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九十一章 探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山洞像个迷宫似的,九曲十八弯,越往内走,就越让人糊涂,难以辨别方向。

    岩壁上火光点点,让空气十分浑浊沉闷,呼吸有些不畅。

    葵儿带着小柳兜兜转转了约二十多分钟,终于走到了最深处,映入眼帘的是寒铁做的栏杆、七八条小臂粗的锁链,还有锁在里面的人。

    守在门口看管的武士,掏出钥匙,打开栏杆。

    “爹……”小柳轻轻走进去,看清眼前的人,顿时扑过去痛哭了起来。

    被重重铁链锁上的何默然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他披头散发,双目无神,浑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早已失去往温文尔雅的贵公子气度。

    小柳的一声“爹”,刺激了他因毒药的过度痛楚而麻木的神经,稍稍唤回了他的神智,他缓缓挪移自己的视线,模糊地看着眼前哭得一塌糊涂的脸,恍惚间觉得犹在梦中。

    梦中是快马江湖,是年少轻狂,是东湖旁边的相遇,遇上了他一辈子不能相忘的女人。

    “菱娘……”何默然伸出手,原本武功盖世的他,如今连拖动腕上的铁链都觉得困难,就好像一头虚弱的狮子,已经没有了捕食的能力。当他碰上眼前人的脸时,猛然惊醒,“柳

    他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女儿,许久后才长长地叹了口气说:“你长得越来越像你娘了……”

    “爹……你的体?”小柳见他全无力,急忙询问。**JunZitang.coM**

    何默然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一把抓住她问:“你不是和李惜缘走了吗?怎么回来了?”

    小柳却兀自在问:“是不是萧惜言对你吓了毒手?才导致如此虚弱?”

    何默然再问:“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昆门很危险吗?”

    正在两人有些慌乱地关切对方体的时候,外面葵儿咳了一声道:“小柳姑娘,我们不能耽搁太久。”

    小柳闻言,立刻停下询问,简单地将她离开昆门后的事一一交代出来。然后问何默然昆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这个笨蛋。”何默然听完后,摇摇头训斥道,“我当时就想你走,别回来,你怎么还要傻得送入虎口呢?”

    小柳低头沉默一会后说:“其实你已经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是的,”何默然回答,“我早有为昆门殉葬的准备。”

    小柳闻言大惊。心中涌上不安,她不解地问:“为何是殉葬?纵使萧惜言夺了昆门掌门之位,但昆门依旧是存在地啊?”

    何默然苦笑着拖动了手上地铁链,铁链铿锵作响,衬托出虚弱无力,他小声地说:“如果只是萧惜言想夺取门主之位,我怎会制不住他……你以为只凭他一人。\\\\\\能在短短七八年间,神不知鬼不觉地培养出那么多的武士和让魔道一等一的高手卖命吗?”

    “你的意思是他背后还有人。”小柳想了想。确实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

    “是朝廷。”何默然又叹了口气,“当年的因,如今结了果。”

    “我不明白。”小柳急忙说。

    “早两年。朝廷就有派人来和我谈过,将五大门派的所有特权收回,并消弱武林力量,将一切管理权利都归于天子,从此听命而行。”何默然慢慢地解释,“我们五大门主自然不同意这种做法。因为这样几乎是要一举毁掉我们上百年地势力。何况我们手上有当年武威皇帝赐予的金牌,名正言顺地有管理属地武林的权利。”

    “所以。朝廷就计谋了好几年,要夺回金牌?”小柳再问,她猛然惊悟,“萧惜言是在给朝廷卖命?”

    何默然点点头:“甚至魔道有许多高手,也是给朝廷收买了用以制衡武林势力,当时向峰之死,应该也是设计好的,这次昆门劫难,就是给其他门派杀鸡儆猴的警告,而且川门花无容、神医严罔等人已经妥协归顺了朝廷,让我浑武功尽失的“梦”毒就是他们下的。”

    “那……昆门地金牌也交了出来?”小柳觉得如果放弃权利,可以去过平淡生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她没有敢将这话说出来。

    “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晚了,”何默然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如果权利可以那么容易放手,那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不怕死地去争夺:“金牌确实还没有被找出来,否则我早就死了,虽然没有金牌,目前由萧惜言做门主一样可以统治昆门,但始终这块金牌是他们心中地一根刺”

    小柳沉默不语。

    何默然继续说:“幸好萧惜言同样不希望朝廷得到金牌,因为这样他自己的权利就会给削弱许多,这也是他们一直囚我,却也没有特别供的缘故。”

    “莫非他们就要这样关你一辈子不成?”小柳有些着急。

    何默然却突然换了神色,语气和缓了起来,他竟说:“我本不愿你卷入这次是非,但既然你已经被擒回昆门,萧惜言对你又一往深,想必会待你好。目前我并不会有事,你也不要太死心眼,留着命要紧。”

    小柳听他说得莫名其妙,正在疑惑,却冷不防手给一扯,何默然轻轻在她手上划下几句话:金牌藏在菱娘墓前,想办法诛杀萧惜言,控制昆门,用金牌和朝廷交换自由。

    “可是……女儿不喜欢他,不想嫁给他。”小柳哭着回答,并用手也在何默然地手上划下几句话:萧惜言爪牙众多,不易诛杀。

    “有些东西本来就无奈,可惜爹爹无用,苦了你。”何默然叹息,“或许嫁给他也好,可以保存你命与何家血脉。”

    “时间差不多了。”

    小柳还想再说些什么,后面葵儿却打断了他们父女间的谈话,催促着小柳离去。

    小柳只得依依不舍地一步三回头,走出了洞窟。

    洞外阳光明媚,野花开得满山遍野,十分美丽,几条小路曲折地穿插在山腰间,不知通向何处。

    可惜小柳可以选择走的只有两条:杀死萧惜言或是嫁给萧惜言。

    她没有任何犹豫就选择了前者。

    拼死一击,看看鹿死谁手。

    千年木乃伊校园穿越大戏,赛车美男变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