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尘埃落定

    分散注意力然后集中,一直是林大幸对于紧张调节一种最有效的方式。今天这个决定前途的拍卖会,林大幸有着相当的期望,期望过高,自然就转化为紧张。此时的胡思乱想,也是为了调节自己紧张的绪.

    首先开始的酒宴,整个太白楼座无虚席。维克多首创的酒水免费以及全自助模式,让大家觉得新鲜的很。贵族们有专门的服务生,可点菜让下人端到自己的桌前。而武士们则来回穿梭于各种精美菜肴之间,见到什么希奇的东西,就毫不客气。毕竟一辈子能够一下花一个金币出来吃东西,这样的机会可实在不多。即使他们是社会上的精英,相当于现在社会的白骨精。可是有几个白骨精会舍得自己掏腰包吃个万把块的自助?一时间,歌舞升平,鼓乐齐舞,好不闹。

    夜幕降临。

    太白楼里华丽的魔法灯却依然闪耀。酒过三巡后,人人都有了些微熏。酒足饭饱后的人们开始转向中间的主席台,几个精灵美女幽雅的舞姿加上天籁搬的声音开始响起,宛如仙女。音乐忽高忽低,清脆悦耳,直把人的整个心灵都沉浸了去。众人沉醉间,忽然一阵激越的鼓声响起,震人心弦。众人的心思随着激越的鼓声不由一震,每个人都有点血沸腾的感觉。林大幸觉得这鼓点设置颇为合理,点了点头。示意苏非做得不错。

    鼓声突然间停了。众人都没有说话,整个大厅落针可闻。忽然间整个大厅灯光暗了下去。舞台中央却出现里强烈的魔法灯光,晃得众人眼睛都睁不开。待到适应了灯光,却发现舞台中央出现十一把剑,在灯光的辉映下,熠熠生辉。

    愣了一会,整个大厅突然响起了烈的掌声。大多数武士从未见过如此奢华的场景,自然激动非常,恨不得把整个手掌都拍掉了。贵族们虽然奢华惯了,但却从未见过如果强烈的艺术效果,自然感觉不错。几个有钱的贵族甚至开始想什么时候自己在家也整这么一出,定然的京都贵族中大有面子。

    维多利亚和苏非出现在舞台中央。首先表演的是吹毛断发。林大幸熟悉的方式只包括这两种。维多利亚拿起一把雷神之剑,拔下一根头发,沿着剑峰轻轻一吹,头发登时断成两段。武士们的眼睛雪亮,对于这把雷神之剑的锋利大有感觉,居然可以见到传说中吹毛断发的表演,都觉得很值。维多利亚轻轻舞了两个剑花,对台下武士说道,有没有那位勇士可带剑上来一比?。林大幸知道自己找的托要开始上场了。果然,一个武士带着一把剑走上台来。维多利亚微施一礼大方说道,小女子力气小,又没练习过武技,因此并非为了比武。只要大侠您将剑平伸,小女子砍上一剑即可。

    武士果然按照维多利亚的要求,将剑平伸。维多利亚一剑斩下,顿时武士的剑断为两半。台下的武士门登时大哗。每个都可以想到两个人对挑时,剑被斩断会是什么后果。每个武士的眼睛开始亮了起来。

    “这位武士,很抱歉将您的兵器销断。作为补偿,您将有机会获得我们雷神之锤提供得宝剑一把。”底下众人听到此言,顿时后悔不已,通过这一剑比试,自然每个人都明白这把剑的锋利程度。想象一下雷神之锤提供的宝剑,每个人都有点眼,正想再有机会自己一定要抢上前去。却听见维多利亚继续说道:

    “由于我们雷神之锤产量有限,每个仅有十把蕾神之剑和一把王者之剑产生,因此我们只能赔偿第一位武士。后面如果有那位武士想上台试剑,不好意思,我雷神之锤却是赔不起了。雷神之剑可以连续断十五同重量宝剑而不损害,我们还可以继续展示三次,还有那位武士想比剑的,敬请上台。”

    台下顿时悄然一片,一把剑的价格都要一个金币,谁又舍得拿自己的剑去开玩笑。

    “拿我这把剑试试。”

    这时,有个清脆声音自贵族包厢里传来,砸场子的,林大幸第一反应就是如此,转头看去,见一个下人打扮的人捧着一把装饰华丽的剑出来。来昂那多立刻附在他的耳朵边,说是华夏三王子黄公益。

    林大幸大惊,搞不好今天就砸了。是时候自己亲自上场了。他走到主席台,接过王子的剑,仔细端详着这剑的峰口及材料,发现固然光芒闪闪,但是钢火明显不够,显然不是顶尖宝剑。于是抬起头,对着王子说到。

