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会议

    天是个让人舒适的季节,树林中的各种野花散发幽香,阳光也不刺眼,暖洋洋的让人想睡。维克多正走在公益院的路旁,欣赏着路边的野花,品味着阳光的温暖,暖暖的空气让他体都轻了起来。

    他今天的心相当不错。

    这三个月来,事业的发展相当顺利,现在的况,更是远超过他当初的想象。林氏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家族,发展到现在受众人仰慕,在前后不过一年的时间里,他全程见证了整个的发展过程,甚至还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作为一个商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时候更加值得自豪的呢?

    林氏所有的股东几乎都配了车,但他没有,他相当享受众人羡慕的眼光,所以自然喜欢走在大街上,慢悠悠的享受。

    现在的他有点轻飘飘的了。

    林氏现在有个相当漂亮的建筑,虽然地点不在市中心,但现在的林氏所在地方,基本就是城市最繁华的地段。公益院由于林氏的入住,顿时成为整个国都的焦点所在。况且,林氏有一个近三十米高的楼房,这在整个帝国,还是独一份,能够到这个帝国最高的地方来上班,却是现在帝都有理想的年轻人的共同梦想。

    维克多晃进办公室,这个时间刚刚好,虽然他已经有功成名就的感觉,但他也知道时刻要保持着警醒,至少从行为上,他依然保持着准时上班的习惯。这是林大幸当初对他的交代,任何时候,都要记住,自己处在一个危险地地方,只有牢记这点,他才能生存的更久。

    维克多对老板话一直深信不疑,这一年多来,老板从未错过。不过现在的他,却由于心里的自大,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存在。

    苏非始终是最早一个到办公室的,这也是她的习惯。现在的她,正在等得维克多的到来。

    “苏非,你永远都这么早。可能我们这么多元老里,你是永远是最早的一个吧。林氏没有谁都可以,就没你不行。”维克多打着哈哈。他用了元老这个词,一般来说,当元老这个词出现在公司的时候,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老板回来了,正在会议室等你!”苏非顾不上打哈哈,立马告诉了维克多这个令人兴奋也让他觉得有点意外的消息,他立马跳了起来。老板失踪也有三个月了,此前有传闻说老板挂了,他却不信。后来,传闻中老板成了光明圣龙骑士,他更相信这个消息,但他估量着怎么着也得过个几天,但没想过老板会这么突然回来。

    “什么,老板回来了?这么早就开会?我马上来!”

    议室里林大幸脸色沉,刚从教廷回来,他就来到林氏,事可以说超出他想象的好,也超出他想象的糟糕。

    维多利亚告诉现在林氏有七十亿金币,这让林大幸相当不爽,所以一听到这个消息,林大幸立马决定召开董事会,他需要告诉他林氏的所有员工,告诉所有林氏成员,林氏应该走在什么样的道路上。

    STeVeN今天来特别早。他的消息网络远超过其他人,所以,这两天他提早就已经准备了自己的报告。对他来说,林大幸给了他一个相当大的机会,要是以他的能力,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得过手如此多的金钱。平生第一次,他觉得钱只是个数字,没把他比换成一座金山或是一堆的烤羊。

    但是在会议室里,他看到林大幸的脸色沉,立刻反省,觉得自己似乎过于乐观了。

    托尼是林氏的安全部主任,由于林大幸本的地位使然,林氏的安全一直都很有保障,因此,他的位置一直是个闲差,报告内容也比较精练,已经交到林大幸的手里。

    来昂纳多虽然一直是个嬉皮笑脸的人,但看到林大幸的脸色,也觉得相当纳闷,短短一年时间,能够收入七十亿金币,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啊。自己按照数量上可以分得近两亿,梦里他不知道笑醒了多少次,这么多钱,自己乡下的土地主父母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么多吧,自己出来了,的确是个明智的选择。

