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王子

    林大幸淡淡的笑着,偶而偷偷瞟一眼凯蒂。5ccc.netSTeVeN见他都不着急,心下有点慌乱,难道信息有误?三哥无论如何不会骗自己的。这林大幸为什么不急?见林大幸目光经常扫到凯蒂上,知道这是他喜欢的女人,他对这个女人缺乏了解,引以为豪的报工作大大失误了。只是他没想到,林大幸与凯蒂是一见钟,倒不是他的报错误。

    STeVeN知道他必定犯了某个错误,他本是有点不服气,想打击一下林大幸,看来这打击计划未必能行,自己今年的零花,怕是要赔进去。转眼间想到,既然这林大幸喜欢这女子,现在拍拍这女子的马,或许会有好处。察言观色间,这两个人都还没有表白。他没拉皮条的经验,缺乏做灯泡的觉悟,但眼下不亮,以后亮了也没用了。

    “这位漂亮姐姐简直和仙女一样,我长这么大了,还从没见过象姐姐这么漂亮的。和林大幸公子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双。见过美的,却没见过姐姐这么美的。要是姐姐往水池边一站,所有的鱼淹死了。”

    凯蒂和林大幸听了以后脸都微微发红,却都没有发言否认。凯蒂见过世面,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她忍不住对最后一句话的好奇,看了看林大幸,见林大幸的眼睛微微示意,微微羞涩的开口道:

    “您说这话实在有点过了,我那里有那么漂亮,可是我不明白,鱼怎么会淹死呢?”

    “因为鱼见了您,都忘记怎么游泳了,怎么可能会不淹死呢。”STeVeN笑嘻嘻的说道。他自然看得出来,这凯蒂和林大幸对自己都没恶意,否则林大幸不会耐心听他扯淡,凯蒂面色含羞,明显也是欢喜。马虽然老,拍对了地方总是会舒服。

    天色已黄昏,两个人还是没有谈到主题。林大幸已经最后实质内容兴趣缺缺,结果已经料定,STeVeN也很识相的帮了自己的忙,是时候该结束了。

    “还真是有点对不住你STeVeN,让你在食堂吃饭,还听你说了这么多话,要是不请你好好吃顿,倒真是说不过去了。凯蒂,晚上我们就一起吃饭好不好?”

    凯蒂马上就要出去吩咐备菜。林大幸却对她挥挥手,示意不必。凯蒂有点疑惑,但看见林大幸转了转手上戒指,却是突出在面前出现一张长十几米的餐桌,桌上居然是一只烤全羊,居然有四副已经摆好的餐具,上面银制的烛台上几根蜡烛。周边却是有几道相当不错的配菜,连饮料都已经倒在杯子里。

    “公益院饭菜可能不合你的口味,所以随带了这些东西。如果谈得快就不和你一起吃饭了,到现在还没个结果,想必你已经又渴有饿了,一起喝杯水酒,我们饭后继续如何?听你说话,我相当开心!”这桌酒席却是林大幸早有准备,让太白楼做好了带来,现在取出,居然气腾腾,这储物空间的能,冰箱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的。

    “原来如此。”STeVeN却是后悔,自己怎么会忘记了这个东西呢?他知道,自己所控制的渠道也好,一切原材料控制也好,在这个超级方便的运输工具面前失去了一切作用。百密一疏,他输得不冤。搜集了几乎一切信息,却惟独疏漏了这个别人无法搜集但他却知道的重要信息。可怜自己的零花啊。STeVeN感觉到心在流血。

    (还有人不明白么?传送阵的存在,加上储物戒指,一次运输的量可以达到近万立方,前期建立在普通物流基础上的原料控制,自然就失去了作用,毕竟,通过传送阵到另外一个国家都可以实现,周边几个中等城市被控制无法影响到其他市场。)

    “我们需要大量兽皮,现在整个国都和周邻城市的兽皮都在STeVeN手里。今天就是来谈这个事的,不过还是先吃饭。生意嘛,还不着急。”凯蒂对于前因后果一概不知,探询的目光看向了林大幸。林大幸对于心上人的问询,自然是不敢怠慢,赶忙解释,同时从羊肩胛骨上剔了一块羊递到凯蒂的盘子里。“这块是羊上最嫩的部位,烤得火候也刚刚好,你尝尝。喜欢的话,我还有一些,我来得匆忙,只准备了这些,希望能合你口味。

    凯蒂脸色微红,虽然知道与林大幸是一场空,但难以拒绝这体贴的浪漫。轻轻一口咬下去,心里却不知道这什么滋味,只觉得一种甜滋滋的感觉弥漫全,说不出的舒坦与兴奋。

    咬过一口,凯蒂想了一小会,说道:“这真是好味道,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呢。你的戒指有如此大的容量,我还道怎么能保持这么好的味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说原来如此的时候,却是看了一眼STeVeN,意思是连我都明白了,你明白没有?她担心林大幸想不到用戒指运送兽皮,直接提醒拂了他的面子,因此在原来如此和我明白了两句话加上了重音,意思是告诉STeVeN,别想耍什么花招,兽皮的价格不要太高,我们可是有对付你的法子。

    她的心意林大幸自然明白,两个人相视一笑,心里却是充满了甜蜜。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让两个人觉得充满幸福,至于吃什么全羊,以及对面的电灯泡STeVeN,只当他不存在了。

    “我明白了,原来这可以用这种方式保鲜。第一次这离太白楼这么远的地方吃到太白楼的烤羊,味道果然不错。”STeVeN不是笨蛋,再笨的人也该明白了,凯蒂在原来如此和你明白了吗这两句话的重音,彻底打破了他希望。

