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一百章 图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第二早起,小柳走出庭院,四处露水甚重,远处后山笼罩着层层白雾,就如清纯艳的女子,偏偏自己又无法接近。

    心事重重,烦恼重重,鬓边木簪似有千斤重,压得脑袋开始发痛。

    小柳轻轻走出柳园,踏上回廊,跨过溪水,水边已有秋天的寒意,枯黄柳叶随风飘落,飘落在水面上,流出昆门外,却带不走自己的思念与哀愁……

    半川烟,万壑松,步上云天。

    河畔柳,寒蝉鸣,几度离别。

    一点相思为谁?

    小柳慢慢地走着,走到湖边,她的裙摆滑过青草,有微弱的沙沙声音,远处传来蝉鸣阵阵,几分悲切,几分痛苦,它们在叫“完了、完了”

    快点将一切都结束吧。

    小柳弯下腰,扶着湖边柳树,看着水中倒影,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识水中女子,她的神冷漠、双眼麻木,仿佛没有任何生气,就像个木偶娃娃。

    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杀人的呢?

    是什么时候开始懂得谋的呢?

    是什么时候开始融入世界的呢?

    又是什么时候上一个人的呢?

    用最残忍的办法,将敌人推落地狱,用以挽救自己重要的人。

    小白……我做的到底对不对?

    天空飘起细细雨点,打落上,寒至入骨,却没有任何感觉。

    正在暗自发呆中,一把蓝色油伞在上空撑开,嘶哑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温柔:“一大早在外面乱跑,小心感冒。”

    小柳长长深呼吸一口。将湿冷空气吸入肺内。顿时头脑中清醒不少,她闭上眼酝酿片刻,转过头,露出一个灿烂如阳光的笑容:“你今怎那么早过来?”

    萧惜言伸手擦擦她头上被打湿的头发,怜惜地说:“太不注意体了,七天后就是大婚之期,我可不想娶个病新娘。=君 子 堂 首 发=”

    “别担心。我只是今天醒早了,有些睡不着,就出来走走,没想落雨了。”小柳突然心生一计,笑着走过去,依偎在他怀里说,“我做梦了。”

    “什么梦?”萧惜言拥着她离去。走到回廊上的凉亭中,方收起油伞。

    “我梦见原来的世界了。”小柳神色哀伤,“爸爸带着我去捉蜻蜓,我骑在他肩膀上。好高好高,妈妈牵着弟弟跟在后面,她一直笑,笑得很甜很美……”

    “你以前地子很幸福。”萧惜言轻轻叹息。

    “那个世界没有武林,没有战争,没有流血……我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地女孩子。每天开心地去上学。回家后,全家人都在等着我。大家一起闹闹地吃饭。”小柳抓着他的衣襟,眼泪突然大滴大滴地流下来,“我想他们了……很想很想……”

    话音开始颤抖,几分真,几分假意,连自己都分不清了,往点点滴滴,清晰地回到脑中,那个见不到硝烟和鲜血的和平世界……

    平凡才是最美好的。

    萧惜言一把将小柳抱住,柔声安慰道:“莫哭,莫哭……”

    “我想回去,我想回家……”小柳呜咽着说。

    “我们回不去了,在这个讨厌的地方。”萧惜言轻轻叹气。

    小柳抬起头,睁大眼睛望着他问:“以后你能给我平凡安稳的生活吗?”

    “能!”

    “你能一辈子只我一个吗?”

    “能!”

    “你能天天做饭做家务服侍我吗?”

    “能,不能!”萧惜言脑子突然拐过弯来,他哈哈笑了起来,点着小柳鼻子嗤道,“坏丫头,居然给我下子,做饭一定要你做,我吃你弄的东西。^^君  子  堂 首 发^^”

    小柳也笑了起来,周围气氛顿时变得暖洋洋,她又趁机提出:“我想再见一次何默然。”

    “何默然?”萧惜言笑容一愣,突然发现她说地不是爹爹,有些惊讶,“再见他做什么?”

