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入世纵情 第二十章 步履维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路的尽头已无路,只有那在雨夜中二层小楼的窗子透出的淡淡的灯光,人影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眼神幽暗苍凉,却又矛盾的带着一丝笑意,只是那笑容中有着太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客人已到,为何不进屋一叙,风雨之夜,难道不觉得冷吗?”

    小楼的窗子上映出一个女人凹凸有致的轮廓,三千长发在灯影中幽幽的晃动着。

    随着女人的声音,楼下的门已经开了,但门内却没有人,一个人影都没有。

    站在楼下的人慢慢走进小楼,步子迈得很慢,仿佛那一步有千斤重。这个人就是听说六指被人抓住的破世,只是他为何到了这里,难道六指就在这里吗?

    “我们又见面了。”

    楼上的女子看着上来的人,美丽的脸庞泛着淡淡的笑容。但是眉宇间却有着一丝忧伤。

    刚刚上来的破世看了看这个女人,脸上带着苦笑,“说吧,为什么要找我?我们的事三年前就已经两清了。”

    “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吗?你当初结下的那些仇人都已经汇聚到了上海。”

    女人轻轻的叹息,那眉宇间无法挥去的忧愁让人看了心里难受。

    “不需要你管,我不想欠你什么。”破世的双眼微微眯起,目光中闪着精光,“我的手下呢?放了他,否则就是你,我也照杀不误。”

    “放肆,竟敢侮辱圣女。”声音是从房屋的暗角落传来,原来那里还有一个人,只是他人躲在暗处,再加上材奇矮,所以很难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破世并没有去看那个矮子,只是静静的坐在女子对面,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女子,似乎在等着她的回答。

    在破世灼的目光下,那女子慢慢地低下头,“如果你还在乎你的部下的话,就让他在我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否则你认为以你现在的况还能保护他吗?”

    破世慢慢地站起来,看了一眼角落的男人,“如果六指出了什么事,我不介意再去拜访一下你们的教宗,摩尼教现在的人丁可是不旺啊!”说完话破世就慢慢的转向外走去。没有一丝的留恋。

    “你不能走。”女子终于站起,眼中带着一丝委屈,在风雨飘摇的夜晚显得分柔弱。

    破世回头看着女子,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你知道在外面有多少人等着杀你吗?如果你不出去,他们就不敢动手。”女子眼神中充满的期待。

    “就凭他们?”破世笑了,笑得很是不屑。“蚂蚁多了或许会咬死大象,但人多了只会相互残杀罢了。”

    听到破世的话,女子皱了皱眉,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

    走到楼下破世回头看了看小楼的窗子,看了看那灯影下玲珑的材,眼神有着说不出的复杂,但最终决然离开,脚步依然缓慢,依然凝重,巷子虽不深,却已处处充满杀机,看来这条路将步履维艰。

    风竟然越刮越大,细细的雨丝弥漫的清爽的气息,但其中却混杂着太多的东西。黑暗总是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庇护所。

    “曼陀罗,花香满街。风与灯,雨中摇曳。何时能再见你,我可郎。落花有意,奈何你流水无,风吹雨,雨打风,千花放尽已飘零,唯有我夜里独唱零丁。”

    幽幽的歌声在雨夜中飘,歌声中充满的哀怨,歌本是好歌,曲调也动人心扉,但此此景却显得份外的诡异,何人竟在雨夜歌唱,何人歌声如此悠扬?

    破世听到了歌声,面容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依旧徐徐而行。

    巷口处,几条人影在漆黑的夜里隐隐显出轮廓,难道刚才的歌声就是他们所唱,风雨中歌声依旧如路边的杨柳轻轻摇曳着,拨动着每个人的心弦。

    “天启佣兵团,你们以为凭借你们几个人就可以杀了我么?看来当初的教训还不够啊!”破世的声音中充满了嘲讽。

    “那加上我又如何?”一个窈窕姿从巷口处走来,杨柳细腰轻摇摆,动人心魂。

    看了看那出现的人,破世依旧从容不迫,“听到歌声我就猜出是绿衣歌姬来了,歌姬的歌声已越来越动听的,再过些子不用你出手,只要唱唱歌就把所有人都迷晕了,这样岂不省了许多事?哈哈。”

