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狱黄泉 第三十三章 认个妹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就在蒙古为破世的一道命令而打得火朝天的时候,罪魁祸首却悠哉悠哉的在办公室里喝着清茶,听着音乐,闭目养神。过了一会,一个人推门而入,更确切的说是一个美女。

    “你终于肯见我了?不容易啊!我还从没有等人等这么长时间的呢。你算开了先例。”破世依旧闭着眼睛,手指随着音乐敲着桌面。

    美女如玉,只是一张冷脸让人觉得格格不入。听到破世的话,美女眉头紧皱,骄傲的将头扬了扬。

    “我很失望,对你。”破世悠然说道,依旧没有睁开眼睛。敲击桌面的手却已经停下。

    破世的话很让人尴尬,但美女却并没表现出过激的行为来,反而好奇地看着破世。在她心目中混黑道的人都应该是没什么教养,出口就带着父母的人。

    破世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美女,莫家的天才少女——莫心灵,“我听说你在商业上很有才华,但今天看来也不过如此。”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难道你很强?哼。”莫心灵从来没听人这么说过自己,对破世的话很是不满。

    破世慢慢的站起,走到莫心灵的面前,轻轻地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的眼睛对着自己的眼睛,“我对商业没什么了解,但我也知道作为一个合格的商业家必须要荣辱不惊,不卑不傲,完全的理智是最根本的要求,但你进来的时候,带着一脸的傲气,明显你瞧不起对手。如果你将我当作对手的话,那么恭喜你,你捡了一次便宜,因为我本就没想对你怎样,若是别人恐怕你就没这么好运了。就连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人,他们也未曾对任何人轻视过,哪怕那个人是个乞丐。而你自认为能够和他们相比吗?”破世表严肃,顿了一下之后又说道,“我想你不符合我的条件,你可以走了。”破世说完话,就回到椅子上,闭目养神。

    似乎被破世的话激怒了,莫心灵的脸瞬间变红,“你认为怎样才能证明我符合你们的条件,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证明给你看。”莫心灵愤愤地说,似乎有点丧失理智。

    “好,我就在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能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将我名下的产业改组成为一个真正的公司,我就收回我刚才的话。”破世站起来,一双眼睛亮得吓人。

    “好,我答应你,如果我在一个月之后改组成功,你怎么办,我可不想白干活。”莫心灵恢复理智,想想刚才的表现,觉得自己似乎有点不对,怎么说发火就发火了呢?此时话已说出自然不能收回。但她却不想便宜了面前这个黑道头子。在她心目中还是始终瞧不起混黑道的。

    “如果你成功了,我给你一千万,怎样?如果你还推脱,我就会怀疑你是不是害怕了。”破世一时得势,怎肯放弃大好机会。

    “我会怕?好就这么定了。叫你们的各部门经理来吧!”莫心灵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在她看来一个小小的黑帮能够开什么大公司。也就是做给政府看得罢了。

    破世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办公室里就进来了不少人,站在最前面的当然是地狱犬,而后有骗子,在后面就是一些破世不太熟的人了,大多都不是帮派的内部成员,仅仅为神宗做点事罢了。

    “好了,你要的人我都给你叫来了,你们聊,我出去一下。”破世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办公室,但脸上却挂着诡异的笑容。

    当莫心灵拿到有关神宗的各项业务报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庞大却这么乱的公司。而且每个公司根本不盈利,只是一个空壳而已。这叫她怎么下手。

    “张破世,我要杀了你。”莫心灵在心中狂喊道,看着手里一摞摞厚厚的报告,莫心灵退让的倒在椅子上。

    破世刚刚走出办公室,就有人给他打电话。

    “破世,我是齐云,你快来交大一趟,快。”齐云的话很急,而且带着哭腔。电话还没有打完就断了线。破世了解齐云的格,若非发生了大事,她绝对不会向自己求援的,想到此处破世忙找到还在睡觉的司机杜望雨。在神宗里还真没有几人敢和司机比开车,那几乎和找死没啥区别。杜望雨一路狂飙。开车如飞。

    “臭娘们,敢打老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今天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一群大汉围在一男一女的边,女子的上衣已经被撕破,而那个似乎还未成年的男孩早已伤痕累累。女子正是齐云,而那男孩自然是他的弟弟齐峰。此时齐峰已经不醒人世,而齐云满脸的绝望,她的边静静的躺着一个电池已经不知飞到哪里的手机。听到那些人的话,看到他们慢慢的近,齐云慢慢的将眼睛闭上,泪水顺颊而流,谁能想到曾经的悲剧又会发生再次自己的上,难道苍天真的瞎了眼睛吗?

    就在一群畜生笑的时候,天似乎突然变暗了,气温似乎突然降低了,一个莫名的压迫感笼罩了在场的所有人,齐云瞬间睁开眼睛,本来压抑的泪水瞬间流下。

    破世冷冷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然后慢慢地走到人群中,“我来了。”轻轻地将泪痕擦干,那一瞬间的温柔令人心暖。

    风不知何时起,云不知何时聚。缘起缘散本无定义,只为眼前的一刻相聚。那一刻在你的面前放却所有的坚毅,温柔永远留在回忆。

    “你***是从哪里来的?快给我滚开。否则别怪大爷不客气。”那群汉子似乎已从刚才的诡异气氛中惊醒,此时突见多了一人,自然十分不爽。

    破世缓缓地回头,目光如利刃,割人脸面。虾兵蟹将他本不愿踩,但总是有人不长眼。

    “一般别人惹我我往往敬佩他,但没事只知道欺负女人的人,我见一个灭一个。”破世欺来到一个大汉面前,一脚踢出,顿时惨叫若杀猪,破世看了看地下躺着的那个人,“看了妖姬的做法很好用啊!让男人变太监的确比杀了他们更有效。”