    苏非自己本一直都很慎重,自小养成的习惯使他一直都是林氏最勤奋的人,这些天来,虽然她的手下已经多了很多员工,但是仍然无法从忙碌中摆脱。现在的她对于金钱已经没什么概念了,对她来说,金钱已经仅仅是一个数字。她从心里感激林大幸,金钱带来的不仅仅是财富,而是做人的尊严。华达,他的初恋人,已经告诉她,他的母亲已经许他们的婚姻,现在的苏非却有点不着急了。在林氏工作这么久,她已经见过太多出色的男人,相比之下,华达的确过于懦弱,苏非心目中虽没有合适人选,但是华达,至少现在的华达,她觉得没有共同语言。

    维多利亚始终没什么变化,经她手的钱已经让她觉得麻木,她的份高贵,一向不把钱放在眼里,但这么多的金币也让她头晕眼花,甚至她都会想,如果她把自己的金币带回去,是否可以买下整个精灵之森?

    虽然仅仅半年多,跟在林大幸边的人,都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管他们以前是什么人,至少现在,他们都是林氏里值得自豪的一员。林氏带给他们的,是天大的荣耀,是无比巨大的归属感。

    述职报告从维多利亚开始,作为财务上的负责人,在林氏中享受特殊的地位。当一个公司很小时,财务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但当公司开始上规模的时候,财务的权利就大到连老总都需要另眼相看。

    “林氏本年收入为100亿金币,其中神学院相关收入90亿,雷神之锤两百万,医院收入2000万金币,不过由于是与黄公益合作,所以利益上我们会比较少一些。奢侈品家具部在大陆销售达到十亿。开支总共三十亿。其中合资建厂耗费十亿,现在属于我们厂子有5000家,遍布大陆。人员工资开支,五个亿,目前拥有工人等合计五百万人,原材料成本五个亿,但由于采取加盟合作的方式,人员的风险并不高。公益院投资,五个亿,目前已经建立两千家,收养困难儿童及老人两千万人,此后每年的开销都约要这个数字。武装等其他硬件软件投资,达到五亿,目前结算盈余资金,七十亿金币。”

    林大幸点头,示意维多利亚坐下。

    第二个发话的是STeVeN,他的发言铿锵有力。

    “目前,林氏的发展正处在一个蒸蒸上的局面,用新月异都不为过,这数字甚至连我们都无法想象。目前,这个大陆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商家,能够有我们这么多的流动资金,甚至可以比得上所有国家国库之和。到现在这地步,用富可敌国来形容我们,都已经是谦虚太多了。”

    目前,林氏充满朝气,员工和高层管理人员士气都相当之高。只是眼下存在着实在太多的问题不能解决,眼下我们的发展速度实在是太快,很多问题已经暴露出来,我想在这里做一个统一的归纳,以便我们各部门可以在以后的工作中,有则改之,无则加冕。

    第一个问题在于公司的人力资源问题。

    公司的人手严重不继,尤其是中高层的管理人员缺少太多。当下,只能采用招聘的方式,但是大陆上的人才无非也就这么多,再这样下去,人才管理的缺陷迟早都会暴露出来。

    第二个问题公司的经营危机。

    实际上,我们最大的收入来自神学院,这个项目占据我们收入的百份之九十。项目固然大,利益也高,但其带来的后续影响也相当之大。

    其一,神学院已经不需要这么多的投资,我们手上定单已经越来越少,维修这些东西,不过最多可以收入七到八个亿。也就是说,到下年,如果说我们的项目跟不上,就会出现大量的人员空闲。五百万人手,一旦失去现在神学院这个突如其来的项目,以后该让他们如何生存?稍有不慎,怕是马上就要面临五百万工人闹事,我们林氏是新成立的,这样大的变故,我们却是经受不起。眼下这三个月,已经有近一个月的时间,工人不能够完全开工,部分加盟厂家为了节约开支,却是已经偷偷裁员,这对我们林氏的影响也非常不好。

    其二,转型所产生的债务危机。扣除掉我们该项目的收入后,实际上我们新的项目眼下并不赢利。当然,这里有我们固定投资过大的原因,但是,这显然不是我们期待的利润率,一旦完全转型,我们必然面对一段亏损期。这是严重的事,尤其财务部,需要明确一个止损线。

