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入世纵情 第二十二章 黄天离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希望大家能够帮忙推荐一下,现在这个样子让人看得很难过,哪怕你向一个朋友推荐了也是好的啊!最近很忙,没有时间去做广告,没办法,只能寄望于大家了,这本书我会一直写下去的,因为故事的整体脉络已经弄好了,实在不忍心就此停步,不寄望于上架了,只希望看的人能多些,让我也有点成就感。5ccc.net呵呵。

    ~~~~~~~~~~~~~~~~~~~~~~~~~~~~

    破世回到小店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升起,看来今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黄天,芒刺等人早已等在小店门前,显得有些焦急,等待的确是一件让人心焦的事

    看到破世归来,所有人都十分高兴,玉儿拉着破世的手问这问那,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可的小女孩,芒刺居然也破例的笑了,虽然笑得很生疏,却也让人看了觉的很好看。文思雅早已将准备好的医药箱打开为破世包扎伤口,看到破世上那林林总总的伤口,眼睛里出现了一丝迷茫,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在常人来说几乎是致命的伤口,到了破世的上却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一夜未睡对于破世来说本来不算什么,但遭到了这么多人的照顾却又另当别论,此时破世就觉得有些疲惫,和所有人随便说了几句话就去睡觉了。

    知道破世累了,所有人都没有去打扰他,这一觉破世睡得相当的舒服,从早晨一直睡到下午太阳即将落山这才醒来,整个人看起来也精神了不少。

    “是该回学校了。”破世醒来第一句话就让所有人觉得莫名其妙。

    顿了顿破世才接着说道:“估计以后来找麻烦的人不会太多了,该来的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该死的也死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些基本上不会轻易出现的,我们就不必躲躲闪闪了,上海,战争才刚刚开始而已。”

    听了破世的话,所有人都觉得有些道理,也就没有说什么,只有黄天言又止。

    “黄天也该走了,是吗?”破世怎会不明白黄天的意思,见他不愿出口就代他说了出来。

    黄天点头,似乎有些难过,离别总是一件令人难过的事,千古如是。

    破世没有在说话,他也已不必再说,朋友贵在交心,语言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长亭古道乃是古人送行之所,在如今的年代长亭当然已经很难找到了,长亭虽无,酒已满杯,黄天虽没喝过酒,但这离别之酒,他却一饮而尽,颇显豪气。然后大步离开,没有回头。

    黄天消失在视野的那一刻,谁都没有注意到玉儿的眼睛里已经饱含泪水。

    此生难见(原文为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老沧州。

    破世并没有当天就回学校,而是在第二天早晨回去的,此时据他请假之已有半个多月了,军训已经结束,既然回到学校,破世就先去找了辅导员。

    当破世到了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里只有夏思仪一个人,破世轻轻的走到夏思仪的后,竟然看到她在网上聊天,都是些小女生的言语,估计是在和男朋友聊天吧。

    “夏老师好忙啊!”破世轻轻靠在夏思仪后突然说道,声音不小。将夏思仪吓了一跳,慌乱的将聊天窗口关掉,心虚的回过头看了看,才发现说话的竟然是那个玩失踪玩了半个多月的学生,不有些恼怒。

    “张破世同学,开学半个多月,你失踪了半个多月,我想你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无法向你的父母交代。”

    夏思仪极力摆出一副老师的严肃模样,但画虎不成反类犬,让人觉的像是人撒一样。

    破世耸了耸肩,“对不起,夏老师,我没有父母,所以不用你去交代。”

    夏思仪一愣,这才想起来张破世的个人档案上父母一栏是空白的。看到破世脸色不好,有些歉然的看着面前的学生,此时她才发现似乎几不见这个学生有多了几分沧桑,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种老年人才会有的沧桑会出现在一个大学生的脸上。

    破世见导员不说话,便道:“夏导员,上午我好象有课,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哦,那你先去上课吧!不过下午到我这里来一趟,无故旷课半个多月,这种事不能随随便便就算了,怎么也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破世随口答应了一声就走出办公室,顺着小路向上课的教室走去,清早一起破世就已给徐岚打了电话,问明了上课地点。

