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狱黄泉 第二十八章 你之关怀,我之情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破世打的回到黄泉总部,到目的地还有近百米的时候就下了车,他不想让人看到他进入黄泉总部。

    “神主”莫元生见到破世,就很亲切地与他握手,但语气上很是尊重。因为在破世未到的这一段时间里,他已经了解到了这个年龄在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的地位——真正的黄泉精神领袖。

    “莫先生久等了,我是莫心童的朋友,你叫我神主岂不见外。叫我破世就可以了。”该收买人心的时候就要收买人心。做人不能太过死板。

    “不敢不敢,既然您认识犬子,我就冒犯一下叫你张公子吧!”莫元生听到破世承认与自己儿子的关系,心中大喜过望。但真让他叫破世的名字,他还真不敢。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破世不喜欢拐弯抹角。

    “我想和张公子谈谈以后与黄泉合作的事。”虽然黄泉作的大多都是黑道生意,但黑道对白道的影响往往是巨大的,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有一些事黑道插手往往容易办得多。

    “谈这个,我不太懂。我的商业步伐还没有起步,所以现在谈还早了一点。”破世淡淡地说,此时他又恢复到平时的样子。冷静淡漠。

    “那张公子的意思是?”

    “等我找到我要找的人我会找你,或许那时候已经是别人了,我想你走下台,你的儿子根本没有能力继承你的晋商联合会的会长地位吧!我只找最能说得上话的人谈。”破世一点都不留面,但同样也是事实,莫心宁作家主,让他作晋商联合会的主席,根本没人会答应。商场就是被利益驱使的一群人的战场,谁的得利益多,谁就是赢家。没有人会愿意让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人当这个会长。

    莫元生听到破世的话,一脸的苦笑,人人都以为是他力主让莫心宁做下一代家主,可又有谁知道他的难处呢?他虽是家主,却也不是可以决定一切的。例如这次决定家主,就的所有家庭的长者一同投票决定。

    破世看到莫元生一脸的无奈的模样,轻轻地笑了,只是笑得很诡异。

    “如果不是令长子当家主,我想我很难与你合作。”破世淡淡的笑容中有一种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自信。

    莫元生听到破世的话一阵沮丧,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以后很难找了。此时他想起家族中那些为了自己利益,而出卖家族利益的人,心中一阵咬牙切齿的恨意在中涌动。

    “不过。”破世说到这就停了,看着对面的商业才子,对于这种打一棒子,再给快糖吃得策略,破世早就用的出神入化了。

    莫元生是老商人了,怎么会不知道破世的策略,但他的确想知道破世到底想怎样。他没有追问,只是用眼睛看着破世,等待他的答案。

    “不过我对你的女儿很感兴趣。”破世淡淡的笑了,他知道他不是一个天才,不仅不是天才,而且是一个比平凡人还平凡的人,所以他从不会妄想自己会成为一个全才,所以他的精力几乎都用在练武上,一个再笨的人在练一个招式几百次后也会很到位的,勤能补拙,确有几分道理。破世除了勤奋以外,最大的优点可能就是用人。所以他一见到莫心灵,就觉得这个人对自己的帮助会很大,虽然他对莫心灵的了解很浅。但这一点了解就已足够。

    “你对小女感兴趣?”莫元生大是惊讶,难道这个神主喜欢上了心灵。莫元生觉得很诡异,但也有点兴奋,如果心灵真的嫁给这个神主的话,那一切都好办了。但想到自己女儿的格,刚激起的雄心又凉了下去。

    “我对莫小姐的才华很感兴趣,希望能与她见一面,莫老板觉得怎么样?”破世的语气中没有一丝的火气,但看着莫元生的眼神中带着不可拒绝的神色。

    “这…”莫元生很为难的看着破世,“莫公子,不是我不想,只是小女的脾气很臭,我也管不了她。”

    “这个我不管,要么她来,要么以后你的生意经常有陌生人光顾。你想清楚吧!”破世不容莫元生再开口,转离去,该霸道一点的时候就得霸道,否则还要这地位,这权势干什么?

    破世离开黄泉总部后,就想起了女孩。当他在来到那门前的时候,却没有人为他开门,在地上他看到一张字条:家中来人,归沪。

    沪就是上海,破世要去的也是上海,可上海之大,找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简直如大海捞针般。难道这就是命运,破世从不信命,他只相信自己的努力。

    “上海之行,我一定不会错过。”

    破世的目光带着一种执着,或许感真的不能考虑太多,修仙修道确不能太着于行迹了。破世并不是一个善变的人,而且他执着的精神令任何人见了都会觉得恐惧,佛曰莫执着,但破世不信佛,他觉得,不执着就是错过,错过往往能令人后悔一辈子。

    当破世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从很远破世就看到一袭白衣在风中飘,料峭的姿似要乘风归去,羽化登仙般。

    “姐姐,”破世脸上的难过瞬间消失,能够有一盏为自己常亮的灯的确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破世突然感觉到一种家的温暖。

    回到房间,看到妖姬一张苦脸,很不好看。

    “呀!妖姬这是怎么了,似乎很不高兴吗?”破世一脸的笑意,让人看了就生气。

    “你连续几天一动不动试一试,你好狠心啊!”此时妖姬已经知道自己不会有事,便又恢复原来的妖媚本,竟然与破世开起了玩笑。但此时她的上的衣服已经比以前多了很多,妖媚之气便不如以前。但依旧有让一般人**的能力。由此可见妖姬魅惑之强了。

    “好啊!我也试试。”破世说罢就坐到妖姬的边,躺在她的膛上一动不动。只是嘴角的坏笑带着一丝的孩子气。

    妖姬没想到破世会如此的无赖,想要将他推开,却跟本不能动,年方花季的她,从来没有与一个男子如此亲近过,此时闻到破世上的男人气息,双颊不由的桃红一片,呼吸竟也急促起来。

    破世觉得妖姬上越来越,知道有异,便直起子,看到的却是妖姬一脸动的模样,本已妖媚的容颜,此时更添一分处子之美,让人**。看到此种场景,破世不由看得呆了。

    妖姬当然看到破世的样子,心中竟然勾起丝丝的涟漪,但同时又有一份疑惑。为什么自己使用精神迷惑不能将面前的男人迷惑,而此时只是很平常的样子却能令他痴迷呢?

    “你受伤了。”后的出尘走到破世的面前,一脸的担心。

    “恩”破世本不想让自己的姐姐知道,但既然她已经看了出来,也就不再隐瞒。“没关系的。”破世补充道。

    出尘不顾破世的阻止,将他按到上,脱去他的上衣,当看到破世的伤口是,不眉黛紧皱,坐在一旁看到破世伤口的妖姬也是一脸的惊愕,谁能将他伤成这样呢?

    “谁?”出尘的脸上竟然隐隐出现了怒气。

    “姐姐,没关系的,对方也没讨到好处,你不要为我担心。”破世笑了,很开心很开心的那种。

    “你还笑,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出尘嗔道。那张终年淡漠的脸如同大地回,让人惊艳。

    破世依旧傻笑,没有回答。姐姐,你感觉到你的变化了吗?

    出尘将破世先前的包扎全部拆除,然后找来家中备用的急救箱,重新给破世上药,包扎。做完这一切她的鼻尖竟沁出一层密汗。

    破世静静的看着这个很用心的姐姐,竟然有种想哭的感觉,抬起手轻轻的擦去她鼻尖上的汗水。出尘想躲,最终却任由破世的手抹过。感到一阵肌肤的接触,一张淡漠的脸上出现了丝丝的红晕。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