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诱惑

    人经不起念叨。5ccc.net林大幸一想起王子,王子派人来请他的马车已经到了家门口。林大幸却是一个爆发户,见到王子的马车后,才发现自己居然没车。坐到车上后,林大幸才发现,自己的眼光还是低了一些。在地球上,一辆好车能够彰显份。车子的生意,却是一桩相当不错的奢侈品生意。

    拍卖会后第一次见面,林大幸与王子惺惺相惜。这王子不简单,第一次见面后寥寥几句话就可看出,王子是枭雄。子黄公益却也知道对手是老狐狸。第一次接触时林大幸快速做出最有利的反应就可以看出,这个人不一般。

    第一桌酒席上,两个人并未多说。王子显然有目的,但他不提,林大幸也不能多说。他自然知道王子的意图。谁先提出,谁就会被动。商业谈判中多得是这样的例子。

    林大幸对于华夏王国的知识局限于书本。但是书本往往出现的只是历史。任何一个朝代都不可能出现可以让平民可以见到的过内大家族或者王位之争的东西。林大幸作为一个爆发户,不可能知道这些信息。来昂那多知道的还更多一些,但也只知道国王有七个王子,黄公益排三等大路消息,没什么大用.。

    黄公益倒的确是个能够放得下架子的王子,连续请林大幸十几天酒席,却从没提过什么具体的事,只是就国家的一些问题与林大幸一起探讨。酒多了,话自然就多,林大幸自然获得不少这个国家的信息。

    教廷在这个国家的地位果然最高。国王虽然是世袭,但任何一个王子要登基为帝,却必须要经过教廷的加冕。国家的税收有50%掌握在教廷手上,名为神税。剩下的仅够开销。所以,国王很穷,以国王之尊,仍然开个武器铺子,和人民群众抢饭吃。国王总共有七个王子,但他正值壮年,才一百八十多岁,按照这个大陆的寿命来说,恐怕至少还有百年的皇帝可以当。由于国王这个职位并没有太多的油水,权利不是最大,最多算是神挑选的管理人而已,所以,王子之间的明争暗斗倒也不是很激烈,至少从黄公益的嘴里,七个王子之间相当和睦,至少面子上是如此。以林大幸所想,团结的最大的原因有三个,一个是有教廷作为共同的敌人,在有共同敌人的况下,自然相对容易团结;另外是因为皇帝在壮年,每个王子都还有足够的时间发展势力,倒也不必现在撕破脸皮。最后一个原因,则就是因为国王的权利实际并不构成绝对的吸引力,甚至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做国王并不比做一个赋闲的王爷来得舒坦。

    林大幸将前世所知的一些政治经验与王子分享。他的经验来自电视剧,虽胡编乱造的电视剧很多,但总有精品,只是拿来蒙没见过的王子,自然显得新鲜和富有吸引力。当然,最重要的理论基础就是:经济决定政治。在这个观点得到王子的认同后,林大幸就知道,自己的机会就要来了。

    “老林,”黄公益与林大幸已经很熟悉,男人最容易交到朋友的地方就是酒桌。“你知道吗?你那天一天的收入达到国库年收入的一半。整个华夏国几千万人口,能够象你这样一夜暴富的可不多见。想怎么花?”

    “嘿嘿下,小子以前一直就想,以后有钱了,豆浆喝一碗倒一碗,油条买两根,吃根扔一根。天天有吃,顿顿有米饭。呵呵,看来这下可以实现了。”面对如此的敲诈,岂有不明之理。不过这雷神之锤不是林大幸的产业,倒是做不得主。自然能推就推。至于林大幸本人的金币,开玩笑,是你你肯拿出来吗?穷了这么多年的林大幸虽不吝啬,但想让他拿出来那是相当的疼。

    “老林,你说你现在的家,好歹也有个几十万了,难道不想弄个贵族来当当?有这份可是好使,办事方便,还有税收优惠。象兄弟你做这么大生意,不搞个贵族份也太称不起你这价了。”黄公益循循善

    “这个贵族份嘛,现在暂时用不到。有王子的半师之礼在,难道还顶不得一个贵族的头衔?再说了,王子的半师,要不给个贵族当当,那元老院那批人也太没眼力劲了吧。不给我林大幸面子,难道还敢不给王子个面子?”林大幸就是不上当。

    “这个,林兄弟。”王子显然是打算真把林大幸当朋友。凭感觉,林大幸不象是容易控制的人。王子显然也没有控制的打算。聪明的王子明白,对于有的人来说,做他的朋友比做他的上司更有好处。“你看兄弟我今年的零花全买了你那把剑,这个子可不好过呀。是不是有什么发财的地方也拉一把兄弟?”

