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一百零一章 金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不知父亲上药效有没发作,小柳每都陷入恐慌不安中,心里郁闷肖没为何不想办法直接将冰晶髓送来,而弄那么曲折的方式……

    万一这个根本就是自己的误会,那可怎么办……

    可是除此以外,她却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若是不擒下霍一,己方几乎没有任何胜算。

    思夜想,连续几天小柳都从噩梦中惊醒,梦见何默然七窍流血毒发亡,又梦到药效没有发作,萧惜言对他严刑拷打,痛苦万分。

    每次醒来都吓得浑冷汗,抱着被子瑟瑟发抖,唯恐梦境成真。

    若是如此,自己也唯有以死赎罪,去黄泉找他解释了。

    胡思乱想中,远处传来鸡啼声,东方渐渐翻起鱼肚白,又是清晨。

    离大婚还有三天……肖没说的暗号还未到来。

    莫非是没有动手的机会吗?小柳咬着指甲,暗暗担忧。

    指甲不小心被咬破,沁出鲜血,小柳赶紧擦了擦,将它重新修圆整,再找出没用过的凤仙花汁,染成红色。并召唤屋外的人早起梳妆。

    葵儿揉着睡眼进来,打着哈欠,领着几个端水端毛巾的小丫头说:“小姐你起得好早啊。”

    “我心有些紧张,总是睡不太好。”小柳笑笑。

    葵儿又道:“我好像半夜听见你在大叫……”

    “我做噩梦了。”小柳随便回答。

    “什么梦?”葵儿好奇地问。

    “梦见萧惜言欺负我,要讨小老婆啊。”

    “你真无聊……”

    梳洗完毕,婚庆用品再次送来,那袭雪白的婚纱亦在其中,整件衣服上布满华贵刺绣,萧惜言给它的领子上设计了中式的盘扣,又有西式的荷叶边与拖地后摆。^^首发 君 子  堂 ^^中西合璧。散发出一种圣洁的美丽。

    “虽然我还是觉得很怪,但确实很好看,”葵儿抚摸着光滑的丝绸说,“门主真厉害。”

    小柳也不由暗暗赞叹,萧惜言地设计功力确实很强,丝绸并非轻纱,白色亦显单调。可是各种花纹饰物组合在一起却产生了脱俗地美感,甚至比她以前在婚纱店见到的更美丽。

    同时送来的还有另一金线镶成的红色传统新娘服,裁缝的话是说,萧惜言交代,如果小柳反悔还可以更换。

    小柳点点头,将两都留下,命人重赏裁缝。

    她看着一红一白两礼服对比。心中起了莫明的不安。

    门外突然传来陌生的声音:“因为厨房众人都在忙大婚当地婚宴……分不出人手,所以派我来送早饭……”

    小柳急忙走出门外看。正是那过来送饭的新丫头。

    如果按肖没当的叮嘱,看到这个丫头来送饭,就是在暗示三后。大婚之时他们会动手。

    确实没有比那更好混入的时机,无论是夹杂在宾客中,还是在帮忙的仆役中,都没那么容易被发觉。

    自己也暗示过何默然自己婚礼的时间和也是自己的最后期限,只是不知道他毒素解除时间来不来得及配合。

    不过相信他就算毒素解除,没有万全把握也不会贸然杀出来吧……

    小柳算了又算。不确定因素还有很多。只能听凭天意。

    现在最大地问题是金牌还未到手,得想个办法去后山挖出来。但葵儿跟自己跟得紧紧的,完全不肯放松半步,根本没办法去挖。

    有什么借口去后山呢?脑子转了转,小柳将葵儿唤进来说:“随我去后山走走。=君 子 堂 首 发=”

    葵儿奇怪地望着她:“去那儿干什么?”

    “我想去个地方。”说完后,小柳不容解释,就拖着她跑了。

    后山上,许多树木地叶子都开始枯黄,片片凋零,就如满天黄蝶飞舞,地上青草开始枯萎,有种伤感的气息。

    小柳扯着葵儿一边慢慢走,一边说着闲话,最后来到了当年萧惜言作画的小木屋前,现在这座屋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打理,四处积满灰尘。

    “这里是什么地方?”葵儿掩着鼻子,不耐地说。

    “当年我和萧惜言认识地地方,”小柳满脸笑意,指指点点,“他那时候在这里画画,画的是迎花,非常漂亮,这屋子墙壁上的东西也是他画的,那时候他不会说话,可是看起来还是很帅。”

    葵儿听见八卦,顿时兴奋起来:“难道你那时候就上他了?”

