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入世纵情 第十一章 一个男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军训开始了,教官是一个老兵,好像是个排长。

    “教官,我不想参加训练。”队伍还没有站好,破世就大声喊道。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教官并不太严厉,声音虽大,却没带教训人的口吻。

    “我是练武的,这样的训练太容易了。”破世回答道。

    那老兵本来还想问什么的,但当他看到破世的那双手的时候,眼中掠过一丝惊讶,在常人的眼里破世的手很普通,最多就是多了点茧子,但老兵却能看出太多了,尤其是参加过真正战斗的老兵,从每一个茧子所处的位置都能够推断出一个人在战场中的习惯好来。

    “好吧!但你先别走,过一会我单独找你。”老兵并没有像夏思仪那样要求破世当场表演,因为他知道有些东西不是用来表演的。

    破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别人训练。这样有意思的。

    过了一会,休息的时候教官走了过来,看了看破世,“当过兵?”除了军队,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地方的人能够拥有这样的茧子。

    “没有,家传的武艺,从小就练就变成这个样子了。”破世知道老兵心中有疑惑,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

    “嗯。”老兵似乎相信了破世的话点了点头,“好了,你想干点什么就去吧!但是最后一天你得回来,知道吗?”

    “知道了。”破世淡淡的答道。然后起离去,在上海他还有太多的事要做,在校园内他是个平凡人,但出了校园他依旧是神主,这种责任是不能够推卸的。

    其实破世也不知该干什么,虽然有很多东西要做,但到底从何处开始还真是个难题,发展黑道似乎不太可能了,毕竟佛门已经开始注意他了。商业?就连陕西的商业也刚刚起步,就不要谈到上海来发展了。

    慢慢走到校园外,正想着事的破世,突然发现前方花店旁似乎有事发生,有一群人正在围观。本来破世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但实在无事破世就慢慢的走了过去。

    以破世的手挤进圈内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到了圈内破世看到几个人正在围着一个男生又踢又打,那男生只是用手抱着头,却根本不还手,其实这也没什么,但破世却看出了门道,被打的男生很“巧合”的将全的重要部位都挡住了,无论对方怎么大都不会对他有什么太大影响的,当然疼痛还是会有的。破世很纳闷,这的男生明显学过功夫,而且似乎手并不弱,但却被几个平平常常的小混混打得十分惨烈,这很难让人理解。

    围观的人很多,但并没有人上前去拦阻,反而有些看得津津有味。看到这些人的嘴脸破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来,虽然不信什么因果循环,但平常不帮人,有事无人帮。这句话破世还是很赞成的,为什么要将所有的事推到下一辈子,现世因果才是最重要的。

    破世并没有出手,一个武林高手宁愿被人打也不还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既然知道他不会有什么危险,破世也就不着急了,只是冷漠的在一旁等着这场戏的完结。

    “人去楼空花依旧,花开花落人不休”或许正是当时的写照,九月份的太阳总是带着一点侵略的,不一会动手的人和围观的人就觉得了,汗水渐渐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人群慢慢解散,花店依旧在,而那被打的人也依旧在,只是汗水中混合着丝丝的血水,在阳光下闪烁着淡红色的光华。

    “明明是一个高手却打不还手,这世道还真是有意思啊!”破世慢慢走到已经站起的男人面前,才发现认识他,那人正是朱承乞——徐岚的老乡。

    朱承乞的体一震,有些惊讶得看着破世,但随即又低下头去,转过慢慢向花店走去,那体在阳光下显得有点单薄,有点文弱,但破世明白这个男子的手决不次于六指,甚至可能达到芒刺的水平。

    破世看向那本不起眼的花店,花店里面除了花之外多了一个人,一个女孩,大约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人面羞花花黯淡,鲜花映人更那堪?女孩儿是漂亮的,但破世却觉得她缺少点什么。

    破世跟到花店里,静静的看着那个女孩,那女孩冲他笑了笑,那笑容中充满了纯真。

    “你进来干嘛?”那个男子见到破世跟了进来,面色冷,状若噬人。

    “我买花,不行吗?”破世换上一张很无耻的笑脸,依旧看着那个女孩。

    “你”朱承乞很愤怒得看着破世。却又无可奈何。

    女孩冲破世微微一笑,“哥哥,他是我们的客人啊!你不能这么对待客人的。”女孩的声音中充满了童真,也很好听。

    “嗯!妹妹的话就是对的,哥哥一定听妹妹的话。”朱承乞那本来愤怒的脸瞬间变得无不温柔。

    “哥哥练功练完了,该上学去了。”女孩走到朱承乞面前将他的衣衫整理了一下,退后几步,上下大量了一下,很满意地笑了。“哥哥这么帅,过两年就该有女朋友了,到时候就不用水水给你整理衣服了。”虽然女孩在笑,但任谁都可以看出那眼神中的黯然。

