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传承

    神庄严肃穆。几根粗大的柱子顶起高高的堂,至少有百米高。他想不通以现在的技术是怎么能够造出如此宏伟的建筑的。人在这种高大建筑的压抑下,心里不住就会产生出崇敬的心来。林大幸此前远远的观望过,不觉得特别雄伟,真正到了,才感觉到那种空旷带来的震撼。但越是如此,他心里倒忐忑起来。

    大堂上,一坐神像高约百米,浑散发着白色刺眼的光芒。林大幸知道这是圣光,心底里大不以为然。他经历过那次穿越,眼光高得很,他见过的光柱,却是柔和滋润的,这种刺目的强光,比起那种光线,简直是云泥之别。

    不是表示不屑的时候,林大幸忙行个骑士礼。起来后却发现圣光居然消失了。看到教堂里忽然变得有点昏暗,觉得有点不太习惯。这时候看见魔法灯亮起来,知道这是大人物出场前的灯光效果,不敢细看,忙再次行个骑士礼,却是不敢起,等待教皇的召唤。

    “林骑士,你起来吧。”一阵慈祥的声音响来,让他觉得安详宁静。但一瞬间林大幸警惕起来,这太象以前受反催眠训练的场景了。作为特种兵战士,为防止敌人从自己口中获得相关机密,他接受过残酷的反催眠训练,对这种慈祥的声音立马产生反应,催眠魔法!幸好他手得训练中,反催眠及伪装被催眠的手法不少,多年的训练本能般让林大幸进入了状态。

    “是!”他不愿意多说,也不敢多说。对于被催眠的人来说,按照对方的指导一步步走下去,却才是最符合逻辑的。幸好被催眠的人的精神状态并不能被施放者获悉,林大幸才有逃避过机会。

    “林大幸,你将成为光明圣骑士,为主到四方传播荣光,将福音送达神属所有子民,全心全意成为神的仆人,你可愿意。”教皇慈祥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愿意!”林大回答得庄严肃穆,心里却是在暗骂,堂堂一个教廷,居然使用这种心理催眠加心理暗示来产生信徒,不但卑鄙,而且没品。本来对教皇并无成见,但没品的强者,实在让人尊敬不起来。

    “林大幸,想不到你第一次来居然能够引动光明神的传承仪式。这座神像,却是有几百年没有发生神迹了。既然你开启了光明神的传承,也就由你进入传承池,获得神之传承,神之光辉将永远照耀着你。自现在始,你就是教廷的光明圣骑士了。你起来到神像下方的台子上。”他进来后光明大做,并非作秀,倒真是神迹,只是不知道这神迹是表达欢迎,还是想揪出这条批羊皮的狼。

    “愿神赐福于你。”教皇说了一句神棍专用语。到了这步,林大幸已无其他路可走。逃,神台上那个看上去迷迷糊糊的老头会毫不客气的将他净化。接受神之传承,或许还有机会。转过义无返顾走象神台。

    神台刹那间光明大做,林大幸的整个体被隐没进去,再也看不到外面的任何一个人影。觉得眼睛有点刺痛的感觉,忙闭上眼睛,生怕保不住。不一会,体似乎被象绳子捆住。林大幸下意识挣扎,绳子却捆越紧,似乎要将他压成粉。

    林大幸心里一慌,忙开始运转起九阳神功,就觉得有股浪汹涌而至,沿着经脉四处乱突。当下不敢怠慢,忙运用炼气诀,这股浪很快化成真气。林大幸心里正觉得宽慰,一股更大浪却汹涌而来,经脉顿时有种被撕裂般的痛苦,心下大骇,忙继续使用炼气诀,但速度还是太慢,经脉如有火焰在熊熊燃烧。心下大骇,顾不上走火入魔的危险,太极拳起手八势开始运转。经脉中的真气经过九次运转后存在丹田。林大幸不由松了口气,觉得自己终归能够熬过去了,或许这次搞完,自己的炼气阶段却是已经达到了吧。

