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狱黄泉 第二十四章 宴会(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此时楚艳雨和齐云依旧在原来的地方,而曲蕾已经不知去向。看到破世回来,楚艳雨先走了过去,随后齐云也跟了来。

    “为什么不去跳舞?”破世明知故问。

    “佛语有云: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但前世五百次是是恨谁又能知晓?缘分到底是缘还是恨缘,或者是无缘只回眸而已?”楚艳雨一脸的淡然,并没有丝毫的伤感。

    “佛?我不信佛,前生就是前生,地狱的信使不会将前生的资料送回给你,而今生已经和前世断绝了关系,否则仇还是仇,还是岂不一切被框在循环的怪圈中。又成为一个围城。”破世眼中并没有迷茫,反而清澈的可怕。

    “那为什么有人痛苦,而有人幸福?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到底因何而来?”齐云插嘴道,似乎女人总会相信上辈子,相信缘分。

    “幸福?没有绝对的幸福,只有绝对的痛苦。我们生活在痛苦中,只是因为我们拥有**。没人可以满足的**,如果有人说他能够满足你的**,那么他一定是个魔鬼,幸福是自己创造的东西,谁也给不了。”破世对自己的观点似乎很明确,没有半分的迟疑。

    楚艳雨和齐云听到破世的话陷入沉思,谁不是从女孩走过来的,又有那个女孩不相信缘分呢?但破世的话无疑击中了她们的软肋。

    “不要在这里讨论了,毕竟所谓的缘分是玄而又玄的东西,不是谁一下子能够想得明白的。”破世带着两女的手向舞池走去。

    “你先和艳雨跳吧!我在一边看就可以了。”毕竟没有三个人的舞蹈,齐云知趣的退了下来。

    破世的长相并不出众,但当他跳起舞的时候,立刻有很多人被他吸引了,很多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破世,谁都想不到本来并不是十分出众的舞蹈,到了破世的上竟有几分超脱之气。当一曲终了之时,众人才发现跳舞的男人并不出众,而女人却很动人。

    就在人们等待下一曲的时候,一个焦点似的人物出现了。破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莫元生,晋商联合会的主席。

    “真正的好戏就要上演了,呵呵。”

    破世的声音虽小,却刚好被站在一旁的楚艳雨,齐云二人听到,二者茫然的对望了一眼。

    莫元生首先讲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场面话,然后才进入正题。

    “各位商界的朋友,本人借着这次宴会宣布一件事,相信大家都知道莫家不是在下一个人的,近来本人觉得体颇为不适,想休假一段时间,但又怕公司有事,所以决定提前选定家庭最终继承人。今经过家中人的共同商讨,一致认为在下的次子更适于商业运作,所以决定由他来继承莫家的产业。希望各位同道以后多多支持小子。”莫元生不愧是在商界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的人,讲话颇有点大家风度。

    这是莫心宁走了上来,一的西装将人衬托得更加英俊,只是眉宇间有一种轻浮和兴奋难以抹去,出于世家子弟的那股傲气全摆在了脸上,让人看了不太舒服。大厅里的人大多是过来人,看到莫心宁的样子紧皱眉头,这样的男人来领导莫家,看来以后莫家在商界的地位不保了。

    “我不同意。”这是一个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眼睛不大,却很明亮,鼻子稍微有点翘,嘴唇很薄,一张脸显得有些苍白,一的职业装,但穿在她的上似乎将人衬得更加漂亮。

    众人听到她的声音都转过头来看她,她却屹然不惧的迎向所有人的目光,她的目光中没有太多的感,似乎是一个很理的女人。

    “莫心灵,莫家的人,莫心宁的姐姐,莫心童的妹妹。”破世解释道。楚艳雨和齐云都是一愣,不是因为这个女人,而是她们第一次听说一直在自己同学中表现平常的莫心童竟然是莫家的人。看来“人不可相貌,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莫元生看到自己的女儿出现在宴会上也很吃惊,莫心灵虽然年龄不大,但却是商业的奇才,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拿到了经济学学士学位,十七岁拿到了经济学博士学位,这一切无不让人目瞪口呆,后来留学归来的她在北京为莫家打理北方的生意,本来莫家在北方的发展并不理想,但此女上任后,推出一系列的新举措,将莫家在东北的势力拓展了很多。就连莫元生这个做爸爸的都自叹不如。但同样也是因为才华,导致莫心灵在平常的人际交往上有点白痴,在公司改革时撤掉了很多家族中人,因此家中大多数人都不想让她做继承人。本来莫心灵一直呆在北京的,谁也没有告诉他宣布家庭继承人的时,就是怕她不服气,再闹出点什么事来。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莫心灵最终还是到了。

