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后院起火[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麻辣斗妇 书名:男子的哭
    嫦娥进入小包间,包间里面所有的人都看着嫦娥,却没有一个人出声。服务小姐对大家躬微笑,转就关门走人。嫦娥只好找个距离高妹妹比较远的地方坐下,之后低头看着脚尖一声不吭。

    “好好!”太白金星对嫦娥说话。“嫦娥,你来了,好!”

    “太白老人您好!”嫦娥不得不向太白金星打招呼,跟某些[]敌对势力生气是应该,但是尊老幼也是应该的。

    “许乾雷公安部部长没有来吗?”太白金星笑眯眯问。

    “许部长没有进来,他在外面等您,您办完公事后他再找您喝茶聊天。”嫦娥正说话,突然发现高妹妹怒目向她瞪过来,她连忙低头不语。

    太白金星见状连忙发话:“我就直说了,你们都给我听着,你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千万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今天叫你们来的目的,是想给你们一个互相通融的环境,让大家能够心平气和地说话,你们一个一个说,高妹妹,你先说。”

    “我要求非常简单。”高妹妹说。“叫嫦娥离开老猪,不明不白来缠一个男人,我不知道她是什么目的,她简直是狐狸精。”

    “你说话放尊重点!”嫦娥勃然大怒。“我总比某些人好,外表好象高雅正点,其实是草包一个。”

    “你说谁草包?”高妹妹气愤地站起来。“你不要脸,老猪已经成家,你死皮赖脸缠着老猪,你下流你不要脸……。”

    眼看嫦娥又要站起来大骂,猪八戒连忙站起来,他以一人力敌万军的英雄气概,使尽吃猪的力气大声吼叫:“你们都给我住嘴!”

    “那我们怎么办?”高妹妹认为丈夫肯定要做决断,连忙出声问。

    “我也不知道。”猪八戒摇气馁地坐下。

    “你要表态,让狐狸精离开你。”高妹妹镇定自若坐下来,她突然变成心平气和,自己和老猪几十年风风雨雨一起过,那可不是一般的感。“你们两一时冲动而在一起,你们根本没有感基础,更不用说的基础。”

    “你知道?”嫦娥突然冷哼一声。“不要以为结婚的人才有,没有结婚的人也有感也有,我不知道什么是,但是我感觉到我老猪,我也不知道我他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

    高妹妹打量着嫦娥,转脸又盯着猪八戒,猪八戒搓着双手坐在那里一声不吭。高妹妹的心凉了下来,高妹妹心潮起伏,她决定软硬兼施,所以高妹妹突然对着嫦娥泪流满面:“我求你啦!嫦娥妹妹,请你离开老猪吧!以前姐姐对不起你,乱骂你,但是姐姐我真的很在乎老猪,姐姐现在不知道怎么办呀。我跪下求你好不好?我给你我所有的财产,也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就是请你离开老猪好不好?天下比老猪好的男人多的是呀!你自己再找找好吗?”

    “我没有钱吗?”嫦娥也流泪了,她说得好大声。“我是为了钱才跟老猪吗?你错了!也许是我命苦……我曾经几十次几百次下决心要离开老猪,可是见到他后,我又控制不了我自己,我不是有意要破坏你们家庭。我跟老猪多久了你们知道吗?你们两人结婚登记之前啊!你们结婚后,我从来也没有破坏你们家庭的意思……也许我们女人特别命……我们昨天真的没有干什么,是你自己想歪……昨晚如果我不带他回家,难道让他睡街上吗?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我要该怎么办才好……”

    “老猪,你说!你要怎么办?”太白金星对猪八戒说。“老猪,你要在大家面前表个态。”

    猪八戒看看高妹妹,又看看嫦娥,好久后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你是不是男人呀!”太白金星对猪八戒发火。

    “我是真的说真话。”猪八戒焦急地说:“以前,久不久我还会善意骗骗高妹妹,可是现在我说真话,她们两个对我都好得不得不了,我也对她们都很好,我对天发誓,我不说假话。”

    “嫦娥妹妹,我们坐下来心平气和商量一下好吗?”高妹妹默默地站起来,又慢慢走到嫦娥边,她眼神非常柔和,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嚣张。

    “你们说吧,我在听,我会认真考虑。”嫦娥说话好象有气无力,软得象没有骨头。

    “嫦娥妹妹,我们好好说话好吗?”高妹妹真诚地看着嫦娥。“听说,老猪有一百八十五个人,这好象是你亲自说出来的,可是,我没有感觉出来,不会是真的吧?”

    “你别往坏处想。”嫦娥好象对高妹妹不再那么敌意。“老猪可能想吃女人豆腐,他是有色心没色胆。那天,他们三兄弟无聊,竟然比赛谁人多,我是为了给老猪在他们兄弟之间有点面子,我才乱说,老猪那副德也只有我们这种命的女人看上他。”

    “嫦娥妹妹,你离开老猪好不好?”高妹妹又转到原来的话题,她决定对嫦娥死缠烂炸。“我跟老猪几十年了,你难道忍心看到我们感破裂吗?”

    “我不知能不能办到。”嫦娥叹一口气,她知道高妹妹的意图,她站起来慢慢离开高妹妹,似乎不愿意跟高妹妹接近。

    “你……”高妹妹瞪着嫦娥,她似乎又要耍泼辣。

    “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太白金星看见他们又要针锋相对,连忙站起来阻止。“你们最好能和平解决问题,不然的话要动用法律,法律是维持婚姻总秩序,保护婚姻双方合法利益,但是法律改变不了你们个人内心世界。”

    嫦娥离开高妹妹好几步才坐下,高妹妹却在嫦娥原来地方坐下,两人又象原来那样遥遥面对面,好久都不出声。

    太白金星只好又说话:“你们家庭好象没有糟糕到要分裂的地步,你们家庭内部的事,你们要自己内部和平处理。”

    依旧没有人出声。

    太白金星站起来说:“我有高血压和冠心病,我受不了刺激,我先到外面透透气。我先走了,当你们认为自己处理不了,非要动用到法律的时候再来找我。另外奉劝各位一句,就是做什么事都要多想想,要顾及别人的感受,不要只是想到自己的感受。不要老是有极端的想法,走极端途径更加没办法解决问题。我说过了,我先走。”

    太白金星说完开门就走人,包间内立即显得非常沉闷。

    大家正尴尬时候,包间被服务小姐打开,服务小姐带三个人进来,猪八戒和高妹妹看见这三个人都大惊失色,这三人就是:

    高太公:高妹妹的亲生父亲,高老庄庄主[相当村长]。

    高俅:高妹妹的堂叔叔,高老庄民团团长[相当民兵营长]。

    高衙内:高妹妹的堂哥,高老庄“妙手回投资公司”董事长[“妙手回投资公司”实际上被民间称为“高衙内蒙骗诈赌无限公司”]。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男子的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