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入世纵情 第十七章 武英荟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清风带着淡淡的腥味飘,天空依旧是湛蓝湛蓝的,太阳无私的给予大地他自己的能量。

    破世还是出手了,如果他不出手,只怕此刻黄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黄天怔怔的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眼睛中带着迷茫,他的剑无力的躺在地上,显得有些衰颓,如同它的主人一般。

    一切都太快,当黄天看到三个黑影向自己袭来的时候,已无法躲闪,就在此时他看到了破世的出手,速度并不算太快,只有一刀,那一刀所形成的轨迹是那样的完美,行云流水,鬼斧神工。黄天震惊于那一刀而不能自拔,在他所认识的人当中,破世的功夫并不能算是强者,但他对时间,与位置的拿捏却是最恰到好处的,这点就连他心目中已经无敌的师傅都无法比拟,而此时的破世尚且受重伤,如果他不受伤又会怎样?黄天实在不敢想像。

    看着地上五具尸体,破世的表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就如同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般。而芒刺眼中的恐惧却没有丝毫的褪色,反而越加深重,她在恐惧着什么,她的内心为何如此的不平静?

    走在人烟稀少的路上,三个人都默契般地保持沉默,只有微微的风卷集着轻小的东西发出微弱的声音,伴着三人整齐的脚步声。

    “接下来我们去哪?面对的是些什么人?”黄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他本应是最不喜欢说话的人,但此时的他却抑制不住心中的动,杀人,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如果面对的是高手就另当别论了,没有人能够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

    “接下来我们只需要等就可以了,会有人自动找上门的,地狱的大门又将为谁而打开呢?你、我、还是那些人?这个世界是没有十分把握事的。”破世悠然说道,脸上带着一丝的嘲笑,没人知道他在嘲笑谁,或许他自己也不清楚吧!

    当三个人回到小店的时候,玉儿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饭菜,还有温好的酒,破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端起了酒杯,古人喝酒的讲究很多,到了今很多人开始喝啤酒、红酒……越来与少人知道那些喝酒的讲究了,但破世却对酒有着惊人的了解,喝什么酒用什么样的杯,什么时辰喝这些都有说法。

    破世找了两个杯子,这两个杯子并不是破世所想要的,但店内却实在找不到其他的杯子,有酒喝总比没酒喝要好得多。

    “嗯”破世将斟满酒的酒杯递给了黄天,示意他喝下去,黄天为难得看着破世,看样子是不会喝酒。

    破世也不勉强,他可不会像有的人,强劝硬灌,喝不喝酒只是个人的喜好问题,和是不是男人可没有关系。

    过了一会老者就从厨房中走了出来,坐到破世的对面,拿起另一个酒杯,慢慢到上温酒“今天走了几遭?”

    “三个,阿天走了两个。”破世端起酒杯在空中晃了晃,然后一饮而尽。

    “不错。”老者感叹道,也不知说的是阿天的表现不错,还是酒不错。

    破世轻轻点了点头,又开始倒酒。

    杯中酒已无,盘中菜已空,破世似乎已经醉了,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玉儿想要扶他进里屋休息,却被老者阻止。

    到了傍晚,夕阳尚悬在空中,红的可

    一个男人出现在街角,三十多岁的样子,体看起来有些消瘦,却还算健康,脸上带着令人觉得讨厌的笑容,头发微长,随着微风轻轻起伏。

    男人来到小店,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两只眼睛盯着坐在破世对面的老者。

    “没想到拓跋穹冉竟然会躲到这种地方,真是悲哀啊!”