    “小灵,家族继承人是家族中所有在一起商议后决定的,不要胡闹。”莫元生还是很喜欢这个女儿的,人们都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所以父亲大多都会喜欢自己的女儿。

    “我没胡闹,莫心宁有什么能力掌管这个家族,这么大了他除了到处拈花惹草,还干了些什么,把家族交给他,爸爸你也不想想后果。”莫心灵根本不给自己弟弟面子,很不客气地说道。

    “莫心灵,我告诉你,家庭继承人已经宣布了,你别妄想和我抢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早晚是要嫁人的,你凭什么和我挣。”莫心宁还显得太稚嫩,根本没有看事的眼光。他说出这些话后,所有人都大皱眉头,但同时也有的人在心中发笑。毕竟莫家在晋商联合会的主席位置坐了很久了,也该换换人了。

    “我会和你抢继承人的位置,你也太小看我了,但我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家毁在你的手里。家族也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大哥比你强多了。”莫心灵丝毫不让的回击,但眼中还是没有太多的感流露出来。

    “看来这个莫心灵很有意思呢!比我想象的还要有意思。”破世笑意盎然,有时他喜欢安静,但有意思的事他是不愿错过的。

    “如果莫心宁做家庭的继承人,我就不再为家族服务,我可不想听一个白痴的使唤。”莫心灵坚决地说。那眼中的执著让破世想到了一个人——六指。

    “心灵不要胡闹。”这是一个人走了出来,正是宴会以后就没再见的莫心童。他依旧那幅淡然的样子,似乎能不能做继承人根本无所谓。

    “哥,你怎么就不知道争取呢?你不会商业可以去学啊,再说还有我呢!真是得没见过你这样的。”莫心灵一脸的不高兴,众人也终于见到她带感的样子,虽然在生气,但却别有风

    “无挣?你哥哥还没到那个境界,但是我不想让太多的事牵拌住我,家族何尝不是一个枷锁。商业我不是不会,但有的理论并不适合家族。”莫心童摸了摸妹妹的头发。一阵感慨。

    “我不管,反正如果不是你当家,我就离开,我可不想收别人的管制。”莫心灵很小孩子气的噘起嘴,很有惑力。说完转离开。莫心童和莫元生一脸的无奈,但莫心宁却使用一种狠毒的目光看着离开的姐姐,嘴角露出一丝笑,但只有站在对面的破世瞧出了其中的含义。似乎越来越好玩了。莫心灵,看来是该好好查查你的资料了,或许你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人。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一个壮汉推嚷着一群保安闯了进来。

    “怎么回事?”莫元生脸色很差,一脸的怒气,晚宴中途有人闯入的确不是什么高兴的事。

    “莫老板,这个人没有请帖就硬往里面闯,还一幅很不讲理的样子。”保安队张一脸歉然地说道。

    “这位是?”莫元生看到来者顿时觉得对方并不简单,决非一般的街头小混混,光是那种气度就已经是常人难以企及的。

    “黄泉地狱犬。”男个人将一个保安随手丢出去,看了看问话的莫元生,说出了一个令在场每一个人都胆战心惊的名字。

    黄泉已经是一个令人闻之色变的名字,更何况此时来的是黄泉的头目。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莫元生尊敬的称地狱犬为“您”,不管在心中莫元生怎样想,但表面上还是一幅客客气气的样子。

    “我,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来看看,有多少人瞧不起我们地狱黄泉。”地狱犬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瞧不起黄泉,在场的人估计都没这个胆量,尽管在在场的人在商界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主,但一提到真正的黑帮没有谁不害怕的,若是在以前还好,毕竟西安城有黑帮无数,互相压制,再加上政府的镇压,没有南个黑帮敢太出风头的,但如今不一样了,黄泉几乎同一了西安乃至陕西的黑道,再也没人能够与之抗衡了。

