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狱黄泉 第七章 陕西之乱(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阳天堂 书名:神宗
    黄泉总部,破世一人坐在空旷的办公室里,眉头紧皱。征服的步伐并不像他想象得那么容易,半年过去了,麻衣苏醒了,地狱犬也戒毒归来,但混乱已经不是一个人的力量能够消除的了,虽然十八堂的那些老堂主依然畏惧于地狱犬这个老主子,但在混乱中已有四个老堂主死了,有四个狠角色取而代之,计谋,有时在黑道不是那么管用的,要想从一群人中脱颖而出,必须让别人服你,这就要你够狠够强,这一点计谋是做不到的。而且这次牵涉的黑道分子太多,不是谁想停就停的下来的,就连周边的山西甘肃等地的黑帮也卷了进来,无疑是想分一杯羹。

    忘川八百,单兵作战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到了战场他们的不足就显现了出来,无论是经验还是心理。忘川不是神,所以他们拥有着每个普通人上都具有的缺点。战场才是部队真正的试金石,此言不假。

    “权势,真是一个好东西啊!世人为他痴为他狂,子杀父,妻杀夫。有趣,有趣。”

    破世坐在转椅上,闭目养神。只是脸上现出微微的笑容,显得十分诡异。

    “权势的确是好东西,也是入世的最佳办法,但是你不觉得你离入世越来越远吗?”出尘从虚空中走出,颇有几分“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洛神仙子的味道。在整个破世的圈子里每个人都知道他的边有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影子美女,他的武功也被传得神乎其神。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样,这也包括曾见过她的六指。只因她的速度太快。

    “怎么会?与权势不就是这人世间的全部吗?师傅让我入以忘,我没有做到,但权势我得到了,虽然现在还没有达到我心中的顶端,但我想那一天不会太远。”破世不再微笑,也只有在这个姐姐面前,才能看到真实的他,这一点麻衣做不到,就连他的师傅都做不到。

    “或许你觉得你得到了权势,但权势真得这么简单吗?我入世的时间比较短,但我也能看出来,无论多么大的黑帮,都无法与政府作对。这就如同过去的绿林一样,几乎没有哪个皇帝出绿林。而且我感觉你还失去了世间最重要,也是最普遍的东西——平凡,不同于淡漠得平凡。你边的人都已经脱离了平凡的范畴,所以你根本没有接触过真正的平凡,这也使你的圈子变得小乐,要想成大事就得熟悉这世间的每一层面。”

    听了出尘的话,破世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如果这句话是别人说得他一定会不屑一顾,但这是自己最亲的姐姐说的,他就不得不认真想想。旁观者清这个道理他是清楚的,但也要看这个旁观者是谁。

    “还有你未来到底想要到什么地步,是像刘邦成就帝王之业,还是像曹做一世枭雄,再者做项羽成就一世英雄。”

    “我不作项羽,永远也不。”出尘的话音刚落,破世就急急得说道。

    出尘一阵错愕,但瞬间又理解似的点点头。楚霸王一世英雄却以自刎乌江岸结束一生,死,谁不怕?

    破世当然看到姐姐的变化,也猜到她误解了自己。不做项羽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人人都知项羽自刎乌江岸,谁又曾忆虞姬先亡时,我不想做项羽,只是不想你成为先亡的虞姬,你虽不是虞姬,却是我最亲最的人,如果死,让我先。这些话在破世脑中根深蒂固,但他永远也不会说出口。

    男人的思维是与女人的不一样的,女人喜欢将事放在嘴上,就说出来,但男人的话总是放在心中。都说女人的心思男人无法猜透,但男人的心思女人又何尝明白,女人问:是这样吗?男人总是回答:对。对的不是女人的猜测,而是女人本。只要是你的话就是对的,这是男人话中得潜台词。

    “那我该怎么办?怎样我才能真正变得平凡,难道让我抛下这一切吗?”破世不想在刚才的问题上作过多地纠缠,转移话题道。

    “我不是要你变得平凡,只是我想你该去体验一下平凡,这应该是入世的过程之一,你漏了而已。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现在你该在干什么?”

