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林氏

    利益之争

    林大幸觉得有必要回报一下教廷。上帝要谁灭亡,必先让谁疯狂。与三王子协商后,初步拟订了一个彻底腐化计划。

    第一,先让教廷有钱,有了钱人们才会开始奢侈。一旦奢侈成了习惯,再想简朴就难了。由先富带动后富,由先富起来的人带动后富的前赴后继的**,基本上教廷从根就烂了。

    第二,生产大量让人上瘾的奢侈品,奢侈成了习惯,入不敷出就成了必然。**几乎成了上层唯一维持奢侈的选择,这种自上而下腐烂速度惊人,让教廷的人习惯不正之风,最终腐化。

    第三,对腐化推波助澜。林大幸决定扶植一个或者几个和绅,这种**典型的力量,比上万个正面榜样更有力量,毕竟,学坏容易学好难。

    精神上腐化

    打倒一个民族,首先打到他的精神,林大幸决定让教廷的精神支柱倒塌。

    首先是立神运动,首先得成立一个教会,以教会对付教会,搞几个神迹,连**那种傻兮兮的神棍都能忽悠一亿人,林大幸怎么都觉得自己强过那初中生。

    不择手段打击教廷的好人,这些好人是教廷的精神支柱,是人们对于教廷的幻想所在,只有这些人倒了,教廷才会彻底的失去希望。

    军事上摧毁敌人。

    武力始终是根本。林大幸明白,所谓的和平,只能是建立在武力的基础上。所谓止戈为武,按照他的理解,首先要有止戈的实力。止戈有两种方式,一种当自己的武力足够强大时,直接命令对方止戈。另外是要通过战争,打得对方再也拿不起武器。

    林大幸将自己的三个方针定义为三毁主义。一方面,他希望自己所有的从事这项革命事业的人都能够充分理解并且记得自己所做一切的目的。另外,却是要提醒自己,将来如果自己能够有一个相对比较大的机构,警惕来自这些方面的腐蚀。

    首先得给教廷足够数量的钱,没钱是**不起来的。

    世界上纯粹捞钱的生意多了去了,林大幸随便都可以找出个几十种,关键是这个生意,必须一方面能够给教廷赚到足够数量的金币,另外一个方面,必须看上去对教廷更有利。长远的恶劣影响必须藏得够深,即使有人能够想到不利因素但也不能确定,只有这样的策划,才能真正让教廷心悦诚服。

    林大幸想了很久,终于想到教育产业化。

    有人问了,这个教育真能赚到钱么?我靠,什么智商,如果你活在中国,不知道中国教育产业化赚钱的速度,你一定是没读过大学,就算读过了,也没有了解过大学。

    (某高校租赁了一大片的场地,大约有一千亩,租金每年一千万。招生两万人,学费以三千计算(现在还有这学费么?)住宿费以一千二计算。则住宿费已经可以抵消全部的租赁费用,学费六千万,花一千万来请老师就足够了。其余利润我们可以稍微简单点核算,假设每个学生每月消费六百元,假设校属所有企业的利润率是15%(这算相当有良心的了),每年十个月有一亿两千万的营业额,约一千八百万的纯盈利。这些支付常开销也就足够了。也就是说,最纯粹的赢利,至少可以达到五千万。假设学费提高到八千(现在一般学校都这收费,则一年可以赚到人民币至少一亿五千万。最要命的是,投入的成本还不高,全部投入有开始的广告费用。天下还有比这更暴利的生意么?细心的人核算成本就会发现,除了广告费用,所有的费用都是后续发生的,也就是说,玩空手白狼,比房地产还狠。也就需要五百多万的广告开销,一年一亿五,也就到手了。并且这收入相当稳定,保持个几十年不是问题。可见教育产业化给某些人带来了多大的收益。)

    教育产业化有着相当大的副作用,即使是当代中国,都没法彻底解决,林大幸一个半调子更没办法,好在他需要的也是产品的副作用,副作用越大,对于他就越有利。

    按照这片大陆五十亿的人口计算,其中有10%为贵族,也就说有五亿,五亿中比较富有的贵族占10%,林大幸估计有五千万,而适合上学的人口,至少有五百万之多,而且这数字源源不断。

    大陆上没有高等教育之说,估计每年可以招生大约一百万。学费至少定个万把金币。林大幸核算了一下,吓了一大跳,每年收入可达一百亿金币,且这个生意独门独家,和教廷做对跟自杀没什么区别。魔法师协会的四大学院,他们会找这些没用的贵族子弟就怪了,这些人除了花钱,难道你还指望他们能够学到点别的东西?

