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入世纵情 第三十四章 宴会风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最近很忙,由于手术住院,落下很多课,马上就要考试了,放假后会回家,家里没电脑,估计有一段时间不会上传了,最近这几天还是会抽空打点字的,这本书本来就没几个人看,我也就习惯了,不过不会放弃的,开学后会继续按时上传的。

    ~~~~~~~~~~~~~~~~~~~~~~~~~~~~~~~~~~~~~~~~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破世附近响起。

    “是他!清荷,我看到昨天打你的那个人了。”

    一句话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破世看着那个说话的人,不错,正是昨天那几个人中的一个,一个男子,此时那个男子也正在看着破世,脸上挂着一脸的狞笑,似乎认定破世不会好过。

    “哇”的一声,在大厅中央的王清荷哭出声来,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然后哭诉道:“爷爷,就是那个人昨天欺负清荷的,今天他还敢来,这是对你的挑衅,也是对我们家的挑衅啊!爷爷,你要为清荷做主。”听到王清荷的话,王兆环顿时面色铁青,一双锐利的眼睛看向破世,其中的愤怒不言而喻了,岂止是他,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再用愤怒的目光看着破世。王清荷原本就长得清秀可人,再加上如今的梨花带雨,更兼王家的势力,很自然的所有人都一致站在王清荷的一边,甚至包括破世边的梁芊然都不例外的用着愤怒的目光看着破世,这不得不让破世大叹女人的号召力之强大,人民的同心之泛滥,只不过这些同心似乎用错了地方,当初的大灾难怎么就没见到这些人如此的齐心呢!

    对于别人的目光,破世根本无所谓,反而带着微笑慢慢的向那个最先开口的青年走去。那个青年看到破世嘴角上流露出的笑容,顿时心中开始发慌,慢慢的向后退了起来,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况下破世依旧能够如此的从容。

    那个青年的怯懦的举动让所有人都很不屑,但有一个人除外,那个人就是连东升,他一脸惊讶的表看着破世,虽然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破世的不平凡,但此时从退那个青年所表现出来的气势来看,这个青年似乎不是并非普通商界的人。而更像是出来混的,只是连东升想破了头也没有想出什么时候上海来了一个这样厉害的角色。

    “难道是斧头帮的秘密武器,难道斧头帮又要有什么行动了?”一想到这点,连东升不吓了一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恐怕青帮绝不会好过的。

    连东升思考的时候,已经从大厅外进来的不少的保安,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棍子,而站在最后的一个高大汉子,腰间微鼓,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个人带着家伙,虽然中国对火器管制很严,但还是有很多渠道可以买到枪的,例如黑市,而对于能够和青帮堂主连东升称兄道弟的王家,搞点军火还是不在话下的。

    看到那几个经过几个月就能够训练出一批的保安,破世嘴角咧出一丝笑容,原本破世并不想闹事,只是此时似乎不由己啊!

    就在破世想动手的时候,一个女人跑到他前,正是梁芊然的母亲梁华惜。

    “王总,他小孩子不懂事,希望你不要和他计较。”

    梁华惜一脸祈求的看着自己的老板王兆环,而体却挡在破世前面,她这一举动不但令那些商界的人感到吃惊,就连她的女儿梁芊然和破世本人都吃惊不已,毕竟破世与梁华惜认识的时间并不算长,而此时的事任何一个人都能够看得出王兆环很生气,毕竟自己的孙女被人打了的事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如果就这么不了了之的话,对王家的声誉会有很大的影响,即使从个人角度讲,王兆环也没有理由放过破世。而此时梁华惜而出无疑是自己找不自在。在人群中嘲笑梁华惜傻的大有人在。

    “华惜,你走开,否则不要怪我不念旧。”王兆环狠狠地说,看着梁华惜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狠毒,与他那有些苍老的体显得格格不入,随着他的话音一落,那几个原本已经停下脚步的保安又开始向破世去,眼睛中还带着丝丝的兴奋,只是这兴奋是对着梁华惜而来。

    看着那些保安的丑恶嘴脸,梁芊然害怕起来,拽住母亲的衣襟。

    “妈,这事咱管不了。”说着话就想把梁华惜拉开,一双眼睛更是愤愤的瞪着破世,无疑是对破世没事惹麻烦表示不满。这个世界往往就是这么现实,实力代表一切,这点与麻衣的观点十分接近,锦上添花的事很多人都争着做,雪中送炭的人却少之又少,落井下石的事却从来没有间断过,梁芊然的行为虽然算不上是落井下石,却也不是什么利人之举。

