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狱黄泉 第二十六章 一个女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明月虽有,酒与高楼却未见,破世走在少有人迹的街道上,左肩明显低斜,看来他的伤并没有表面上看得那么轻。

    “不愧为十大兵器的承影,果然不凡。”破世低声说道,一张脸有些变形。

    向何方,去何处?破世不知道。回家?姐姐会担心,帮会,就怕自己会被人暗算,毕竟这个老大的份还是有很多人眼红的。

    一辆公交车驶过,一个女孩走下车来,破世能够看到这个女孩的侧脸,有点眼熟。

    女孩似乎有点害怕,脚步走的很急,破世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无处可去,有时意味着有更多的地方选择,不认识的人往往不必担心有什么后果。这个道理有时候很浅显,但真正能够想明白这一点的人少之又少。

    女子到了一个公寓前停下,就在她要关闭铁门的时候,一个黑影窜到了他的面前,他想要叫,却已被人将嘴捂住。

    “回家。”破世用冷冷的语气对女孩说道,不容拒绝。手却已松开。

    女孩点点头,在前面带路,似乎根本不曾惧怕。

    女孩家没有任何人,这到省了麻烦,到了女孩的房间,破世颓然倒在沙发之上,鲜血虽已止住,但伤口依然怵目惊心。衣袖已被血染红。

    “我帮你包扎伤口。”那女孩看到破世肩膀上的伤,似乎有点害怕,一个陌生男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强行来到自己的家,估计没有几个女孩不害怕。

    女孩到自己的屋里去翻了一通,最终找出了一些纱布,和一点药酒,为破世简单包扎里一下,当破世将衣服脱去的时候,女孩惊骇的发现,在破世的上纵横交错的伤疤不计其数,清晰可见的也有近十条,若是平常人只怕早已死了。

    女人总是比男人要细心,所以女孩给破世扎的绷带也很争气,但当她触及到伤口下面的一块总是缠在破世上的布时,破世脸色一变,一把将女孩推出很远。

    女孩十分委屈得看着破世,但破世丝毫没有道歉的心,只是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一语不发。破世此时已经想起了这个女孩,当在公交车上还不小心吃了她的豆腐。难道真的是缘分?狗。破世在心中否定了这种想法,他本就从不相信缘分。

    女孩站起来,转回到自己的屋中。破世与女孩见面一共说了没几句话。似乎两人都很默契的选择了沉默。空气中也散播着一种沉闷。

    “敦煌飞天,果然不愧为中国佛教的捍卫者,实力不容小窥啊!看来以后有的忙了。最近怎么这么多事发生呢?头痛啊!”破世暗暗苦笑。这个世界没有几个人是活得轻松的,地位越高往往负担越沉重。**的疼痛往往只是暂时的,而精神的枷锁往往会桎梏人一辈子。破世由于流血过多,神志已经有点不清,就这样斜靠着沙发慢慢进入梦乡。

    直到晒三杆破世方醒,沙发依旧是那个沙发,但他的上却盖了一块毯子,没想到有人走近自己,自己却完全没有察觉,破世对自己的表现很不满。睡了一觉破世的精神明显好多了,站起来开始打量这间屋子的布局。

    屋子不大,但摆设却恰到好处,简洁却不失格调,没有画蛇添足的累赘,看来这家主人的品位还是不错的。一幅仿清明上河图挂在客厅墙壁的正中间,带着一丝古典的气氛。虽不是真品,但仿的不错,估计价格也不会太低。

    就在破世打量这间房子的时候,女孩的屋门打开,女孩睡眼朦胧的走了出来,根本没有向破世瞧一眼,就走进了洗漱间,但破世的眼睛已经直了,全因那个女孩走出来的时候上只有罩和一个三角小内裤。

    破世是君子吗?不是。但他一般不会做出一些太伤害人的事来,但昨夜他受了重伤,今虽然好了许多,但体依旧很弱,外魔总是在人最脆弱的时候侵入。所以…..。

    女孩洗漱完毕,转过来,正看到站在洗漱间门口的破世,这才想起昨夜的事来。如今穿的这么少站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顿时面红如潮,低下头去。却没看到破世原本清澈的眼睛此时微微现红,红的有点妖异。

