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入局

    白堂翻了白眼,但几个神使都不敢上前查看。当年张飞死后,也能把两个背叛他的小兵吓个半死,想不到这白堂如此老朽,竟然也有张飞之威,倒是大出林大幸的意料。

    小强觉得很是委屈,他是草木成精,善良之处,不下于喝水都得念经的和尚。眼下自己吓死了人,虽然是他干的,但林大幸当初让他干的时候,他不知道人也是会被吓死的。杀了人毕竟心不好,第一次杀人的通常会恶心到吐,白堂死得还算好看,除了白眼珠子多点,倒是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所以小强还是能忍。

    林大幸也很意外。以白堂神级之尊,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吓死啊。心理如此脆弱,怎么可能成为高手?而且成为高手,一般的战斗都经历不少,胆子应该是够肥了,难道就被这样给吓死了?心下大是觉得不太可能。

    林大幸没想到,白堂虽然是整个地的高手。但自从懂得饲养以后,连和魔兽斯杀的机会都没有。平时间,大家只是友好切磋,有个伤筋动骨的,稍微治疗一下就得。白堂这次却是想要杀人,从来没动过刀子的他本来心就很紧张,心脏都快承受不住了。这时候小强诡异的出现,六大神使突然将他包围,连经带吓,象族的心脏又比较脆弱,竟然一下就过去了。

    林大幸发了个圣光治疗术,远远的打在白堂的上。如果白堂死了,自己这下起不到什么作用,如果没死,至少先给他治疗一下,就算他人的外型下脸皮仍然保持大象的厚度,想来也会爬起来。

    但没想到圣光治疗术一个小小的魔法,居然产生了很大负作用。白堂刷的跳了起来,体却已经化成了一头白象。瓮声瓮气的声音中有股凶气,却不象是来自一直慈眉善目的白堂。

    “那个发圣光的小子,我来是告诉你,凡是惹我的,那怕只是一只蚂蚁,我也会好好的切碎了,让他受断手断脚只痛。虽然你这次用怪异手法杀死了我的灵魂贡献者,我眼下也没办法对付你,但得罪我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林大幸看过去,白堂的脸色变得相当怪异,有股黑气,显然不是正常活象的脸色。眼睛变得更加奇怪,象族以一双水灵灵赛铜铃的眼睛名闻兽族,但眼下白堂的眼睛却是诡异才血红色,透出一股凶光!他心下大是奇怪,这眼睛竟然很是象暗黑骑士。难道这白堂竟然在转眼之间变成死灵?

    他大概明白了事的原因,眼前的白堂,又是一个将灵魂卖给撒旦的人。以撒旦的实力,自然可以教会他不少顶级的魔法。这就跟一个**可以教会小孩子如何走路并无区别。白堂出卖了他的灵魂,得到了顶级的实力。林大幸能够理解白堂,一个从来没得到过尊严的人,用他的灵魂为代价,只是想为了获得应有的尊重,这是一种多么难得的自尊。虽然到最后他还是没有得到,但这百年中他毕竟得到了安慰。

    不惜代价想得到尊严,这种勇气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即使是狼,在如此多磨难打击下,也会变成摇尾乞怜的狗,白堂,用他的灵魂证实了他不是懦夫。5ccc.net

    一是间,林大幸对白堂充满一种奇怪的同与怜悯,浑然忘记了眼前的这个人想要自己命,只是出于对一个耗尽一切,来维护自己尊严的生灵,表示自己的崇高的敬意。

    “小子,你该知道我是谁吧,胆子不小,哼!要么你现在把灵魂贡献给我,要么你将面临无尽的追杀,你小子自己选择一个吧。”

    撒旦简直就是个霸道的白痴。既然什么都做不了,林大幸怎么可能会怕他。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灵魂出卖了,自己还是自己么?最要命的是,不能和凯蒂神交,这可是交易不得的生意。

    “不知道我能卖个什么价?我可不想打折甩卖。”

    “你的灵魂力量不错,应该可以得到优厚点的条件。”

    “具体一些?难道还是象山德鲁那样的条件么?未免太苛刻了点!”林大幸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想拖拖时间看看,或许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也说不定。

    “你能解析我的灵魂印记?不会吧。我的灵魂印记可是连灵魂力量达到三层的人都搞不定的。你小子怎么知道?难道你是什么大神玩穿越?”