    “那我可就不客气,称呼你一声黄老弟了。”林大幸作为外星人,酒喝得又有点高的况下,自然不客气。黄公益也没作为王子的觉悟。在他心里,林大幸的知识渊博,懂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大到家国大事,小到厨房烹饪,居然无所不知。除了武技看上去一般,魔法也不会外,其他方面简直是无可挑剔。

    “林哥你说,小弟洗耳恭听。”黄公益笑嘻嘻的给林大幸倒了杯酒。这些天来,两个人胡吃海塞,聊得海阔天空。黄公益从原先作秀般的行礼到现在是真的以之为半师半友,自然也就不在乎那点份上的问题。

    生在社会主义国家,林大幸对于国家垄断型的经济有着深厚的研究。对于如何拢钱有着深刻的体会。

    “黄老弟,这要说来钱嘛,有的是渠道。难道你不知道天下有几样来钱最快的东西么?自然是黄赌毒,与黄赌毒有得一拼的,也就剩教育很暴利了。”林大幸来自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自然会懂这些。

    “在想赚钱之前,我们得先想赚谁的钱。确定了这些以后,才知道怎么样才能赚到最多的钱。相信这次拍卖让王子看到了,真正的钱都在贵族手上。甚至不客气的说,他们有不少人都富可敌国。咱们国家的国库况,王子也知道,那是绝对的不富裕。”

    “对对对,本王跟很多富有的贵族比起来就差距很大。四大家族更是比国库富得太多了,他们每个家族每年的收入都相当于国库两年的收入甚至更多。”

    “确定了这些群体以后,我们来看目前最赚钱的几个行业。每种产品都可以按照他的功能进行分类。既为衣食住用行等五大用途。而按照产品对于国家影响力来说,可以分为影响国计民生的商品和非民生用品。所谓民生用品,既为人民必须要用的大米食盐等。这些生意量虽大但利不高。比如武器,如果价格太高,猎人可能就得饿死,大米提高到一个金币一斤,就算是神来统治,国家仍然会乱,大批吃不饱的人就会反抗。而非民生用品,则是利润的最大的来源。比如,豪华马车等等。民生用品因为涉及到国家的生死存亡,想控制一个国家,这些资源必须要能够控制。而想要能够控制这些民生用品,则必须要有大量的财富。而财富的来源,就应该是非民生用品。能够从富人手里把钱赚出来,然后将之用于积累民生用品,国家才可以得到彻底控制。”

    黄公益第一次听到这种言论,显然觉得有点难以消化,但又觉得很有道理。想了许久,却也理不出什么头绪。

    林大幸则无视王子的迷茫,继续抛出他的理论。

    “从价格上来讲,又可以将物品分成奢侈品与一般消费品。奢侈品是产品的价格远超过价值。就象我上次拍卖的剑,他的实际价值不超过十金币,但是却能够为我带来超过五百倍的金币。这就是奢侈品。而赚钱的产品,当然要从此类做起。给贵族养成这种奢侈的习惯后,他们会很快的把钱掏光,奢侈品是赚钱最快的渠道之一。”

    黄公益听到这里,眼睛里开始放出光芒,当他花了十万金币买了那把剑后,对奢侈品的了解相当透彻。

    林大幸一饮而尽。今天他就是要让王子彻底把自己当成摇钱树,因此不在乎多说。而且理论的东西再多,就算王子懂了,到了实施的那一个环节,却也不可能马上就能进入门路。况且以上的所有产品,都是需要大量投资的。没有钱,任何事都做不了。黄公益虽然听得满嘴流哈喇子,但稍后有想,定然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

    “以上的所有产品,当然都可以赚到钱。但是都是慢钱。而且投资巨大,资金实力不够的人,恐怕是很难做到。”林大幸说完后,又喝了一杯酒,笑嘻嘻看着王子。果然,王子的脸色有点难看。以他现在的实力,能够拿出十万金币已经算是大手笔了,再投资,恐怕绝对不是几十万可以解决的问题。林大幸特意停顿了一下,黄公益忙倒了杯酒,急切的问:

    “有赚快钱的方法么?”

    林大幸一饮而尽。

    “天下来钱最快的,无非几点,黄赌毒以及教育。”

    “我们首先就说说黄色生意。”林大幸开始阐述自己的黄色事业。“黄色生意自然就是**生意。在华夏,院为合法生意,但毕竟上不得台面。你为一个王子,自然也不可能去做这种皮生意,实在有损国体。但是,换一个方式我们照样能够赚得到钱。比如说,我们出台一个政策,比如说,为控制花柳病的流行,我们出台一个持证上岗的政策。每个月每个女必须接受检查。每次检查我们收费为两个银币。这样价格对于院来说,还不是那么难以接受。至于他的意义么,我想可以有以下四个:

    第一保护女的利益做到有病治疗,没病预防。而且这钱不是女自己出的,免费的东西自然大家都

    第二保护贵族的健康。这是对于所有贵族来说最重要的。贵族作为国家的脊梁,他们的健康关系到国家的未来。出台此类政策,贵族们自然不会反对。大多数贵族都有出去玩的习惯。能够安全的消费,何乐不为?

    第三,对于院自然可以通过提高价格来实现盈利,实际并不对之造成负担。原先收费一个银币的女,通过检查拿到黄牌的,就可以收一个半银币。对于院来说,成本并未提高。效益上甚至会更好。

    第四,对于民生。价格提高了,有钱人自然不妨碍,无所谓。但对于一些比较穷的人家来说,他们就再没钱出去玩,自然回家。这将会使很多濒临破碎的家庭重归于好,使更多失去父的孩子享受到更多父。这可是功德无量的大事。

    当然,最重要的是,王子你可以算一下,每个女每月两个银币,全华夏三百万女,每年可以给你赚到多少金币?我想不用我给你计算了吧。

    “至少有六百万金币!”黄公益听得眼睛都直了。为王子,他见过不少钱。国家税收入库也有两千万金币。但是国家的钱与自己的钱有本质区别。想这六百万将进入自己的腰包,黄公益兴奋的差点跳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林大幸的异界幸福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