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入世纵情 第十八章 以弱敌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小店的门没有关,太阳已经消失在地平线,远方的天空中还飘着几朵红云,风已渐渐的止了。

    小店中,一刀一剑相互对峙着,黄天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武英荟佐,眼神中带着一丝紧张,如果只有他自己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死对有些人来说并不可怕,荣誉比生命更重要。可此时他却只能静静的站着等待对手出招,他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到底拖延到什么时候,就连他自己都知道,但有一点他却清楚得很,武英荟佐要想动他后的人,就得从自己的尸体上踩过去。有些人很少交朋友,一旦交了,就能够为朋友出生入死,黄天就是这样的人,这让的人大多数人都很难明白他的心,所以他们总是孤独的,或许一直到死,黄天无疑是幸运的,起码他有了他认为可以做朋友的人,所以他不是最寂寞的。

    武英荟佐的嘴角微微上翘,他已从对手的眼神中看到了紧张,紧张的人往往要好对付得多。此时他的心思已经从开始寻找破世变作夺取圣道轩辕。

    不想浪费时间,武英荟佐随刀势疾步向前,童子切安纲带着强大的气势向黄天劈去,似乎根本不给黄天退路。

    黄天并没有举剑封挡,体向后急退,手中轩辕随手前。

    黄天后退,武英荟佐执刀相追,腰扭转,童子切安纲直劈变横斩,眼见黄天后背已抵在墙壁上,退无可退,武英荟佐面上笑容更深,手上加力,刀风更利。黄天已无退路手中轩辕剑起,与那童子切安纲刀刚刚相交,体却已借势向左移去,随之轩辕剑收。那武英荟佐本拟一刀便可解决战斗,不料黄天竟出此招,收刀不住,刀斩在白壁墙上,留下一道深深地刀痕。

    武英荟佐招式用老,体顿露空门,黄天本可趁此时机出手抢占先机的,但他却只是执剑而立,神态庄重的看着武英荟佐。此时的他竟似突然长大了,不再有少年上应有的轻狂。少年本轻狂,只因他们肩上少了一份责任,更多的是抑制不住的激

    武英荟佐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黄天,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有如此大的变化,成熟、稳重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少年上,这很令人惊讶。

    两人又重新开始对视,气氛慢慢变得凝重,两人的表也变得庄重起来,武英荟佐不是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年龄,虽然开始的时候有些自傲,瞧不起黄天,但交手之后理智便占了上风,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句话很多真正的高手都会明白,反而是学了点三脚猫功夫的人才会轻视对手。

    忽然,武英荟佐消失在空气中,连同他上的杀气一同消失,就好像他从没又出现一样。

    “忍术”黄天瞳孔收缩,本就绷紧的神经更加紧张,心也开始不规律的跳了起来。忍术分很多种,就如同忍者分成上忍、中忍、下忍一样。仅仅能够隐的当然属于下成忍术,真正威力巨大的忍术能够将人的所有气息都隐藏起来。武英荟佐所施的忍术无疑是上乘忍术,此时黄天根本不能确定他的位置。

    一丝杀机,就那么微微的一丝,黄天感受到了,那杀机就在自己的后,他想躲却已无法躲开,勉力的将体向右一偏,随后“噗”的一声,黄天只觉得自己的左肩一阵剧痛传来,鲜血瞬间涌出,洒在地上,红得发黑的血液映衬着左肩的伤口触目惊心,但此时黄天不能、也不敢去查看自己的伤势,手中轩辕顺着自己的肋下反刺而出,此招不伤人,只为退敌,如果武英荟佐的刀在自己的上在划一道,只怕就是开膛破腹了。

    武英荟佐早就料到黄天招式,一刀的手就已再次消失。

    此时黄天左肩微微下斜,看来受伤不轻,额角已经流出冷汗,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受伤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根本不知道敌人在何方,何时出手。

    杀机再现,黄天体又多了一个伤口,虽然没有刚才那样严重,却也流了不少鲜血,鲜血在小店里蔓延,武英荟佐一次次的消失,又一次次的突然出现,没出现一次,黄天的上定然又会出现新的伤口,虽然都较第一次轻了不少,却也对黄天有很大的影响,此时纵然武英荟佐不再伤他,只需拖延时间就可让黄天流血而死了。

    黄天以剑撑地,单膝而跪,未脱童稚的脸十分苍白,口中不停地喘着粗气,或许他的体已经到了极限吧!毕竟他还没有长大。

    虚空中一双幽暗的眼睛看着黄天,嘴角慢慢露出了笑容,笑容中带着一丝残酷,“这孩子的前途一定无可限量吧!嘿嘿,可惜啊!可惜。”

    黄天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命运,那本来骄傲的头,慢慢的低下,体也慢慢向前微斜,似乎他已经开始昏迷,手中的剑握的也不那么紧了。

    刀,一柄挟着寒光的刀突然出现,直直的劈了下来,武英荟佐有绝对的信心至面前的少年以死地,他在这一刀中已下了多年的功夫,就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他对着木桩劈过多少次了,但他记得死在这刀下的人,每一个人,整整的四十人,如今这就是第四十一人,他嘴角的笑容慢慢扩展到整个脸,“轩辕剑出,万剑断折”没有人能够抗拒这种惑。

    武英荟佐的刀眼看就要劈在黄天的头上,突然,真的很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眼神中带着不可思议的看着单膝跪地的黄天,然后他的他的瞳孔慢慢扩散,逐渐变得空洞,变得灰暗。最终那慢慢显露的躯颓然倒地,他的前赫然插着一柄剑,一柄带着古朴纹路的剑,那剑柄上的剑穗还在轻轻地晃动,似乎在惋惜着什么,又或者是在轻叹。

    我们出生,

    给世界带来生机。

    我们成长,

    学会了人的美与善、丑与恶。

    我们活着,

    拥有了**与贪婪。

    我们死去,

    是否有人为自己而流下的泪?

    那尸体最终不见,

    化作世间微尘,化作脚下土壤。

    生前蝇营狗苟不曾留下什么,

    死后却化肥为料,滋生万物。

    讽刺还是启示?

    黄天的剑刺在了武英荟佐的上,没有了凭依的他慢慢向前倒去,本以为会与大地亲密接触的他却觉得自己伏在柔软的地方,一股幽香慢慢穿进鼻孔,化解了那绝不好闻的血腥之气,“好香”这是黄天晕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黄天快要倒地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但玉儿却是最先扑上去的,所以黄天倒在了玉儿的怀里,而不是地上。

    此时天色已经十分黯淡,拓跋穹冉与芒刺两人将尸体处理掉,然后所有人将小店打扫了一遍,地上的血迹早已用水冲掉了,玉儿将黄天扶到上,文思雅将他上的伤口仔细的处理了一遍,黄天上重伤只有一处,轻伤却有很多,此时被纱布包扎起来,真和埃及的木乃伊相似。

    破世依旧未醒,伏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似乎根本不曾知道边发生的一切。玉儿看着睡在桌子上的破世,有些不高兴,一想到黄天上的伤势,她的心就好不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