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狱黄泉 第二十五章 敦煌飞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破世喜静,因为在静谧中往往能够想出一些平时想不到的东西,所以破世首先让地狱犬回去了,然后又分别将楚艳雨和齐云送回家后,就来到西安古城墙之下,西安古城前在历经几代兵火之后,变得十分衰颓。但昔皇城的尊严依旧,只是在现代灯火的照耀下,显得有点和现代的气息格格不入。

    破世站在古城墙上,衣带随着夜风飘,苏东坡有诗句“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正如此时破世之模样。

    夜月下,

    一袭青衣自远方飘来,

    一柄长剑闪着银光,

    一个女子如凌波仙子御风而来。

    破世的目光渐渐亮了起来,不是因为她那颠倒众生的容颜,而是那决无破绽的姿。这个女人绝对是破世所见之人中手最强的一个,虽然与圣庭的那个男人还有点差距,但绝不比埃及的那个皇族相比。埃及的皇族也就是法老的后人。守卫金字塔的人。

    面对这个女人,破世觉得自己上很久没有过激的血液正在沸腾。这个世界值得他全力出手的人并不多了,但眼前这个人无疑算是一个。

    “你杀过佛门中人?”女子先开口,声如珠玉,却冷若玄冰。

    “我只杀人。”杀人当然不会在乎杀的是谁。

    “难道你不怕因果报应?”女子声音仍冷,青衣随风,剑斩银光。

    “因果?我没见过佛。”破世笑了,但战意依旧。没见过佛,自然不信佛,不信佛当然不会信因果。

    “佛在心中。”女人没有丝毫的破绽,动作上是,表上也是。

    “我心中无佛,我就是佛,我就是神,神应该在人间,而非高高的天堂,神应与世人同享苦难,而非在天堂享受众人崇拜,天上住得都不是神,而是魔,如果我们崇拜的神与佛真的住在天上的话,我就打破这种崇拜,我心中的神在人间,甚至在地狱。”破世右手一招,一把殷红如血的利刃携着滔天的战役出现在的手中。

    刀如血,刃如冰,不求万人崇拜,只望人间多杀生。诅咒之刃的确妖异。

    那女子见到破世手中兵器明显一愣,全无破绽的绝世容颜上终于出现微小的涟漪,千里之堤溃于蚁,破绽虽小却可致命。

    破世毫无花哨的一刀劈下,刀风凛冽,刺人肌肤。重剑无峰,大巧不攻。这种意境不是没有人达到,只是很少罢了。

    女子似乎并不想与破世纠缠,飘而退,真乃是动若狡兔,但偏偏却像仙子漫步般悠闲自得。

    如果说女子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的话,那破世就如同九天战神,威势人。

    破世一刀不中,收刀而立。刀尖遥指女子。

    “既然来了,又为何躲躲闪闪,佛门中人在我眼中,常人尔。杀与不杀,全凭心。”破世傲然而立,战意渐淡,杀意盈然。

    “唯愿丝弦罢干戈,指尖常滴血。奈何人间多屠戮,誓留人间不飞天。”女子如竹楼清唱般的声音,大多数男人听了都会陶醉其中,但破世没有,他的杀意反而更盛。

    “敦煌飞天,好一个佛门飞天,好一个誓留人间不飞天。”诅咒之刃似乎感受到了破世的杀意,刀尖发出诡异的嗡嗡声。似乎已等不及要饮血。

    感受到诅咒之刃的兴奋,破世不再犹豫,脚尖一点地,行捩然飞出,手中长刀仍旧毫无花哨的向下直砍,只是此时的气势与方才的完全不同,飞天在刀锋下,衣带随刀风飞舞,如蝴蝶蹁纤。

    抬起手中剑,剑与刀锋和,砰然有声,破世凝立不动,飞天飘然而退,并非战不利,只是强攻硬撼,在她看来只是莽汉所为。武者当意在剑,而非力。

    破世凝望对手,表肃穆,怒极反笑本是常事,但在一个堪称对手的面前,一丝的破绽就能铸成大错。刀主攻这一点破世明白,所以他总是先出手。右手持刀,拖刀而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凤踏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谈朱亥、持觞劝侯赢、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渐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破世纵声长啸,刀去不知返,“不破楼兰誓不还”飞天举剑来迎,却借力而走,犹如大海浮萍,飘摇动,却不沉没。

    刀从空中劈来,却中途转而横扫,破世终于不再直来直往,凛冽中开始带着飘逸,诡异中竟带着神圣。直到此时飞天才开始变得肃穆起来,一只雄狮已经很可怕,如果上天再赋予它大脑的话,那就恐怖了。

    剑主轻灵刀主霸,破世的刀无疑是霸气十足的,而飞天的剑显然轻灵无比,两人互有攻守,飞天一剑刺出,衣带飘飘正如天外飞仙,破世举刀相迎,那剑却似沙滩惊鸿,顿时转了方向,改刺为横斩向破世腰间斩去。

    破世竟全然不理扫来的利刃,只是形微沉,刀式不改,飞天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用这种搏命的方法,不脸色巨变,此时再想收招已然晚了。

    “噗”飞天的利刃划破破世的衣服将破世左肩划了一个长口子,鲜血顿时飚出,映红一地的月光。就在此时,破世的长刀也已到的飞天颈部。

    刀停剑止,飞天依旧如红尘过客,不染凡尘,神色未变。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手拿妖刀的破世。

    “你败了。”破世收刀,飞天眼中闪过讶异的神色,但也只是一瞬即逝。

    破世将妖刀收入鞘中,转而行,不再理会后的敦煌飞天。

    “飞痕。”

    “什么?”破世回头看着那仙子般的女人,左肩的鲜血依旧未停,但破世犹如未见。

    “我的名字。”仙子依旧红颜,红颜未必仙子。

    “怎么?不会被我的英明神武所打动了,准备以相许了吧?对不起,我对飞机场不感兴趣。”破世转离开,未曾回头再看一眼后的绝世佳人。

    飞痕看着那个将自己打败的男人,绝美的脸竟然红了红,第一次出现了人类应有的表。`

    “张破世,总有一天我们还会见面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飞痕喃喃细语,而后一席清影随风而去。

    两人皆已离去,默契般没有提到杀字,似乎这一切再平常不过,答案已经明了,杀与不杀,有何区别?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