    其三,带来我们公司运转上的极大不利。由于神学院的定单,我们投资了相当数量的家具生产设备,聘请很多这些方面的匠师,现在如果我们要转型,这问题可就相当复杂了。设备,甚至匠师,都需要有一个很好的处理方式。这些问题眼下看不到,但是只要过了这个年,怕就是我们面临转型的时候了。

    第三个问题在于我们的战略问题

    公司的发展和一个国家的发展并无两样。眼下的我们,公司发展速度是足够快了。但是却完全没有战略布局。我们应该有多少种产品,产品线应该是什么样子,有多少人在生产,这样的一个大的规划,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只要我们的规划做得清楚,以我们现有人手的能力,发展上基本没有大的问题。

    这第三个问题,才是问题的最关键所在。也是我们下年工作的重点。好在我们的项目收益上已经相当不错,否则,单纯靠我们奢侈品销售的收入,恐怕下年我们每个都得喝西北风了。

    综合以上问题,我认为,我们虽然有张很好看的报表,也有欣欣向荣的表面,甚至内部,都显得蓬勃向上,这时候,我认为该需要泼点冷水,如此一来,可以保证我们在相当一段时间内的发展。

    维克多听得脸色有点发白。

    此时他明白林大幸为什么脸色这么沉了。自己这几个月来,却是轻飘飘以为自己相当有实力了。他正觉得奇怪,为什么觉得其他人看他的眼神已经有点不对,他也知道,自己这些个月,一定是尾巴太高了。至少STeVeN看到的问题,他并没有看到。就算有认识到这点,也没有办法提升到这样的高度。

    这,或许就是人与人的差距吧!直到这时,他才想起为什么林大幸让STeVeN在自己的头上,让自己接受STeVeN的领导。

    “我需要向大家道歉。这些个月来,是我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今天看到老板的脸色,深切体会到STeVeN所说的问题。我本人对这些实在缺乏敏锐的方向,或许我擅长的,只是在一些具体的细节或者某个体系的作。另外,我想辞林氏总管的职务,STeVeN比我更合适这个角色。”

    “林氏目前最欠缺的问题是人力资源问题,主要体现为几个方面:

    其一,人力资源青黄不接。眼下,中高层主管的缺乏,已经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

    其二,人力资源的构成问题,目前匠师存在严重的剩余,而其他的产品,则存在着相当大的短缺。比如,我们要制造自行车,就面临缺乏大量锻造师的尴尬局面。

    其三,人力资源的成长问题。我们有太多的工人和匠师,但他们长期从事同一种工种。实际上,匠师本有很强的可塑造,比如,部分匠师去做销售,可能就比一般的销售人员来得更好,他们能够更详细的了解产品的详细功能。而通过与客户的了解,就能够设计出更合理更人化的东西出来。”

    解决人力资源中的问题,实际上只需要一个武器,既成立技术学院,

    一方面可以使不熟练的工人在这里学习,慢慢变得熟练。另外一个方面,可以使有些想转行的学员学习到更多的知识,第三个方面,一旦出现比较闲的时间,可以组织比较集中的学习。这样,即使没有工作,人心也不会散,还能给工人们以进步的空间。这种方式,也许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人力资源方面的问题,但至少可以给我们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一个缓冲空间。

    林氏眼下存在的第二个问题,则是来自管理问题。当然,这和人力资源上的危机有着太多的关系。而且可预期的是这些管理问题将会越来越严重。

    眼下的问题主要体现为以下几点:

    第一,职责不明,权利不清。由于此前我们规模小,运做方式是一个人顶十个人用。因此,每个人都有相当大的权利。作的时候,难免就存在诸多的不规范。而眼下林氏已经有了五百万人,继续沿袭这种模式,必然会带来相当大的问题。按照我的估计,眼下成本的开销本来应该到了不这么多,甚至可以节省下三成左右,这里,有相当大的交叉成本被浪费了。当然,我不是指某个人或者某个员工贪污。以现在我们的收入来说,谁想贪污一定是脑袋坏掉了。我们赚一年的钱,二十年都花不完,为什么要去贪那点小便宜,冒这种风险呢?