    林大幸仔细筹划了一遍,觉得没什么缺陷,他知道这里有多少钱是可以弄到自己手里的。这个学校得建得尽量奢侈,为奢侈品打开销路,而建设的过程中,大部分的钱都会到他手上。

    林策划因为传送门而变得轻松。在圣山,有通往各个城市的传送门。虽然传送的费用不低,但只要能读得起这个学校的人,还会在乎每次十几个金币的传送费用么?

    林大幸反复筹算了半个月,觉得计划已无懈可击,才去求见教皇。

    (资料:中国那么多教育家经济学家研究了N年都最终还是实施了方案,自然有其可行。实际上,教育产业化确实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消费,拉动了内须。05年,全国招生达到五百万之巨,这还不包括计划外的高等教育招生,至少也有三百万人。每个学生每年消费一万五千,每年至少有1200亿的花消,而形形色色在校的大学生有三千万之多,足足有4500亿的内需被扩大出来,至少给当年的国民经济带来一个多点经济增长。而且,这些学生是纯粹的消费群体,由此带来的其他的收益,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对于如何把人民币从银行里拿出来,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反作用同样明显,大学生现在的就业已经越来越难,每年毕业学生五百万,可是社会那里来得那么多的岗位?眼见着就业率一年年的下降,社会问题会益凸现,但这些倒不是主人公所要考虑的问题。)

    教皇是个精明人物。每个以为他傻的人都吃了不少亏。表面看象猪,实质是老虎与狐狸的结合体。

    但教皇没发现任何问题。

    象华夏国一个国家,只能每年提供给教廷2000万的税收,好家伙,这一个学校就顶得上500个国家的税收,如何不让教皇心惊跳?项目里每个数据都合乎逻辑,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教皇却知道,这里一定有一些事是他没有发现的,如此庞大的计划,一点的问题都可以变成一个大问题。

    方案的核心点有三个。

    首先,毕业学生,自动成为荣誉骑士,比原先贵族的等级提高一级。教皇知道单这一点,就足够吸引很多贵族了。毕竟原先同等的贵族,突然高了一小级,本来的同等贵族不需行礼,这会要行礼了。一般人心理都会难受,何况死要面子的贵族?名誉骑士不疼不痒,又不需要教廷发薪水,完全没有成本嘛。

    其次,学生在校时接受包含大光明魔法导师在内的众多高手调教。教皇做名誉校长,每年两次授课。谁又有机会接受神的指引?反正这些家伙也听不懂高深的魔法,只需要教皇阁下能够进行简单的教义宣传就好。万一有几个真能听懂的,对于教廷来说也是有生力量嘛。宣扬主的福音,教皇义不容辞。

    第三,学生毕业以后,优秀骑士留用到守护圣骑士团,得到独角圣兽的认可,即成为守护圣骑士。好家伙,单守护圣骑士这几个字,在大陆上就可以横着走了。除了见国王王子,非教廷人士都得致敬。教皇心里明白,要想得到独角兽的认可,没有高级骑士顶峰是完全达不到的。以那些大贵族的子弟们,怕是没有几个能够。得到独角兽的认可很难,否则教廷也不至于只有三千的守护圣骑士了。

    教皇一遍遍的思考,却始终没有发现问题。他始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方案中没有任何痕迹可寻。

    可是教皇为什么感觉不对呢?难道说是林大幸这个人?