    破世走到女孩面前,抬起女孩的下巴,直直的看着女孩的眼睛。女孩怔怔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心中慌乱,面色如滴血。但却不这该怎么办,闻着面前男子上散发出的阳刚味道,竟然觉得很喜欢。

    破世看着面前女孩羞的模样,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火,低头狠狠地吻下,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怜香惜玉。竟然有点野兽的气息。

    女孩感到事不对,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本能的扑打,却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有时女人的反抗往往能够激起男人更大的兽,这句话的确有几分道理。破世抱在女孩腰间的双手一紧,女孩的体就贴到了破世的体上。

    长吻,破世的嘴渐渐触及到女孩的一些敏感部位,耳角。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女孩上游走,原本脸色潮红的女孩,体也开始变红,如鲜花绽放。

    当破世的手慢慢触及到女孩的玉女峰之时,女孩的体一阵颤动,女孩的肌肤无疑是美的,柔滑如缎,令人流连。

    不知这样过了多久,女孩似乎也已动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反应,开始回吻破世的脸颊,虽然动作有些生涩,但却很温柔,很让人喜欢。

    破世将女孩推到洗漱间的墙上,将自己上的衣物除去。开始与女孩零距离的接触,女孩抚摸着破世那满是伤疤的脊背,意乱迷的喃喃自语。呻吟声不自觉的从口中流出,听之令人**。

    “不”当破世的手延伸到女孩的密境之时,女孩顿时从痴迷中惊醒。

    破世浑然不理,手指轻轻揉搓,顿时一串美妙的音符自女孩的口中倾泻而出,女孩的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但眼泪却从眼眶中流出。

    “求求你,求求你了。”女孩的泪水滴落在破世的脸上,破世抬头,一张清绝的脸映入眼中,泪水涟涟。

    手停,放下怀中的女孩,退后两步,转,离开。破世没有一点的迟疑。此时女孩的罩已经掉在地上,将玉女峰暴露在外,而小内裤也已偏离了他原来的岗位,将女孩的光暴露在空气中。但破世却没有留恋的转,不看一眼。这并非破世的功能有什么问题,既然已经决定放弃,又何必流连忘返。这是破世的坚持。

    就在破世将要开门离开的时侯,女孩的声音在后响起,“你要到哪里去?”

    破世停住脚步,却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后的女孩依旧没有穿上衣服,破世不是君子,但有时**是很难控制的,尤其是一年多的男人。破世的上依旧很,这表明他上的**还没有散去,有些东西是不了的,犹如大禹治水,只能疏导,**无疑就是如此。

    “你上还有伤。”破世的伤本来已经被包扎上了,但刚才的运动又让伤口从新流血。

    “我没关系。”破世长呼一口气,冷冷的说道。

    “你可以留下来,我们可以当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女孩的语气中似乎带着期望,似乎她已经对有了意,但破世可没妄想自己能够虎躯一震,就美女如云,主动投怀送抱,事实上在以前的子里,投怀送抱的不少,但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要他的命。

    “我怕我擦枪走火,这种事可不是每次都能够控制得了的。”破世的语气依旧很冷,但心里却对这个女孩有了一点好感。因为他觉得这个女孩很天真,很可,在这个物横流的世界上的人还有几个单纯的起来的呢?

    沉默,

    无语的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沉默中能够听到人的心跳。

    “我可以用手帮你。”破世猛然回头,看到了一个如同火焰般的体,那体红的是那样的动人心魄。

    女孩的脸早已低的不能再低,破世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女孩竟让要帮他,用手来解决问题。

    破世走到女孩的面前,明显感到女孩的心里慌乱,单手将女孩揽入怀中,如果这个时候破世还不懂的怎么做,那么就连他自己都会鄙视自己。

    女孩感受着这强健的体,觉得很温暖,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平凡的脸,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笑容虽然淡,却很温暖。然后她的一只小手慢慢的滑向破世的裤子里,那只手显得柔若无骨,晶莹剔透,有如白玉泛着淡淡的凉意。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