

    不想太打扰她,聊了一阵子,我便劝她早点安歇,娘亲答应了一声,便在我的注视下躺下了。

    我和珠儿姐姐打了声招呼,然后便回了自已房里。只是心里有许多想不明白的事,使得我很久都不能入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在迷迷糊糊中闭上了眼。半梦半醒间似觉得前有人,我猛然睁开了双眼,一个黑影正静静地站在我的边......

重要声明:小说《点柔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