    第一个疑点是来历不明,最早的关于林大幸的来历是他是一个乞丐,后来进了基础骑士学院,三年中做杂役表现平平,没有过人之处。然后便是王者之剑拍卖,除了能发现他过人的经商智慧外,也没什么不对。难道他与三王子有什么勾结?象三王子这种份,大陆上有几千个,进不了教皇的法眼。

    但是当把三王子与林大幸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教皇有一些的联想。他觉得自己似乎隐隐抓到了一些头绪,但又好象什么都没发现。林大幸接受过神之传承,是神亲自挑选的人,怎么可能背叛教廷?

    教皇摇摇头不再深思,他无比信赖圣经,圣经上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自己终究还是个人类.。

    将方案发给六大势力的头,然后召开会议。

    果然人多力量大,六大巨头估计找了不少的参谋军师,找出了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问题却不是林大幸所料想的怀疑一类的事,而是**的利益分配。

    “尊敬的神圣骑士阁下,我是神的仆人,忠诚守护圣骑士团团长,白瑞恩神圣龙骑士。我对您能想出如此绝妙的主意感到由衷的钦佩。果然不愧是神所指引下的神圣骑士。这收入甚至超过教廷年收入,有如此巨大的收益,教廷实力必然更上一层楼,我们守护圣骑士军团,感谢主的恩赐,感谢神圣骑士能为我们做出如此巨大贡献。”

    首先开口的是守护圣骑士军团团长白瑞恩,长得的确够型,是林大幸成为外星人后看到最帅的一个。他高大约一米八,材匀称,脸上刮得干干净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上散发着一股让人觉得舒服的神圣气息。林大幸对这个人却缺乏好感,白瑞恩长的实在太帅了点。要年轻一点,林大幸确定和他在竞争mm时绝对处在下风。至于实力,林大幸对于斗气这种东西还很陌生,因此倒是没有办法给个结论,但单从自己看不透来说,实力应该远高于自己。

    “您太过奖了,这是主的恩泽,我只是接受到了主的智慧而已。”林大幸首先给策划戴上神的帽子,一下升级成神的旨意,谁再有什么不满,也无法说出口了。其实这做法纯粹多余,没有人怀疑这东西是否违逆了主的意愿,大家所关心的只是利益分配。

    “尊敬的神圣骑士阁下,您的谦卑让世界都为之暗淡。愿您神恩永固。尊敬的神圣龙骑士阁下,您也知道,我们神圣守护军团却每年消耗确实惊人,每年单魔法武器的损耗,就要失去近千万金币,教廷收入不富余,我们想扩大圣骑士军团,却没有足够的金币。不知道在这个学校里,我们圣骑士军团能否出点力?这样您可以更方便的进行守护圣骑士的挑选,而我们,也可以得到更有效的补充更多兵员进入圣骑士军团。”白瑞恩滔滔不绝,完全看不出是一个武夫,没有任何一个字涉及利益,但却句句指向要点。尤其是点出进入圣骑士军团这点,让林大幸知道,要想让学生进入圣骑士军团,就必须在利益上有所表示,含蓄中略带威胁,实在是谈判的老手。假设是一对一的商业谈判,林大幸惟有应,但林大幸一则无权决定,另外他的目光集中在学校的供应与管理上,这里的利益才是他最想得到的,自然乐得做个顺水人

    “尊敬的龙骑士,我支持您的意见,但您也明白,学校不是我的,而是教廷的学校,决定权在教皇冕下与在座的诸位阁下,我只是一个胁从管理,利益如何分配,如何投资,我没法决定。但是有守护圣骑士做教官,我想对于传播骑士精神,宣扬主的恩泽,的确是有莫大的好处。教皇冕下,我肯请您肯定神圣龙骑士白瑞恩的中肯建议,这将对学校有莫大的好处。”林大幸将这个烫手的山药踢给了教皇,顺便还做了个好人。

    白瑞恩感激的看看林大幸,他也知道这里起决定作用的人是教皇,他之所以表示要帮林大幸,倒不全是给他面子,而是提醒教皇。林大幸是够聪明,顺路的一句话,使白瑞恩有了直接面对教皇的机会。