    “哎!还是血皇说话甜,也不知道你的甜言蜜语迷倒了多少少女,如果我在年轻十几岁,说不准我也会上你的,格格。”

    绿衣歌姬音如歌,余音绕梁,听起来既有着那成*该有的沧桑,也有小女生的清脆悦耳,却有几分勾魂动魄的味道。

    “我可消受不起歌姬这样的美人,却不知最近歌姬又和谁同出同入啊?让人捉的话就不好喽!”

    破世的话语中的讽刺之意任谁都能听出,但歌姬却面不改色,腰肢轻摆,“格格”而笑。

    “现在的男人大多都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像血皇这样的真男人是越来越少了,哎!空闺寂寞,门庭萧索啊!”说这话又忍不住“格格”而笑。

    “哦!那我不介意满足一下歌姬的生理需求啊!上功夫也是功夫,何必打打杀杀的,多煞风景啊!”

    破世似乎对这个提议颇为自得,不由得笑了出来。

    “先动手再上也不迟啊,两不耽误,格格。”说着话,歌姬的手中已出现两柄奇形冰刃,寒光幽幽,精光闪闪。

    “怕只怕到时候有人说我尸,我对这个调调可不感兴趣,可惜了,如此美人此后竟不能再见,可惜啊可惜,可叹啊可叹。”话音未落,破世手中唐刀已现。

    听到迫使的话,绿衣歌姬面色终于变了变,目光幽幽的看向破世手中的唐刀,“你就那么自信能够打败我手中的鸳鸯钩,只怕未必吧!”

    “上功夫我不敢保证能赢了歌姬,但这手上的功夫却自信的很。”

    话音刚落,破世的眼神瞬间变冷,夏之夜,却有深渊之冷。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时,又一影出现在雨夜,“如此闹的时刻怎么不叫我啊!我可最喜欢凑闹了。”

    听到这这声音,所有人都不由得皱了皱眉,似乎这个人不怎么得人心。

    “土狼,你怎么也来了?”歌姬手中鸳鸯钩慢慢收拢,看着那个刚刚出现的人,眼神中有一丝不悦。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吗?夜黑风高,正是杀人的好子啊!”土狗从一出现就盯着破世看,眼睛中带着玩味。还有一丝幸灾乐祸。

    “杀人?你是来帮他的?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歌姬的声音慢慢变冷,目光也越来越锐利。

    “别着急啊!歌姬,我可是来帮你这个美人的,你可别多想,我可不敢和你动手。”

    “呵呵,什么时候“土狗”的胆子变得这么大了?竟然敢伸出头来了,这明天的太阳是不是该从西面出来了。”破世一脸讽刺的看着那个叫“土狗”的男子。

    “土狗”听到破世的话,面色十分难看,似乎被戳到了痛处。“废话少说,出手吧!今我就要看看血皇的功夫究竟如何?”说话间“土狗”手中亮出一柄短枪,枪声银白胜雪,枪头颇大,看来此枪颇有分量。这正是他的兵器“断魂枪”

    “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人想要我的命,只是不知道你们是一个个车轮战呢,还是一起上呢?”破世悠闲的用手轻擦着手中的唐刀,似乎跟本不在乎此时的危险形势。

    歌姬、“土狗”还没说话,天启佣兵团的人却已经开口:“我们当然是一起上了,对你这种人我们可是不敢大意啊!”

    那人说话的时候就向前走了一步,在他看来此时的破世已犹如鱼,任人宰割,他实在想不出谁能够在这么多人联手围攻的况下,还能全而退。他错了,错的厉害,高手加高手并不等于两个高手,人的默契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练得出来的。所以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一道残影划破水汽浓重的黑夜,然后他就慢慢的倒下,他的眼睛中充满了惊骇、不甘,他甚至不能明白自己是如何死的,然后夜就变得更深,放眼之处空无一物。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