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九十九章 银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昆门门主大婚喜帖已飞得到处都是,正道中人纷纷忙着送礼。

    流水般的礼物搬进门内,萧惜言吩咐所有礼物先让小柳挑选一轮,剩余物品则全部入库。

    当秦门礼物送来的时候,小柳惊奇地在里面发现一匣子的红宝石和三条用冰块雪藏着的寒潭银鱼。

    此鱼仅洛水镇附近寒潭才有,钓之不易,非内力高深、定力十足的武林中人不可,但这种鱼可以获得的经济利益又十分低微,所以往寒潭,也仅她这个穷得没办法的家伙和闲得没事玩耍的吴老先生会去钓这种鱼。

    为什么秦门会将其作为礼物送来呢?其中或许有些古怪。

    小柳看罢红宝石,又轻轻沾起银鱼,还未等她仔细查看,萧惜言就将两样物品都拿过去,他将红宝石交给葵儿让入库,未得命令不得取出,又划开鱼腹检查一轮后笑道:“这鱼是什么稀罕物,秦门还巴巴地送过来?”

    “是个美食,”小柳从他手上拿回鱼,犹豫着说,“秦门向来节俭,或许是因为周全知道我以前住在洛水镇,所以送来洛水镇才有的银鱼表个心意吧。”

    周全确实是洛水镇人士,所以萧惜言也不疑有他,只是摇摇头道:“三条鱼还不够我们婚宴上用,这对瓜果也不知是用来做什么的。”

    小柳白了他一眼,不屑地说:“少来,这鱼我钓过,难得很,一天顶多一两条,而且秦门送的礼物冰川百合、香州莲子都是寓意吉祥的物品,鱼也是连连有余的意思。^^君  子  堂 首 发^^中华文化你学习的还不够。”

    “娘子说得是。说得是。”萧惜言大笑着连连拱手,“听闻你手艺不错,要不先给我做条鱼尝尝鲜吧。”

    小柳瞪了他一眼,拿着鱼往厨房走去。

    出了大厅后,她的冷汗开始一滴滴流下来,心中不停庆幸,还好萧惜言是个不下厨房的人。否则他就会看出鱼腹中地破绽。

    鱼腹中气泡中是不可能有液体地,可是刚刚她检查的时候,却发现每只鱼的气泡都有些怪异,中间都液体在微微流动,恐怕其中有诡。

    贤惠地让厨房帮忙烧起火,小柳麻利地将鱼内脏清除,三个鱼泡都给她悄悄装入袖内。也没人会在乎这些杂碎物体的去处。

    小柳的厨艺并不算好,银鱼为了保持鲜美又不能多放调料。她努力思考许久后,决定将三条鱼,一条撒些葱花和盐炖成汤。再将另一条放油锅里煎,最后一条清蒸。

    当香气缓缓出锅装入青瓷碗时,大家都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小柳整了整脸上的笑容,找来红木描花托盘,将三只碗放上去,亲自端着往萧惜言所居住的西腊园走去。=君 子 堂 首 发=那座院子离柳园不远。是他自己亲手设计地,里面的建筑模式都模仿希腊建筑和现代小洋房的外形。众人皆觉怪异,唯他自己之入骨,还未等房子完全建好,就已经搬了进去居住,其他人的劝说全部无视。

    走入西腊园,小柳发现里面还有客人,是个温文儒雅的青年,五官看起来淡淡的,穿着朴素的蓝色纹锦袍,并不觉特别出色,却自然有一种尊贵地气度在,好像有些眼熟,不知哪里见过。

    未及思索,小柳先将鱼放上桌,旁边丫鬟上前,布好碗筷。

    原本想离去,未料此人却邀她入席,小柳冷眼望去,平做事甚为嚣张的萧惜言竟对他礼遇有加,心中暗暗猜出他地份。

    她的猜测没有错误,蓝衣客报上名来时,果然三皇子武云祥。

    小柳急忙起行大礼,武云祥却免了她的礼数,只是笑着说:“素闻萧兄谈起何柳姑娘贤惠,今满桌色香味俱全菜肴,果然名不虚传。”

    小柳“贤惠”地低下头去,心里不由暗暗吐槽:“你才贤惠,你全家都贤惠,贤惠到征服武林,惠泽万民了。谁不知道何柳出了名地刁蛮千金,挤这赞美可真辛苦你了。”

    武云祥又说:“好多年前,我也曾吃过寒潭银鱼,确实是色香味俱全的佳肴,今重尝,甚感怀念。”

    小柳闻言,心中一动,再悄悄地看他几眼,突然这眉目依稀记得是当年在洛水镇曾和她问路的蓝衣少年,当时他找的是吴老先生。

    莫非朝廷整个计划,从那时候就开始了吗?莫非那时候京门已经暗地投诚了吗?

    说不定这事策划得比现在更早,就连当年尹清秋与楚笑、何柳的三角恩怨都在算计之中,所以当时向云天出现是场意外,伏击者应该是他们派出跟踪的高手,事毕后尹清秋被灭口也是计划地一部分。

    不过现在重想此事,已无任何意义。

    席间,武云祥含蓄地提起何默然地安好,小柳明白他是想问金牌何在,于是摇头装傻,说自己被关五年回来,突然发现人事变换,希望嫁给萧惜言后,他可以善待自己父亲,并将他放出来。

    武云祥明显不信,只是玩味地看着她。

    小柳有些为难地说:“五年多前问武堂审讯中,我被关下望天崖,出来后没多久,在下山的途中,昆门就出事,回来后看见地父亲已不如往常模样,让我心中十分难过,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百姓苍生的话,我亦可理解,惜言让我婚后劝劝父亲从此为朝廷效力吧。”

    说完她狠狠地瞪了萧惜言一眼,萧惜言摸着鼻子苦笑说:“我已将牢狱中待遇改善了……三皇子想要的东西,等一切木已成舟后,自有结果。”

    三皇子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敬酒笑道:“希望萧兄不会让天子失望,他已经等了太久。”

    “必然。”

    小柳看着他们虚假意的推杯换盏,心中想到父亲,不免有些不快,于是称醉离席。

    回去柳园后,她悄悄地将藏起的鱼泡取出,一一割破,里面有透明如水的液体,嗅去却有香甜的气味,直沁心肺,绝非凡物。

    小柳暗暗盘算推理,觉得送来的红宝石八成是个幌子,也是用来提醒自己银鱼泡内的液体是冰晶髓。

    小白知道自己对银鱼有特别感,肯定会查看,而向云天总不可能送无聊的东西或者毒药给自己吧?

    小柳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她决定赌一把。于是取出几未用的木簪,将簪刀上的机关旋开,小心地将液体一点点倒进里面空着的金属毒囊去,待装完后,封闭机关,便成为保存的绝好用具。

    接着就是要想办法,再去见何默然一面了。

    小柳抱着木簪,坐在前,努力思索起来。

    撒花,此文快完结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