    其他人也不是傻子,教廷内部争夺最激烈的三个帮派头子,争先恐后的表示对林大幸设想的支持。

    “教士队伍是最穷苦的。神圣骑士阁下的做法,的确可以缓解我们教士队伍的压力,我们对于阁下的提议绝对的支持。”先被守护龙骑士抢了先机,红衣大主教急了。军团有军费,本来就比他们教士来得富裕,教士的收入大多来自民众的捐献。现在这念头,以教廷的声望,想捐献的人越来越少,教士的子越来越清贫了。“教士虽然没有直接战斗力,但是可以成为守护骑士的坚强后盾。拥有三万出众的教士,也就相当于多加了三万的圣弓手部队,多出了三万的守护骑士部队。在将来的圣战和打击魔族的战斗中,教士部队是最容易损失的。少一成的教士,就会少一成的战斗力。光明神圣骑士阁下的设想,我想正适合培养大批的主教,可直接授予名誉神甫。享受和名誉骑士同等待遇。”

    林大幸看着这个叫巴克罗夫的老头,觉得这老东西也精明的可以,他把神甫加进来,对于自己的设想是一个不错的补充。如是临时反应,这份急智的确够快,即使是考虑很久,能在短时间内做出如此决定,效率还是值得嘉许。

    “教皇冕下,龙骑士团人数少,但金币的需求却是最大。想必您一定清楚。如果有更多的金币,就能够有更多的龙加入龙骑士军团,对战争的决定作用就会更大。这对教廷的壮大有着决定的作用。”龙骑士团长说话直接。林大幸估计,这龙骑士团长的战斗力恐怕不输于教皇,否则敢如此唐突直接。他偷眼看看教皇,果然发现这家伙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教廷,果然一如传闻中的不团结。

    “我们圣弓手部队难道就是摆设么?每次战争时,杀敌最多的是我们圣弓手军团。历次战争难道不能说明问题么?圣弓手部队一直消耗最大。没有足够的金币,实在很难支持。”毕竟弓箭这玩意没法搞个名誉箭手,实在缺乏参与的理由。但出于战争考虑,谁也不敢忽略这圣弓手的作用。

    “战争最后的决定却是基础骑士手中。缺乏基础骑士,无论弓手也好,魔法师也罢,都无法取得战争的胜利。弓手始终只能躲在骑士的背后,虽然能够大量杀敌,是由于我们基础骑士军团的阻挡。”基础骑士军团长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林大幸对这个叫林冲的汉子颇有好感,单从言行上看,此人必定是出自下层社会,在这个小规模高峰论坛中明显不合主流。“我们基础骑士团确实也没什么资格参与这件事,但是,这些年基础骑士团武器给养一直短缺,部分士兵连肚子都吃不饱。以前老说不富裕,我也不好说什么,现在有这么多收入,我们基础骑士团要每年两千万金币不过分吧,如此一来,基础骑士部队自然就能发挥决定的作用。

    苦修士代表是一个长白胡子的老头,乍一眼看过去,就象大街上摆摊的老头,再打眼看上去,还是很普通一老头。林大幸知道这是高手,,看上去越是平常的人,往往就拥有更可怕的杀伤力。林大幸能够看出林冲是圣阶中级,其他人无法判断,但从气息上判断出这些人都具备不俗的实力。惟独这个老头,在的时候跟不在的时候差不多。甚至连林大幸刚开始的时候都忽略了过去,等到林冲发言完了,场面一时间静了下来,他在清点未发言人时,才发现这个叫乔治的老头。林大幸有种感觉,这里最强大的未必是教皇,反而倒有可能是他。

    裁判所的人也没说话,这帮人本来就富得流油,异端裁判所里的,大多是有些虐待倾向,想要什么,直接拿来就是,看不上这点钱。说现在异教徒多,需要花大量金钱去围杀,那不是在教皇脸上喷大便么?裁判所长克鲁林是个看上去气很重的人,林大幸很不喜欢,甚至所有的与会人员,除乔治外,都离着他远远的。对这个老头,林大幸的第一个念头是敬而远之。

    教皇也觉得棘手。蛋糕太大了,基础骑士团的人可以好打发,剩下的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的相与。苦修士和裁判所好打发,圣骑士,圣弓手,教士们怎么分?平均分配个20%?那自己和林大幸该怎么分?他如果说拿不到40%,好象也说不过去。教皇一直想留下一座抗魔石打造的圣,需要一大笔的金币,一旦在自己手上落成,必将成为教廷历史上最著名的不破圣山的缔造者之一。但抗魔石这玩意分量又重,和金子几乎等价,要弄够足够的量相当不容易。他需要钱.