    没等林大幸反应过来,突然间又是一股汹涌的浪冲击进来,刚刚受伤的经脉还不曾恢复,这次的冲击又十倍于前,林大幸只觉得自己的血液已经全部在燃烧一般,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几乎直接晕了过去。林大幸再也无所顾忌,四十二势太极拳连贯打出,速度几非人眼可见。但这阳气实在过于猛烈,即使林大幸死命挥出所有真气,让真气只是在自己的体内打个转,却仍然无法承受。意识中他只剩最后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不能停,不能停。

    不知过了多久,林大幸听到一个声音:“诶?这小子居然没晕?”。

    一点意识清醒过来,感觉自己似乎处是一个奇怪的空间。他记得这好象是一个充满强光的空间,不敢睁眼,无从知道这个奇怪的声音来自那里.这个人说得居然是自同宗的汉语,大感好奇忙问道:“前辈是那位大神?”

    “老子才不是什么鸟神,老子是个神仆,诶,你小子懂龙语?居然比老子还纯正?”

    ‘尊神,这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说的清楚.能不能告诉我您为何在这里?‘

    “滚你妈蛋,老子不是你说的什么鸟神,也就是专门给别人灌输功力的苦力。你和其他的人不一样,我以前灌输的人,都是有光明体质,而你却是一种我说不上来的体质。”

    “你说你老人家是专门给别人灌输功力的?自己辛苦炼出的功力为什么要给别人?这里不是神传承之地么?怎么倒成了你老人家做苦力地方?”

    “说来话长,这是一个独立的空间,接受传承只有三天,时间一到,传送门会自动把你传出去。现在你也只过了一天半,咱们倒是还有时间可以聊聊天。”龙的声音很明显有点兴奋。

    反正也出不去,有故事听自然是好。神仆对神没什么好感,听口气上甚至跟敌人一样。听到的故事自然更真实。

    我哈克、达鲁,是白龙族长。白龙是这世界上唯一有光明属的龙,因为是光明属,被很多人称为圣龙。其实龙就是龙,同黑龙擅长火魔法一样。

    除了族长,普通龙都没有修炼功法,只是按照自天赋本能训练.所谓神圣属,纯粹是光明神族胡说八道,原本我们只是龙族治疗的医生.

    龙族有黑龙,金龙,白龙,绿龙,智龙,红龙,毒龙,黄龙,紫龙,这十种罢,另外传说中有智慧圣龙,水晶圣龙等传说中的龙族,但次魔族入侵时却没有发现,估计可能是我位阶太低无缘见到吧。

    龙族最鼎盛使有近十万的龙之军团,但一场大战改变了我们的命运。起源是神魔战争中我白龙族的一场大战.

    我们受命支援前线的黑龙一族,白龙作为医生,战斗力不强,一直注意自我保护,龙族隐藏最深的部队.行军路线更是绝密.但不知道出了什么疏漏,一只恶魔小队钻到我们的背后,在我们几乎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发动了灭世火雨,我们百分之七十左右的部队就瓦解了。这是一场自杀式袭击,十几个恶魔,每个手上使用一张灭世火雨咒卷轴,没反应间我们已经失去大部分兄弟。

    三千的白龙剩下的不足一千。就在我们以为战争结束,开始搜救受伤白龙时,一阵箭雨袭击而来。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密集的屠龙箭,现在想起仍然寒毛直树。龙族防御能力强大,一般的箭我们根本不放在眼里,但是屠龙箭是个例外。不知道是那个缺德的东西发明了这玩意,我们坚硬的皮肤竟然根本无法阻挡这箭的侵入。而这箭进入象雨一样下。没有任何的躲避死角。最恶心的是,这些箭上竟然涂了毒药。就是这些毒药让我们剩余的小队受伤后基本都逃离不了死亡,说来惭愧,我们最擅长治疗的龙族,本对毒药却极度敏感。

    箭雨过后,唯一没有受伤的是我们的首领和我们护卫队。这还主要得益于龙族族长给我们配备两个黄金龙侍卫,他们用他们的躯体,保护了包括我在内的几条银龙。

    这几乎是灭顶之灾,龙族的繁衍能力一直不强,而这次出来的,几乎是龙族的全部主力。我们的老大,斯托克顿,他毅然发动了神圣顶级魔法,救世之光。这种魔法对于黑暗属的生物来说是灭顶之灾,而对于银龙来说,却是最好的治疗方式。这是生命魔法,所有的银龙都感觉到我们伟大的斯托克顿带给我们的生命之光,大部分的银龙开始恢复,但族长也消耗了所有生命力,将职位传给我后,让我带了十几头轻伤的银龙先行撤离.

