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狱黄泉 第十七章 金字塔守护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5ccc.net”走在大街上的破世突然听到出尘的声音。停下脚步,回头,依旧是虚空,姐姐,你的遁术,抛弃了众人的目光,可同样也抛弃了我,这不是我想要的。不入世,就永远解不开心结,你虽在世上,却依旧将世间排除在自己之外。

    “你不会不明白,黑道越壮大,距离灭亡也越近,在中国不会有一个统一的黑帮出现,这不是个人能力的问题,而是中国的政府不会许。但最近你总是在计划着黑道的扩张,而在商业上,神宗就像一个婴儿,跟不跟不上黑道发展的步伐。”出尘并没有发现破世的异样,淡淡地说着自己对神宗的看法。

    “商业?或许吧!但是如果我还没有发现一个能够让我心动的商业奇才,我宁愿不去玩商业。”破世一幅并不关心的模样,似乎神宗不是他的。

    “奇才?难道这个世界还没有个让你心动的商业奇才?”出尘感到破世的想法很有意思。

    “不是没有,但大多是世家子弟,我想请,人家不一定愿来,还有就是些功成名就的企业家,找他们,更是笑话。”破世一幅无奈的表。事也的确如此。哪个成功的人愿意再屈居人下呢?而那些在校的天才们,还不足以扛起神宗商业王国的大梁。破世可不是想玩玩就算了,要做就做到最好,黑道如此,商业也是如此。

    “那……”出尘没有话说了。毕竟她和这个世界接触的还少,她懂的破世基本都懂,也提不出什么有建设的意见。

    “呦,破世小子,在这干什么呢?我可找了你很久了。”一个妖媚的声音从破世头上传来,让人听了就有种想要和这个人**的**,但破世听到这个声音,脸色一变,但瞬间又恢复原状。

    抬起头,一个穿着极其暴露的女子站在破一幢楼房顶端,一抹纱布似乎胡乱的裹在上,将**露出一大片,就连那**上红色的小樱桃也隐隐若现,从破世的角度更是能看到两腿之间暴露的光。

    “妖姬不在埃及待着,跑中国来干什么来了,不会是被谁甩了,你追杀他到这里来的吧?”破世一脸的坏笑,似乎对这个天生的尤物很感兴趣。

    “可不是嘛,被你小子甩了,当然要到中国来找了。”女子一脸幽怨的看着破世,好似真的是一个被遗弃的可怜少妇,那模样就连明知道这话是骗人的破世也不心动。

    “少来,上次就让你借尿遁跑了,这次可没那么容易了,竟然骗老子进金字塔。差点要了老子的命。”破世当然不买账,一脸愤愤地说。似乎对这件事依旧耿耿于怀。

    “那一次不是人家不方便吗,你总不会这么狠心吧!让人家在那种地方作吧。”妖姬一脸的无辜,很容易让人想要怜惜。但破世知道她的来历,自然不会让她的外表骗了。

    “靠,别废话,到底找我有什么事。该不会想要知道我从金字塔里拿了些什么吧?那你就不要费心了,东西我拿了,但绝不会告诉你。”破世看着这个尤物,笑了。敢耍我,今天我就教你知道我不是那么好耍的。管你是不是金字塔守护者呢?

    “呦,生气了,别啊!今天我就依了你。”妖姬话音刚落,就纵而下,在空中衣带飘飘。泠然若御风而行。只是那一点点衣服被风掀起,自然光大泄。让人鼻血上涌。

    就在妖姬纵而下的一瞬间,出尘捩然现出形迹,双腿微曲,带着滔天的杀机迎了上去。出尘的出现将妖姬吓了一跳,不待双腿着地,在空中一个转,便落到几丈远的地方。一双迷人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从虚空中出现的出尘。眼神中充满了戒备。

    “呦,破世小子,我说怎么看不上我了呢。原来早就佳人在怀了,没想到本的忍者也会动。可笑可笑。”妖姬嘴上说笑,却一双眼睛却一丝不敢放松,从对方上的杀气来看,此人手决不会弱。

    “姐姐,这是我自己的事,让我自己解决吧?”破世看了看站在边的出尘,心中有一股暖意。无论你多么不了解我,但我只要知道你还在关心我就已足够。

    出尘没有说话,只是影渐渐消失在虚空中。男人有自己的坚持,这一点她明白。

    看到出尘消失,破世神色一敛,目光沉的看着对面天生祸水红颜的妖姬。右手虚空一招,一把长刀出现在手中。刀殷红似血,犹如从地狱中锻出。

    妖姬本就难看的脸在此刀出现之时变得更加得难看,“你竟然把诅咒之刃从金字塔中带了出来,你就不怕法老们的诅咒吗?”妖姬将脸上媚意尽皆隐去。面露怒色。

    “诅咒?我从来就不相信那玩意儿,不就是所谓的精神攻击吗,我还没放在眼里。”破世一脸笑意的看着面前的金字塔守护者,心中默默想着一会该怎么捉弄她一下。

    “你…。”妖姬一阵无语。对于这个对法老不存敬畏的人,她还真没有什么办法。武力解决?这本来是个不错的方法,但此时对方手中拿得可是诅咒之刃,传说中被法老下过诅咒的兵器,哪个埃及原遗民不对它心存敬畏?对此刀进行攻击,根本就发挥不出自己的水平嘛!