    在教皇看来,倒是林大幸这份最是容易分的,毕竟林大幸的实力最弱。这个事虽然是林大幸先提出,甚至必须由他来引导进行,但是教皇却觉得分配利益这个东西,主要还是看大家的实力。

    “大幸啊,你看这该如何分法?虽然金币看上去很多,但是轮到每个人头上,却不多了。”

    林大幸觉得这老东西实在滑头,无论他怎么说都是得罪人的差使。想了一下,说道:

    “教皇冕下,小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分法,只能把小人自己的意思说一说。”林大幸看着教皇的脸色一变,知道这家伙以小人之心度他之腹了。“这事我一手策划,自然也该由我一手实行,这点大家应该都没有什么异议。我林大幸受神之传承,深受神恩,因此决定每年领取一个金币,作为年薪,只是希望教皇冕下能够给予我完全的权利,怎么作完全由我来进行。其他人怎么分配,我没有话说,。”老子是只拿一个金币年薪水,但老子却有权利为自己公司谋利益。你们挣去吧,嘿嘿,到最后发现好处一大半落在我的腰包,让你们哭都哭不出来。

    教皇显然一楞,心里狂喜的同时却又有点怀疑。大上的每个人心里都觉得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傻瓜呢?神已经指派给你任务,从中获得一定收益是许的。甚至连乔治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怀疑林大幸是不是在人间行走的苦修士。

    “这样不好吧,毕竟方案是你提的,你也最辛苦作这件事,如果只拿一个金币,传了出去,让人笑话了。”

    “教皇冕下,我虽然没有在学校的利益里赚到钱,但是我却可以在一些由我公司承包的工程里赚得到钱,我对这笔钱就已经感觉到足够用了,请冕下放心,我一定会将学校办得有声有色,学费的收入在扣除老师与员工报酬后,我将分文不少的上交给教廷。能够报答神恩比什么都重要。”林大幸慷慨陈词。

    教皇若有所思,这林大幸忒是猾,看上去大义凛然,实际上却占了很大油水。但他却无话可说,一方面,他自己本就没有类似的人手。另一个方面,即使林大幸占了学校利润的分成,仍然可以用自己的公司来承包工程,相比之下,虽然猾比较可恶,但也算猾得厚道。

    “那就这么定了,圣弓手,龙骑士团,以及教士团各占20%。基础骑士部队每年分两千万金币,剩余的都归于教廷,以备不时之需和建立抗魔圣堂。”听大家吵吵了一个上午,教皇也有点头大,巴不得早些结束。“这件事,就全权交给光明神圣骑士林大幸负责,任何人等不得干涉。没有异议,大家就散了吧。”

    林大幸获得了最大的收益。以后他的员工,工资可以由学校开,而利益却是自己得,但是想到边就这几个人手,又觉得头疼。这五个人,算是他最早的班底,到现在没有扩充,就是他人力资源做得不到位了.

    林大幸要组建自己的家族了。

    这个时代大多数是以家族经营生意。林大幸偏生是个光杆穿越者,来了以后也没混上三房四房的媳妇,没合适的女人为他经营。。

    一个人的家族是个笑话,可自己如何经营?思前想后,还是让苏非到公益院找一些两三岁的孩子。不几天,领回了三十六个小孩,都刚学会说话。恶劣的环境让他们从小充满危机感与恐惧感。林大幸不由苦笑,连小孩子对于这个世界都如此恐惧,何况得到其他的人信任?还是只能靠金钱来打个班底,虽然虚点,好歹还是班底。