    除了我们外,其余的部阵亡。

    听到这些消息的我们都麻木了,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报仇这种事,也就是那些没上过战场的无聊人士才会去想,你不知道杀了你兄弟姐妹的人是谁。你能够仇恨的,只能是魔族。我加入到黑龙部队,毕竟黑龙是杀伤力最强的部队,能够为杀伤敌人最多的部队治疗,也算是报仇.

    魔族退了。我所在的黑龙小队,完整回来的只有三头。另外的十七头全部牺牲。各个队伍大致如此,一战下来,我们损失了近八成实力。

    龙族繁衍很难,一对龙夫妻只会有两个小龙。运气好的,可能有三到四条龙。没有几万年甚至十几万年的休养生息,不可能回复。而由于银龙一族的覆灭,战争异常残酷,很多没能得到及时治疗的龙族死掉了。银龙存在,龙族的战斗力可以发挥到400%。但没白龙在,几乎所有龙族受伤后都死掉了。

    象所有战争一样,战争结束了,但灾难刚刚开始。龙族的损失根源在于那场白龙几乎被灭的战斗,而这次战斗,却有着太多的蹊跷,我们几头银龙被囚了,虽然没有可以惩罚我们的任何证据。但神族需要追究失职者的责任,龙族需要追查这次失利的真正原因,我们是直接目击者,无论如何都逃避不了责任。

    但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然其他的龙也不知道,事过了一年多,我想该是差不多要了结的时候了,因为龙族长老院已经向我透了这个消息.。

    但有天晚上,有个自称为神的人进入了我的隔离所,用了一个奇怪的魔法捆住了我,然后问我是否愿意成为他的魔宠。龙是多么尊贵的种族,我怎么可能会答应?但是这家伙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给我的体施加了一个锢,使我体储存的能量不能超过我五十年的积累。一旦超过,体都会爆裂。然后就把我关在这样一个地方。说是要么关到我死,要么我成为他的魔宠。

    为了不给他们灌输功力,我一直在睡眠状态,只有到我的魔力自然达五十年功力的时候,我才会醒来。这些年来,我总共为九个人灌输过魔力。我知道这些人都是那个神的信徒,所以每次都把他们折腾得死去活来,但是我没有办法杀死他们,想必这也是那个神留下的设定。能把他们折腾得死去活来,好歹也是一件有快感的事

    现在不知道自己睡了多少年了,到现在都还没觉得自己变老过,想来这也是那个神搞得鬼吧。我几乎感觉不到时光的流逝,想让自己老死都没办法。

    这次你的体又这么坚韧。我现在已经失去了魔力,也没办法折腾你了。不过,这是什么时候?距离上次魔族入侵多少时间了?我们龙族还存在吗?

    林大幸大概知道这是那个光明神,也就是教廷的主搞鬼。他需要神迹,但自己却懒得出力,才想出这样一个招数,毒的很。至于哈克达鲁的问题,他答不上来,他知道教廷有一支龙骑士部队,但他没见过。

    “哈克达鲁阁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我并不是虔诚的信徒,也不信仰所谓的光明神,我本是一个商人,他们发现我能赚到足够多的金币,才给我这样一个名誉骑士的职位。倒是没想到来到这里后,居然刚好你所在神像发出强烈的光芒。教皇说我引发了神迹,让我到这里接受神的传承。”林大幸是不敢相信哈克达鲁,犯不上交浅言深。

    “我才不管你是什么人,随便说说而已,我也憋太久了,说说话心能好点。嘿嘿,你说你不是信徒,我却还不敢相信呢。你能不能回答我,你见过龙么?有听过龙园吗?”

