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故事从头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唇角 书名:点柔唇
    连月歌扶住大娘,伸手抚摸了一下留在她脸上的红痕有些心疼地道:“娘,都是孩儿不好……”

    大娘伸手拿开他的手追问道:“月歌,你刚才说的不是真的吧?”她的目光急切,毫不掩饰她的担心。然而当他看到连月歌紧抿着双唇沉默不语时,好像受了及大的打击一样,她的脸色变的苍白无色,抓着连月歌胳膊的双手忽然之间变的无力,好似再也抓不住他的儿子一般。

    “你……是真的喜欢她。”大娘的声音不再尖利,反而无比的平静,甚至有些无力。她的目光暗淡,有些不敢相信似地自言自语道:“原来你一直在骗我。为什么?为什么?我的丈夫,我的儿子……为什么……”

    大娘的子有些摇晃,连月歌看出大娘似乎有些不对,连忙扶住了她叫道:“娘,你没事吧?”但是大娘只是看了他一眼,惨然一笑便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连月歌大惊,也不顾上的新伤,将大娘抱在怀里抬起头向连昊天叫道:“爹,娘昏过去了!”

    连昊天一惊,几步赶到前伸手搭在了大娘的腕上。娘亲也急急过来探视,看到连昊天将手从她腕上拿开后便问:“师兄,姐姐她怎么样了?”

    连昊天微皱着眉神色不定,听到娘亲的问话便道:“婉娘不必担心,只是气着了吧,一会儿叫人去请太夫来看看。”说完又对连月歌喝道:“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将你娘送回房里再请个大夫过来瞧瞧?”

    连月歌答应一声,深深看我一眼将大娘一抱转离开了大厅,留给了我一个受伤的背影,那一团刺目的血红直看得我心惊跳。

    连昊天回头看到站在旁边的我,又看了看娘亲轻叹了口气说:“时间也不早了,你和青儿先回去休息吧。”

    娘亲点了点头,拉了我的手往外走去。临出门时,我回头看了一眼,连昊天正坐在椅子上不知在想些什么。就在我正要回过头时,他忽然像是记起了什么,猛地站了起来向正房而去。

    一路沉默,娘亲并没有让我回自已的房间,而是一直拉着我的手将我带到了她的房里。珠儿看到我们回来连忙过来伺候,却被娘亲打发了出去。

    娘亲看着我不说话,只是伸出一只细长的手来轻轻地将我落在脸旁的一缕头发别在耳后。她的脸上带着柔柔的笑,极认真地端详着我的脸。

    我被她现在的神弄的有些不自在,那感觉好像她这是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我一样,说不上心里是该欢喜还是悲哀。

    “再过三个多月,青儿就满十四岁了。十四岁,是大姑娘了……”娘亲的眼中忽然又变的空洞起来,那原本极认真望着我的目光似乎穿透了我不知望向了什么地方。

    我的心中一阵酸涩,忍不住叫了她一声:“娘亲!”

    娘亲的子一震,有些抱歉地看了看我。她拉着我让我坐在她面前,然后说道“看到青儿长大了,娘亲一时想起了过去。当年娘亲下山的时候也像你这么大。”

    我精神一振,这还是娘亲第一次讲到她的过去呢。其实我有很多问题想问她,比如我的父亲是谁,为什么我不能问起他;还有她和连昊天之间的故事,她们是师兄妹,那么娘亲是不是也会武功?还有大娘为什么会讨厌,不,是怨恨娘亲和我;我们又为什么会住在连府里……等等等等,我想知道,可是我却一直都不敢问!难得现在娘亲自已讲起了过去,我连然聚精会神地听着,听怕打断了她的思绪。

    “那一年,娘亲十四岁,有一天师傅他老人家忽然不见了,只给我留下一封信说他天命将尽去寻找自已最后的归宿去了,让我下山去寻住在晋阳城里的师兄练承天,说是他会照顾我。可是我从来也不知道我还有个师兄啊,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也不知道这个晋阳城在哪里,又不知道找到了他他会不会不认我。可是师傅已经不见了,只给我留下不少金银财宝还有一把剑。”

    娘亲的脸色变的奇怪起来,看上去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还带着几分无奈。我想象着当时娘亲的脸色大概就是现在这样的吧。想想娘亲那位师傅,就这么一声不响的丢下一个人名还有一些金银让娘亲一个十四岁的姑娘家浪迹江湖还真是有些不负责任呢。

    “那后来呢?娘亲的师兄不是叫练承天吗?怎么爹又成了娘亲的师兄呢?”

    娘亲的脸色一黯叹气道:“他原来的名字的确叫练承天。”说完便沉默不语似是又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神色带着沉沉的忧伤和自责。

    我不知道为什么连昊天要改名字,但是很显然这一段过去可能和娘亲有关,而且似乎并不是一段开心的回忆。

    “那个,即然当时娘亲都不认识爹,您又是怎么找到他的呢?”我真的很想知道,所以我问了。

    娘亲从回忆中醒过神来,看到我睁着双眼望着她便道:“娘亲当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去找啊。只好下山打算先找到晋阳城再说。”

    我很佩服娘亲,相像着当年娘亲只是如我一般大小便独自仗剑闯江湖遥魄力,让我不由想起了最最崇拜的红娘子,那红娘子初出江湖之时不也是十四岁吗?

    想到此处,我忍不住问道:“那娘亲也是江湖人了。您当时下山后有没有打抱不平劫富济贫啊?”

    娘亲听的一笑,道:“娘亲又不是强盗,什么劫富济贫,倒是娘亲自已差点被人给劫了。”

    “啊?”

    我还真没想到娘亲会这么倒霉呢,总以为人家红娘子一出江湖就能行侠仗义名扬天下,娘亲纵然比不过也该不会差的太远吧,哪知道她还会被人打劫?

    娘亲道:“那时娘亲初入江湖什么也不懂,住店的时候财物露白,被几个贼人盯上,半夜里被人用迷香迷倒连人带物掳进了贼窝。只是他们没有料到娘亲虽然年纪幼小内功却还算精湛,没过多久便醒了过来挣断了捆缚的绳索,不但打跑了贼人,还救下了一个傻书生。”

重要声明:小说《点柔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