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入世纵情 第二十八章 艰难决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朋友,别藏了,既然来了就现吧。”

    “啪啪”掌上响起,一个穿着十分随意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不愧是传说中的血皇,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你是?”破世的话刚出口,芒刺就已出现在他的面前,惊恐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就连体都开始发抖了。

    破世看到芒刺的异样,走到她的边,轻轻的握住她的小手,“灵灵,怎么了?”

    “他,他,他就是暗黑工会的十三帝,也就是暗黑工会的真正领袖。”芒刺的话音竟然也带着颤抖,看来她对这十三帝的恐惧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哦”破世恍然大悟,眼光如电般向十三帝,“不知道贵客到来有何贵干啊?”

    “我只是想找你谈谈,你杀了我的几个手下,如果我不作出点反应岂不是要被会里的兄弟们骂。”

    “哦”破世眉头一挑,“你想和我谈什么呢?”

    十三帝没有说话,而是看着一边的芒刺,破世会意,示意芒刺先离开一下,本来芒刺是不太愿的,但还是离开了。只是离去时深的看了破世一眼。

    看到芒刺离去,十三帝带着异样的目光看着破世,让破世觉的十分不舒服。

    “你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破世很是郑重的说道。

    听到破世的话,十三帝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瞬间将那种紧张气氛冲淡了不少。

    “现在没人了,说吧,有什么事?如果想要比划比划的话,我奉陪到底。”刚才还开着玩笑的破世上的气势瞬间飙升,目光深邃幽暗,死死的盯在十三帝的上。

    看到破世的样子,十三帝忙摆手叫停。

    “我可不是来和你动手的,我是想可你谈谈合作的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听听?”

    “合作?似乎我刚刚杀了你不少的手下吧!”

    “哼,那群废物,连对手的底细都没有摸透就敢动手,死了也是活该。”

    破世一愣,自从杀了暗黑工会的人后,破世就让芒刺将暗黑工会的事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暗黑工会分为三个组,A组、B组、C组,等级也是按着顺序来排的,A组的力量是最强的,C组的力量是最弱的,当然这只是相对于整个组织来说的,但个人实力却不一定是A组最强。而那天破世杀掉的人都是暗黑工会中的佼佼者,破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十三帝竟然无动于衷。

    似乎看出了破世的疑惑,十三帝笑了笑,“你认为就凭你杀那几个人的手,能够让暗黑工会成为世界杀手界的翘楚吗?真正的力量是永远不能够轻易示人的,包括自己边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十三帝的眼神说不出的落寞,嘴角剩下的也仅是苦笑。

    破世理解似的点了点头,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高处不胜寒吧!

    “其实我是很想和你打一架的,因为我一直都想弄明白传说中血皇的功夫到底是什么样的。可惜我不能,我要顾虑的太多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十三帝的脸上明显露出一丝疲惫,再强悍的人也无法永不疲惫,这就是人类法则。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现在还是敌对的吗?”

    “敌对,呵呵,有时候敌人才是最令你放心的,而朋友却随时可能在你背后来上一刀。”

    破世理解似的点了点头,可怕得不是敌人,而是与你同甘共苦的兄弟,是讽刺吗?不是,这是现实,所以破世才会将神宗分成几个阵营,制衡,永远是权利巅峰者的利器。

    “你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破世警惕之心皆无,在这一刻他心中竟然有一种惺惺惜惺惺,英雄重英雄的感觉。这个世界不缺乏所谓的朋友,但谁能够真正找到一个令自己相惜相重的人?

    “联盟。我想和你达成利益上的联盟。”

    “哦”破世有些疑惑的看着十三帝,“为什么要和我联盟?我想想要和你们暗黑工会联盟的人不会少吧?”

    “那些人?”十三帝话语中带着不屑,“他们只不过是想锦上添花罢了,我想要的是让暗黑工会走上一个新的台阶。”

    破世皱了皱眉,“似乎我的力量还不足以做到这点吧!”

    “现在是不行,但将来呢?我这个人喜欢做长期投资,雪中送碳要比锦上添花好得多。”

    “可是我不想卷入你们暗黑工会的漩涡中,你们可以躲,可是我不行,我的力量都是台面上的,如果别人想要对付我,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事。”

    十三帝笑了笑,“那你不用担心,我们的联盟绝不会有其他人知道,就连我边的人也不会知道。”

    破世有些犹豫,暗黑工会在世界都算是鼎鼎有名的,但这名可不是什么好名,但如果真的像十三帝所说的,破世的确能够得到很多,但同时他也要冒很大的风险,如果其他人知道他是暗黑工会的盟友,那么他以后的子绝对不会好过。

    “我想知道,和你们联盟我会得到什么,而你们又要得到什么?”

