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约会超级麻辣妹(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麻辣斗妇 书名:男子的哭
    约会超级麻辣妹(一)

    初夏的晚上月亮很亮,星光灿烂。可是进入“天天乐”夜总会后,再也没有月亮和星光。

    悦耳的音乐震撼人心,把大舞厅里面所有的声音都淹没。霓虹灯下,所有的丑陋都被装饰成为美丽;舞厅中央,俊男美女乐成一片,白天的劳累和烦恼也被淹没。

    都市的夜生活美好呀!

    可是我今晚很郁闷。

    今晚科室老主任请大家来跳舞,科室里男男女女自由组合,不巧女方少一个;男方我最年轻,我下不了脸去跟他们抢女伴,只能“关羽走单骑”。这曲是慢三,我只能呆在桌边吃东西,我心里恨呵,看着老主任和许护长悠雅地跳舞,我暗咒他们——NN的,跳舞跳舞,跳出六七**十来,到时候有你们好看!

    舞曲停了,又来浪漫的慢四。

    舞厅里只有我不浪漫,我低头抓着小食,我吃,我吃,我恶恶地吃,舞曲什么时候停止我也不知道,好象舞曲跟我无关。

    “麻医师!”

    突然有人叫我,我吓了一跳,原来许护长牵来一个漂亮姑娘站在我边。我站起来,笑脸对她们点头,伸手示意她们请坐--我的大嘴装满东西,我暂时说不出话。

    “你跟手丝牛有仇呵?象三个月没吃过一样,你斯文些吧,没人抢你。”许护长笑着说。“我看你顶可怜的,介绍你一个舞伴——我侄女,许小妮。”

    “麻医师,请多关照!”许小妮对我微笑着打手势。

    我点点头,我暂时说不出话。我抓起桌上的酒杯猛灌一杯啤酒,硬生生地吞下满嘴的手丝牛,顺便擦拭嘴巴。

    “请坐。”我对许小妮说。

    两个女人在我对面坐下。

    奇怪,舞曲已经停了,我这桌原来的同事竟然不回来坐,硬是挤在远处另外两桌坐。

    “谢谢许护长。”我向许护长抱拳,象武师刚表演完绝世武功一样标准,同时给许护长一个夸张的鬼脸,我们这样随便惯了。

    我正要请他们吃东西,舞曲又轰然响起,这次是浪漫的伦巴曲。

    “照顾好小妮,不然老娘拿你斩首示众。”许护长附嘴到我耳边说话,许护长说完,站起来就到邻桌邀老主任跳舞。

    “你是麻医师吧!你真逗。”许小妮笑着挨近我搭讪。

    细看之下,这妞真漂亮。我见过很多漂亮的姑娘,相比之下,横看竖看都觉得这妞漂亮。

    “你可以直说我吃相难看,我不要紧的。”我拿个干净的空杯。“饮料?红酒?”

    “我自己来。”许小妮接我手中空杯,倒一杯矿泉水。

    “我本来想吃光桌上的小食的。”我附嘴过去在许小妮耳边说。“我想让他们跳舞回来时候,看着桌面上光溜溜的干瞪眼,呵呵!可惜猪八戒没有一起来。”

    “嘻……”许小妮抿嘴笑。“你怎么能够这么恶毒呢?”

    “他们全部去跳舞,故意丢下我一个人孤孤零零的。”我气呼呼地说。“你都看见啦!刚才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象丑小鸭在天鹅湖里迷了路呢。”

    “哈哈!你被他们涮了。”许小妮突然大笑。“我小姑说今晚有人请我白吃白喝,我要早点过来,她却说时机还没到,叫我等电话,我还在舞厅外面等了十多分钟呢!哈哈……”

    我也笑了,怪不得刚才不把我名字介绍给许小妮。这些家伙,想介绍女朋友给我吧!想让我惊喜也不能这样呀。

    我扭头看着跳舞的人群。

    不远处,老主任和许护长跳得正投入,老主任见我向他们张望,他把右手扬起好高,对我竖起拇指摇了摇。我对他点点头,我又笑了,这两个老家伙怎么又变可了呢?

    “许小妮。”我看着许小妮,她还在笑。“许护长是你姑姑?”

    “是呀!是我小姑。”

    “她是要介绍你让我认识的,你还笑,你不怕羊入狼口?”

    “你是狼吗?我好怕呀!”许小妮拍拍

    NN的,女孩子怎么老拍自己怀呢?难道不怕痛吗?

    许小妮见我盯着她高耸的怀,她不好意思地端起水杯喝一小口,但是我没发现她有一丝害怕的样子。许小妮又转头看我,我尽可能地色着双眼盯着她。

    “喂,你真的是狼吗?有这样看女士吗?”许小妮开始时双手握住水杯,见我还盯着她,她右手伸过来轻推我的额头。

    我摆头躲开她的手,继续盯着她秀美的嫩脸,直到眼睛累得差不多时候,我才忍不住哈哈大笑。

    “看来你真的是个坏人。”许小妮腼腆地低头笑,她好象没生气,她突然又抬头看着我。“喂,坏人,我小姑把你夸得不得了,夸得你象个全国十大杰出青年般好,怎么我看不出你好在哪里呢?哼!第一次见面就欺负人,老盯着人家那里看。”

    “谁叫你长得漂亮呢。”我无赖到底。“长得美丽不是你的错,不欣赏美丽是我犯了错。”

    “哎哟……”我痛呀!美女突然间移动美腿,高根鞋的根亲密接触我的脚尖,我的妈呀!我今晚碰到超级麻辣妹妹,我的‘麻辣斗妇’的外号要被迫转让。

    “聊什么呀!象捡到钱包那么高兴。”关键时刻老主任坐到边来。

    “主任,我受到美女帝国主义迫害,痛苦不堪呀。”我站起来向国际法庭控告美女帝国主义。

    “谁倒掉我的手丝牛了。”老主任根本不理我,他拿起空碟子看得很痛。“我刚刚叫服务生拿上来,我的手丝牛呀!”

    “哈哈……”

    许小妮看着我捧腹大笑,我转脸尽量憋住不笑。

    “看来我们真的有代沟,你们年轻人呵!”老主任瞪着我。“麻医师,如果你不想和我们老古板相处,你自己就带小妮到外面找地方玩。”

    “怎么我刚来就要被赶走呢。”许小妮有些难堪,她看着我似乎不知怎么办。

    “呵呵!主任,不要那么小气嘛!”我向老主任嘻皮笑脸。其实老主任的心思我知道,他想让我带许小妮出去玩。老家伙,高招呵!

    “你在这里也不跳舞,没有心思还呆在这里干嘛?你滚吧!”老主任好象发脾气了。

    “那我跟许小妮先走了。”我站起来,拍拍老主任的肩,我们随便惯了。“老主任,我们真的走了,不准生气,生气是小鬼。”

    “去做你的大鬼头吧,人小鬼大。”老主任扬手象要打我,他突然手回手在自己头上挠挠。

    “许小妮,我请你吃烧烤,走吧!”我拉起许小妮。

    我们俩要走时候,我扭头对老主任说:“老主任,我给你一个忠诚的提议,这是**说过的——要加强锻炼体。不然你请姑娘跳舞时,你的手还没有抓住姑娘的手,你的啤酒肚却先亲密接触……”

    我还没说完,老主任扬起铁沙掌追过来,我们哈哈大笑跑出了舞厅。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男子的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