    “我们瞧不起谁,也不会瞧不起您啊!您玩笑了。”地狱犬自从有了这个外号以后,就很少用真名,知道他名字的并不多,此是莫元生就感到很不适应。

    “我玩笑?都说商界的宴会就如同分钱一样,我这个人对钱不太在乎,但是别人分钱的时候不叫上我,我就会不高兴,这是没瞧得起我啊!”地狱犬的话很有点耐人寻味,听得一旁的破世都忍不住想笑。

    莫元生听到地狱犬的话心中暗骂自己糊涂,召开宴会竟然没请这个陕西的总瓢把子。其实本来黄泉很少涉及商业,大多数门面都只不过是装装门面,洗洗黑钱用。而且在黄泉统一陕西后,进行了一系列的整顿,使得陕西在表面上看来治安好了不少,因此陕西的商人就很少想起黄泉来。

    “楚堂主也在这儿里啊!啊!神主,你在这里就好了,我正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呢!”地狱犬看周围的人时正好看到站在一旁的破世和楚言语。

    破世知道自己不出去不行了,走到人群前,地狱犬忙让开子,站在破世的后面。众人看到这一幕脸上的表都很夸张,谁不知道地狱黄泉的主子是地狱犬,能站在地狱犬前面的人该有多恐怖。

    “莫先生你好,久仰大名了。”破世站在地狱犬前面显现的十份高贵,这一点她自己并不知道,但周围的人却都感觉到了,这种气质并不是有些人刻意模仿所能够比得了的。本来觉得他平凡的人立刻改变了自己的观点。贵族气质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学得出来的。

    “敢问你是?”莫元生有点哭笑不得,看来以后出门要看黄历,否则流年不利啊!

    “我是张破世,别人都叫我神主。”别人都叫我神主,你当然也不会是个例外。这句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破世相信对方会明白的。

    这个世界上有聪明人当然就会有糊涂人,难得糊涂是一种境界,但糊涂不醒那就无药可救了。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自称神主?”看到破世在那里很嚣张的样子,站在一旁的莫心宁颇为火大。

    “地狱犬。”破世连看都没看莫心宁一眼,孺子不可教也,就是说的这种人吧!

    地狱犬听到叫自己的名字,就依明白,走到莫心宁的面前,一伸手抓住他的头发。

    “我的干爹是警务处处长,你要是敢动我,他不会绕了你的。”莫心宁觉得头发就像被扯下来一般,疼痛难忍。

    “处长?哈哈,这年头一个处长都能装了!”地狱犬的话还没说完,莫心宁的人已经撞到了不远的桌子上。但并非地狱犬动的手,而是莫元生。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一愣。

    “神主,对不起,小子尚年幼,多有不是之处,请你多多包涵。”莫元生显出很卑微的模样。一脸的惊慌失措。

    “好,不愧是莫家家主,果然是聪明人,既然是聪明人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相信在有用得着神宗的莫家主会联系我们的,是吧。”破世一脸的笑意。这个莫元生果然没有叫人失望。

    “一定,一定。”莫元生觉得自己浑都在冒冷汗,这个青年太可怕了,似乎什么都在他的算计当中。

    “既然莫家主已经答应了,我也就不再叨扰了,再见。”说完话破世抬腿就走,地狱犬,楚艳雨,齐云自然跟在后面。留下大厅中惊疑不定的商界巨子们。当然还有他们的下一代。

    “这个人是谁带进来的?”当破世的影彻底消失在门外的时候,莫元生问道。

    “爸,他是我带来的。”莫心童走上前来,低着头。

    “你认识他?”莫元生惊讶的问道,这个与世无争的儿子竟然会认识这样的人,不由得他不惊讶。

    “不算认识,只不过很聊的来。”莫心童对父亲轻笑一下,只是这笑容充满了谋的味道,与他做人的风格很不符。他的父亲似乎明白了他笑容中的含义,赞赏的点点头,与比黄泉地狱犬更加高位的黑道人物认识,这无疑抬高了自己的价。这点很多人都懂,狐假虎威无耻吗?或许有的人会这么认为,但真正的聪明人会把握每一个机会,他们绝对不会放弃这种机会的。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