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九阳

    林大幸悻悻来到酒馆,为换不了太多钱的创意默哀。前途依然渺茫,生活怕还得继续,他不由得嫉妒起其他主人公,怨恨自己为什么不穿越到一个大家智商更低的时代。

    穷人总是有点浑不吝。原来什么都没有,大不了也就是什么都没有。专门生产刀鞘剑鞘也还是说得过去的生意。林大幸决定先和斯托恩把事说清楚,把这个秘密也告诉他。这个活了八百年的老狐狸,说不定可以想出解决的方案。

    作为一个商人,林大幸忽然觉得这个时代里竟然没有任何优势。即使是有些想法与策划,但也就能够混自己一个温饱,想发财,却远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必须要抓住人脉.林大幸不怕孤单,被冷落的那些年,他习惯了孤独。但孤独的人往往很难成事,交朋友,找个女人,有自己的圈子,才有可能做成点什么。他不算年龄大的,这个社会,人类的寿命有三百多年,自己这年龄还在少年。

    起风了,天气渐渐变凉,走出酒馆,街上已经开始有点黑了,行人渐渐稀少,风吹起来,林大幸缩缩脖子,紧紧衣袖,开始往回走。

    忽然边掠过一道黑影,带着一股血腥味。林大幸觉得不是好兆头,下意识往旁边一闪。黑影突然大声说了一句,兄弟,带东西走。我受伤了,分头行事。声音之洪亮,相信只要不是猪都知道是在栽赃.

    林大幸一楞,反应过来正想逃离是非之地,已经迟了。后面已经追上四个人,一个人继续追赶,剩下的三个却停下,将他围起来。林大幸打量了一下,发现围着自己的是护教骑士团的人。正想解释,对面一个高大威猛,拎一把双手大剑的人,抬剑指着他:

    “把东西交出来,我卢克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些。”

    林大幸暗叫倒霉,碰到的居然真是三头猪,他知道解释不清楚,解释了以这种人的智商也听不懂。上什么武器没带,熟悉也也就只有军体拳。当下决定放倒这三个人。

    林大幸对于这个世界的武术并不看好,太多的花架子。在训练中,林大幸以初级骑士的份,也曾经战胜过五级骑士。作为现代军人,林大幸对骑士精神相当唾弃。两军交锋,或者双方交战,是你死我活的事,搞那么那么多礼节,简直是在破坏打架这件庄严事的严肃,傻子才会干,不过眼下,他倒希望碰到三个傻子。

    “如果我和他是同伙,怎么可能会比他跑得还慢?如果我手很不错,要么我早就可以逃跑了,要么就可以把你们一群人给放趴下了。我有必要在这等着被你们围么?如果我手不好,东西自然不会交到我上,不信你们来搜搜?”林大幸试图用智慧解决问题。

    “那你先跟我们回裁判所,自然给你一个交代。”卢克显然不信。剑举起来后,对着林大幸。

    “你是骑士,我也是骑士,你会对一个没有任何武器的人出手么?我如果是是拿了你们东西的人,又怎么可能不带任何武器?”

    “你必须和我们走,我们只是奉命带走与这件事有关的人。你如果清白,我们自然会还给你一个公道。”

    林大幸才不相信什么公道,他和教廷圣骑士打过一次照面,上层草菅人命,他也不敢幻想下层的人厚道,就象无法想象根坏了萝卜,居然开出漂亮的狗尾巴花来。

    林大幸举起双手,说道,好,我跟你走。

    卢克摆一摆手,示意另外一个骑士上去绑林大幸。骑士收起剑,拿出绳子准备捆人。显然林大幸,不是正主。但拿回去至少有个交代。如果抓到正头,这人可以做为从犯,让他家人拿钱买人。没抓到,这就是现成的替罪羊,无论如何都是合算的生意。

    骑士走过来,林大幸突然一个掌刀砍在他脖子上。军体拳讲究一击毙杀,林大幸力气练得又大,骑士顿时脖子一歪,软软的倒下。他顺势一脚将骑士踢向卢克。突然的变化让卢克措手不及,下意识双手接住。林大幸瞬时冲过去,两个人体重一起撞在卢克上。卢克还来不及挥舞他的大剑,就已经摔到在地。林大幸顺势一脚踹在卢克膝盖,只听见喀嚓一声,凄惨的叫声传遍整条街。确信他再也没有追击能力,撒脚丫子就跑。仅剩的骑士措手不及,达到高级骑士的卢克居然在一照面下被放到,显然自己追上去怕也没用,况且卢克还在,他不待见卢克,但不是时候让顶头上司自生自灭,小心的扶起卢克,背回去找牧师。