    “有点心动,”小柳努力地编故事满足她的八卦心理,“那时候他画画的表很认真,而且画地东西画到我心坎里去了,特别是屋子背后那几个字,将我震惊得不得了。”

    葵儿转过屋后,看着HELP几个英文,满脑子雾水,又不好意思说自己看不懂,赶紧连声称赞:“这符画得真棒,没想到门主还会道术。”

    小柳不由笑了起来:“后来我去望天崖地时候,他还画了张画送我,很漂亮。”

    “那为什么当时你答应了小白的求婚?”葵儿不解。

    “我只告诉你一个,”小柳神秘兮兮地凑过去小声说,“那时候他半夜来望天崖找我求婚,说我都22岁……再不嫁就没人要了,我想想确实有道理,而且跟他相处甚久,觉得为人什么都不错,就答应了。”

    “他……他居然擅闯望天崖?”葵儿惊讶地捂着嘴叫了起来。

    小柳认真地说:“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现在想想,说不准我那时候是给他蒙骗了,他可能是想要做门主地位置,所以抢先来和我求婚……唉……都怪我看他长得那么帅,一时昏头搞出那么多事,如果开始就答应萧惜言的话,惜行师兄也不用死了,很多事都不用弄得那么麻烦了。”

    葵儿被她半真半假的话语哄得晕乎乎,不由安慰起她来。

    小柳却走进屋内,将萧惜言当年放在里面的发黄画纸拿出来,看了又看:“你知道惜言现在在干什么吗?”

    “应该在大厅议事。”葵儿说。

    “你去帮我叫他来这里,带上画纸和笔,我想让他再为我画张画。”小柳笑着说。

    “我走了你就一个人在这里了……”

    “没事啦,我那么大个人还能丢吗?这附近守卫多着呢。”小柳故作任地说,“你告诉惜言,我在初次相见的地方等他,不要告诉他具体是哪里,看他自己会不会找过来。”

    “哎,好吧,你真别扭。”葵儿看看四周,确认四面能出逃的地方都有守卫,于是放心地离去。

    小柳见她走远,迅速运起轻功按上次观察过的守卫路线,从死角靠近离此不远的坟墓,在何默然指定的地点将金牌挖出,藏入怀中,迅速返还,等待萧惜言的到来。

    紧张的心跳刚停,萧惜言人已到,他没带纸笔,却笑着对小柳说:“回去吧,天凉了,外面风大。”

    小柳心中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觉得自己被看穿似的,于是看着他的表讪讪解释:“我只是想来这里……怀旧一下。”

    “怀念过了,就该回去了。”萧惜言拥过她的肩,向前走去。

    小柳想问又不敢问,只觉得他的眼睛像一滩深渊死水,怎么也看不清。

    我的修改添加内容的分割线,不算字数

    橘子的仙侠师徒新文《喵喵喵》发布,请各位从外面的直通车点击进入观看噢。

    文案:

    这年头,穿越的不止是人,还有猫。

    超萌家猫花苗苗穿越到妖界第一美女猫妖上。

    在师父碧青神君的教育下,历尽千辛万苦,明白了许多做猫的大道理。

    不可以在其他人面前乱脱衣服,师父除外。

    不可以乱碰男人的乌龟,师父除外。

    不可以随便在广场练习宫图,师父房间除外。

    不可以收啸天犬送来的玫瑰,师父送的除外。

    不可以去龙宫三太子家蹭鱼吃,师父做的除外。

    呃……还有什么?

    不准去院打工赚钱?还是不准乱接受求婚?

    喵忘了……师父别生气……

    好吧,以后一定会记住,你千万不要吃掉我!

    推荐好友力作

    书号:1123996

    书名:世界的毁灭与拯救

    文案:

    我的学校是魔窟。

    和我青梅竹马的女孩子是超人,我的死党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魔王,和我有过肌肤之亲的同班女同学自称不是人类,这些我都忍了。可是,我一直都很有好感、经常会帮助我,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女孩子,居然在刚才拿着一把机枪对着人堆乱扫!

    谁能告诉我这个世界到底是应该拯救它,还是干脆毁灭掉比较好?

    非种马非NP非后宫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