    不过林大幸是一个喜欢孩子的人。见了三十六个孩子,便也不舍得分开,干脆按林一林二的取了名字,,一翼,二迩,三为山山,四为汜,五戊,六为骝,七为麒,八为霸,九为灸,十为石。如原本为林三六的,就为林山骝,名字不好听,却也好记。至于有个女孩子叫林石山,他倒没再想。几个小孩子父母双亡,只认吃的,对自己的叫什么,却浑不在意。吃得欢了,也就接受了这个环境,林大幸找老师教这些小孩读书识字,至少十五年后,这些小孩应该能够帮上忙。

    这是林氏家族的雏形。林大幸发现已经处在瓶颈,事业架子越来越大,内部却空虚得厉害。他发展是快,伐却不稳。有点象他的内功,本以为可以突破任督二脉,但是传承来的真气虽然在体内安了家,但是活力反而不如当时弱的时候。。

    他很苦恼,这些东西都不是他要的,比如一个气球充气过量,看上去饱满,实质上随时可能爆裂,如同获得神器的儿童,有强大的威力,他却舞动不起来。又如同自己企业,看去上已经风光无限,实际如坐针毡。

    林大幸想起维克多,或许他有办法。

    维克多昏了头,他从来没想到生意还是可以如此做的,比如说一个简单的坐具,林大幸给起个名字叫沙发,为什么叫这怪名字他无暇多想,产品也让他看花了眼,可以调节高度,可以调节长度,甚至还可以放在水里当小船使用,而全部的材料仅仅是一团充了气的兽皮。甚至放倒下来,还可以成为一张舒服的,一张沙发近一万金币,维克多倒不觉得奇怪,林大幸能够让王者之剑卖出十万金币的价格,这些沙发的定价倒也不离谱,样品展示完毕后,已经有了几百张的定单,目前还源源不断的增加。单这沙发,至少可以有有近千万金币收入。

    更得神奇的是自行车。他从没想过如此小的力居然能让人走这么快,刚开始玩他摔了很多次,但是掌握了驾驶技能后,维克多很快上了这个简单的交通工具。他的方便与快捷实在让人不释手。在这个大陆上,骑马和步行仍然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稍微有骑马经验的人都会知道,骑上一两个小时,**就会感觉要颠碎了一样,即使是配上最豪华的马鞍,仍然是让人难以忍受。马车这东西不是任何人都能买得起,虽然颠簸得稍轻,但也绝不舒服。自行车的舒服与便捷,让维克多敏锐的感觉到这可能会引发新的一轮行走的革命。

    自行车的定价两万金币。而根据林大幸所说,以后还会推出一种魔法动力车,是连两个人都用不到,速度更是自行车十倍以上。对于中短路程的旅行来说,简直是最理想的交通工具。甚至可以在车上睡觉,放上沙发,每辆车卖到十万金币连维克多都觉得太便宜。他相信,每辆百万金币,他的定单也会源源不绝。

    如果这还不够让人惊讶,那么完全不依靠魔法的力量就能够飞到天上的飞行器,就实在让人太羡慕了。那个孔明飞行器居然可以飞到一千多米的高空,维克多直接可以想象他在军事上的价值。大陆上飞行的人型UFO不少,但是能飞到这种高度,除非是神。

    而林大幸制造的水上摩托,采用自行车基本同样的构造,一个人驾驶,竟然可以象鱼一样快。维克多可以想象这种玩具在贵族中间将会引发怎么样的轰动。其他的小玩意更多,比如千里眼,维克多用这东西第一次看到十公里外的两个人的交合全过程,竟然可以看见女人**是粉色。他知道这事不雅,但是作为男人,都忍不住要多看两眼。千里眼应用在军事上,与孔明飞行器结合在一起,方圆数百公里范围内任何的军事调动都逃不出视线,这简直可以对战争起到决定的作用。

    人才已经成了维克多最头大的问题。以现在的人手,精简产品线,势在必行。但有如此好的产品,却不得不精简产品线,对于任何商人都很苦闷。

    正苦闷间,维克多见到同样苦闷的林大幸。

    “老板,是不是觉得我们目前的发展已经陷入瓶颈,相当危险?”