    “我也没想到堂堂武英荟佐竟然会大老远的跑到中国来看我这糟老头子。”老者看着那个男人,似乎有些不屑。

    “听说那小子在你这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说呢?”老者,应该说是拓跋穹冉的老脸带着深深的笑容,让那脸上的皱纹显得更深了。

    武英荟佐笑了,笑得有点邪恶,“你说我要是把你这唯一的孙女给买去**是不是会很有趣呢?”说着话,他的眼睛就已看向坐在破世旁的玉儿。

    玉儿只觉得浑不自在,忙把体向破世靠了靠,似乎距破世越近,她越安心。

    听到武英荟佐的话,拓跋穹冉体一震,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但最终却又颓然的松开。如果他还是曾经的拓跋穹冉,他就不会落魄到如今的地步。如果还能动武,对面的人恐怕也绝不敢轻易的说出刚才的话。

    武英荟佐看到拓跋穹冉的模样,笑意更深,就在此时他突然觉得似乎有一股冰冷的气息向自己袭来,转头看去,一张尚显幼稚的脸,一双冰冷的眼,武英荟佐有些笑不出了,一进门他就始终注意着拓跋穹冉,而忽略了那尚未长大的少年,可此时他才发觉这少年才是真正可怕的。

    黄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武英荟佐,此时破世已经醉了,这间屋子里只有他功夫最强,作为男人他必须承担起保护大家的责任,虽然明白对手手定然不凡,但他却不能够退缩。

    黄天的剑已出鞘,在夕阳下显出淡淡的红光,红色就是血的颜色,看来此剑今定不会寂寞。

    武英荟佐看着黄天手中的兵器,瞳孔不断的收缩着,那血红的颜色映在他的瞳仁里,显得出奇的诡异。

    “轩辕剑出,万兵断折。”武英荟佐喃喃自语,目光中有一丝的恐惧,却又带着一丝兴奋,圣道轩辕,多少人望求一见却不可得,但今却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如何不心潮澎湃。此时贪婪渐渐战胜了他的理智,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传说中的圣道之剑,目光闪烁不定。

    武英荟佐慢慢取出自己的兵刃,太刀童子切安纲,传说中为源濑光所有,今却现于此处,此时童子切安纲刀如镜,泛着淡淡的寒光,夏里即使到了傍晚,空气中也总是带着白的余温,但此时小店中却气温骤变,萧杀之气,砭人肌肤,阵阵的杀气在武英荟佐与黄天之间徘徊着,两个人都死死的盯着对方。

    黄天看着对面的武英荟佐,心中的不平静渐渐淡去,他的精力已经全部都集中在对手上,不是杀人就是被杀,有时生活就是如此的可悲。

    就在此时黄天心中突然掠过破世杀人时的那道优美的轨迹,自己能够做到吗?黄天不在心中自问。

    黄天心有所思,破绽顿露,武英荟佐怎会放过如此机会,体一纵,童子切安纲挟着一股萧杀之气向黄天劈去,本刀脱颖于唐刀,却又加以变化,招数多以斩为主,尤以马上劈斩为主,此时武英荟佐人虽未在马上,但刀风却丝毫不弱,直摧人面颊。

    心有所感,黄天立刻醒转,手中轩辕迎着刀锋挡去,“当”的一声,两者兵刃相交,黄天后退几步方消去所受之力,但中翻腾不止,烦恶呕,面色血红,随之转白。

    而武英荟佐却纹丝未动,太刀置于前,面带笑容,此时他心下窃喜,本以为面前少年修为必定不凡,谁想到却是如此不济,看来今轩辕必定会落于自己手中。

    黄天修为虽浅,却也不会如此不济,但他失神在先,匆忙应战竟以手中之剑与武英荟佐的太刀硬捍。剑主轻灵刀主霸,所以在用剑的招式里很少有生磕硬砸的招式,而多以刺、削、扫为主,当然那些双手巨剑要排除在外。而刀却不同,刀式中大多以劈斩为主,多是一去不回、不死不休的招式。黄天以剑堂刀,出招之就已落了下风。

    深呼几口气,止住中烦闷,此时黄天看向荟佐的眼神中少了一丝愤怒,多了一份谨慎,虽然破世可能会醒,但以此时他的状态如何与人交手?黄天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必须击败面前的对手,否则众人将皆为鱼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