    林大幸转过一个拐角,见骑士没有追赶,就在拐角处站住,待气息平稳,慢悠悠变从拐角处走出。正迎面看到那三个骑士,一个背着卢克,一个醒过来了,正迷糊。林大幸停下来,装做好奇的样子看。刚才天黑,加上动作过快,骑士并没有看清楚,但林大幸的好奇让两个骑士很不快。没出手过的骑士一声怒吼:

    “看什么看?滚一边去,老子抓你到裁判所你信不信?”

    等的正是这句,林大幸装出仓皇的样子,往刚才给自己栽赃的小子逃跑的方向跑去。

    走过一条长长的小巷,林大幸顺着血的腥气前行。来到异世后,他的五官异常敏锐,在夜间有如白昼,鼻子灵敏度比得上猎犬,耳朵更是能够清晰的听到很远处的声音。走不多远,就听到乒乒乓乓的打架声音。悄然摸过去,一条小巷的拐角,两个人正在打斗。

    两个人都是高手,林大幸在骑士学院的时候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斗气的颜色居然都是黄色。黄色的斗气已经是高级骑士顶峰,接近圣级,在华夏国虽然不是数得上的高手,但也可说万中无一。与他交手的蒙面人也不弱,但由于先前受伤,他慢慢处在下风,看来支撑不了多久。

    林大幸按照这个时代标准,他最多也就是个初级骑士,但是眼光却很是高明。一方面得益于他的**敏锐的感官,另外一个方面却是得益于自己军队生涯。

    地上血基本都是蒙面人的。追击的骑士采取的都是游击战术,并不象一般的骑士横冲直撞。他看了一小会,估计蒙面人支持不了多久,十分钟内他就该倒下了。

    果然,还不到五分钟,蒙面客终于支撑不住。骑士的大剑砍过来的时候,蒙面客硬接了一下,接着软软的倒了下去,显见得没了气息。

    骑士小心翼翼用大剑捅在对方的大腿上,血流如注,见没有动静,才小心的开始翻找着蒙面客的体。不一会,林大幸看到骑士从蒙面客手上搜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骑士很惊喜,小心翼翼的背在肩膀上。见已经没什么好处,他转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骑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林大幸忙回头看,发现骑士心脏部位一柄匕首深入口,血流泉涌。蒙面客拔出匕首,一个侧滚翻逃过骑士大剑的回击。骑士努力的挣大眼睛,抡起大剑对着蒙面客又是一剑。蒙面客显然体力也已不支,滚了一下终于没躲开,一条大腿被切了下来。骑士向前想补一剑,心脏受损终于让他支撑不住,轰然倒下。蒙面客心一放松,手想把那个盒子拿过来。但由于失血过多,手伸了两下,终于软软的垂下。林大幸呆了大约有十分钟,看两个人都没动作,确认死翘翘后,走到骑士跟前,解下包裹,也不看是什么东西,急匆匆的离去。

    回到住处,仔细观察一下,确定周边无人,林大幸打开盒子,顿时目瞪口呆。

    九阳神功,居然是九阳神功。

    林大幸对这个东西是如雷贯耳。

    半本残缺的九阳神功成就了张三丰白飞升,证得大道,成了传说中的神仙,这在中国历史上是最后一个传说中的神仙,受党教育多年,他对这些本来很是怀疑,但穿越了,思想也退化,居然也相信这个神仙的存在。

    在地球,九阳神功这东西很多,大街上两块的盗版多得和大米一样,不见得多神奇。林大幸闲得无聊时,买过那么一本炼着。特种兵时,每天都炼,坚持了三年,却没想到什么效果也没有,每次打坐着都很容易入睡,干脆就作为睡前的催眠功夫来炼。

    林大幸惊讶的是他认识这本书,穿越之前,他倒是曾经带这本书。整理行李的时候不知道出与什么心思,就把他放在自己的旅行袋里了。难道在异界这个地方,也有同样的九阳神功?

