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入世纵情 第四章 初见导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上海是中国第一大城市,世界第八大城市,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和贸易港口,全国最大的综合工业城市,也是全国重要的科技中心、贸易中心、金融和信息中心。上海地处我国南北海岸线的中部,交通便利,腹地广阔,地理位置优越,是一个良好的江海港口。境内辖有崇明岛,是中国第三大岛。并建有中国最高建筑——上海环球金融中心。

    清末,上海成了很多国家的租借地,美英法等国家都在上海拥有租借。所以成了当时的冒险家的摇篮。无数外国人蜂拥而至,此时上海剧烈的从传统中国文化变化着。

    开学的前两天是新生熟悉校园的时间,白天破世与刘子刚、徐岚在校园内外转了一遍,因为前一天刘子刚、徐岚探过路,所以转起来方便了许多。到了傍晚时分有人通知所有新生,所有新生去找导员,导员要认识认识每一个人。

    当三人到了导员办公室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有不少人了。中文系属于文科质,所以女生特别多,几乎达到了四比一的程度,这让不少男生兴奋不已,徐岚就是其中一个。

    欧阳禄远似乎早就到了,正在和一个美女聊天,看那美女一的名牌就可以看出她的家世不凡,当然这种不凡,也就是对某些人来说的,对破世来说却根本不值一提,真正显赫的家族往往都不会穿那种量产的衣服,他们都会有自己的私人裁缝,所以说真正的贵族穿的衣服都是没牌子的。

    这是一个熟人走到破世面前,“张破世,没想到咱们是一班的,真是太好了。”这个人正是一起坐火车来的何清,此时她换上了一件白色短衫,穿着一条白色运动裤,一双耐克的白色旅游鞋,再配上她那白皙的面容,一条不算长的辫子,显得特别的清纯。

    “破世,这位是?”美女当头,徐岚是绝不会错过机会的。

    破世看了看徐岚,脸上带着了然的笑容,“何清,也是陕西的,我们坐一班火车来的,也算是有缘了。”顿了一下,又向何清介绍道:“何清,这是我的两个寝友,徐岚,刘子刚。”

    听到介绍到自己,徐岚忙走上前来和何清握手,“幸会,幸会。我是杭州来的,如果想去杭州玩可以找我。”他倒是不生分。

    和徐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刘子刚,他站在一旁一声不吭,脸色有点红,完全没有了应有的豪爽。扭扭捏捏得像个娘们。在一旁的何清看着这个材魁梧的东北大汉,捂着嘴才没让自己笑出来。

    过了一会导员就来了,一个女导员,大约大学毕业不多久,看起来很年轻,长相也很不错,穿了职业装,看起来很有成*人的味道。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导员,我叫夏思仪,你们可以叫我夏老师,其实我比你们大不了几岁,前年我才大学毕业,所以说我们属于同龄人,不应该存在所谓的代沟,你们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我会尽量帮助你们的。”

    夏思仪的声音很好听,带着女特有的魅力。

    首先是例行的自我介绍,作为全国都排得上号的大学,这里的学生当然都不会太差,有几个人做介绍时,很多人都会投去羡慕的眼光,其中就有欧阳禄远,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上海的状元。

    “那家伙就是上海的状元啊!难怪那么傲。”徐岚感慨道。看欧阳禄远的眼神也变得没有那么充满敌意了。

    何清看了看徐岚,又看了看破世,好奇地问道:“你们认识他?”

    “何止认识,他就是我们宿舍的。有意思的一个家伙。”破世笑得很淡然,状元在他看来什么也不是,所以他也是这些人中表现最平淡的一个。

    欧阳禄远之后就轮到了破世的寝友刘子刚,他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带过而已。而徐岚也是简简单单的介绍了一下。

    徐岚之后当然是破世,破世看了看周围的同学,淡淡的介绍道:“我叫张破世,来自西安,没考试,花钱买的。”说完话破世就退了下来。

    破世退下来了,但这办公室却突然变得很静很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破世的上,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这个社会,花钱买大学录取通知书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有哪个人会先破世这样当众说出来的,一个也没有。

