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九十二章 等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杀死萧惜言并不算太难,因为人不可能长期24小时提高警惕。

    就和钓鱼一样,小柳耐心很好,她不介意去等待,若是花上半年一年来放松对方警惕,总会找到可以下手的机会。

    难的是如何在下手后控制住昆门,这不是她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任务,当务之急是要和外面的人取得联系,最好能把何默然的毒解掉,毕竟他是武林排行前几位的高手,而且昆门门主余威尚在。

    谁能解“梦”?小柳抱着脑袋头疼起来,对江湖知识了解甚少的她毫无办法。

    左右为难之际,萧惜言却悄悄走到了她的后说:“在想什么?”

    小柳急忙转过头,见他表温柔,手上捧着碗药,于是转移话题问道:“给我的?”

    “是的,”萧惜言坐下,轻轻吹拂手中药碗,待温了后才递上,“趁喝,没那么苦。”

    小柳听见药字,心惊一下。她犹豫地接过药,想了又想,觉得如果他要对自己下毒的话,没有必要那么麻烦。

    萧惜言似乎看出了她的顾虑,笑着说:“我没打算对你下毒,毕竟这些东西对体不好,这是大夫送来的安神药物,对你上的毒伤痛楚有缓解作用。”

    “我没有犹豫。^^君  子  堂 首 发^^”小柳给窥破心事,不由脸一红,急忙抬腕,将苦涩的药汁一股脑儿全部吞下,呛得连连咳嗽。

    “不要喝那么急。”萧惜言将她搂入怀中,亲昵地拍着她的背,又变戏法似地拿出串糖葫芦递给她,讨好地说,“派人买药的时候,顺便让他们买的。怕你嫌药苦。”

    他此刻的神一点也没有那天在迷踪林内的杀气。也没有昨夜里地疯狂,却像个邻家大哥哥正在哄心地小妹妹吃东西似的。

    小柳不由伸手接过糖葫芦,抬头看着他,觉得像在看别人,她突然想起第一次发现萧惜言也是穿越者的狂喜,想起越门案发时,他对自己的真心维护。想起望天崖里,他送来的画作,又想起武举考核上,茶楼中的丝丝温柔,恍惚隔世。

    鼻子有点酸。

    小柳默默地低着头,不让对方看见眼中的雾气,只是将糖葫芦一口一个往口中塞。一边塞一边说:“很甜。”

    不要犹豫,她不能犹豫。哪怕他对自己再好,也是囚自己父亲、害死师兄弟、派人追杀小白等人地混账,切不可心软。

    否则她所有重要的人都将万劫不复。

    眼中含着的泪水没有瞒过萧惜言的眼睛。他扶起小柳的头,在嘴角轻轻啄了一下,有些心痛又认真地说:“不要哭。^^首发 君 子  堂 ^^”

    小柳看着他的神,犹豫片刻,决定执行自己的计划:“爹爹和我说……事到如今,让我嫁给你。确保自己地安全。并为昆门延续血脉。”

    “然后呢?”萧惜言笑容更加灿烂,他继续追问。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同意我去见他。”小柳说。

    “见过他以后。你觉得可以救出他吗?”萧惜言说。

    小柳老实回答:“不能。”

    “我让你去见他,就是不希望你自己偷偷去救人,”萧惜言扶着她的脑袋,语气有些告诫地意味,“后山周围的武士只认我、葵儿、展颜等有限几个主事者,而看守监狱的霍一嗜血滥杀,只认我或花押,若是你独个儿闯过去落在他手里,我怕你立刻人头落地,救援也来不及。”

    小柳心里有些后怕,她确实存了偷偷去寻找监狱地念头,某个角度上来说,萧惜言让她先去见识一下,也算救了她的命。

    萧惜言又继续说:“顺便我也让那个家伙给你分析一下现在形势,毕竟我说的话,你不会相信。”

    “关于你成了朝廷的走……手下这件事吗?”小柳强忍下“走狗”字眼。

    萧惜言摇头笑道,“那我问你,朝廷有什么不对?百姓对朝廷可有不满?”

    “他们用这种卑鄙的手法来颠覆武林,滥杀无辜,就是不对。”小柳争辩。

    “你太纯洁了,”萧惜言继续解释,“那一个武林所谓的正道手上完全没有无辜者地命?武林五大门派本来就是个权利地产物,不染血如何走到今天?武林中私设的问武堂,难道就是绝对地公正吗?为何有些人杀人尚可罪不至死,为何有些人犯了轻罪就要填命?为何可以披着正道的外衣随意屠杀他们眼中的魔道?为何可以对普通的百姓作威作福?”

    连续几个为何,问得小柳哑口无言,他的许多问题其实也切中了自己的心事,是自己的疑问,只是她从来没有将这些事提出来。

    昆门在五大门中已经是以宽厚待人著称,何默然更是翩翩君子,在武林中属于讲道理而不喜欢滥杀之人,但是他亦会因为生气而暴打无辜的医生,会为了平息越门门主的怒气而将罪不致死的丫头处死……

    其他门派这种事发生得就更多了,正道以斩草除根为由,将魔道中人灭门之事亦常有听说,至于部分比较混蛋的门派,如海沙帮等还垄断部分地区江面的漕运,获取重利。

    当年武威皇帝下令让五大门派各自据守一方,虽说是表彰大家的功绩,其实主要还是因当时战乱初结束,尚有大量流寇存在而不得不借助他们的力量去扫平。而天下太平后,这些超脱朝廷管辖,影响力又重大的武林门派,就成了巨大的隐患,若是有联合起来,号召天下武林谋反,又是一桩祸事。

    萧惜言的分析渐渐深入,他说出了许多小柳不懂得或是没去想的内,说得她完全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只是不停地反复说:“我爹爹……是好人……昆门不是那种为非作歹的门派。”

    她的回答很无力,萧惜言轻轻地说:“朝廷要改变的是如今武林局面,削弱他们的势力,将权利统统回归,昆门是不服从的第一个靶子,你多想也无用,这是势在必行的。”

    “你不是说你是在玩游戏吗?你讨厌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帮助朝廷?”小柳想起此事,于是大声反问。

    萧惜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笑了好久后,看着小柳轻轻地回答:“将整个世界颠覆、改变,还有什么比这更刺激的游戏?”

    “就算你做了这些事,你依旧回不去原来的世界!”

    “所以……我要他们陪我一起回不去自己的世界。”

    “他们?什么世界?”

    “他们回不去属于自己的武林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