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狱黄泉 第二十九章 与其埋没,不如放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在出尘强烈的要求下,破世哪也没去,只是静静的躺在上养伤。

    “你是不是该松开我了,我答应你用诅咒之刃发誓。”妖姬妖媚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行。”这次竟然是出尘做的回答。

    “为什么?”妖姬没有想到出尘会拒绝她的要求,她一直觉得出尘要比破世仁慈很多。

    “他受伤了,我不想再出现什么差错。”出尘的脸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唯一的变化是比以前更冷。所有能够危及到破世的因素都应该扼杀在萌芽中,想到此处,出尘的脸上竟然现出杀机。让妖姬觉得浑发冷。

    “姐姐。”破世当然也发现了出尘的异状,便拉住出尘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像孩子一样轻轻的摩擦着。出尘低头看着躺在上的破世,上的杀气瞬间消失。

    “放你可以,量你也不敢对着诅咒之刃撒谎。”破世从上取下那柄传说经过法老最强大诅咒的兵刃。轻轻的将妖姬的一根手指割破,鲜血流到刀锋上,刀锋瞬间显出诡异的红色。

    “我以金字塔守护者之名起誓,以此刃为介,向金字塔中游的法老不死亡灵起誓,在我与张破世在一起的子里,绝不向张破世出手,否则让我从此陷血池,灵魂从此不得超脱。你的子孙,丹茉公主。”妖姬的姿势或许有点随便,但她的表郑重的让人无法怀疑她的誓言。然而最让破世惊讶的是妖姬最后一句话,丹茉公主,没想到面前的女人竟然是皇族。

    就在此时,诅咒之刃闪过一阵奇异的光芒,并非血色,而是圣洁的金黄色,虽然淡淡的看不清楚,但破世等人却都感觉到了。

    “你真有狗屎运,我用了这么久它都没有认主,你只是往上面滴了一滴血,它就认主了。”破世愤愤不平的牢道。

    妖姬也很疑惑,心中也有一丝的无奈,认主了又有什么用,他也不是我自己的。

    “什么破刀,气死我了,小妮子,你要是想要就跟我说,我要了这刀也没什么用。”破世嘴上说气死了,但脸上一点生气的模样都没有。

    妖姬听到破世的话,脸上掠过一丝惊喜,但随即又黯然。他只不过说说,我怎能当真,这样的一把刀谁愿意轻易赠人,何况还是我这种仇人。

    “你不要?我可听说这东西在你们那里是很牛的,如果有了它,就会得到所有人的拥戴,几乎是王权的象征。可惜了,在我手里埋没了。”破世一脸惋惜的样子。只是眼睛中闪过一丝的狡黠。

    “你真的肯将这把刀给我?”虽然不信,但妖姬还是忍不住惑,问了起来。开了口之后才觉得自己有点傻,竟然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

    “当然,不过以后你得帮我办几件事。”破世笑了笑,看着这个在诅咒之刃面前有点傻的埃及女孩,突然觉得她也很有意思。

    “我不答应。”妖姬果断地回答,回答得很坚决,但眼睛还是盯在诅咒之刃上一动不动。

    破世似乎早就猜到了会是这个结果,拿起手中的长刃,惜的抚摸着,就如同父母对待自己的孩子。虽然这把刀没有认他为主,但毕竟陪了自己很久,破世还是对他很有感的。

    破世手指在刀脊上一弹,刀就从他手中飞出,在空中“嗡嗡”作响,最终竖直下落,直插在妖姬边的地板上,“给你了,小妮子。”破世笑了,一副根本不在乎的样子,但任谁都知道他是在乎的,很在乎。

    诅咒之刃在地板上兀自颤动着,轻响着,像似对破世的依依不舍。

    而破世边的两个女人都已经愣住了,任谁都没有想到破世就这么将自己的兵刃给了别人。

    破世看着两个惊呆的女人,想要笑,却最终没有笑出来,他无疑是不舍的,但他知道,与其埋没,不如放过。

    “金字塔的人就快要来了吧?否则你不会这么想着获得自由的。”破世的脸变得非常快,落寞像蛇一样迅速爬到他的脸上。

    妖姬明显一惊,看着破世的眼睛里带着羞愧,如果在几分钟之前她一定不会有羞愧的感觉,但此时不同。破世能如此大度的将诅咒之刃送给她,她怎能不感到羞愧。

    “小妮子,不用感到羞愧,我们本就是敌人,用点小计谋对付敌人是理所应当的。”破世淡淡的笑着,好像根本没有把被骗的事放在心上。“离开金字塔很久了,你也该回去了。如果不是为了和灵魂卫队的人玩玩,我现在就可以放你走的。”

    “你见过灵魂卫队?”妖姬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随意把神兵送人的男人,一脸的不可思议。

    “灵魂卫队我倒是没见过,我就是在和丹蒙打架的时候听他说过。”破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有点尴尬。

    “你和你蒙打过架?”妖姬更加惊讶。好像面前的不再是人,而是一个怪物。

    “可惜没打过他。”破世不喜欢撒谎,此时显得更加尴尬。

    此时妖姬上下打量了一番破世,最终说了几句让破世更加尴尬的话,“真不知道你从金字塔中出来后到底遇见了什么,和灵魂队长丹蒙比武竟然没有死,也算一个奇迹了。”

    “丹蒙很牛吗?”破世似乎对丹蒙也很不了解,听到妖姬的话觉得这个丹蒙似乎不简单。

    “不是很牛,是非常牛,他被我们称为战神,与他比试过的人至今还活在世上的不超过三个。其中圣庭的斗士是其中一个。”妖姬满脸的崇拜模样。极像一个花痴。

    “估计你把诅咒之刃送给他,他就会娶你。哈哈。”破世第一次看到妖姬花痴的一面,就开玩笑逗她。逗女孩,尤其是极品女孩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这话不假。

    “我才不。”妖姬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为什么?”破世没想到妖姬会这么回答,不是都说女人为了心的男人肯付出一切吗?难道用在妖姬上不适用?

    “我……”妖姬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到底为了什么,虽然诅咒之刃能够给她带来无上的权利,但她对权力不看重,她心中隐隐有一个答案,但就是不能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你真的将诅咒之刃给她?”一直没有开口的出尘突然问道。

    破世转过头看着站在自己另一边的姐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我明白你的心,但是现在是多事之秋,你怎么也要有一把趁手的兵器吧!姐姐也知道姐姐的功夫根本保护不了你。一切就只有靠你自己了。”出尘虽似淡然而言,但眼中却泫然有泪。

    “姐姐。”破世拉过出尘的素手,“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没有人能够伤害的了我的。”破世的脸上充满乐笑意,但他的心中却有种想哭的冲动。人生在世,孰能无

    出尘任由破世拉着自己的手,心中却感到悲哀。“本想保护你的,没想到却根本帮不了你,姐姐真的很没用。”

    妖姬看了看破世,又看了看出尘,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中竟有丝丝的惆怅,适才得刀之喜瞬间皆无。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