    “或许我是某个大神的弟子呢?”

    “少来骗我。俺们魔神一族虽然主要靠打打杀杀炼级混子,但智商不低。那个大神会到下界来收弟子?每个人都在努力扩大自己的势力,只有真正了解灵魂力量的神,才有可能来这里玩收弟子的游戏。”

    “我是轩辕的后裔!”

    林大幸知道的传说中的大拿,也就认识一个黄帝和蚩尤,自然要找个比较大的靠山,至少可以震慑一下撒旦,或许以后他也不敢动自己,或许会让自己有个喘息之机。

    “没听说过,倒是听说过蚩尤这个大神,是我们魔神一族的祖先!”

    “轩辕神帝是蚩尤的师兄!两个出自同门,不过轩辕学习的是阳力,蚩尤学习的是力,两个人或有不同,但师出同门!”林大幸见唬不住撒旦,轩辕显然没混到让撒旦害怕的地步,赶紧和蚩尤攀亲戚。

    “是么?算起来你算轩辕的第几代后裔?”

    “十二代!”林大幸说起谎来却是干脆,反正无证可考,谎言说大一点倒也无所谓。

    “嘿嘿,我是第十代,原来你还得叫我一声爷爷!这辈分可不能乱了!来,乖孙子,叫声爷爷,给你糖吃!”

    话说到这地步,就算再猪也知道被玩了,林大幸经常玩此类游戏,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被同样的游戏给玩了。看来仙界里是否有这样两个人都未可知,多半自己的祖先没象自己一样穿越,无法将自己的威名传播到这不知所谓的地方,撒旦却是明显在玩他了。

    “呵呵,这倒不是了,我祖宗告诉我,凡是蚩尤的后代,见了轩辕后裔,都得行礼,退避三里。这是两个大神的赌注,这么有名的赌约你不知道?”

    “去你妈的,老子活了数千万年了,从来没听过这两个神仙。你以为你蒙得了我哪!居然还敢骗我,将来有一天,我非把你剥皮拆骨,弄出你那贼胆,看看你是不是吃错什么药,嘿嘿,敢对老子我撒谎。难道你不知道老子能窥视么?眼下我控制的这个灵魂虽然只有很小的力量,也够支撑老子看你是否撒谎了。”

    林大幸这才知道,自己的实力委实太弱了点,连来自另外一个时空里的一个简单的灵魂印记都可以窥视自己,实力却是值得忧虑。要命的是还招惹了这么强大一个敌人,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个混法。

    既然面子都已经拆破了,林大幸自然也不再伪装,直接两个生命之光发了过去。刚才他看得明白,连简单的治疗魔法都能刺激到白堂跳起来,显然这灵魂印记的力量有限,连圣光也躲避不了。能够窥视自己,多半是由于力量层次太高,远超越自己。

    “哎呀妈呀你还真打啊!”撒旦这么多年来倒是第一次在人间挨揍。他的灵魂印记本来使用的能力就不多,即使林大幸不攻击,他也存在不了多久。灵魂印记无法收回,也就只好用来恐吓一下。不想林大幸倒是混不吝,连他这魔王都敢下手。

    “你等着我,总有一天我会见到你的!”撒旦将神识收回,心下大是郁闷。自己选的这个灵魂贡献者实力不错,可胆子比老鼠还小,好不容易自己安排他做点坏事,竟然活活被吓死,撒旦手下何时有如此胆小的部队?下个轮回一定让他做老鼠去。

    林大幸知道白堂已经死了,否则撒旦不可能支配白象的体,心下却是大大可惜。如果自己具备消化灵魂印记的能力,倒是可以从撒旦那里骗到一点技能。但灵魂印记是灵魂主神见证下的协议,他虽然没见过灵魂主神,但没吃过猪总见过猪跑,想来是灵魂规则的创立者。林大幸这实力,现在还不敢违反灵魂主神见证下的约定。

    这个世界,林大幸在第一次见到为尊严而战,为尊严而献出生命乃至灵魂的人,他不胜唏嘘。他无法认定这是个悲剧或者喜剧,但这个为尊严放弃一切的白堂,切切实实获得了他的尊敬。

