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入世纵情 第一章 车站送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破世住院期间,神宗的人几乎都到了,但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楚艳雨,这个忧郁的女孩仅仅去了医院一次就不再出现了,这令许多人很是不解,破世的心中似乎也有着淡淡的失落。5ccc.net

    去上海的那天破世并没有让太多的人去送,免得这一群人在火车站太显眼,但麻衣和死医依旧到了,对于麻衣破世当然不会说什么,而死医的理由更充分,他来送他的妹妹。如果在正常况下六指是一定会到的,但他早在几天前动去上海为神宗在上海建立报网探路去了。

    不出所料的破世与活医的车票号是紧挨着的,一个上铺,一个下铺。就在两人要上车的时候,一个美丽的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但看到那人的脸上的表,所有人的脸色都不自然起来。因为来的人正是被破世摆了一道的莫家大小姐莫心灵。

    本来冷着脸的莫心灵,走到破世面前的时候,却挂上了一张笑脸,看的所有人是莫名其妙。

    “张公子,你好逍遥啊,让奴家找的好苦啊!”莫心灵一脸的妩媚,配合着她那张天使般的脸庞,和魔鬼般的材,的确有让人抓狂的资本。但接下来的事让在场的人充分体会到了女人的善变。

    “我真是死你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莫心灵的妩媚立刻变成了咬牙切齿。那只如玉般晶莹剔透的素手轻轻的在破世的腰部“按摩”着,看破世那表,还是很有可看的。

    站在破世旁的麻衣与死医强忍着不笑出来,脸早已憋得通红,谁能够想到这个原本在陕西无人敢惹得人物竟然让一个小丫头弄得如此模样。麻衣和死医能够忍,但活医文思雅却忍不了,早已笑弯了腰。

    就在莫家小丫头还有得寸进尺的时候,破世的脸突然变得很温柔,这一下所有人都不明白了,在这样的酷刑下破世还能表现得这么温柔。这是为啥呢?

    “我知道你我,其实我也喜欢你的,只是没想到你先提出来了,哎,没想到作为一个的女孩子你竟然你我还大方。”

    说着话,破世竟然拦腰将莫心灵抱在怀里,深地看着她的双眸,然后轻轻的在她的嘴上吻了一下。

    在破世的目光下,莫心灵竟然脸红了,眼睛也变得迷离起来。破世也就是趁着这个机会才夺取了这个天之骄女的初吻的,当然此时的破世并不知道这是莫心灵的初吻。也不知道这一个吻对于这个女孩的影响有多么大。

    这个夺取了人家初吻的罪魁祸首作案之后早就一飚千里了,跑到火车中去了。留下莫心灵呆呆得站在原地,眼中现出迷茫之色。然后摸了摸被吻的嘴唇,脸上充满了委屈。她虽是商业奇才,同时却也是一个生活白吃,恋对她来说似乎是很遥远的事,也是她不敢触及的事,但今天的这个意外却改变了她。这是谁也没有料想得到的。

    看了看莫心灵,又看了看早已进入火车的破世,文思雅要了摇头,也走进列车。这两个人还真有点意思。文思雅默默的想着。

    破世与文思雅找到自己的车厢的时候,车厢里另外的两个人已经到了。一男一女,似乎还很熟的样子,正聊得火朝天,那女孩不算漂亮,但还算清秀。一件白色短袖,下面是一条发白的牛仔裤,还有一双奈克的旅游鞋。估计家庭条件应该还不错。而那男的穿得也不错,但应该属于小康以上,但绝不可能是富家子弟,这从一个人的气质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从高位看地位很容易,但从低位看高位往往很难。所以破世要看那个男孩很容易,但那个男孩有看出破世的份却很难。

    看到破世与文思雅那两个聊天的人也停了下来,打量了一下,当那个男孩看到文思雅的时候,眼睛立刻直了,直到边的女孩拍了他一下,这才醒过来,但似乎大脑有些短路,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股坎劲。

    四个人相互介绍了一下,原来那个女孩叫何清,男孩叫乔晓林,都是西安本地人,何清也是去上海复旦,而乔晓林是去**。“我怎么这么命苦啊!为什么就我一个去交大的呢?真是悲哀啊!早知道我也报复旦了。”

    听到破世与文思雅都是复旦的,乔晓林一脸的沮丧。

    何清听说破世和文思雅也是去复旦的时候,当然非常高兴。地与破世和文思雅攀谈起来,说是攀谈,其实大多数时间都是她自己在说,而破世和文思雅只是默默的听。

    而乔晓林却一脸沮丧的坐在上,时不时的偷偷看文思雅一眼,然后马上做贼心虚似的转过头去。这一切被破世看在眼里,觉得非常好笑,同时也觉得乔晓林这个人还不错。起码有意思的。

    “对了你们什么专业的?我学的是中文。”

    何清突然想起还不知道互相之间的专业,就问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我学的是什么专业,让我看看先。”破世在一片惊讶声中拿出那张刚刚到手的录取通知书,只见上面用粗体字写着:中国语言文学系。“我和你不是一个专业,我是中国语言文学系。”

    破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引来一阵大笑。破世说话的表极度认真。此时看到大家都在笑,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但实在不知究竟错在何处,只得尴尬的挠了挠头。

    “你真逗,中国语言文学系不就是中文系嘛!没想到你还这么能搞笑。”何清满脸笑容地说道。

    听到何清的话,破世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他还从来没出过这么大的洋相。其实这也不怪她,谁让他自小就长在大山里呢!后来虽然从山里走了出来,但他的生活却离平凡人太远了,很早以前所有的人就开始把他当作大人来看,谁能想到他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左右岁的人呢?

    文思雅看着破世的样子也觉得很好笑。但还是主动为他解围/

    “我学的是医学。”

    文思雅当然学的是医学,学别的没什么意义,既然花了一份时间就要有一份的收获。

    听到文思雅的介绍,何清一脸的惊讶“你学医学?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文思雅很奇怪的看着何清,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那种表

    “据说学医的得天天和死人打交道,难道你就不害怕吗?”问这句话的是一直沉默不语的乔晓林,似乎对与文思雅学医他也感到很是意外。

    文思雅根本就没注意这个男孩一直在注意她,顺手从带的包里掏出几个苹果,一人发了一个。

    “不就是死人吗!有什么可怕的。人活着我都不怕,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五脏六腑,肝肠脾胃吗,还不都是一砣?”文思雅斯忽然为这理所当然。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说得很随意。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一句话一出口,何清与乔晓林那已经放到嘴边的苹果却迟迟没有再往嘴里放。脸上的表说不出的别扭。唯有破世还是常态。

    “你们怎么了?”文思雅觉得何、乔两人的表很是奇怪。

    “没...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很强大。”似乎觉得力度还不够,何清又加了一句,“真得很强大。”

    旁边的乔晓林看文思雅的表也变了,听到何清的话连忙附和道:“的确很强大。”

    文思雅看着这两个人,觉得很奇怪,说的话让人莫名其妙,就不再理他们,侧躺到上休息去了。

    西安到上海的得路程并不算短,坐特快也要近十六个小时才能到,破世坐的是T137次列车,晚上快八点了才开车,四个人又聊了一会天,就快十点了,看文思雅已经躺下了,所有人就不再说话开始睡觉

    本书同时在上发布,希望大家也去支持一下,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