    “你能够得到我的最大支持,而我想得到的。”十三帝指了指高悬天际的太阳,“就是它——光明。”

    破世真的有点不明白了,光明?“这是什么意思?”

    十三帝是个中年男子,模样也算是有魅力的那种了,但此时却显的有些衰老。

    “人总会有老的那天,也会有累的那天,我已经累了,我的心也老了,我不能不给自己找一个出路,我已经厌倦了黑暗,也该回归光明了。所以我想要得到的就是将暗黑工会转型,转成台面上的组织,这点很难做到,我想了很久,想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宗教,所以我选择你。”

    “宗教?”破世喃喃自语道,“难道我真得要去争取做道教的天师吗?”

    破世在犹豫,而芒刺刚刚从破世边离开就看到一个人,一个男人。她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却又带着一丝恐惧。

    “东帝。”

    东帝轻轻点了点头,“你来了。”话语中没有一丝的感。“你放心,十三帝没有让我杀你,我就不会杀你,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学生啊!”

    没有回答。芒刺渐渐抬起头,看向东帝,但目光中却已经没有了恐惧,看到芒刺的表现,东帝显然很惊讶,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然后又恢复到原来的淡然模样。

    “你想变得更强吗,芒刺?”东帝问道。

    芒刺点头,自从跟了破世以后她就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不足了,或许在常人眼里她算是个高手,但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她却显得如此的脆弱,有的时候她自己都认为自己根本就是破世的包袱罢了。

    东帝点了点头,“我可以让你变得更强,但是这种训练的苦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得了的。”

    “我能忍。”芒刺语气坚决,目光中带着执着,她不想在破世边做一个花瓶,但她能做的却只有杀人。

    “好,你和你的主子商量一下,我明天在这个地方等你。”说完话,东帝就慢慢的消失在人群中。再也找不到踪影。

    “看什么呢?丫头。”东帝刚走,破世就出现了,轻轻拍了一下芒刺的头。

    “我都不是丫头了。”芒刺对破世的称呼有些不满意,用很低的声音反抗着,只是那声音似乎显得有些甜蜜。

    听到芒刺的话,破世笑了,“是,咱家的灵灵不是丫头了,是女人了,呵呵。”

    芒刺虽然有些生活白痴,但还是听出了破世话中的意思,一张俏脸瞬间羞得通红。如同红透的苹果,让人垂涎滴。

    在医院破世不但看到了水水,也见到了朱承启,这一点是在破世的预料之内的,水水的病已经查清了,很严重,需要住院长期治疗,本来朱承启是没有钱让水水住院的,要不是韩德绥帮忙,恐怕水水早被赶出去了。院是住了,但真正重要的是医药护理,水水的病不是做手术就能够治好的,而是需要长期的细心护理,和药物的辅助。虽然这样不会像手术一样需要一次付大笔款项,但是医药费和住院费累积起来也绝不会比做个大手术少,现在住院就如同烧钱,大多数人都是住不起的。更何况还要支付昂贵的医药费了。

    破世到的时候,朱承启正为这件事发愁呢!原来水水知道住院要花很多钱之后,就坚持不住院,而他这个做哥哥的根本没有办法筹措到这么多钱,一时间竟是个两难的局面。

    当朱承启看到破世的时候,两只眼睛瞬间冒出了绿光,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别人或许不知道破世的份,但朱承启却能够看出一、二来。破世的功夫如何他不知道,但从保护他的人看就知道破世的份绝对不会简单,那么住院这点小钱对破世来说一定不算什么。

    破世看到朱承启的模样就明白了他的想法,摇摇头道:“不要奢望我会做对我没有益处的事,除非水水由我来全权照料,否则什么都不要想。”

    “不行。”听到破世的要求,朱承启立刻回绝,“除了水水,别的都可以商量。”

    “哦”破世笑了,“除了水水之外,你还有什么呢?我想不出来,要不你告诉我。”其实破世本就打算给水水治病的,但是看到朱承启的样子就改变了主意,如果一个高手就此埋没岂不可惜。

    “我,我”朱承启说不出话了,他本想说花店的,可是那花店本就是他租得,根本不值钱,再说以破世的份还会在乎那个小花店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朱承启很为难,说实话,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否则他是绝对不会这么求人的,“求人不如求己”这句话他是明白的,但有些时候这句话却未必管用。在这个世界上,水水是他最亲的人,他实在是不能看着水水就此残疾,只是他还有什么办法呢?他还年轻,他还在上学。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