    六大神使不知道发生什么,为什么白堂忽然跑到这来对林大幸不利,眼前结果也大出意料。虽然白堂生前很是讨人嫌,但强者突然消逝,难免兔死狐悲。他们本单纯,不会怀疑林大幸对白堂做了什么,但林大幸是唯一的知者,难免这些人会把眼睛盯在他上。

    林大幸走向六大神使,他不想再说白堂什么,灵魂卖给撒旦的事不便提起,白堂的灵魂注定不得安生,但他还是希望能够做点什么,至少他的心里会感觉舒服一些,表达对一个追求目标而不达的强者的尊敬。

    “他为了他的追求,献出了他的生命。他已经响应自然女神的召唤而去了,眼下,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安息!”

    林大幸想不出什么合理谎言,只能把一切推给自然女神,至于召唤了去做什么,让自然女神去帮他解释吧。眼下他什么都没做,六大神使看得明白,自己没什么嫌疑,至于小强,他不就笑里两声和说了句好冷么?

    事并未结束。林大幸作为团队领导,他必须要对团队中的人负责。况且,在他看来,他应该要对小强负责,甚至感觉他是自己的孩子。作为一个慈悲的生灵,小强觉得自己犯罪了。尽管犯罪现场不那么恶心,但是心理的影一时挥之不去。白堂给他的印象不错,虽然他错误的说了林大幸的坏话,但罪不至死。而自己竟然是残忍的杀害了他。他觉得自己心里很是痛苦。一路行来,都没怎么说话,眼见着出了区,进入到龙雾森林,林大幸觉得自己再也看不下那张悲苦的小脸。

    “小强,你是不是觉得很内疚?”

    “恩!”

    “你做什么了?”

    “我不就按照你的要求吓唬他一下么?怎么知道他这么经不起吓唬?”

    “他又去干什么了?”

    “不知道,好象是要去杀我们吧。我看到他在念咒语,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咒语,但我感觉得出来,没什么好的意图。”

    “如果我们被魔法围住会有什么结果?”

    “逃出来就是了。他困不住我的!”

    “如果我们是弱者呢?以我们在这里表现出来的能力,会不会弄死我?”

    “就算有十几个也弄死了!”

    “这样事实不是简单多了么?他想杀我们,我们只是想吓吓他,他死了,这和我们有什么必然联系没?难道让他杀了我们,他是开心了,那我们怎么办?杀了我们,他就成了坏人,眼下他还是好人对不对?我们成全了一个好人,心里不要太难受!”

    “我明白!”

    “你再想一下,我一辈子能救多少人?现在我的产业养活不下百万人。如果我死了,至少有百万人没有工作,有相当部分的人得饿着肚子,这次你救了我,等于救了上百万的人。白堂毕竟是一个人,这样想,你心或许会好一些吧!”

    小强点点头,仍然没点开心的颜色。林大幸知道小强需要适应一段时间。一直以来,小强都可善良,从未想过要杀什么人,半年后的小强将会成为参中之王,到那时候,如果有什么心结,对他以后发展相当不利。这种心理的影看上去好象没什么影响,但遗留在心里,就可能成为最大障碍。

    林大幸知道,时刻了解伙伴的心理,及时消除魔障,他的团队才能保持一如既往的健康。况且,这件事暴露出了致命缺陷,他是一个不善于带兵的人,经过的战斗已经不老少了,但自己的士兵竟然没一点血,甚至连吓死个把人都心里觉得内疚,将来怎么上战场啊。林大幸很是头大,他也没上过血淋淋的战场,当真有那么多人死在他的面前,他不知道是否有如此强大的心理克制能力,能够忍得住恶心和翻胃。

    自然女神说的那句果然,竟然对应着如此复杂的局,这倒是他没想过的。想来自然女神更应该发现了出卖了灵魂的白堂,便利用他做割掉痔疮的刀,被人利用而不自知,发现后好歹也得留个沾满大粪的**给始作俑者,要是连擦**这活都帮人干完了,难免以后某人使唤得顺手,什么脏活累活都交给他。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不符合他林大幸的风格。

重要声明:小说《林大幸的异界幸福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