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狱黄泉 第三十一章 大肚男的悲惨下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站在一旁的楚艳雨正好看到破世的笑容,眉头皱了皱,“神主这是怎么了,以前他不是这样的啊!”

    在楚艳雨的帮助下,衣服很快就买完了,几个人走出高档衣店,准备为破世买上学的用品,就在他们走到停车场的时候,几个青年人似有意似无意的靠了过来,手里还摆弄着什么。

    “几个小妞长得漂亮啊!咱们头儿想和你们玩玩,怎么样啊?价钱随你们开。”就在破世等人将要上车的时候,所有青年将他们围住,看到几个女子的相貌后,两只眼睛都开始放绿光。

    “行啊!就怕你们的头儿付不起钱,我可是很贵的啊!”能够抵挡住妖姬催眠的凡人还真没几个,如果一个人真的能够抵挡住催眠的话,恐怕他也不会再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了。

    “你开价钱,我们给,只有你开得出来。”那青年的头脑已经开始不清醒了,大概不知自己姓什么了,竟敢这么许诺。

    “是吗?就怕我想要的你们给不起,我想要的是你们的命。”都说女人变脸如变天,这句话用在妖姬上是再合适不过了。只见她一瞬间窜到那个带头青年的面前,面如寒霜,冰冷的面容中带着一丝令人腿脚发软的微笑。“是谁指使你们来的,带我去找他,否则。”妖姬的功夫与破世比的话还有一定距离,但照比这些街头的小混混那可强太多了,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青年看到绝美的脸就在自己面前,但却兴不起一丝的其他想法来,因为他从这女人上感受到丝丝的杀气,毕竟是在道上混的,当然明白了这代表着什么,“我…我带你去找他。”虽然在道上的人总会把江湖道义放在嘴边,但与自己得命比,道义又值几钱?况且在道上混得好的有几个不是杀兄弃友的恶之徒,君子是混不了黑道的,中仅有一丝血的人是爬不到高位的。

    青年在前,妖姬随后,然后是破世几人,最后跟着的是其余的青年。那群青年看妖姬的眼神从开始的秽慢慢变作畏惧,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妖姬很强。

    并没有走多远,破世他们就看到了那个指使者,一个熟人——大肚男,此时那个狐狸精并不在他的边,但他的大肚子依旧上下蠕动,就像某个女人正在他肚子上做着某项剧烈运动。

    当大肚男看到妖姬等人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开始泛开,一张本就不敢恭维的脸此时显得更加的扭曲,“敢跟我斗,哼哼,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大肚男似乎为这次自己的胜利很是骄傲,将头扬得高高的,一副骄傲的公鸡模样。

    “啊!是你啊?你一定很有钱吧?要不怎么能够请到他们呢?”妖姬脸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那双大眼睛眨呀眨的,眨的人意乱迷,不知所措。

    “钱?哈哈,再有钱有个用,有权才是王道。”大肚男终于说了一句让人同意的话,但那说话的口气让人听了就有扁他的冲动。

    “那你一定很有权了?”妖姬一副小女生的崇拜表,那演戏的功夫不去做演员可惜了。

    “官不在大有实权才行,钱不在多有关系才行。既有是全有有关系的官才是真正的强人。”似乎看出了妖姬的崇拜,大肚男很是骄傲的仰头说道,很有点飘飘仙的感觉。

    “我好崇拜你啊!”妖姬说这就慢慢走向大肚男,走路时那水蛇腰不停的扭动着,看了让人直流口水。

    就在大肚男以为即将美人在怀的时候,妖姬突起一脚,正中大肚男裆部,顿时一声惨叫响彻寰宇,幸亏他们的所在地有点偏僻,否则人群涌来可有点麻烦。

    那群跟来的青年们看到妖姬的举动背上瞬间流下一层冷汗,想想先前自己的举动,所有人都想赶快逃掉,但却腿脚发软。

    破世看着前面的妖姬,“这丫头也太强悍了吧!”再看看此刻满地乱滚的大肚男,眼里充满了同,从满地的鲜血就能看得出,这厮的卵蛋估计被踢爆了,从此别想人道了。悲哀啊!惹谁不好,偏偏惹了这个精神似乎有问题的丫头。

    “你们还不滚,是不是等着我踢啊!”妖姬看着那群一脸恐惧的青年,狠狠地说道,“我可不介意明天来个头版头条,中国太监重出江湖。”

    那群青年人听到妖姬的话,瞬间鸟兽散,百米冲刺的速度让人叹为观止。

    在楚艳雨的参谋下,破世顺利的买好了上学的用品,就在即将离开的时候,却看到了两个熟人——死医,活医兄妹俩。两人看到破世等人也是一愣。

    “你们买什么呢?”虽然是自己的属下,但在平时没有必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那样的人永远成不了大气候,真正的强者不屑于翘尾巴,皇帝往往能够平易近人,而瞧不起人的往往是没有根的太监,他们前面是翘不起来了,就只能翘后面的了。

    “神主,我陪妹妹买点上学的东西。”死医似乎也并未对这个顶头上司感到畏惧,说话时很坦然。

    “活医也要上学吗?我怎么不知道。”破世好奇地看了看活医。

    “你能上学,就不许我上学了。咱俩上的是同一所大学,以后可是校友啊!”活医文思雅一脸的不愿意,似乎破世的话令她很受伤。

    破世尴尬的挠了挠头,看着死医,两者都无奈的笑了笑。谁让这个文思雅谁的帐都不买呢?