    “今天说话太多,嘴太干,羊虽然美味,可我没什么胃口了。尊敬的神圣骑士阁下,我想把兽皮以市场现在价格全部卖给您,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吃下?我知道这些量还满足不了您的需求,以后我会尽量再为您提供足够量的货物。”STeVeN不想再等,他知道今天已经被动。唯一的买主不担心货源,他也不再奇货可居,不尽快出手,资金流动必然受限。只希望林大幸不要做得太绝,再怎么着,自己也得把这批货出掉。

    “吃饭时间,还是不谈生意的好。”林大幸不着急。“今天听你说话很开心,希望明天还能听到。”

    “林兄,你就别玩我了好不好?”STeVeN急了,差点想要透出自己份,却拉不下这面子。“我今天错了,不该想要对付你。不过,这个价格应该还是合理吧,不要让我血本无归吧。”他将脸转向凯蒂,希望凯蒂能帮着他说两句。凯蒂认识他是谁啊?连林大幸都不确定呢。

    “我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说话。这是基本的骑士礼仪!”林大幸拿捏得足,凯蒂知道他不是遵守这种礼仪的人,刚才他给自己割的时候,没有遵守先给客人的基本礼仪,而是放到了自己的碗里。此时扯起蛋来,显然是在为难对方,含着笑意的眼光看了林大幸,却发现林大幸也正含笑看着她,不由一时间就痴了。

    STeVeN知道不适合打扰。两个人眉目传自己插口,怕是基本的印象分就没了,生意也就更难做。狠狠的撕下一片羊腿,心想这次不吃,怕是以后相当长时间没机会吃了。

    耐着子,等林大幸幽雅的吃完,擦完嘴巴,又幽雅的倒了杯酒。凯蒂也漱口完毕,幽雅的用一根白色手帕擦了擦嘴巴。搁在平时,这动作的确赏心悦目。这的STeVeN无心欣赏,恶狠狠的吞了几块羊,终于吃到快撑不下去的时候,才擦完嘴说话。

    “林兄,我服了。你看,我已经做好半年不吃的准备了!”STeVeN苦笑着,拍了拍鼓鼓囊囊肚子。林大幸看了好笑,毕竟嫩了点,居然相信自己真的会用这戒指去运输货品,他时间可金贵得狠,又要恋又要做事,那里有时间去做货运?

    “小王子阁下,你为什么要半年不吃?你的材很好呀,用不到减肥。”林大幸笑嘻嘻的看着STeVeN,脸上满是戏弄的表。他看得出,这位小王子有点急了。

    “原来三哥告诉你了,怪不得你玩得我团团转。回去我非好好教训他不可。”见份败露,STeVeN以为是三王子和林大幸和伙玩他,想想今天拙劣的表演,尴尬不已。

    “这和你三哥没关系。你回去也不要骂他,倒是要告诉他,太白楼摆酒给我道歉,敢派你这小崽子来搞我。”林大幸将他的分析对小王子说完后,然后接下去说道:

    “所以,我冒昧判断,你是来自皇帝那边的势力。对我有好感,对我们的事业支持,而且知道我的意图的,无非就是几个支持三王子的兄弟.再加上你的年龄判断,我还不知道你是小王子,那我这脑袋就可以当球踢了。”

    分析完后,STeVeN和凯蒂表各不相同。凯蒂听到如此复杂的故事,知道如此之多的内,感觉到了林大幸对她的绝对信任。没有,无论任何人都不可能对一个刚见面不久的人说这些的。这让凯蒂觉得浑上下似乎充满了能量,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但想起自己的疾病,心下却是黯然,不敢看林大幸的眼睛。

    小王子从心里崇拜折服了三哥的高人,忙行个礼,说道:“今受教了,我STeVeN没服过什么人,今天服了你了。受父王和三王子所托,知道你现在缺人手,让我来帮忙。小弟经商多年,虽没有林兄之大智慧,但也有一些门路,手下颇有不少可信之人。我以阁下为师,希望师傅别让我吃素半年。”

    “你这小鬼倒是聪明。”林大幸份高了,说话自然不同。“还说自己有老婆,我怎么没听过?开玩笑却要有个度,象有老婆这种玩笑是不能开的。我就不开这种玩笑,万一因此找不到老婆就倒霉了。”

    这句话有意无意透露着他的信息,他迫切希望将单信息透露给凯蒂,生怕她不知,例子虽然生硬,但能将有效信息传达,却是值得。凯蒂明白他的心意,充满谊的目光对着林大幸望去,她己不可自拔,眼前的男人,随便的一句话一个眼神,都让她无法抗拒,她已然深深的上了他,甚至想占有他,但又怕让他失望。眼神转换间忽喜忽忧,或怨或嗔,竟是变幻无常。林大幸感受到一些复杂的信息,一时间也楞住,不懂凯蒂的心思,只能怀疑是不是自己自做多,给凯蒂添了麻烦。

    STeVeN这个灯泡,却是最合适的时机起到了作用。他的一声咳嗽,让林大幸清醒过来。

    “不过STeVeN,你做得没错。你不做过一两天也会有做。永远别把自己想得比别人聪明太多。货源在你手里好过在别人手里。你是自己人,这钱还不如到你手里。你到维多利亚那里,按双倍市价收了。你的措施,有效的避免了原料不足现象。能从这么复杂的信息中把握我们的危机,你的确是够聪明。以后林氏家族要多多依仗你了。

    三个人相视一笑,都对结果相当满意。

重要声明:小说《林大幸的异界幸福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