    第二,程序不够科学,我们开始经营雷神之剑的时候,只需要老板签字就可以,眼下有这么多钱,有这么多的事,如果事事都由老板来决定,显然是相当不合适的。我想,这时候需要有一些制度化的东西。甚至包括战略部署问题,都需要按照一定的制度与程序来进行,否则,经营管理的混乱仍不可避免。

    第三,成本问题。眼下由于我们收入比较多,造成了自上而下的一种浪费习惯,这种习惯一旦在林氏中成了气候,以后利润减少的时候,就更难赚了。

    管理问题的解决,我想只能用依赖规章。制定各个项目各个流程中的严密规则,各级财务,按照规章办事,自然就清晰明了,或许程序复杂了,会有不少不便利的地方,但也可相应设立一个特批部。当急事或是有相当重要用途的投资,自然要在第一时间提交董事会讨论通过。

    维克多讲完这些后,偷眼看了林大幸一眼,见他微微点头,知道自己做得还算不失职,只是想到自己前段时间的飘飘然,不由觉得一阵羞愧。

    来昂纳多见会议的主题是批评,自然不好自吹,想了一下说到,我做业务,好象没碰到什么大的问题。可能发展过快是个问题吧。一年五千家,似乎真的是太多了些。

    林大幸却是对来昂纳多笑了笑,笑得来昂纳多相当尴尬,想想自己,似乎确实没什么值得批评的地方,心也就安定下来。

    苏非的述职却相当简单。眼下的她,几乎相当与整个林氏的管家婆,地位之重要,不做第二人想。

    眼下,苏非的工作就一个字,忙,管理如此庞大的林氏家族的后勤,任是谁都累得够戗。

    “后勤的管理,无非就是琐碎事物的累积,要达到尽善尽美很难。完全由我们来做,太过劳累,而且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些漏洞。后勤里不太重要的部门,完全可以由其他人士来承包。这样,我们也可以获得一部分的收益,同时,也将大幅度的减少我们的工作量。采购建议采用招标的方式,与业务部分相挂钩。在他们业务范围以内,开发部分供应商,但却无采购决定权,采用统一招标方式,可以更大的降低成本。眼下我能够想到的,也就这么多了。”

    林大幸点点头,看着他的兵们。这些都是优秀的人才,自己有幸,能够得到如此多能人帮忙,才是自己能够站到今天的根本。他太吃惊于这些人的能力了。STeVeN高瞻远瞩,却不是他能够想到如此细致的。以他前世做小商人的经理,也无从考虑什么战略之类的事,倒是出皇家的STeVeN,才有如此的才华。至于维克多,放在自己上,能够想到的无非也就这么多。人力资源管理这个课题放在地球,都是最重要的课题之一。他能够凭空想出如此之多的事,固然有平时的细心做基础,没有一定的开拓能力,却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维多利亚和苏非,掌管如此巨大的财务与后勤,兢兢业业不出差错,自然是相当不易。来昂纳多,能够如此快速的扩张企业的规模,还有比他更适合的市场经理么?眼下的自己,已经拥有如此精英的人物,却是自己的大幸啊。

    但眼下的况,自然不可能一味的表扬,甚至,这时候不适合用任何一种褒扬的声音来助长轻浮。林大幸压抑着心中的激动,低沉的语气说道:

    “到现在了,你们还没明白错在那里么?”

    沉的语气使整个会议室一下冷了下来。没来由的几个林氏大拿都觉得后脊梁骨发凉,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或者说林氏究竟做错了什么?想来想去还是想不明白。一双双置疑或奇怪的眼睛盯着林大幸,或相互之间看来看去,终于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那里。

    “第一个错误,在于你们太会赚钱!”林大幸的第一句话就让在座的各位精英们大吃一惊。这也是错误?那我们宁愿天天犯错。

    “你们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说这是一个错误。赚钱这东西,始终是企业经营的副产品。或许你们不理解,那么,我可以举个简单的例子。以林氏现在的资产,大家分一下,一辈子够花了吧?象维克多应该可以分到三个亿,STeVeN也有三个亿了吧,其他的几个股东,那个的钱会不够花?这些金币就算你天天数着玩,也够你数个一两年的。要是加上你可能数错,除了维多利亚,我想没有人数得清楚。大家想象,我们赚得钱,是不是太多了?已经可以不用做生意了?”