    破世并没有为梁芊然的行为而生气,这个年代能够不落井下石就已经不错了,破世可从没想过会有英雄从天而降,除暴安良。在他心中自己就是一个英雄,只不过这个英雄仅仅是对自己而言罢了,只有自己才能够救自己,永远都不将希望寄托于神鬼和所谓的英雄。

    但破世错了,梁华惜并没有因为自己女儿的话而有丝毫的退缩,绝美的脸庞上带着坚毅与刚强,自古世间多有巾帼红颜,只是像眼前梁华惜这样单凭弱躯体而出的却少之又少,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还是浩然正气不畏权势?

    所有人都开始觉得梁华惜傻得可以,王兆环也变得更加愤怒,他实在不能容忍一个自己手下的员工竟然胆敢挑战自己的权威,或许他不能在上海只手遮天,但翻云覆雨却是能够做得到的。

    梁芊然惊奇的看着这个明显与平时不同的母亲,她实在不能够明白为什么平时温柔谦和的母亲竟然会变成现在的模样,但是她已经能够想到自己的命运了。

    破世依旧微笑的看着所有的人,对,就是所有的人,此时他的眼神很奇怪,每个人都觉得那目光是看向自己的,却又觉得那目光根本就没有看向任何人,破世轻轻的向前迈了几步,站在了梁华惜面前。

    “梁阿姨,谢谢你了。”

    破世说话的时候很真诚,眼睛依旧清澈见底,然后他就转过头看向那几个走过来的保安,只是目光中多了一分冰冷。对付这样的小人物,破世是颇为不屑的,只是有人想要找死,破世可没有破坏阎王爷做生意的兴趣。

    “停。”

    就在那几个保安将要出手的时候,连东升站了出来,面对这么多人还能够如此镇定,怎么会是个普通人呢?此时连东升对破世的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年轻人,如果你要是告诉我你的份,我可以保证你可以安安全全的走出这个别墅,以后也不会有人找你麻烦。”

    虽然觉的破世的份不简单,但上海有势力的人连东升都认识,所以在连东升心目中破世可能是外省来的人物,不过既然是外省的人到了自己的地盘,是龙也得盘着,因此连东升对破世仅仅是感兴趣罢了。

    看着连东升的出现,破世原本暗中竖起的掌刀又收了回去。

    “就凭你,还不配知道我的份。”

    破世说话的语气十分的猖狂,还带着一丝的不屑,听到他的话,很多人都笑了,青年人狂妄一点没有关系,但是让人觉得嚣张就不对了,至少在大厅里的人没有谁认为破世的行为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在他们的印象中上海还没有谁能够在青帮面前嚣张的,就是斧头帮也不行。

    破世当然知道其他人的心思,微微眯缝着眼睛,扫描着在场的所有人,凡是被他目光扫到的人,都觉得那目光不像是人类所应该拥有的,而更像是野兽噬人的目光。

    连东升看到破世的目光,不微微一愣,作为青帮的首脑人物,连东升当然不会被破世的目光吓倒,但是同样的他在这目光中所得到的信息要比其他人来得多,一个拥有如此目光的人绝不会是一个平凡的人。

    从那一刻,大厅里的气氛变得沉重起来,有些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可惜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明白此时的形式,例如那个王清荷,还有一些平时无法无天的公子哥们,在他们心中被人瞪了一眼,那就算是奇耻大辱了,而忍辱负重在他们看来就是狗,他们是什么人,还用的着忍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走向破世,脸上带着很痞很痞的笑容,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做一个好人别人会说你伪君子,而做一个痞子别人却会认为你真诚,所以人人都想痞,可惜做痞子也是要天赋的,无疑这几个青年就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年轻人有激是好事,哪怕因此犯了错误也是可以原谅的,但如果胡作非为就不对了。

    破世看着走过来的几个年轻人,脸上慢慢挂上了笑容,从专业角度来看,这几个年轻人并非一般的痞子,而是接受过一定的军事训练的准专业人士.,只不过这样手的人在破世眼里还太幼稚,幼稚的好笑,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这只对那些二流手的人说的,真正的无数高手是不会狂傲到以为天下之大,唯我独尊的,这种心理在他们来看太幼稚,两个高手比武其中夹杂着太多的变数,天时,地利,人和,任何一样都是成败的关键。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