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狱黄泉 第八章 陕西之乱(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呤,呤”电话响起,“头儿,陕西省公安厅的人要见你。见,还是不见?”

    “把他叫进来吧。”

    “还真是个多事之秋呢!”破世揉揉脑袋,自言自语道。

    不一会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材中等,不算魁梧。脸上还带着几分傲气。

    “你就是那个张…张什么来着?”在他看来一个小人物是不值得他记住的,不就是一个黑社会头目吗?见了自己还不得点头哈腰的,那些人也太小心了点吧!这也怪他刚刚调来,不知道陕西的况。

    “破世。”破世提醒道,并没有为对方的态度生气。不是不敢,是面前这个人还不配。

    “对,张破世,我希望你停止对其他帮派的攻击,如果在胡作非为下去,我们公安厅将采取行动,后果自负。”那个男子大大咧咧的坐到了破世的对面。眼光在这间办公室游走,并没有去看他说话的对象。他的心里只是在想能不能敲诈点什么。

    “行动?”破世感到好笑,这个人太好玩了,简直有趣到了极点,省里的领导巴不得我赶快将混乱压制下去,他竟让我停止行动。

    “敢问这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上级领导的意思?”破世笑着问道。

    “谁的还不都一样,你最好老实点,否则当心我带人把你抓起来。”这句话当然是有潜台词的:快点把红包拿来,要不你就有麻烦。

    “奥,那我得问问了。”

    说着破世就将电话拿了起来,“喂,给我接省长办公室。”

    “省长?”公安厅的人立刻感觉不对,怎么牵扯到了省长。

    “喂,省长吗?我是张破世啊,对,就是黄泉的张破世,有个公安厅的同志在我这里,他让我停止行动呢!否则对我不客气,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省长让你接电话”破世将电话递给那个公安厅的人。那人明显一愣。

    在一阵“啊,啊,嗯嗯,对对”后,那人惶恐的离开了破世办公室。

    “破世啊!你的加快脚步了,否则惊动了中央就不好办了。”电话那头传来省长的话。

    “好的,省长,一个月内我保证解决这次混乱,你放心。”破世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那就好,那就好。其他的你不用担心,我替你顶着”

    挂了电话,破世想着省长的话,他能够体会的省长语气中的关心,虽然省长也收过自己的礼,但是真正的关心决不是钱能够收买的。

    “看来是该结束了。”破世把玩着一尊玉石雕成的小老虎,自语道。

    老鹰帮某分堂,有十几个人在一起研究着什么。突然进来一群陌生人。

    “你们是干什么的?”有一个堂主站了起来问道,心中纳闷怎么门外的守卫没有通知呢?

    “死神镰刀。”陌生人只说了一句话。但这句话却令所有堂主陷入了惊慌,黄泉内乱,忘川的名字并没有提到,因为他们是忘川,被人遗忘的战士。而死神镰刀却名声鹊起,成了死亡的代名词。

    死神镰刀来干什么,没有人清楚,但是所有人都感觉到死神镰刀不会带来什么好事。

    站起来的堂主刚想再问,却突然发觉脖子一凉,然后是鲜血狂飙。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看到有人死了,剩下的堂主开始还不明白,但毕竟是一群刀尖上滚过来的人物,马上就纷纷拿起武器准备反击,但是还没等他们动手,一阵子弹就扫了过来。立时又有五六个人中弹倒下,接下来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戮。

    第二天,一些老鹰帮的帮众发现堂主没有出现,在这种时候没有堂主怎么行,便四处寻找,最终发现有十几个堂主死于一个老鹰帮的堂口里。场面相当的血腥。

    此事瞬间被传开,听到消息的楚艳雨也感到不可思议,好快!果然是黄泉,不是一个档次啊!既然机会出现了,楚艳雨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召集起支持自己的一些堂主,马上分派好任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堂主死亡的十几个堂口,堂主死亡对堂口的帮众打击是非常大的,因此没有受到什么大的抵抗,楚艳雨就从新统一了老鹰帮。一些反对派也开始调转山头,开始支持这个帮主的女儿,黑帮就是这样,没有绝对的忠诚,强者为尊。和商业上的利益至上一个道理。