    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翻开底页,上面赫然写着,零售价格:八毛。林大幸想原来自己穿越前居然被忽悠了一下,花了两块才给买来,但这时候想起,也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有点怀念。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这是唯一自己的念想了吧。至于这东西怎么成为教廷要挣抢的东西,林大幸猜不透。想来自己穿越时,带了一大团的光,没见过这种光的人,自然以为是神迹。自己掉到乞丐堆里没人发现,但是这本书却被人发现当成了神之物品。

    研究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在文明不开化的国家,凡是搞不懂的东西就丢给神。所以神就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能力与技能,也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公德与罪恶。这九阳神功,注定也会成为历史上的神迹之一.

    林大幸虽然知道这玩意不是自己想象的传说中的那本,这是自己的宝贝,还是应该保存起来。华夏文明唯一的残留物品了,可不能弄丢了。失望之余,林大幸又觉得有点淡淡的惊喜,毕竟,这是作为外星人唯一的财富了。

    世界真奇妙,怎么可能在这里又会碰到这个东西,看来天上的诸位大神们还不算糊涂,居然还是把这个唯一自己能够认识的东西又还给自己了。

    林大幸开始翻阅这本书。书上画的经脉图象,让他回想起自己的家乡。小时候父母对自己的疼,家庭生活的艰辛,一段段的浮出脑海,不住两颗眼泪掉了下来。

    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对自己才是最珍贵的。

    从悲伤中醒过来,林大幸忽然觉得自己的体有一股流涌动起来。这是什么?他很惊喜,难道这真就是传说中的气感?自己坚持了三年却没有任何感觉的气感?

    林大幸静下来,尽量平复激动心。一旦有了内功,在这样一个倡导强着为尊而不是以和平人权为主题的的社会,内功是一门决定的生存法宝。林大幸静静感受着那股温暖的气流在体里缓慢流动,慢慢的开始进入丹田,接着体内感觉好象有了一团温润的火焰一样。这种火焰温度相当的柔和,就如同穿越时林大幸碰到的那个珠子一样的柔润。虽然同样的柔和,林大幸确认那就是火焰的样子,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他确认那就是火焰。

    如同有了一个新鲜的玩具孩子。林大幸开始按照九阳真经的步骤开始了练习。对于第一层,他一直都很熟练,三年中他按照这个图练了无数遍,虽然没有气感。但在特种兵训练营也实在没有别的消遣,他还是坚持了三年多的时间。或许是因为这种锻炼方式吧,林大幸居然也能过艰难的特种兵考试,这本来以他的体格来说真是不可想象。他自然将这个归功于自己意志坚强,能够过来。但是今天看来,九阳神功也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九阳神功分九层,每层又分三个小阶段。林大幸练习得都是第一层中的练气,既能够练出气感出来。林大幸在这个环节上消耗了整三年,结果到了这个世界居然无意之中就有了气感,实在让人觉得幸运。第二与第三阶段即为引气与运气。林大幸想单纯的第一阶段的炼气就让自己花了三年,按照时间逻辑推上去,自己到第二层至少需要九年的磨练,心里难免还是有点不爽。在这个世界里的斗气,修行起来却是容易,一般一年就可以有气感,三年就进入黄色的斗气。相比之下,九阳神功动辙十几年,难度却是高了不少。

    炼气的基本要求算是达到,想想三年不过练成第一层第一阶段,不由觉得悲哀。万事开头难,想必以后自己的速度会快很多。林大幸知道当初张无忌炼成此功也花了近**年时间,也不过到了第四层。因缘巧合之下才能够有所达成,进入第五层的境界,已经可以将一大批武林人士打得滚尿流,想必自己将来也还可以。就算多花点时间,以在这个世界长达三百的人均寿命来说,倒也不必要那么着急。

    林大幸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灵气远超过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不是以简单的倍数来计算的。地球上,环境污染,人口爆炸,不间断的战争,石油汽车的大量使用,使原本灵气相当醇厚的地球,变得一丝灵气都无,许多传说中依靠灵气生存的天才地宝,都消失了。他在光明大陆修炼,速度上会快上很多,副作用也小上很多。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亮了,林大幸一宿没睡,居然不觉得辛苦,知道这因为自己炼气的缘故,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以后可以每天都不用睡眠,但是炼气作为休息方式倒是的确不错。至少今天感觉上去,精神气色明显好了很多。

重要声明:小说《林大幸的异界幸福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