    其他的大汉似乎被吓傻了一般,竟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不代表破世会做君子,破世形如电,左冲右突,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跑掉的。

    当破世站在最后一个人面前的时候,那人早已吓得瘫软在地,眼睛中的恐惧扩散到全。“不是我们自己愿来的,是有人指使我们,我们才做的。”那个人嘴唇发颤,努力了半天才表达清楚自己的话。

    “那个人是谁?说,否则下场如何你也看到了。”破世盯着那名汉子,这双眼睛本没有什么吓人的,但有边那一地打滚的人衬托就不一样了。

    是夜,西安郊区的一间废宅里屋顶上,三个人衣襟随风,中间一人正是破世,边一袭麻衣者自然是麻衣。而最后一人却是芒刺。

    “哼哼,反黄泉联盟,没想到啊!没想到。”幽深的夜里,破世的话音虽低却依旧远远的传了出去。

    “谁?”废宅似乎并没有废,依旧有人住在里面。

    没有人回答,只有夜风徐徐的吹散天空那淡淡的云层,繁星如人的眼,眨来眨去。而月亮早已只剩下一抹银钩。如笑弯了的眼,美人眼,笑若钩。

    破世抬头看了看天,月虽不高,天却已黑。鲜血似乎永远也浸不透这黑夜吧!“杀”破世眼光突然犀利起来。在黝黑的深夜里,泛着淡淡的光芒。

    他的话音刚落,边的两个人就已飞冲进宅院。此时月依旧,却不再如美人眼,而似杀人吴钩,“吴钩带血甲衣寒,却把人将口啖”麻衣子母双刀左刺右镗,芒刺雌雄对刃割喉断血,鲜血无声人有声,凶器无夜有。麻衣芒刺在几百人中却如入无人之境。

    夜已深,风已停,血已冷。

    “今夜不要回去了好吗?”齐云看着破世的眼睛,为什么总是在他面前显示出自己的柔弱。齐云不明白,但有一个人能够为自己担起一片天空,这种感觉很到,真的很好。

    “恩”破世看着面前的女子,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男人的笑容并不会像女人那样倾国倾城,但男人的笑容往往会让女人痴迷,令她们安心,这并不是那种所谓的装酷能够装得出来的。

    “我们一睡。”齐云问道,却有着从没有过的小女人的羞涩。能够让泼辣女人变得顺服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极品男人,喜欢被野蛮女友蹂躏的人估计都有点受虐倾向。男人的天就是进攻,对女人温柔是一回事,被女人蹂躏又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我说我想认你做妹妹,你会答应吗?”破世没有去看羞涩的美人,只是悠悠然地说道。

    “我”齐云犹豫了一下,最后抬起头,“我答应。”没有人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齐云经历了多么剧烈的挣扎。

    “好”破世伸手抱起一脸神伤的齐云,“谁说兄妹俩不能睡在一起的,兄妹俩睡一起天经地义。”齐云象征的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

    上,破世一只手搂着齐云的肩膀,另一只手握住齐云的一只手,“你后天就要开学了吧?”

    “恩”齐云衣带齐整的躺在破世的胳膊上。她真的好想一辈子就这样过去。

    “那我这两天都陪你,怎么样?哥还够意思吧!”

    “真的?”

    “当然真的。我还能骗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破世笑着说道。

    “哼,我才不小呢!应该你认我做姐姐才对。”齐云回复往常模样,看了看破世的脸,直到此时才觉得破世似乎还是个大男孩,似乎还没有自己大的样子。

    “你想赖是赖不掉的,刚才你已经答应了,呵呵。”破世难得小孩子气一回。

    “恩,你放心,我答应过的事不会反悔的。”

    我不反悔,你也不要反悔,好吗?齐云默默的想道。

    “好了,脱了衣服睡吧!明天我带你去玩。”破世在齐云的脸上亲了一下,齐云的脸上立刻红霞遍布。

    深夜,两个人,一男一女,躺在同上,衣服已经褪去,男子健康女漂亮,却没有做男女之事。

    齐云躺在破世的臂弯里,觉得很安心,本来让人觉得很空旷的别墅,突然之间筑起了高大的围墙般,令人安心。往事的种种沉重瞬间被卸载,齐云竟然很快就睡去了。

    破世看着熟睡的美人,笑了笑,“或许你认为你是我的,但我知道那只是假象罢了,你心中早已有了人,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放心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没人能够在欺负你。不过,似乎这个妹妹的确有点大。”破世的眼睛看到的是那一对很成熟的玉女峰。

    但第二开始的时候,破世才发现自己对西安根本不了解,最后还是齐云带破世在西安转了一圈。此时破世也发现了齐云的另一面,在买东西的时候,破世十分惊讶得看着这个和街头小贩讨价还价不亦乐乎的齐云,这才发现她对人心理的把握竟然达到了如火纯清的地步,这令破世不得不感叹:这丫头不愧是北大心理系的高材生啊!

    一天一月,一叶一秋。夜再次笼罩大地,破世与齐云再次回到别墅,依旧没有看到齐云的父母。由此可见齐云父母对齐云是多么的关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