    “工作或者上学吧。”

    “工作你可以不用体验,那你就去上学。”

    “上学?”破世感到很新鲜,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当,当。”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出尘在第一时间消失在空气中。

    “头儿,老鹰帮的楚云江和他的侄女楚艳雨想要见你。见还是不见?”进来的人是六指,自从破世归来六指就一直跟在他的边,在十四人中破世最喜欢的就是六指,以及活医,六指有一种令人感动的执著,别看他平时邋邋遢遢的,但一旦认真起来十四人中谁都会畏惧他三分,或许他在十四人中文不如药剂师,武不比芒刺,但他如果一旦认真起来,那份不死不休的的精神就连破世也觉得心惊。而活医是十四人中最柔弱的一个,也是最纯洁的一个,若非死医的关系,她绝不可能卷进这个黑暗的地下社会。年方二十的她却对中医药有着惊人的理解。怎能不令人惊奇。

    “他们?好的,叫他们进来吧,听说最近半年老鹰帮的内乱也公开化了?”破世眼中有一丝玩味。

    “是的,那我叫他们进来了。”六指不再如先前那样随便,一黑衣显得精神的。

    不一会楚家二人走进办公室,看到破世时脸上有一丝尴尬。

    “我本早可杀了你们的。”破世说出第一句话,表极为冷淡。对于楚家的人他没有什么好印象。

    破世的话让楚云江和楚艳雨的体一阵颤栗,人的名,树的影。对于这个敢以铁血政策镇压陕西混乱的地下皇帝,谁不恐惧。

    “张公子,我们来是想与你合作的,既然当初你没有杀我们,这就说明你没有杀我们的意思,今天就更不会杀我们了。对吗?”

    令破世没有想到的是先开口的竟然是楚艳雨,而不是在道上有名的拼命三郎。有意思,破世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当初的千金女,不再是当初的那艳装,此时的她穿着一的素白色衣服,显得特别含蓄,有一点大家闺秀的味道。似乎比当初成熟了很多。看来人真的是在一夜之间长大的。

    “我想和张公子合作,不知张公子意下如何?”似乎受不住破世灼人的目光,楚艳雨面色一红,却没有将脸移开,这又让破世高看了她一眼。

    “与我合作?我为什么要和你们合作,你们能给我什么,权势?金钱?似乎这些我都不缺。我想不出我有什么原因与你们合作。”破世的语气平淡,面带微笑,似乎这是他的招牌一样。

    “如果你与我们合作,我们老鹰帮将会出钱出人帮你平乱,怎样?”楚艳雨的话十分坚定,并没有要征求楚云江意见的意思,这种况只有两种可能,一:他们事先已经商量好了。二:楚云江对楚艳雨唯命是从。但这可能吗?

    “钱?人?似乎老鹰帮最近也缺少这两样东西吧?内乱,谁不知道内乱最耗费的就是这两样东西。看来我们的合作是不太现实了,你们可以走了。”破世闭上眼睛。玩笑,没有利益的合作谁会去做。

    “那么我将老鹰帮交给你如何,当然也包括我,只是我有个要求,老鹰帮必须由我领导,并且老鹰帮只从属于你,不归其他任何人节制。怎样?”楚艳雨的语气很重,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定。

    破世双眼猛然睁开,直直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不简单,破世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就看见了楚云将脸上的震惊,很显然这个男人并不知道此事。

    “包括你?我对某些女人是没有兴趣和趣的。”破世的眼中有一丝不为人知的玩味,目光炙向楚艳雨。

    “放心,我还是个处女。”

    “噗”饶是破世的修为,仍是忍不住感到大是好笑。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满脸红晕的女子,此时却是别有一番致。

    “你不和你的叔叔商量一下,似乎他不是十分赞同呢!”如果再在处女的问题上纠缠,那么破世就是傻子。

    “不需要,我能够决定一切。我只想知道你到底同不同意,如果不同意的话,我马上就走。”话是这么说,但楚艳雨并没有一丝要走的意思。

    “我似乎找不到什么不与你们合作的理由了,但是我希望你不是在骗我,否则……。”破世并没有说否则怎样,有时没说比说了更可怕。

    “放心,我相信在陕西境内还没有哪个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骗你,在你帮我统一老鹰帮的那一刻,我就是你的人,也就是你准备接受老鹰帮的子。”此时楚艳雨一脸的任君采摘的模样,确实能令人抓狂,但破世还是一幅微笑的样子,刚才的失态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楚艳雨深深地看了破世一眼,或许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够征服我吧!年近二十依旧是处女,不是生理上的问题,而是没有看的上眼的人,不是自己的宁肯自慰。

    看着楚艳雨走出办公室,破世摸了摸鼻梁。有意思的女人,竟然知道在这个时候找上我,看来当初是小瞧你了,找到我这么大的靠山你应该知足了,希望你不要像有的人,人心不足蛇吞象吧!被判的代价就是死吗?或许有比死更可怕的,人间的十八层地狱到底有几个人能挨得住呢?

重要声明:小说《神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