    很快找到教室,老师已经开始讲课了,第一节课是英语,上课的老师也是个年轻的女士,声音也算是悦耳了。

    破世看到坐在后排的徐岚和刘子刚就大步地走了过去,坐在他们旁。

    刚一坐下,徐岚就开始像破世发问,问题是一个接着一个,此时破世才发现这个徐岚不但是个花痴,还很八卦。

    就在徐岚唾液横飞的时候,一根粉笔头横空出世正打在他的头上,“那位同学,请回答我刚才所问的问题。”

    “哦,这个,嗯……。%#¥¥@……!@”徐岚一阵心虚,不知所云。

    “这位同学坐下吧,希望大家不要在下面窃窃私语,如果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就大声说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嘛!好我们继续上课。”

    经过这个小插曲,教室里静了许多,徐岚也不好意思再说话了,只是坐在那里似乎极为难受。让破世怀疑这小子有多动症来着。

    破世随手拿起徐岚的英语书,虽然没有系统的学过英语,但破世的英语却绝不会差,只不过是对于口语来说的,估计把谁扔到美国或英国呆上个一年半载的口语都不会太差。

    大学英语并不算太难,只不过没有环境学起来难免枯燥,效率也不会太高,而对于破世来说这一切都不成问题,看这种大学英语书上的文章也不费力。一页页的翻阅得相当快。直看的一旁的刘子刚羡慕不已,作为黑龙江的学生,英语不好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到了上海这种对英语水平有求比较严格的城市。所以说刘子刚觉得自己的英语比较吃力。

    中间下课的时候徐岚终于可以开口,说话如同崩豆一样,往往是破世还没有回答玩上个问题,他就已提出了下一个问题。

    对于徐岚的问话破世早就想好了托词,随便应付了过去。然后问了问刘子刚最近的况,没想到这个从东北来的大汉竟然依旧坚持每天长跑,现在已经每天跑七千米了。这不仅让徐岚很是佩服,也让破世赞赏不已,一份耕耘一分收获,这一点大多数人都明白,但谁又能真的做到坚持不懈呢?少之又少,人内心深处的奴是很难改变的,往往尊严荣誉这些不能够做到的事,皮鞭却能够轻而易举得做到。

    “刚子,好好练,等哪天你体力能跟上了,我就叫你真正的功夫,不过别以为这是很有趣的事,学功夫可是很苦的,你可想清楚了,到时候你想不练都不行了。”直到此刻破世才真正答应教刘子刚功夫,虽然刘子刚的资质并不算好,但破世本的资质似乎就不怎么样,所以他不在乎资质,他在乎的是毅力。

    “嗯。”刘子刚听到破世终于答应自己的要求,很是激动,脸上都起了红晕,让人看了觉得很有趣。

    大学的课程不算多,尤其对于文科生来说更是如此,当然这其中也会有例外,刘子刚就是这种例外,其实今天一整天就一节英语课,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剩下的时间就可以玩了,但刘子刚已经找了个家教的工作,约好了十点钟见面,而傍晚去英语学习角练习口语,他也知道自己的况,所以准备在英语上下点功夫,来弥补开始的差距。

    很快就下课了,本来破世是想回寝室去看看的,但刘子刚第一次做家教显得有点紧张,不得已破世就跟他一起去了,给他壮壮胆。而徐岚似乎也忙,据刘子刚的说法是,这家伙有思了,到处去勾引小女生。破世与刘子刚一同去壮胆是一个原因,当然也有破世的好奇心的原因,让他自己去做家教是不成的,人家随便问个问题破世就答不上来,当然除非是破世擅长的专业,但似乎破世擅长的专业别人是不会问的,你说谁会问做家教的大学生,杀人共有多少种方法?这样的问题。

    刘子刚做家教的地方离学校并不算远,就在曲阳路上与复旦大学所在的邯郸路交叉,但为了赶时间破世和刘子刚还是坐公交去的,那户人家就住一个小区的二层,刘子刚到了门前显得很紧张,让破世很是无奈,谁会想到平常魁梧豪爽的寝友竟会有这样的一面呢?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虽然年华已逝,但由于保养得当,依旧风韵犹存。看到来的是两个人,中年女人似乎有些不解,最终还是破世和她解释了一番,这才打消了她的顾虑。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