    “尊敬的哈克达鲁阁下”,林大幸小心的回答,“我只知道教皇有一直龙骑士部队,我想龙应该还是在的,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至于龙园,我却从没有听说过。”

    “龙骑士?什么人能够骑在龙上?是谁背叛了龙的尊严?”想来是近万年的折腾,连温和的银龙说话都开始狰狞。

    “这我就不知道了,龙在我们人类,是传说中的生物。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见过龙。包括我,虽然听得到你的声音,却也看不到你的样子。我对龙实在没有概念。

    “**的什么鬼神,有一天老子一旦出去,一定干你个傻B。等我用祭祀密法告诉龙神,非把你撕成一片片喂小龙。不对不对,象你这么肮脏的玩意怕小龙吃坏了肚子…….”

    多年的囚,让温和的银龙变得相当暴烈.

    ‘小子,你为什么能说龙语?你难道是神龙血脉?我为什么感觉不到你的龙气?看你能说标准的神龙语,倒不应该是那个鸟玩意的信徒。”哈克达鲁倒是有点相信,毕竟这门语言只在龙族间流传,倒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即使神也不例外。

    同乡的感觉油然而生。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林大幸在这个世界虽然没吃过什么苦,但这种孤单的感觉谁能体会?见到这个能够和自己说同样语言的龙,自然感觉倍儿亲切。好象见到了亲人,找到了组织。

    “我们能够说同一种语言,又有着同样的龙的传承,或许我们也有着近乎相同的样子。”

    哈克达鲁呆了一会,林大幸感觉到他在看自己。过了好久,林大幸听见哈克达鲁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能够感受到你的神龙血脉,我相信你。你的形态与传说中的龙神样子很象,有着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眼睛,最重要的是你黄色的皮肤下有着一些让我熟悉的能力。这些能量不是来自简单的能量运用,而是真正的自修炼的能量。这也是化龙诀里龙族有着自我修行的能力。这个大陆上,无论是法神也好,武神也罢,都不能真正意义上获得神格,所谓的成神,也只是成为神的仆人。真正的龙的传人,却可以破碎虚空,真正成神。这个秘密只有各个族长才能知道。”

    “我们龙族有一化龙诀,不知道什么年代传下来的,不过这个方法,只有各族的族长才能修炼,其他的龙可能是由于血脉关系,据说无法修炼,一旦修炼了,反而会崩裂体而死。你是神龙传人,拥有真正的修炼方法。应该是族长一个级别的人物。“

    林大幸听的惊喜,却不去反驳哈克达鲁对他的认识。这种误会多几个对他没坏处

    “我知道你想知道化龙诀是什么。我对你的功法也很好奇,我没法修炼化龙诀,或许你的功法能帮得上我。你功力弱小的可怜,但能够承受得了我如此大的力量,让我难以相信。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与你交换功法?在我族,只要你掌握我族功法,就自然成为银龙一族的族长了”。

    龙族肯定是他的朋友,朋友的实力强了,对他绝对有好处没坏处。只是传授给他前三层功法,对自己应该没什么影响。

    “哈克达鲁前辈,这功法在我炎黄龙族中有资质的人人可学。我也只学到前三层,第四层以上的没练习过。我炎黄一族讲究功力运行于经脉,我不知道与前辈的经脉是否相同,是否能够练习。这功法传给您没有问题,只是您得以龙神名义起誓,不得将这种功法传给任何人。”

    “没问题,经脉方面问题也不大。给你灌输功力时我观察过,虽然长相天差地别,内部经脉却几乎一样。”哈克达鲁倒是干脆。先把化龙诀告诉了林大幸。这化龙诀开篇第一句,居然是非银龙传人不可练习,否则必经脉爆裂而死。林大幸犹豫了一下,终于觉得自己没地方验证DNa,实在不敢确定是否神龙一脉,干脆记下功法,以后再说。或许可以见到个小龙女什么的,可以给他炼炼,发展段啥的。