    “有些话我想告诉他。”小柳咬唇说道,“必须在结婚前说清楚。”“到底是什么话?”萧惜言皱眉,犹豫地问。

    “你可以一块儿去,我也想告诉你。”小柳笑着说,“我的决心。”

    萧惜言思索片刻后:“好吧。”

    小柳突然“哧哧”笑起来,笑得他有些莫名其妙,还没反应过来脸上突然给轻轻啄了一下,正想抓过小柳惩罚,她却运起轻功迅速逃离,气得他急忙拔腿直追。

    追追逐逐,两人玩闹许久,萧惜言召来葵儿和几个护卫,一行人同时向后山走去。

    霍一见是他亲自来临,未作什么刁难,而是直接开了门,却皱着眉头说何默然那个硬骨头恐怕不会将金牌交出,不如直接拷问比较方便,何必如此礼遇。

    萧惜言急忙低头看小柳表,小柳却神色未变,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似的。

    再次踏入何默然牢房,她才发现里面的待遇给改善了不少,应是萧惜言怕自己生气,所以派人重新整理过,心里不由暗暗欣喜,想起后安排,却也有丝丝不忍。

    不能犹豫,她轻轻地摇摇头,小白还在外面等着自己,筱尤断臂,白瑾瘫痪,展笑母子尚在牢房,何默然如此下去,等朝廷耐心耗尽后必然会死,这些才是自己心中天枰中重要的一端。

    于是小柳走到何默然面前,微笑着问:“爹爹,朝廷派人来几番催促,五大门派尽数归顺天子,你又何必硬撑呢?不如早早将金牌交给女儿,换取命吧。”

    早就将金牌所在告诉小柳的何默然闻言顿时明白其中有计,却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药,于是沉默不语。

    萧惜言听她出言帮助自己,也不由一愣,嘴角泛起微笑。

    “你也就是担心交出金牌后,朝廷照样要你命吧?”小柳继续劝道,“我嫁给惜言后,好歹他也要尊你声丈人,一定会留着你命的。”

    她口上虽然这样说着,却背着萧惜言等人,轻轻摇摆一下手。何默然眼神极利,怎会看不明白此手势,顿时明白她地用意,配合大骂:“你这个混账女儿!他给了你多少好处?竟然帮着他想取我命!萧惜言那个杂种畜生,得了金牌后就算不取我命,为避免昆门门主之位起争议,必让我变成废人,这和死有什么区别?”

    “你骂谁啊!”小柳有些生气,转瞬又笑了起来,她轻声说,“我什么时候是你女儿了?你自己应该明白的。”

    “你这个畜生!我待你视如亲生般千好万好,莫非你想在此时背叛我?”何默然全无力,却依旧颤抖地伸出手指,指着小柳鼻尖破口大骂。

    “请你不要骂我未来地娘子。”萧惜言冷冷地说,“她是什么人我清楚,决不是你女儿。”

    小柳的笑容也冷了,她淡淡地说:“我已经受够了这个武林的血雨腥风,我不想做昆门千金,我只想和一个真心我地男人过普通的子……这些子来,我觉得很平静很安宁,于是想了很多很多,虽然小白我,但惜言更我,我一个女人,跟谁都是跟,还不如把握现在容易得到的幸福。”

    说完后,她轻轻拔下鬓间的木簪,转对着萧惜言将它拔开,亮出银光灿烂的刀,笑着说:“你没想到吧?我其实藏了武器,当时想刺杀你的。”

    萧惜言脸色微微一变,旁边葵儿更是面如土色。

    “可是我改变主意了。”小柳转过头,突然一刀刺入何默然地左臂处,笑着说,“请交出金牌,不要再阻碍我幸福好吗?”

    鲜血渐渐流出,何默然满脸迷惘,他知道小柳前面地话中必有计划,却怎么也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一阵冰凉沁入伤口,是什么灌了进去?是毒吗?她真的想杀了自己?

    这不可能,何默然沉默不语。

    “从今以后我不再是你女儿,金牌要不要交出,好好考虑吧!朝廷耐心不多,我们地耐心也不多,”小柳的表决然,手中却悄悄扳动机关,让毒囊内的冰晶髓流尽,然后抽刀在手,用丝巾擦擦上面的血迹,递给萧惜言说,“给你。”

    “这是你的决心吗?”萧惜言看着手中的刀,笑着问。

    小柳温柔地望向他:“是的。”

    “那我杀了此人如何?”

    “还有七天就是我的大婚之期,现在你放出江湖上的传言是何默然重伤在,如果婚前不慎传出他去世的消息,按风俗我就不得不守孝三年,所以等婚礼结束后再动手吧。”

    “你的心还是有点软。”

    “我不想任何东西阻碍自己的幸福。”

    手心沁出汗,小柳表未变,心中却阵阵恐慌,不知自己暗示他最后的动手时间,何默然明白不明白。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