    “赚钱仅仅是做生意的第一步,如果你仅仅是从我这学会了赚钱,我可以保证,你的经营不会长久。请记住,赚钱的第一步,首先是要明确,我们要赚那些钱,那些钱是我们不应该赚的,那些钱是该留给那些人的。只有我们弄清楚了这些,我们的钱才能赚得安稳。要是我们把所有的钱都搂进我们的口袋里,我们很爽,可是必然会有很多人对我们不爽。这些人的不爽累积起来,就可能给我们林氏带来很多麻烦,甚至是灭顶之灾。”

    “而在座的各位,几乎象皮笊篱一样,把所有能捞到的钱几乎都捞到我们手里了,那么,别人吃什么?别人该怎么做?我想,下年的第一个任务,不是要想如何赚钱,而是要如何让我们把一些不该赚的钱清理给别人。让别人去赚这些钱。举个简单的例子,有些人很是眼红我们神学院的项目,尤其是其中的后勤供应,这是个大问题啊,以前,我们有很多硬件设备需要卖给他们,利益大的时候,我们不放。难道现在还不能放给别人去做么?为了一个并不能带来最大利益的项目,得罪一些可以让我们很难受的人,值得么?如果把这个项目盘给别人,一方面,我们可以省掉一大批的高级人手,可以投入到更赚的项目中去,另外,我们做了人,在以后林氏的经营中,他们会适当的为我们开个绿灯。这样,大家能理解为什么我说你们太会赚钱了么?

    能够出席会议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智商自然不是大问题。STeVeN也不由有点埋怨自己,这些东西自己该想到的,毕竟自己经历过如此多宫廷之事,对于里面的事并不陌生,没想到,却是自己这个战略工作者的失误了。

    林大幸扫了一下大家,见没问题,继续说道:

    “太会赚钱的另外一个意思,是太不会赚钱了。这看似乎矛盾,却是真理。我想问一下,眼下我们的独立项目,神学院这里赚到了最多的钱,那么,下一个这样的项目在那里?工作的重心又应该放在那里?我看到大家都在清算,如何在下一年度神学院中获得更多的钱,难道就只有这个项目能够赚得到钱么?是不是我们把眼光放得太窄了些?我想,大家应该要把其中的一项工作中心,放在搜寻这种对林氏有重要作用的项目上来。这样的项目有一两个,顶我们辛辛苦苦二十年。所以,值得不值得我们花上十年的时间来寻找?我没看到大家有任何这个方面的想法。比如,我看到大家一直在考虑后勤服务上来赚钱,但为什么人想过,我们开发一些娱乐项目,把这些贵族们的腰包掏空?这些项目,如果你作的好,我想每年的收益也不低于三十亿。就以那帮贵族的消费能力,怎么着每年都得消费万把金币吧。一百亿的市场,我们怎么能就这么让他空着?不是有赌场么?不是有院么?就算我们不开院,那么,我们把周遍的地买下来,租给院赌场行不?这里的收益,怕是不低于我们现在的收益吧,我们为什么不往这方面考虑,偏偏就盯着更换桌椅这么小一块利益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一群人心里登时亮了一下。苏非忙这段整理出来,传给后台抄越小妹,示意人手一份。

    林大幸很是满意这样的效果。显然,这些孩子们虽然或许有战略意识,或许有管理能力,但对于商机的洞察却是有限,懂得寻找,但是并不见得能够制造商机出来。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能力,前者可以成为很厉害的商人,后者却是可以成为支撑一个国家甚至民族的大商人。

    “我要说的第二个错误,是你们不会花钱!”林大幸看着底下的人开始切切私语,知道自己说的话并没有被理解。

    “我始终不理解,我们的金币怎么会有七十亿之多。这是什么概念?可以把现在整个华夏国本年产的所有粮食都能收得下来,能够将我们的兵器库充满,能够建立一支相当强大的部队,能够购买相当数量的土地。可是我们呢?我们把钱放在在存钱罐里。”

    “钱在存钱罐里会生钱么?不,只会长毛!”