    “怎么?不敢和我交手,你不敢先出手,那就由我来。”话音刚落,破世拖刀向妖姬走来,每走一步上的杀气就增强一分,妖姬只感到周的空气骤然降温,竟给人一种寒冬腊月的感觉。

    “你又进步了。”看着破世一步步走来,妖姬竟然笑了,只是这笑容中并没有她脸上常见的媚意。

    “不错,三年没见,你倒是退步了不少。”破世并没有马上展开攻击,而是将诅咒之刃慢慢举起,给对方施加无形的压力。想打倒对手,最好的办法是先在心理上击败对方。

    妖姬苦笑,不是我退步了,而是你成长得太快,看来今天我是有来无回了。想到此处妖姬不再犹豫,瞬间取出一根长鞭,鞭约三丈,通体墨黑。质地十分奇怪。

    “好,既然你已经取出武器,我就不客气了。”破世形猛然向前冲去,手中长刀猛然劈下,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一去不返的凛冽气息。剑主轻灵刀主霸,破世无疑将刀中的霸气发挥得淋漓尽致。妖姬对这种搏命的比试很不适应,不得已只得向后急退,一朝得手,破世怎肯放弃这大好机会,前式未停后式又至,长刀未待落下,复又向上挑起,妖姬一招失势,便招招受制于人。再想扳回败局直比登天还难。

    破世看着妖姬一步步的向后退,便一步步的向前进,好像如果对方不与他正面交锋的话,他就誓不罢休。妖姬眼看就要撞到后的墙壁之上,忽然将左手虚空一抓,便再破世面前消失了。似乎早就知道会有此招,破世将腰一转,手中长刀当中横切,只听到“叮”的一声,刀锋之处爆出一串火星,随之妖姬以及她手中长鞭露了出来,刚才火星,正是两者兵器相撞而出,妖姬躲闪良久终究没有躲过正面交锋。诅咒之刃就是诅咒之刃,正面相撞后,妖姬手中那长鞭便慢慢寸裂,便是找到最好的工匠,想要修复也是难上加难。随着长鞭的断裂,妖姬嘴角渐渐流出一缕红丝。

    “看来是你胜了,不过金字塔守护者并非只有我一个人,总有一天会有人来夺回诅咒之刃的。”妖姬慢慢地说道,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是吗?那就不是你考虑的问题了,我一直在想,像你这么风的女人,我该怎么惩罚你呢?”破世将长刀架在妖姬勃颈之上。一脸的笑容,能够惩罚陷害自己的人,的确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别以为我会任你摆布,我永远忠诚于金字塔,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妖姬一脸的决绝,死亡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可怕。

    “是吗?我怀疑你是不是和那些睡在棺木中的法老做过,否这怎么会这么死心塌地呢?我想像你这样的人一定会喜欢**的感觉,那我就给你最幸福的死法,让人**致死,怎么样?”破世一脸的笑。

    “你敢。”妖姬听到破世的话,勃然变色。想要反抗,却被破世点住道,手脚皆不能动。

    “不是我敢不敢,而是我的手下敢不敢,我对象你这种破鞋没有兴趣。虽然长得让人蠢蠢动的。”破世说着话,便在妖姬的口摸了一把。手感不错,可惜不是处女了,破世感叹道。

    “你给我个痛快吧,求求你。”此时的妖姬全没有了最开始时的媚意,反而显出一种不可侵犯的神圣气质。

    “痛快?你当初骗我去金字塔没想到有今天吧?”破世一脸的愤怒,想起当初在金字塔里的狼狈样,心中就感到一阵恼火。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妖姬此时显出一种小女生的样子,端的是楚楚动人,可惜被她害惨了的破世可不会被她蒙骗。依旧用一种邪恶的笑容看着她。

    “如果我说我还是处女,你能给我个痛快吗!”妖姬咬了咬牙说道。

    “不会吧!你骗人的手段越来越低劣了,连这种谎话都能编的出来。”破世一脸的不信。估计任谁谁也不会信的。

    “真的,不信你可以问任何一个埃及遗民,他们都会知道金字塔守卫者应该遵守的法则,在守护期间必须是处女之。”妖姬依旧不肯放弃,想要打动破世的让他给自己个痛快。

    “处女?既然是处女,那就另当别论了,我得作第一个人了。**金字塔守护者,是什么概念呢?”破世看对方不像骗人的模样,心里相信了几分,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要惩罚妖姬。

    妖姬听到破世的话,脸上写满了绝望。看了看东方渐渐升起的太阳。命运之神终究没有眷顾我这个被诅咒的人啊!看来无论我怎样逃避也逃不出命运的转轮。渐渐的她绝望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的笑意,带着一种解脱,一种坦然。

    “突然我又不想这样杀你了。”破世一脸玩味的看着面前的绝世美女,调戏这种级数的美女才有成就感嘛!既然是处女当然要换一种方法来玩了。

    妖姬瞬间转过头来,脸上有一种渴望和惊喜。死,对她来说并不可怕,但被人**致死就另当别论了。

    “把你带回家,等我想好了怎么处置你再说。”破世双手将妖姬抱起,向自己的公寓方向走去。这一路上美女在怀,顺手揩揩油当然是必不可少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