    “下,这把剑确实是好剑,只是万一损坏了,我们雷神之锤店小,却是赔不起。”言下之意,自然是这把剑不够看。

    “无妨,如果损坏,我今天就从你这里再买一把回去就是了。”

    “王子风范,令小民折服。维多利亚,试剑!”林大幸觉得有点怪异。王子为什么会用如此一炳普通的剑来试验?中间定有什么猫腻,王子对雷神之锤感兴趣特来捧场?台上不容林大幸多想,但却觉得这应该是个机会。

    果然王子的剑应声而断。这是讨好王子的一个最好机会,一旦错过再找这么好的靠山却也不容易了,对于急着找靠山的林大幸来说,这显然不是看王子人品的时候。林大幸不想多耽误时间,本来应是苏非挥剑,但他等不急,伸手拔下王者之剑,对着雷神之剑砍去。雷神之剑应声而断。

    台下众人大惊失色。雷神之剑本来就已经够锋利的了,没想王者之剑锋利如斯。大家惊叹于王者之剑的锋利,心下却是有点不舍那炳断掉的雷神之剑。

    林大幸转过,对王子深施一礼,大声说到:

    “王子下,小民损坏王子宝剑,本该用此王者之剑赔偿。无奈此剑目前只有一把,而雷神之锤以与人为善为本,已公告天下将此剑所得之30%作为福利堂筹备资金,以为国消难,解救天下困苦之人。小人肯请下谅解。雷神之锤下个月的王者之剑,小民将不再拍卖,直接送达王子府上。”

    黄公益作为王子,气量不差。从林大幸的言语之中,虽未明言,但可能是因为大庭广众之下,隐晦的示好意思明显,是个可以利用之人。能将凡铁所做兵器造成如此轰动之影响,绝对不是一般人。

    “林公子,你过谦了。本王子却也不好贪你的王者之剑。但又不忍拒绝你的好意。这样罢,本王以今天晚上王者之剑拍卖出价格订购你下个月的王者之剑。而本王的金币,你就全部作为福利堂的慈善资金了吧。”

    林大幸大喜。这条线算是搭上了。有王子保护,福利堂自然顺风顺水。雷神之锤在官面上,会少很多麻烦。只是不知道这王子的胃口有多大,居然送如此之多的金币做前期投资.

    至于教廷,只要自己的做法不过分,有王子撑腰,想必也不会来找不自在。思考过后,林大幸对王子的举动暗自佩服,只在转眼之间,王子已将最大的好处拿走。福利堂做做的一切,都将在王子的光辉下变成王子的民心。而雷神之锤,王子想必也已经清楚并无靠山。今天的主动示意,聪明的林大幸也顺秆爬。不动声色间,此次造成效果已为王子所有。

    林大幸显然也觉得自己幸运。不顾福利院的公益效果也好,雷神之锤的轰动也罢,都是大帽子。他脑袋小,戴不多久就会被压跨。显然王子的头比他大得多,这顶帽子对他来说正合适。而对于老矮人来说,这更是接近人类高层的最好途径。而林大幸本人,更乐于在背后数钱玩。一石N鸟,皆大欢喜。

    尘埃落定,林大幸一个大大的马拍过去。

    “王子下,请许小人冒犯,小人建议将福利堂更名为公益院。意思为为天下之大公,为民中之大益的意思。雷神之锤也将以此为经营理念,让公益事业传遍大陆大陆,是老有所终幼有所养,并传授文化以使少年开化,青年强壮,利国利民。肯定王子下恩准。”

    “同时,恳请许小人为今晚心拍卖的贵人们立碑传,以将善举传扬天下,使天下人感善人之恩,传扬善人之美名,使国民善,国家强。”

    黄公益心中大喜,心想这小子实在太上路了,年龄不大,怎么能每句话都能说到我心窝子里面,那叫一个舒坦,这种人如果不礼遇,那还有什么人值得礼遇?这种人才不栓牢了,还有什么人值得拉拢?当下王子走出包厢,对着林大幸也回了一礼。

    下顿时眼镜掉了一地。

    任是谁都想不到王子会对林大幸行礼。王子份尊贵,除了对皇帝以及教廷圣女教皇需要行礼外,天下间还有谁当得起王子一礼?一时间整个大厅都乱了。武士们交头接耳,贵族们瞠目结舌,连服务生们都忘记了继续服务。

    林大幸非常意外,但是作为现代人,林大幸对王子的这个行为虽然震惊,但还不至于惊慌失措。

    震惊之下的林大幸忙单膝跪地。行最尊贵的骑士礼。跪地的同时却也反应过来,这小王子虽然礼遇与他,却等同于迫他明确效忠王子。试想一下,王子如此礼遇,你如果还不识抬举,不知道有多少王子的粉丝必食其而后快。而其他的势力,见王子与你关系如此亲密,会相信你和王子没猫腻才怪。单这一礼,林大幸就被牢牢的绑在王子这条船上,再想下来,在这个没有平等自由可言的国度,恐怕就再也没有自己混的地方了。林大幸不由想起地球上一个故事。