    “不会的,水水,我都说过多少遍了,我的衣服都要你来整理,好不好?”朱承乞很温馨的摸了摸女孩的头,那黑黑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际。

    “嗯!”水水很幸福的笑了。点动的头带着那长发轻轻地在腰际晃动。

    看着那女孩的样子,让破世想起了出尘,不由得脸色慢慢黯淡了下来。

    “大哥哥,你怎么啦?好像不高兴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和水水说啊!水水可是很厉害的哦!”水水很骄傲的将那小头扬起,很真诚地说道。

    破世看着面前的小女孩,会心地笑了,或许太纯洁的人很难在这个世界立足,但这个世界又有几个人是完全纯洁的呢,也就这些孩子吧!如果连孩子都已经开始老谋深算了,那么这是这个世界幸还是不幸呢?

    “大哥哥看到你就变高兴了。呵呵!”破世很自然的摸了摸女孩的头。十三、四岁的女孩已经开始成熟了,破世看着这个女孩,心想这女孩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呢?恐怕是倾国倾城吧!

    朱承乞极不自然的看着破世,似乎很不放心的样子。看到哥哥还没走的水水,生气的崛起嘴来,一双大眼睛盯着朱承乞,无奈之下朱承乞只得慢慢的离开。但临走的时候还是回头狠狠地看了破世一眼。

    “对不起,大哥哥,我哥哥就是凶,但他的人还是很好的。”小女孩带着歉意看着破世。

    “没关系的。”破世淡淡的笑了,这个女孩实在是可,让人想不喜欢都不行。“这个花店就你一个人看着么?”破世打量了一下这个小花店,觉得很不错,虽然小了点,却很有味道,让人觉得舒心。

    “嗯,我一个人就够了啊!那些买花的大哥哥、大姐姐都很好的。”女孩眨着大眼睛,眸子纯洁的没有一丝的杂质。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孩走了进来,“给我一束康乃馨。”女孩并不算漂亮,但看着水水的眼神却很温柔。

    “大哥哥,我要招呼其他客人来,你先随便看看吧!”水水为那个女孩挑选了一束很齐整的康乃馨,“姐姐又去看谁啊!你好像天天来这买花啊!”水水有点疑惑的看了看那个女孩。

    “啊!”女孩一愣,“没没,我没去看谁,就是我自己喜欢。”女孩有些慌乱的回答。

    “哦”水水似乎很失望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来看哥哥的呢!原来不是啊!我一直都认为你喜欢哥哥的呢!”水水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

    听到水水的话,女孩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水水不要乱说,让人听到不好的。”

    “哦!”水水应道,“我本来还经常在哥哥面前说你的好话的,是我错了,姐姐不要生气啊!”

    水水一脸歉然的样子,但从破世的角度却能够看到她嘴角的那一丝狡黠的笑容。

    “啊!”女孩显得更加慌乱,“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没说不喜欢。”说到后来女孩立刻捂住嘴,转就向外走。

    “姐姐,你还没给钱呢。”水水忙追了出去,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哦”女孩慌乱的将钱给了水水就逃也似的跑了。看的水水咯咯的笑个不停。

    破世看着水水的样子,觉得很好看,但却离自己是那么的远。

    “水水,你的家人呢?怎么只看到你和哥哥两个人啊?”破世慢慢走近水水,距离虽然在拉近,但破世却觉得面前的容颜却变得模糊起来。

    “哥哥就是我的家人啊!我们家就我们两个人。”说到这里水水的表开始变的黯淡,“我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我都不知道我的父母是什么样子的。”

    破世一愣,喃喃道“没有父母吗?和我一样啊!”破世的笑容有点苦楚,但更多的却是执着,既然没人给我温暖,那我就自己去找,哪怕是和其他人去抢。

    “大哥哥,你怎么了?”水水看着走到面前的破世,轻轻的拉了拉他的手,问道。

    破世收敛起那苦涩,“没什么,大哥哥也和你一样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子的,所以说我们还是很有缘的呢!”

    水水看了看破世,眼睛中渐渐涌出泪水,但她却倔强的将那泪水忍住。

    破世赞赏的看着水水,虽然单纯却不软弱的孩子,“或许他们上的故事比我还多吧!”破世暗暗的想。

    “水水,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让你哥哥来找我啊!”说着话破世慢慢地走出花店。

    破世不是一个慈善家,他很少会去帮别人,但看到水水的一瞬间,他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亲人一样,感觉很亲切。

    “嗯!”后传来水水那清脆的声音,破世最后回头笑了笑,然后就再不回头直到消失在人群中。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