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狱黄泉 第十九章 不是强奸,是轮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破世下车后,打了个电话,不一会齐云就从俱乐部里冲了出来。一幅风风火火的样子,看得破世一阵难过,上天赐给了这女孩应该拥有的美貌,但她去一点也不知道珍惜,真是暴殄天物啊!

    “你终于来了,走我们进去,还有好几个人在等着呢!”齐云看到破世后,也不等他说什么,拽着他就往俱乐部里走。

    走到俱乐部内部早有三个人在那里等候了,不过竟然没一个女孩,这让破世又一次见识了齐云的风格。有哪个女孩天天和一帮男生在一起混的。

    “哎!今天就缺艳雨了,否则我们就齐了。”一个还算英俊的青年感叹道。听到这句话齐云脸色一暗。从昨天的况里,她当然能够看得出来破世并不是楚艳雨真正的男朋友。但艳雨一定着这个张破世,这点齐云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齐云,这个就是你的白马王子?我看还不如我呢!”一个青年打量了一下破世,觉得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出奇的。

    “小小,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都流行男人不坏女人不挨了,白马王子算个什么东西啊!”一个约有一米九的青年开玩笑道。只是似乎也不太看得起齐云带来的这个男朋友。

    “我跟你说够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小小,我现在不小了。”那个被叫做小小的青年一脸的不愿意。估计任谁有这么个绰号,心都不会好。

    “不小,脱了裤子让我看看。”说着就作势要脱那个叫小小的裤子,这一下小小慌了,连忙躲闪嘴上还大声嚷嚷。

    “靠,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就知道在人前损坏我光辉的形象。”小小大叫,声音可一点不小。这两个人在闹,而又一个人去始终看着破世,似乎想要从头到尾看透他。

    破世看着这三个人,嘴角翘了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想让齐云这样的人找那些所谓的大家闺秀做朋友,估计她能憋死。

    “你们别闹了。”齐云一声大叫,将那两个人立刻镇住。四只眼睛睁得大大的,齐齐的看向齐云。不明白这个女中豪杰为什么生气。

    “破世,你不要生气,他们就是这样,不是针对你。”齐云一脸的歉然。如果她没有见过破世的表现的话,或许她也会瞧不起边这个浑没有半点超常之处的破世。但此时她却小心翼翼的,唯恐面前这个男子生气。瞧的边的人惊讶不已。

    “你好,我叫王永生,是齐云的发小。很高兴认识你。”那个一直没说话,但始终盯着破世看的年轻人说道。友好的伸出了一只手。

    “我叫张破世,云云都告诉你了吧?”破世和他握了握手,心中给这个青年打了个不低的分数。是龙不必表现在脸上,是虫才会想要把脸整形成龙的模样。好出来吓唬别人。

    齐云听到破世不经她许就叫她云云,有点不愿意,但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那两个打闹的人似乎以王永生马首是瞻,见王永生已经打了招呼,也收起玩笑,来和破世打招呼,高个的人叫陈松,而那个被叫做小小的叫方永肖,难怪被陈松叫小小。只是那神依旧一副我瞧不起你的样子。

    破世看了看着两个人,喜欢将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的人往往没有什么心机,这种人反而没什么危险。

    就在此时,俱乐部外面又进来了几个人,并没有有些小说中的痞子样,反而都有点贵族公子气,可惜现在中国真正有贵族气质的人是少之又少,三代成就一个贵族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同样中国有一句老话:富不过三代。这应该和中国人的教育方式是分不开的,虎父带出来的都是犬子。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教育界的悲哀。而现在进入俱乐部的这些人就有点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味道。

    但齐云看到这些人时,神色一变。旁边的王永生伸出手来拍了拍齐云的肩膀,齐云转头看了看,眼神中充满了依赖。这一切都让站在一旁的破世看在眼里。

    “呦,这不是那个天天光着**满大街乱跑的小丫头吗,怎么现在穿上衣服了。”那群人中的一个笑道,听到这句话那几个刚进来的人都笑了。笑的肆无忌惮。

    而齐云听到这句话脸色大变,竟然完全没有气愤,只是眼泪在眼圈中不住的旋转。而她边的王永生本来平静得脸瞬间变的扭曲,直直的看着那些笑的猖狂的青年。眼睛如同喷火。而陈松和方永肖,虽然眼中充满愤怒,狠狠的看着那些人。

    那些人似乎根本没有将她们几个人放在眼里,依旧一边向里边走一边笑,还谈论着些什么。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求求你们。”齐云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溢出,眼睛中充满了无助。外表强悍的人往往内心脆弱。此言得之。

    “云云,那些人是谁?”虽然破世并不把齐云当作女朋友,但毕竟认识,而且还有利用的价值。

    “他们是西安的煤炭公子,几乎家家开着煤厂,煤矿不像别的东西,这玩意十分紧俏,根本不存在竞争,所以他们才能走到一起。”王永生虽然很愤怒,但还有一点理智。煤矿这东西如果没有政府的后台,根本没法干。这一点谁都清楚,就像电信,移动,石化…这些东西都一样,能够影响国家的几样东西,没有后台谁能干的起来呢?

