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九十六章 假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小柳正在筹备自己的婚礼,自从答应了嫁给萧惜言后,各种婚嫁物品都如流水般送来,挑得她眼花缭乱。

    “这只红宝石镶碧玉的黄金梅花簪如何?”葵儿绕在她旁,像只小麻雀似的不停询问。

    女孩子总是对出嫁拥有许多憧憬,哪怕新娘并不是自己,也不能阻挠她对首饰、服装、仪式的向往。

    可惜被强迫的新娘不在此列之中,小柳面对眼前堆积如山的首饰,不敢表露出自己的厌烦,只能强撑出笑容,装出兴致勃勃的样子,接过葵儿手上发簪,仔细看了又看说:“太华丽了,我喜欢素一些。“

    “哎哟,小姐你平时带得素就算了,结婚的子可不能这样,反正门主对你那么好,你就多挑点,到时候再慢慢换。”葵儿不容她多说,直接将那只簪子放去一边,又拿起碧玉荷花的耳坠子看了起来,两眼冒出渴望的光芒。

    小柳笑着摇摇头,将那个耳坠子接下,放入葵儿手中,轻轻说:“平照顾我,你费心了,这个送你做礼物吧。”

    “这……这怎么好!”葵儿惊喜万分,抱着耳坠子脸上笑开了花,怎么也不能松手。

    小柳看她欣喜神色,心中却暗暗盘算,如今多与对方示好,不知能让她放松多少警惕。=君 子 堂 首 发=

    珠宝商见二人大挑一通,现成首饰买下无数,还订下不少贵重珠宝打造,不由脸上笑开颜,旁边绸缎商见状,立刻挤了上来,拿出各种布料样式以供挑选。

    场内闹纷纷。欢笑满天。场外武士戒备深严,弓箭手处处候命。

    好一片和谐景色。

    萧惜言从门外走进来,他看一眼大家挑选的首饰和服装样式,坐到小柳边亲昵地说,“还需要什么吗?”

    小柳摇摇头:“我想要的东西,这里没有。”

    萧惜言顿时脸一沉,看着她不说话。

    “嗤小柳却笑起来。点了点他的鼻子说,“我想要白色的婚纱,这儿当然没有。”

    旁边葵儿赶紧开口:“白色不吉利,哪有人用它做婚纱?”

    萧惜言却轻松地笑起来:“为什么想要哪个?”

    小柳拉过他的手,憧憬地说:“小时候,我总是看电视,教堂里婚礼好浪漫。新娘穿着长长的白色婚纱,捧着花球。裙尾拖得长长地,纯洁、美丽……可惜在这里,我永远无法穿上白色地嫁衣了。”

    她的眼神很哀怨。很楚楚动人,让萧惜言不由笑了起来:“这有何难?”

    说完后他让边的展颜回去拿来画纸与炭笔,然后描描画画了起来,不一会,一张漂亮的婚纱设计图出现在他笔下。**JunZitang.coM**小柳穿着雪白的嫁衣,带着玫瑰做的花冠。在画纸上笑颜如花。

    萧惜言将这张画递给旁边的绸缎店老板。简单地说:“嫁衣就照这个做,用白色最好地丝绸。不得出任何差错。”

    绸缎店老板和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不已,扑上来劝道:“白色不吉,向来都是孝服,怎可做婚服?”

    萧惜言却笑笑说:“这里的规矩,不在我眼内。”他想想后,又对首饰店老板说:“你再去用黄金和钻石照我和柳儿指头尺寸打一对戒指来,要细细地做好,我会重重有赏。”

    小柳笑得十分开心,葵儿和其他人脸色却有些难看,几番劝阻下,都无法改变萧惜言的决定,只得作罢。

    他在小柳耳边小声地说:“你的愿望,我都会为你满足,直到有天你对我说我你。”

    小柳却沉默地笑着看他,心中盘旋着的话没有说出来:白色的婚纱,不是我的礼服,而是我地丧服。

    是夜,月明。

    展颜来到小柳屋内,替她送来茶饭,脸色依旧难看,只是随便放下托盘就想离开。

    小柳却叫住了她的脚步:“你走那么快干什么?我们不是很久没聊过天了吗?”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地。”展颜淡淡地说。“那聊聊惜言?”小柳嘲讽地笑了下,轻声说,“男人真奇怪啊,有人对他理不理的,他偏偏喜欢得紧,有人对他掏心挖肺的好,他偏偏当看不到。”

    “你!”展颜回过神,怒气冲冲地望着她,想反驳却又说不出话来。

    小柳轻轻挑着饭菜里地鱼说:“先说明噢可不会让惜言娶小老婆的,如果有心思的人,就早点死了这份心吧。”

    “他做什么事,你根本管不着!”展颜狠狠地说。

    “他待我如何,是不是言听计从,你自己又不是没眼睛看,”小柳压根儿不怕她的威胁,继续挑拨,“只要我嫁给他,昆门此事就算定下来了,我一定会帮你好好挑个人家,风风光光地嫁出去,别担心。”

    展颜冷静一下头脑,冷笑着说:“穿丧服出嫁的新娘,恐怕全天下就你一个,我看你这好子也过不了多久,现在就尽管得意吧。”

    “若是神佛有用,你与其担心我的问题,还不如多去观音菩萨面前求求,早些给自己找段好姻缘,就别盯着别人地男人了。”小柳站起来,眼中满是不屑,“他是不会娶你地,不信你自个儿去问他。”

    “你不知廉耻!”展颜怒吼,她一掌往桌子上拍去,将汤水震得溅出不少。

    “总比出卖自己亲姐姐的人,多一点廉耻心吧。”小柳小声嗤笑。

    展颜急怒攻心,举掌打,最后关头脑中突然清醒,立刻收回手。

    “谅你也不敢。”小柳摇摇头回去桌旁坐下,继续吃饭。

    展颜恨恨地摔门而去。

    门外不远地葵儿急忙跑进来问:“柳儿小姐,展颜姐姐怎么那么生气?我好像听见她在骂你什么……”

    “她骂我不知廉耻……”小柳突然扑在桌上哭了起来,“她喜欢惜言,说要嫁给他,那我可怎么办啊……”

    葵儿赶紧仗义道:“太过分了,门主对你如何全昆门皆知,她怎可如此无礼,我去禀报门主!”

    “算了,”小柳擦干眼泪,赶紧拦住她,“不要在婚前弄出那么多事,惜言也很忙的,我相信他不是那种人。”

    葵儿闻言,不停赞叹小柳识大体。

    小柳却在心中暗暗冷笑,这计划的第一颗种子,算是种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