    接下来让很多人都不理解的是,刚刚坐稳帮主之位的楚艳雨却宣布,老鹰帮并入地狱黄泉,老鹰帮从此在江湖上除名,老鹰帮改名为老鹰堂。

    当天楚艳雨就来到了黄泉总部。

    “你的承诺已经完成,今天我是来完成我的承诺的。”楚艳雨见到破世的第一件事就是脱衣服。她明白自己以后将属于这个男人,而且可能永远无法改变。

    看着面前的**的女人,肌肤似雪,脸蛋也十分的精致,不心动那是骗人的,破世感到自己的体开始不受控制的燥,**是所有动物都不会少的东西,是先天的本能,本能无疑是最难克制的。但他却除了深吸一口气外,什么也没干,不是他想做什么柳下惠,只是他知道虚空中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那是自己最亲的人。让破世在她面前**,破世做不到。他只是捡起地上的衣服披在了楚艳雨的上,然后转过去。

    “把衣服穿上吧!我没有那个兴致,或许有天我想要了,我会找你的。”

    怎么会是这样?楚艳雨来的时候想了很多种可能,就连破世是一个虐待狂都想到了,但独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莫非他是冷淡,还是他是个玻璃好者。楚艳雨一通乱猜。

    “不要乱猜,我的一切都很正常,只是我没有致,仅此而已。”

    楚艳雨一惊,只见破世已经转过来,一双眼睛似乎能够看透人的心理一样。她从没见过那个人的眼睛能如面前这个男人这么明亮的。

    “你再不穿上衣服,我就怀疑你有露体癖了,这样的女人我可不愿要,什么都给别人看了,那就没意思了。”

    楚艳雨这才记起自己尚未穿衣服,本就翘的**在空气中变得更加翘。

    “不许看。”

    见破世的一双眼睛还在自己的上扫来扫去,楚艳雨的脸顿时羞得通红,似乎忘了刚才她可是在破世面前一件件脱过衣服的。

    “反正也被我看遍了,无所谓了。”破世无赖道,推不推倒是一回事,看光着子的女人是另外一回事,这一点破世可不想错过。

    女人最美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有人说是在结婚的时候。错,是在她正在脱衣和正在穿衣的时候。那时的女人比**时更加羞涩。羞涩的女人无疑是美的。但尤抱琵琶半遮面的境界也得看人。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回眸一笑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的,但真能倾国倾城的少之又少。东施效颦,那就得不偿失了。

    楚艳雨决不是东施,所以此时的她无疑是美的。这一点破世不得不承认。

    “你”楚艳雨无语,虽然脸上一脸的嗔怪,但心中却在想,为什么她不要我,难道我长得不漂亮。还是他的女人比我更优秀。楚艳雨不知道有这种想法往往能将人拖入深渊,让人无法自拔,好奇心是很可怕的。

    看着对面佳人衣带皆束,破世心中不有些遗憾,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是一个健康男人对着一个**的美女。

    “今晚将有一个会议,你得来参加。”

    “很重要吗?”楚艳雨问道。

    “对。”迫使一敛适才的淡然,表刚毅果决。“混乱得已经够久了,一切该结束了。”破世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楚艳雨说。

    “结束?”楚艳雨一阵愕然,混乱了这么久,难道是说结束就能结束了吗?

    “是的,结束,这次行动老鹰堂能否得到众人的认可就要看你的表现了,黄泉是不会养废物的。实力才是一切。”

    楚艳雨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对的,就算自己真的成了他的女人又怎样呢?只有实力才是最好的通行证。此时近距离看着破世的她才发觉,原来破世很年轻,年轻到有点幼稚的味道,就是这个人让整个陕西陷入混乱的吗?真的很难叫人相信啊!

    “我会尽力的。你放心吧!”楚艳雨坚定回答,自从父亲死后,帮会大乱,她就从没软弱过,如果说有的话,那也是在破世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