    “兄弟姐妹们,我们一直都抱怨自己很忙,很多工作都做不上。这里我就要表扬一下来昂纳多了,他的工作看上去最轻松也没出什么麻烦。为什么呀?因为他借用得是别人的力量,利用种种规则,让别人的力量为我们办事。所以他轻松,他游刃有余,他自得其乐!”

    “除了合作办厂,我们实际还有的是其他省心的方式嘛。比如,把太白楼或是清华楼买下来,然后开个神学院分店,买下衣服铺子,以后为我们的学生做服装,买下院,开到我们神学院去。多的是东西可以直接用钱直接解决,为什么我们需要从无到有?当然,在座的各位几乎都是元老级的人物,陪我杀进杀出,创下这片基业,所以,也习惯了从无到有慢慢做的方式。但是各位,那时候我们没钱,眼下我们不是有钱了么?有钱自然要用有钱的经营方式。一个个自己来做,开家馆子也要累你半死。当我们有了无数行业的时候,我们的人即使想转个行业,也还是都可以在我们这里混的嘛。而且,当我们行业多到一定地步的时候,职业学院也才有可能开起来。把钱花出去,然后变成源源不断的赚钱机器,这才在赚钱的真正原理。各位,我们能够花钱请厨师护卫请家丁,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花钱直接买酒楼佣兵团和保镖队?现在的我们,是应该放开脑子想怎么把这钱花出去,怎么花得值得,这才是花钱的第一要素。兄弟姐妹们,学会花钱,才是享受人生的第一要务,也是我们经商的第一要务。该省的一定要省,该花的一定要大胆去花,这才是真理。”

    “其次,我们要大胆的浪费一些,投资一些不赚钱但是能够养活人的企业,经营一些看上去没多少利润的生意。这些生意固然不能为我们带来钱,但是能够给我们带来声誉。比如,我们做粮食生意,可以做相当数量的不赚甚至亏损的面包,可以做一些价格超低廉的大米,这种生意不为给我们带来利润,而是让大家知道,这个大陆上有我们这样一个家族,肯为整个大陆贡献自己的力量。如果有太多的钱在我们手上,很容易造成下层人民没钱花,这可是要出大乱子滴!”

    “第三个花钱要素,却是要长远打算。金币在战争时期并不值钱,他不能打造成武器,不能换到粮食,也不能治疗伤口。现在我们处在一个比较平静的时候,但一旦战争爆发时,我们到那里去找粮食?我们到里去买兵器?这些东西应该是我们的长住储备,不为了战争,只为了将来有一天,即使是战争期间,我仍然可以开门做生意,把粮食送到饥饿的人手上,那怕一个金币的粮食我们只收一个铜币,可是活人一命啊。难道有比这样花钱更有意义的么?我可以想象,一旦战争爆发,林氏手中如果只有金币,那么,,第一个倒闭的,也必然是我们林氏!”

    林大幸所讲的花钱的第三个要素,却是为了自己将来的战争做准备了。一旦战争开始,最要命的东西就是粮食和武器。眼下自己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准备这些,否则就等于迫教廷干掉自己。林大幸活得正滋润,不想自绝于人民,干不出这种飞蛾扑火的事

    底下所有的员工都欢声雷动。此前这些员工,大都是小打小闹,从来没干过大企业。眼下有如此好的条件,自己却忙得力不从心,连自行车这样最重要的产品都开发不出来,无法实现规模化生产,更何况其他的事了。林大幸的这番演讲,却是取自现代大企业的并购原理,简直如醍醐灌顶,一帮人立马开始考虑可以做的事了。许多看上去复杂的事,经由此简单思路一点拨,竟如同吃棵豆芽菜一样简单。

    维克多在这里却是受益最多的一个,经由此点破,在此后百年波澜壮阔的战争中,他竟然逐渐成长为一代大商,甚至远超林大幸和STeVeN,为林大幸在统一战争及摧毁魔神两族时,起到了关键作用。

重要声明:小说《林大幸的异界幸福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