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到底想娶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唇角 书名:点柔唇
    大家重新在亭中坐定,相互之间聊些闲话。我看着呤秋姐姐和百里雪的注意力都在连月歌上,也便不去打扰她们,只是独自坐在角落里听他们说话。偶尔当百里风说话的时候,我也会含笑看他一眼。

    “公子,老爷回府了,让小人请公子去现在见他。”一个仆人忽然在亭外说道。

    百里风微皱了皱眉,有些不愿地站了起来。他回头和连月歌等人告了声罪便随那仆人走了。

    百里雪望着百里风离去的影,忽然站起来说:“我爹回来了,我也过去看看,你们先在这里坐一会,我马上就回来。”说完也不等众人有什么反应便一阵风似地跑了,只留下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八角亭里的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沉默了片刻后只能相对苦笑。

    “雪衣,你把那采花贼藏在什么地方了?”连月歌看了一眼秦雪衣问道。顺手端起一杯茶水饮了一口,却因为放的太久已经变凉所以他皱了皱眉头将那杯凉茶又放回桌上。

    秦雪衣端端正正地坐着,可是双唇紧抿并没有回答连月歌的话。我好奇地望着这个冷冰冰的男子,他的脸色晴不定似乎内心中正在犹豫挣扎。而当他的目光看向旁边的呤秋姐姐时,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般重新回复那副冰冷的表

    连月歌一直耐心地望着秦雪衣,似乎笃定秦雪衣会告诉他一样,没有丝毫的着急。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秦雪衣并没有告诉他他想要的答案。因为在那之前,呤秋姐姐先开了口。

    “即然雪衣是答应了别人,我们还是不要为难他了吧。再说我和青儿不是也没事吗?何必要为这样的事弄的大家别别扭扭呢?你说是吗青儿妹妹?”

    嗯?怎么问我我这里了?不过即然呤秋姐姐这样问了,我自然是要附和她的。

    “呃,是啊。那个坏人,他以后应该也不敢再做坏事了吧?”是啊,他这样被人追杀应该会害怕吧?好歹他也是一条人命啊,就当是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吧。

    连月歌的目光停留在我上,好一阵子,他才唇角一勾笑了起来。只是当他含笑望着呤秋姐姐时,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有些不自在。

    “好吧,我就不为难雪衣了,但是那个‘百花摘’他敢打青儿的主意就死定了。”

    我猛地抬头,看到连月歌那张带笑的脸容温温柔柔,可是想着他刚才话里的刀锋却如此寒意沁人。

    呤秋姐姐似乎也被连月歌的话惊到了,她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是坐着无聊想四处走动走动。于是秦雪衣便陪着她沿着一条小路走了。

    于是八角亭中只剩下了我和连月歌。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和他聊些什么,因为我对他了解太少了,隐隐的,我心中有些怕他。这种怕不同地以前的那种怕。以前只是怕被他欺负,而现在,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仿佛他会随时伤害一些我在意的人似的,比如呤秋姐姐,比如百里风。

    或许是因为心中那莫名的感觉吧,我想说点什么。

    “哥。”

    “嗯。”连月歌望着我的眼睛里装满笑意。我很清晰地感觉到了他的高兴,所以心里的不安一下子被驱散无形,胆子也大了起来。

    “你知道吗?呤秋姐姐她很喜欢你。”我说。

    他眼中的笑意一滞,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失望与审视的神色。

    “是她让你来告诉我的?”他的话语中隐含着冰寒。我连忙摇头道:“不是的。是我自已想告诉你。”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因为……因为我喜欢呤秋姐姐……”我说的是实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种心虚的感觉。在他清冷的目光下,我低下了头,似乎自已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

    又是长久的沉默,然后我听到了他平淡的声音:“你喜欢她,又来告诉我她喜欢我,你想我怎么样呢?娶她吗?”

    我绞着十指有些郁闷。是啊,我为什么要告诉他呢?我甚至都没有得到呤秋姐姐的同意。但是她亲口告诉我说她喜欢他啊,想必她是希望能够嫁给连月歌的吧?

    我抬起头来,连月歌那张木无表的脸让我有些不自在。

    “呤秋姐姐那么漂亮,难道你不希望有这样一位漂亮的妻子吗?”

    连月歌抖了抖眉毛,嘴角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用他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我,盯着我。

    “可是我想娶的人不是她!”连月歌冷冷地说道。

    我一愣,原来如此!难怪他对呤秋姐姐总是显的有些冷淡。我不由的替呤秋姐姐难过。

    “原来你喜欢的是雪儿姐姐。”我恍然大悟般地说。

    “我想娶的人也不是雪儿!”连月歌磨着牙说,让我觉得他对我似乎有些咬牙切齿。

    这下我是真的不明白了。难道他是想告诉我他现在还不想娶亲?也对,他才十六岁,虽然十六岁娶妻生子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如果他想迟些结婚也是正常的。但是他又为什么会那么肯定地说他不想娶呤秋姐姐和百里雪?听他话时的意思,分明是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有了这样一个他想娶的目标。

    想到这里,我试探地问道:“那你到底想娶谁?”

    他一愣,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这个问题。但是很快,他笑了,笑的邪惑无比。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似乎他又回到了过去,想到了一个新的法子来整蛊我。

    果然,他朝我勾了勾手指说:“你想知道?过来我告诉我。”

    我当然不会过去,几年来煅练出来的直觉告诉我现在决不能自已送到他跟前去。连月歌看我并没有动,索自已站了起来走到我旁边坐下来然后在我耳边轻声说:“我想娶的人是你!”

    该死!就算是整蛊也不用这样吧?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冷冷道:“你在说什么胡话?我们可是兄妹。”

    “你心里清楚,我们不是!”连月歌嘴里吐出温的气流发的我耳朵发氧。但是他刚才这一句话却让我有些惊疑不定。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我喜欢的是你你,我要娶的人也是你!”连月歌坐了子,脸上的神忽然变的一本正经。

重要声明:小说《点柔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