    林大幸点点头

    “我无能为力。眼下,我想最好的办法不是扩大生产,而是精简。我们已经超出极限,几乎华夏城里所有的能工巧匠都在为我们忙活。资金虽然不是问题,但人才非常紧缺。按照您的定单,我们需要生产一百万沙发用具,这超出我们的承受范围。目前我们有五万的工人需要两百天,这还不能算上休息。”

    “是啊,确实很难。”林大幸若有思。时间紧,产量大,的就算分包出去加工,也已经是极限了。

    “我们过于强调发展,忽略了人力资源建设。目前况相当凶险“。

    第一个危险来自对手。我们挖空了几乎所有工匠,对手无路可走,他力量虽不强大,但久了就可能成为我们崩溃导火索。这些商家为了报复,大量购买兽皮等资源,将会导致我们供应链跟不上。现在市场上原材料价格上涨,有可能是这原因。

    第二个危险来自产品供应线。单纯国都一地,很难满足我们的要求。不能缓解,成本就要加高不少,甚至有可能出现最坏的局面,原料跟不上生产进度,需要着手开辟货源。

    第三个是人才危险。这个危险却是由于我们自己造成的。为请到足够的工匠,我们开了相当高的工资。当人才短缺后,这些人又要求继续增加工资。人心不足啊,现在虽然没有风浪,但一旦被有心人利用,难免闹出乱子。这是最大的危险。

    人力危险的第二个层面,是高层人员缺乏,管理人员少。我们发展太快,根基却不牢固。有如此之多的产品可以开发,每个项目的利润却又如此之高,需求人手量之大,绝不可忽视。

    第三个层面是人才不继,以目前工匠量,生产量已经是极限,将来如要发展,就必须要有足够的人才,但是我们一直缺乏后续人才的培养。

    危险的第三个方面却是来自运输。目前大陆上没有很好的运输方式,比如车马行的运输却是需要相当的人手,目前即使我们的产品线能跟上去了,运输怕也跟不上。国都不过两万车马,我们用了大半。将来规模上去,货运更跟不上。

    “你考虑的周全,具体如何调度就看你的了。我不管你如何作,但必须为我提供足够量的家具。神学院建设一定不能拖,相信你能分得清楚轻重。对不知道你是否介意在维克多的后面加一个林字?林这个姓氏,虽然现在不高贵,但不久的将来,必定成为大陆上最高贵的姓氏之一。而你加入我林氏一族林氏产业,你将占10%。”

    很多小贵族依附于大的贵族,在本名后加上所依附贵族的名号。

    维克多想过,心里也认为他是林氏家族中的一员。至于10%的产业,倒是他从未想到的。

    “回主人,我早有此意。我已经向家族通过气,他们愿意整体依附林氏。这也正是我要向您说的第一个建议。刚才我提到的第一个危机的处理办法,却正是吸纳归附家族。能给这些没落家族一个生存的空间既可。我们头疼的工匠问题固然还是无法解决,但是物流与采购环节却是已经可以有足够的人手支撑起来了。这些家族依靠我们发展,利益一致,不怕他们做出什么动作来。部分反应比较快的家族已经开始进行兽皮等原材料的生意,赚了不少。

    林大幸忽然想起前世的招标。目前的这些个商人也好,没落贵族也罢,求着自己给条活路,倒是有点象前世竞争惨烈的社会里的的供应商。他将这个意思与维克多说,维克多想了想,觉得的确有过人之处,可以形成一个独立的利益群体,让这些人吃不太饱又饿不着,实在是高得很。

    维克多的第二条思路却是与林大幸不谋而合。林大幸觉得自己发展的确是有点过于急噪,没想起贴牌生产。目前自己的家具上都打上了林氏字样,倒是有了一个可以的品牌,自己有技术,如果有人肯合作,可以在全大陆建立起一大片的林氏加工厂,让林氏成为顶尖品牌,自己的重心,倒是应该放在产品开发与品牌建设上

重要声明:小说《林大幸的异界幸福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