    “哥们,你太强悍了,真的,我服了你了。”徐岚悄悄的对破世竖起了大拇指。

    “咳,咳”夏思仪轻咳了两声将学生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然后介绍又继续下去,但破世无疑成了众人的焦点,有人开始悄悄地议论了起来,看向破世的眼睛里也充满了鄙夷和不屑,对于这些破世根本不予理睬,似乎没有这回事一样,随手拿起一本桌面上摆着的《道德经》看了起来。这本书他已看了很多遍,但每看一遍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或许这就是经典的力量吧!可惜在中国已没有几个学生愿意看这种文绉绉的书了,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教育的失败,有很多人都提出什么一生必看的一百本书或者几十本书,但《道德经》这本书却很少能够列入其中,大多都是一些外国作品,还有一些孔子之类的主流书,其实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必读的书,只不过是人的一厢愿罢了。

    此时没有人注意到此时夏老师根本没有听那些介绍,而是悄悄地看着破世,似乎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学生会那样介绍自己,“难道是为了让别人说自己有个?不太可能。”夏思仪暗暗猜测着。

    当所有人都介绍完的时候,破世也放下了那本《道德经》,看着已经站起的夏老师,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夏思仪站起来,在每个同学上扫了一遍,其实早在开学之前她就已看过了所有人的档案,甚至能够背的出来。“你们当中谁想当暂时的负责人吗?再过两天就该军训了,总该有个负责人吧!”

    夏思仪话音刚落破世就已把手举起,所有人都很奇怪的看着他,心中在想,“难道他还觉得自己不够显眼吗?一个靠着花钱才上得了大学的人竟妄想当班级负责人,真是笑话。”

    “你想当负责人吗?张破世同学。”夏思仪看着这个总会引起别人注意的学生,发现他并没有因为周围人投来的异样目光,而有丝毫的变化,依旧开始时的样子。

    “不,年轻美丽的夏老师,我只是想问问不参加军训可不可以,我觉的那个太幼稚。”

    破世带着一脸笑容看着夏思仪,让夏思仪觉得浑不舒服。但破世的那句“年轻美丽”却让她感到十分的高兴,那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自己漂亮呢!夏思仪当然也是女人。

    “你是觉得军训没有必要吗?”夏思仪很温柔的问道,让人听了就觉得舒服。

    破世摇了摇头道:“不是,正相反,我觉得军训很有必要,而且应该吧强度加大一些就更好了。”

    这下不仅夏思仪好奇,就连其他同学的好奇心都被调动起来,齐齐的看向破世,只是目光中的不屑并没有收敛多少。

    “那你为什么还有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呢?你不会是以为自己与常人不同吧?就好像超人,呵呵。”夏思仪唇角带着微微的笑容,显得有些调皮,这让她成熟之中带上了一丝活泼气息,无形中弥补了本外貌上的少许不足。

    破世看着这个不象老师的老师,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夏老师,我可是练武术的,军训那种幼稚的东西我想我不需要了。”破世的话显得有点嚣张,却又让人觉得他不是自负。

    听说破世练过武术,所有人的目光又微微变了一变,似乎学武术的人学习不太好也是理所应当的吧!有这种想法的人当然不在少数。

    夏思仪对中国的功夫似乎很感兴趣,好奇的说道:“哦,那你表演一下给我们看看吧!”

    所有人都认为破世会趁此机会好好表现一下的,但破世却淡淡地说:“真正的功夫不是给别人看得,那些所谓的武林大会只不过是花架势罢了,真正的功夫绝对不是那个样子的。”真正的功夫到底是什么样?破世没有说,因为这里不是所谓的武林。所以他们也不应该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可以认为你先前的话是在吹牛吗?呵呵。”夏思仪对眼前的这个学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还清楚地记得这个叫张破世的学生档案上是怎么写的。那上面的东西倒没少什么,只是父母一栏都是空着的,而且上面的照片显得很模糊。

    破世耸了耸肩,没有回答,又开始翻弄起那本《道德经》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