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一百零五章 幸福(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自此武林归一,统统进入朝廷管辖范围,许多武林高手隐蔽民间,也有许多高手成为朝廷的一份子,帮助捉贼杀敌打怪物!人民安居乐业……好多年也没什么纷争……”一个梳着包包头的七八岁小女孩在摇头晃脑地和她边几个同样差不多大小的孩子说着故事。

    那些孩子却纷纷提出疑问:

    “大恶人萧惜言后来怎样了?”

    “白瑾少侠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吗?”

    “昆门门主何默然真的死了吗?”

    “小柳和小白去了哪里?”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小女孩头大,她连连摆手说不知道,可是同伴却不肯放过她。

    我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由对着小女孩连声呼唤:“娃娃,回家吃饭了。”

    那个叫娃娃的小女孩如蒙大赦,急忙跑过来拉着我的裙子叫:“娘,你怎么来了,不是天还早吗?”

    我笑嘻嘻地替她拭去脸上调皮弄到的污迹:“今天你肖叔叔来了,你爹让我早点来叫你回去开饭。”

    “是那个会变戏法的肖叔叔吗?”小女孩眼睛一亮,开心地叫起来。

    “是啊是啊,咱们早点回去吧。”我牵着她的手,俩人一块儿踏着青石板路,往家去。

    道路的尽头是家豆腐作坊,“豆腐西施”四个大字构成招牌,随风飘舞,小白穿着普通布衣,正在门口忙忙碌碌,见到我不由叫道:“小柳,你有空就去熟食店切两斤熟牛来吧。\\\\\\”

    “好咧。”我推了娃娃一把。让她自个儿入屋去,转就想往外走。

    没想屋内急急忙忙跑出个独臂妇人,她脸上虽有伤痕,笑容却是甜甜的。挂满幸福:“柳儿,我跟你一块儿去吧。”

    “筱尤,你肚子大了就别乱跑。”我急忙阻止她的鲁莽行动。

    “没事没事。”她不在乎地摇摇手说,“我要和你偷偷打个商量,如果我这胎生了是个女儿,你就让你家何思娶她,咱们两家结娃娃亲。”

    “这可不行,”我苦着脸说,“我家儿子已经给惜缘定下了……”

    “那你家女儿呢?”

    “这……给向云天定下了……”

    “可恶!小姐你怎么能那么过分,一个都不给我留!!”筱尤十分气愤。

    “谁叫你那么晚才提。”我摇摇头。

    “你再生一个去!”

    “再生的话……给白瑾定了……他家冰冰也怀上了。”

    “你生双胞胎去!”

    “你说生就能生啊!我又不是猪!”我急了。

    “哎哟,小白基因好。你家儿子长那么漂亮,我眼馋行不筱尤贼贼地笑起来。

    “你的意思是你家肖没不够好看?”我无奈地摇摇头。

    “你不懂!他那是个!个!”

    打打闹闹,至黄昏,打了酒和熟牛回去,见到久别重逢的肖没,想起往事点点滴滴,不由心中感叹万千。\\\\\\

    平凡是福,当年原以为父亲也许回不来了。心里难过万分,没想到后面他还是回来了,武功也没废。据说是和三皇子做了一笔交易,但交易地具体内容是什么,他却不肯透露。只是现在总是踪影难寻,时不时几个月见不到人是小事,偶尔出现一下,也是几天就走。不肯多留。

    最近出现的一次还是两年多前。他将我大儿子何思给带走了,说是要开始习武。小女儿何甜也闹着去,却被我和小白死活留下,不希望她太多涉足武林。

    而筱尤在一切事平静后终于嫁给了痴心不改的肖没,俩人妇唱夫和,小子过得也顺当,遗憾的是现在朝廷严令止神偷帮地盗窃行为,肖没无奈改行去做了捕快,算是以毒攻毒,但我总是怀疑他时不时还是会去偷偷做上一票,只可惜疑点没有证据支持。

    刘氓的死缠烂打攻势也获得了成就,李惜缘据说是给他生米做成熟饭绑上的花轿,虽然还是天天打架天天闹,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俩感还是相当不错,可惜李惜缘至今没学过缝纫……做出来地东西实在不太像样……当然,我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

    向云天伤势虽重,却还是治好了,只是落下雨天伤口会痛的后遗症。他与芸娘坦诚了他恢复记忆的事,没想到芸娘却说自己早已知道,两人感依旧,又添了个女儿向飞飞。我见他家儿子为人很像父亲,老实正派,于是厚着脸皮开玩笑将自己淘气的女儿许了过去,没想到向云天一口答应,芸娘亦十分欢喜,两家关系更加深厚。

    任冰冰已从青楼赎,她纠缠朱能不放,着他带自己去见白瑾。白瑾本十分羞愧,不愿与她来往,未料任冰冰竟洗尽铅华,开始学习洗衣做饭,每在他病前侍候,任他如何发脾气也就是不走。或许是这份努力感动了上天,两年前白瑾的腿竟稍稍恢复了知觉,经过锻炼,虽然无法像以前一样习武,却已经可以拄着拐杖行走。

    展笑自己含辛茹苦地拉扯两个孩子,却不肯接受大家的任何支助,每穿着黑衣,吃斋念佛,无论我们怎么劝说,也不肯听。我自知对她有亏,多次登门跪着谢罪。她却坚持一切罪不在别人,而在自己,如今心如止水,不想再起波澜。

    三皇子武云祥登了皇位,国号顺天,黄秀才的官一下子升一下子贬,我也弄不清他现在到底在哪里做官了,惠儿也五六年未见,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好。

    五大门派与旗下众多帮派,目前似乎相安无事,只是大家叫子难过,习武的人也比以前少多了,反而是读书考状元的人多了起来。我觉得这或许是件好事。

    朱能也讨了房媳妇,那腰,细得几乎可以盈盈一握,小白说胖地男人都喜欢瘦姑娘,就如同很瘦的男人很多喜欢胖点的姑娘一般。我问他,他喜欢胖的还是瘦的,他却抱起我称了一下,严肃地说:“娘子,我喜欢胖的,你再去长个二十斤吧,和咱家阿花一样就好了。”阿花是我家养的猪,所以气得我一巴掌拍去他脑袋上。

    早被我遗忘了的猴子二傻,已经不和我们在一起了,它在昆门山脉中做了曾曾曾爷爷,如今带着猴子群四处玩耍,已经不太亲人。

    至于萧惜言,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地死了。

    昆门那场大战死伤无数,战后清点遗体,蜘蛛女已经被刘氓杀死,可是那个烧成灰烬的大厅里的尸体,已经全部都无法认清,最奇怪地是,似乎和我记忆中的人数少了一具……

    我总觉得少了的是萧惜言……说不准他还没死……说不准他真的穿越了回去……这一切都没有答案了。

    至于我自己的生活?

    看看我和小白脸上幸福的笑容,足以说明一切。

    现在地生活才是最适合自己最美满地。

    我希望永远继续下去,直到白头偕老。

    《一柳寒蝉》到此全文结束,橘子不知道这个结局和大家心目中的结局是否一致。

    但已经将我想要表达地东西和感全部表达出来。

    对橘子个人而言,已无遗憾。

    也希望各位一直追下来的读者感到满意……

    PS:请各位移步支持橘子的《喵喵喵》好吗?推荐票什么的也请给猫吧……我家猫猫二月PK,真的很需要大家的支持啊……拜托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