    “林公子”黄公益下显然很是满意这效果。他预感到眼前这个人拥有相当大的能量,现在还只是在一个小小的武器店就能搞出如此大的动静,如果给他一个平台,还不把天上的星星都给弄下来?黄公益精明着呢,象这等人才不绑在自己的船上,那简直是天大损失。但王子并不想将这样一个人当成下人或者幕僚。这不是可以供其发挥的舞台。

    “林公子,如此大礼我可不敢当。小王只是想和公子交个朋友。虽在草莽之中,能有此怀天下之志,小王感慨万千。若天下都是如公子般仁人志士,天下何愁不治,何愁不平,何愁不富。林公子,别以为小王是折节下交,能与公子畅聊天下大事,实在是小王的福分。小王本执师礼,但惟恐因此使公子不能畅所言,此后公子乃我半师半友,还望公子能够应。”

    林大幸心中暗骂,能吗?我敢吗?要老子给你打工,只要工资合理,老子自然有职业道德。你玩这一手,弄得老子还得装成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没点好处还得死心卖命,老板当到你这份上,我只能双手写服字。心里虽然诋毁,面子上却得感激,这表演的难度让他相当不自然。

    “王子下,你过誉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林大幸知道已经避无可避,索拽两句。他当初的语文成绩不甚理想,几个大的格言还能记住。“林大幸愿意为下鞍前马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相互吹捧了一小下后,林大幸被请到王子包厢。拍卖会只得在维克多的主持下进行。维克多不愧是人才,拍卖进行得有条不紊。九把雷神之剑居然卖出到了五千金币一把。而王者之剑居然达到十万之巨。维多利亚收钱收到手软。维克多兴奋得差点难以自控。数十家贵族以五千的价格订购了一百把雷神之剑。维克多按照林大幸的吩咐收全额定金,单此项收入达五十万金币。而王者之剑除了下把被定外,定单也下到了一年以后。一百二十万金币。林大幸简直都快晕过去了。没想到做了外星人后,居然真做了一次百万富翁,怪不得大家都说异界好混,随便搞搞也能搞到五十万金币。

    他当然明白,对于自己来说,最大的收获不在于巨大的财富,而在于能够建立与王子的关系。这对于目前的林大幸来说,是生命的保障,发展的基础,对他有决定的作用。

    扣除本次拍卖的成本大约五千金币,捐赠公益院的十四万五千,合计收入达到惊人一百八十万。林大幸分得五十万金币。他对这数字还是相当满意。

    斯托恩本来的意思是给林大幸一百万,自己只拿个五十就可以了。他是个聪明的老头,7知道按照自己的能力,怕是到老都无法累积到这笔钱。并且他知道所谓财聚人散财散人聚的道理,深知将一百万放到林大幸手里,以后子里他可以稳稳的继续获得高收入。放在自己手上,怕是下一年的经营就得下滑。林大幸欣赏这老头对钱财的态度,让老头把这钱折算成股份分到维克多等人的手上,并盘下一个大的铺面,以为以后发展之用。

    经过调整,维克多占总股份5%,维多利亚,来昂那多,苏非各为4%。至于托尼,至少目前没有看出他能起到什么作用,分股份给他,怕是影响了整个团队的进取心,也就给托尼整了五千金币,让他怎么花怎么花。林大幸对于托尼有自己的打算。这家伙天好斗,而且居然有七级武士的手,将来组建自己势力,军事人才价值不可估量的。

    再想下一步的战略时,却有点头大。目前自己手上的资源委实有限。雷神之锤目前的经营已经饱和,至少到下年为止,除非扩大雷神之剑的规模,没什么可做的生意。可以扩大的事业,无非是磨刀石和油布。这些利润太薄,别说习惯了大餐的林大幸,就连维克多都看不上。

    城市与城市之间虽然已经实现了传送阵的互通,但这互通仅限于人,雷神之剑或许通过这样便捷的方式进入全国城市,大宗货品难度却很高。外星人林大幸对于大型商业虽然一知半解,但知道建立这样的网络相当于圈地运动,一旦自己的地足够多,就意味着将来有更多的获利空间。

    雷神之锤的生意,怕是不能再扩大,一旦规模上去,这种国之利器,掌握在自己手里,就象一个婴儿手里拿着原子弹的引爆器。运气好点,被抢了也就算了。运气差点,怕是自己得被一棍子拍死。什么来钱更快更多更稳而且不引人注意呢?林大幸想来想去,觉得除非借助王子的力量,否则生意实在很难做大。

    想起黄公益,林大幸忽然想起。拍卖已经过了三天,怕是王子该来请自己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林大幸的异界幸福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