    “跳梁小丑而已。”破世拦着齐云的腰,猖狂地说道。似乎故意让已经快要走过去的那些青年听到。

    破世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他,这里就数齐云最了解他,但也只是了解了点皮毛,只是知道他有黑社会背景,至于到什么地步,就连她的弟弟齐峰都不知道,更何况于她。毕竟地狱黄泉这个名词对很多人来说都讳莫如深,不在道上混,很难知道。

    “你是谁?”一个青年走了过来,好奇的看着破世,有点不相信刚才的话就是这个平凡的男子说出来的。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齐云暂时是我的女朋友,谁都不能欺负她。记住是所有人。”破世依旧很淡然,既然想要做人家的男朋友,即使是暂时的,也应该负起责任来。

    “哈哈,穿我们的破鞋的人竟然这么猖狂,求你们别让我笑了,否则我会笑死的。”依旧是最先说话的那个青年。没经历过坎坷的人总是不明白为什么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破世低下头看了看怀中的齐云,后者惭愧的地下了头,大滴大滴的泪水落到地上。

    “**?”破世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就一定会逃跑,因为那笑容中充满了血腥味道,但没有人看到。

    “**”齐云十分艰难的答道,体不受支撑的倒了下去。似乎这句话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你们是她的哥们?”破世转过头看着王永生他们。嘴角充满了不屑,如果说没有替齐云讨回公道是出于家里的考虑的话,那么还和齐云称兄道弟就让人觉得可笑了。

    王永生等人在破世锐利的目光下,纷纷低下了头。满脸的羞愧。

    “我不喜欢不是处女的女人。”破世又低下头看了看完全依偎在自己上的女人。

    听到破世的这句话,齐云并没有想象中的反应,反而抬头看了看破世,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显得很苦,比黄连苦一万倍。

    “我明白。但让我再靠一会好吗?”

    看到破世点头,她很放心的依偎到了破世的上,此时她又体会到了第一次见面那种很安全的感觉。

    破世拍了拍她的背,谁说可怜人一定有可恨之处?如果我真的可以一世纵的话,我一定会做你的男朋友,可惜我不能。

    “如果你想教训这些人的话,我可以帮你一次。”破世平静得说,就好像这些人是小鸡小鸭,想捏死就捏死一样。

    “不用,以后我会找机会报仇的。”齐云坚决地说,她并没有怀疑边的这个男人,因为他曾将一群凶神恶煞样的人吓的弃甲而逃。但自己的事自己做,这也是她的格,人总有软弱的时候,但软弱后就应该更坚强,只有面对才能够打败敌人,齐云懂得,所以她离开了破世的怀抱,用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执著目光看着面前这一群仇人。

    “我们虽然不能成为伴侣,但我们能够成为朋友。”破世看着这个外表刚强的柔弱女人。很欣赏。

    “嗯,朋友是不是在需要的时候就可以借肩膀用一用。”齐云听到这句话后,终于恢复常态。笑了,虽然很淡。

    “当然,但不能在我老婆面前。”破世也笑了,很开心的那种。

    “你有老婆?”不是疑问,而是反问。

    “似乎还没有。所以...”

    “所以起码最近我可以借你肩膀了?”齐云的笑容慢慢变大,恢复了往的样子。

    “可以,但不许你在我面前发飚,我受不了。”破世玩笑道。

    “好的。”

    “你们别在这儿里打骂俏了,看一个破鞋撒很没意思的。”所有的不中听的话往往是从一个人嘴里说出来的,这是一种自然规律。不叫的狗基本不会叫,但会叫的狗往往整天的汪汪。

    听到这句话,齐云竟然没有再次难过,这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我本来很看重你。”破世抬头对王永生说道,只是“本来”这个词语气说得很重,本来的意思就是现在不再是了。

    “君子报仇。”王永生只回答了一个词。他相信破世会明白。果然破世点点头。

    “你们似乎很牛?”破世向对面的人,很不屑地说道,“你们信不信我能让你们在一夜之间成为无家可归的乞丐。”

    没人回答,对面有的人在笑,认为那个出言不逊的青年在开玩笑,有的愤怒,认为被人侮辱了。只有一个人一脸严肃地看着破世。很多人都分圈子,每个圈子都会有一个公认的领袖,否则这个圈子就没有能力发挥出这圈子中的力量。那个最冷静的人无疑是这群人中的领袖。

    “放心我不会那么做,我会留给齐云亲自动手。”破世低头看了看齐云,“如果你想收一点利息的话,现在就可以。”

    听到这句话齐云没有犹豫,大步的走到刚才出言不逊的青年面前,“啪啪”两巴掌扇在那个青年的脸上。那青年哪肯吃亏,刚想还手,突然看到破世那森的目光,立刻忘记还手。躲到众人的后。

    “感觉怎样?”破世见齐云走回,微微一笑,问道。能够抓住机会的女人才更让人喜欢。

    “爽”齐云一脸的笑容。

    “叫你弟弟找我,我怕有人欺负他。”破世笑着说,看来人都有面具,当你看到她最纯粹的一面时,你才会发现以前的评价都是片面的。

    齐云看着这个刚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男人,突然觉得很温暖。对我的关心我会对你说谢谢,但对我弟弟的关心我一句话都不会说,因为它刻在我心里。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