    一阵寒暄之后,破世与出尘等人就离开了,而死医文峰,活医文思雅还没有买完东西。

    看着破世离开,死医低下头轻轻地摸了摸自己妹妹的头,“妹妹,到了学校好好照顾神主,知道吗?欠人的终究是要还的,只是我们欠的太大,只怕得用一辈子来还。”

    “恩,我知道了,哥,我会照顾好他的,我知道他不仅救过你,还救过我。虽然他没有说,但他上的伤我却认得。”文思雅幽幽地说道,眼睛中有一丝的留恋。

    “是我连累你了,对不起。”文峰很不想说对不起,但实在不知该说什么。

    “哥,没有你我早就死了,是我连累了你,否则你怎么会去杀人。”文思雅的眼睛中闪着泪花,没有我的话,你应该已经是一个很出名的医生了吧!

    文峰轻轻地搂过妹妹的肩膀,没有再说话,最深沉的感不是在嘴里,而是在心里。

    这个世界上表面上贴着坏人标签的人并不多,而伪君子却不会少,嘴上说着黄色笑话,而为了朋友却出生入死的人不多,而嘴上仁义道德,却一肚子坏水的人只怕不少。岳不群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了一类人。真正贴着坏人标签的人往往并没有太大的危险,因为你可以绕道而行。

    但此时在文思雅面前的人却是衣冠楚楚,而且帅气中带着精明,“小姐,我们可以认识吗?”文峰去洗手间的时候,这个帅气的年轻人走到文思雅边。

    “对不起,我没兴趣。”连麻衣的面子都不给的人,会因为一个人长相好就加以颜色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小姐,你的气质很有演戏的天赋啊!有没有兴趣到我们这里来发展。”青年并没有因为文思雅的话而生气,依旧是一脸迷人的笑容。演戏对很多女孩来说的确是一个很有惑力的行业。成名是多少怀少女的梦想?但又有多少人成功了,人们总是习惯仰望成功者的光环,却不去注意脚下累累的枯骨。

    “对不起,我对演戏没有兴趣。”文思雅虽然还是一个女孩,但她注定已与单纯无缘。少女怀她没有享受的可能,当人不想让生活抛弃的时候,往往要放弃一些享受。但太多的时候不是生活抛弃了我们,而是我们抛弃了生活。

    “别拒绝的那么快嘛!我请你喝杯咖啡,咱们慢慢谈。”青年似乎很有把握,从客观上来说,这个男人的确很有点资本。但他错了,不是每个女孩都喜欢帅哥的,当人经历得多之后,往往能够看透许多东西。例如外貌。

    “我对演戏不感兴趣,我也不看电视。”文思雅回答得很坚决,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我给你拍张照片,证明我出来找过演员了,否则导演会骂我的。”青年的表很可怜,让人不忍心拒绝,文思雅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向她走来。

    两个人走出卖场,青年在前,文思雅在后,慢慢的文思雅觉得不对,为什么越走越荒凉?

    “可以了吧?我的回去了,我哥哥会着急的。”文思雅拦住还要向前走的青年。

    “可以了,可以了,我这就给你拍。兄弟们开工了。”青年的话刚说完,胡同口处就走出几个人来,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青年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十分**。

    但奇怪的是,文思雅并没有丝毫的慌张,这根本不符合常理。青年犹豫了一下,“你不害怕?”青年有点傻,这种况从没发生过。

    “我为什么要害怕,难道你很可怕吗?”文思雅似乎很无知的问道。

    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现在还有这种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主。这太令人高兴了。

    “很可笑是吗?”一个冷的声音从巷口传来。众人回头,就看到了一张带着邪邪笑容的脸,他慢慢地走向人群,谁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右手中夹着一把很小的手术刀,这就是他的兵器,既然是死医,用的当然是医生用的家伙。手术刀无疑很有卖相。

    更没有人注意文思雅的手中也出现了一件定西,那东西极细,只有在阳光下才能看到它反的光芒,她手中的是一枚银针,一枚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银针,就在所有人的注意都被文峰吸引过去的时候,文思雅动了。在人群中一阵穿插之后,就慢慢地走到了他的哥哥面前,眼睛里带着泪水。

    文峰拍了拍她的脑袋,“我知道你不喜欢杀人,但有时候不杀人就被人杀,我们总要做一些我们并不想做的事的。”看到妹妹点头,文峰牵着妹妹的手,慢慢地走了。在他们后,几个原本站立的人如同被钉子扎到的气球一样,体瞬间干瘪下去。

    在神宗没有人知道活医会杀人,但没人知道不一定就不会发生,三人市虎,尚可为真。无人的见,当然可以是假。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