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 天呵,瑶族姑娘泼我一身洗脚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麻辣斗妇 书名:男子的哭
    那天陪领导到县里一个瑶族乡“烟酒烟酒”。

    领导忙,我没事干,被安排去后勤做火夫。

    不是赶街天,乡下没卖,做莱难呀。商量许久,我和三个干部到附近瑶寨买狗来开荤。

    到了瑶寨村口,他们都不愿进瑶寨。

    小四眼说:“医师你进去吧,你人面生,他们愿意卖给你。”

    大胡子附和:“对!对!我满脸横,他们怕!那个……那个……以前我们有些强买强卖,这次怕……”

    八字胡说:“医师你就进去吧!价钱方面好说。买得后我们做苦力。”

    “可我不会讲瑶话,怎么讲得通呢?”我说。

    “这简单。”八字胡拉我往前走。“我教你几句就行了。”

    八字胡教我几句急用的瑶话,我便独个走进瑶寨。

    “甍呷哎哟,踥慁呔哆哟!”进瑶寨后,我一路大声吼叫。

    这是八字胡刚教我的瑶话,意思是:买狗来哟,价钱公道哟。

    我边走边吼叫,过第二个拐角时,头上“呸”一声,接着感觉下一些零星细雨。扭头上望,后二楼窗口有个瑶人老妇刚关窗。

    我不以为然,一路大声吼叫。过第三个拐角时,头顶木楼上窗口突然打开,一个漂亮的瑶妹抱着木盆往我头上泼水。我惊呆了!我头发和上衣淋湿了,象有些怪味。

    瑶妹恶恶地关窗后,我即感不妙,逃命似地跑回村口。我感觉我被八字胡给涮了。

    “你干什么好事?”我抓住八字胡衣领,往他腹部狠狠揍了一拳。八字胡捂着肚子软倒地上。

    “你M的……”我还不解恨,冲过去要飞他一记“金刚腿”。

    大胡子把我们分开,我还暴怒要耍威风,被大胡子象抓小鸡般拎起来。

    “出什么事了?你冷静点!”大胡子在我耳旁吼。

    “我……”我也觉得自己冲动了。于是我把进村经过都讲了。

    “你都吼些什么了?”小四眼问。

    “甍呷哎哟,踥慁呔哆哟!”我重复刚才吼叫的那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胡子和小四眼捂着肚子笑倒了。刚苦着脸的八字胡也笑滚一地。

    “这是什么意思?”我迈出一大步,把小四眼提起,气汹汹地问。

    “是……是……你冷静点!你吼叫那句意思是:姑娘哎哟,**硬了呀……哈哈哈……”

    “你MD!”我冲向八字胡,怒气冲天。

    “你别过来!我没有错!你冷静点!”八字胡从地上跳起来,逃到大胡子后,恐惧地看着我,焦急重复着几句话。

    “怎么回事?”大胡子拦住我,不解地打量着我,扭头又打量八字胡。

    “他教我那句鬼话!”我指八字胡说。

    “他讲错了,不是那么讲的。”八字胡急了。

    “你怎么讲?”大胡子指八字胡。

    “甍呷哎哟,踥慁呔哆哟!”八字胡认真地发音吐字。

    “这没什么不对呀!”大胡子看着我。

    “他那句话的意思是‘来买狗了,价钱公道’,没什么不对的。”小四眼解释。

    “他发音太高,而且不连贯,又杂了壮音。象这样:甍呷哎哟,踥慁呔哆哟!”八字胡重复一次,象我吼那句。

    “哈哈……哈哈哈……”他们又笑了。

    “NN的!老子不干了,老子先走了。”我又羞又恼,摸了摸湿头发,甩他们几滴水(可能是瑶妹的洗脚水),自己往回走了。

    半路暗叹,这些干部怎么懂那么多门少数民族语言?

    乡下工作难呀!

重要声明:小说《男子的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