    两个人聊聊扯扯,颇有相见恨晚之感。林大幸告诉哈克达鲁,以后能够出来以后,到自己的武器铺子找他喝酒。哈克达鲁知道没那么容易出去,和林大幸依依道别。正分别时,林大幸觉得一阵力量传来,体便不由自主,向着一道光门涌去。他甚至来不及说声再见,只能挥了挥手,便离开了那个空间。

    林大幸**的现,浑臭气熏天,吓坏了众教士。教皇反应最快,他也经历过传承,当上任教皇去世后,现任的所有红衣大主教会轮番走上神台,能够被神台选中的就是下任教皇。明白这是脱胎换骨的结果,他刚出来的时候,比林大幸也好不到那里去。

    林大幸的晕倒让他意外,教廷有近三十个地方可实行这种传承,不少骑士曾接受过,但从从未出现晕倒的。华夏国好久没有这种传承,教皇找不出其他的解释,只好认为林大幸的基础太差,难以承受传承痛苦。

    林大幸很清醒。但是他记得哈克达鲁告诉他的,出去的人都是晕的,自然要装得象一些。他一直在运转着九阳神功,感受着体的进步。

    这次发了。

    林大幸已经彻底打通了奇经八脉,真气在体间循环往返,以前真气象一条清澈的小溪,现在就如滔滔大河,循环往复,体的各地方筋都开始运转自如,林大幸感觉自己的体就如同一团韧十足的筋,柔软而又坚韧,充满力量。他甚至觉得可以冲开任督二脉,但是这时候显然并不适合,过了大约有个把小时,才装做悠悠醒来。

    上已经穿好了衣服,林大幸知道刚才自己定然出丑不小。他装做奇怪的样子看着自己。边照顾自己的骑士是甘地,忙对他说明原委。并含蓄的提着是自己把他弄回来的。林大幸忙表示了感谢,想掏点什么给甘地,想起自己上已经被弄得精光,至于储物戒指,他才不想露白。在上装模做样的摸了摸,不好意思的冲甘地笑了笑。

    甘地知道自己少不了好处,也不说什么。

    再次回到大,众人都还没散,知道此时的林大幸绝对已经不是那个单纯的光明骑士。以前大家只是把他看成一堆闪闪发光的金币,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一种精神象征了。每个接受过神之传承的骑士或教士,都有重要的份。两重份合在一起,林大幸俨然有了圣女一般的号召力。

    一时间,骑士们的目光闪着一些些的嫉妒与敬仰,而教士们的眼神则更复杂,觉得骑士们的阵营又大了不少,以后的利益分配中或许会更吃力。而教皇则更多欣喜,他清楚知道,凡是能够接受神之传承的,对教廷都忠心不二,自己又多了一个可以利用的手下。可惜林大幸的传承与其他人大不相同,要是教皇知道他的想法,恐怕跳楼的心都有。

    “林大幸,你已接受圣骑士传承,是主认可的圣骑士。已经取得前往龙园的资格,能够取得龙的认可,成为教廷历史上第一个光明神圣龙骑士。我以主之名义,正式加封你为光明神圣骑士,你将在一个月后前往龙园,看能否成为我教廷的光明圣龙骑士。

    “谢主的恩泽,谢教廷的成全。”林大幸做出一副神棍的样子,冠冕堂皇。

    接下来是些烦琐的加冕仪式,从唱诗到戴上勋章,烦琐的程序走了快一个多时辰。林大幸却是三天未进食,觉得有点饿了,总算挨到结束,教皇开口安排饭局。

    “今天我们就去太白楼庆贺吧。特瑞大主教,就由你公告天下,恭贺教廷又获得一为神圣骑士。贝塔骑士,你就负责去清场吧,不要有太多人围观,以免亵渎神圣骑士的尊严。”

    林大幸一瞬间觉得生命的齿轮未免转得太快。当时自己作为一个小二份,被这个贝塔搞了一下,当时是为了加封圣女。现在他却错阳差成了神圣骑士,开路的依然是这个贝塔。

    林大幸对贝塔并不反感,他也只是所有飞扬跋扈的骑士之一,是在一种制度与文化双重积压而成的一个产物。这种人不会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林大幸的异界幸福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