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八十九章 危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娘的,被到绝处,兔子都能咬人。

    萧惜言的吻落到四处,出一个个嫩红色的樱桃。小柳的脑子却在拼命地转,思考绝地反击的对策。

    武力PK的话,等级差距太远,不能起功效的同时还会激起更大的镇压,呼叫求助的话,这附近根本没有会帮助自己的人,怎么办?

    此时她的上衣已经全部褪下,萧惜言用练武之人粗糙的手,抚弄她的**,滑过每一寸洁白滑腻的皮肤,渐渐向下。

    裙上腰带被轻轻解开,他探入其中的温柔动作变得有些粗鲁和急促,突然狠狠地抓上了她的大腿,并用力分开,将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自己眼前。

    看着萧惜言充满**的目光落处,浑**的小柳羞得满面潮红,不由颤抖起来,她唯一能动的手紧紧地抓着单,却无法求饶呼叫,因为没有人会救她。

    “别害怕……”萧惜言轻轻地说,虽然他表温柔,可是恐怖的声音没有任何安慰的效果,手上却再度轻轻使力,生生扳开小柳想要重新并拢的双腿,认真地看着中间的风景,“别怕……我会一辈子好好对你的……”

    手指悄悄穿过未被任何人碰触过的区触摸到粉红色花蕾,微妙的感觉传来,小柳浑仿佛被低伏特的电击中了一下,不由弓起子,想逃避这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君 子 堂 首 发=

    萧惜言没有给她任何退缩的机会,而是整个人压了下去,并揽住她的腰,轻轻抬起,让自己结实如钢铁般的肌与她的肌肤紧密相贴,不许丝毫的退缩。

    箭在弦上,蓄势待发。

    小柳羞愧难当。几想死。各种念头如走马灯般晃过她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终于爆发出急智,决定放手一搏。

    只见她突然闭上眼睛,轻轻呻吟起来,萧惜言原本以为她已经动,正想进行最后突破地时候。却发现她地呻吟声不太正常,而且越来越高,中间仿佛带着无限的痛苦,最后成为了哀嚎。

    “怎么了?”他不由皱眉。

    “我的心……我……我的心……在痛……”小柳断断续续地说完,又痛苦地叫了起来,“救我……快救我……”

    没想到会这样的萧惜言不由有些慌了手脚,却怀疑地问:“你最好不要耍花招。”

    小柳没有和他解释更多。只是开始抽搐,眼泪不停地流。嘴中也不停地呼痛,她将以前心痛发作时的所有病都再次展现了出来,还狠狠一口咬上了萧惜言的肩膀。

    小柳不停地挣扎。并用可以动地手去抓自己的脸。萧惜言愣神中没来得及阻拦,瞬间眼前人的俏脸上已经多了四道血痕。^^君  子  堂 首 发^^

    见她眼泪鼻涕一块儿流,五官痛苦地皱在一起,甚至还想继续抓脸,萧惜言终于按奈不住,出手点了全的麻。让她安静下来。

    “痛……我的心好痛……”小柳哭着说。突然又尖叫了起来,几乎疯癫。

    “到底是怎么回事?”萧惜言终于慌张了起来。他突然想起五年前小柳在昆门发病时的形,似乎也是如此,于是问,“莫非是余毒未清?”

    小柳没有回答他,只是一个劲地哭和叫,最后两眼一翻,闭过气去,却心运冰清决,迅速将整个人气息控制去无我境地,看起来就像昏迷了似的。

    她在赌,萧惜言见到这种状况,会不会放过她。

    很讽刺,她再次赢了。

    萧惜言站起,叹了口气,拉过被子将小柳全遮蔽起来,又将自己地黑袍拾回,重新穿上。他怜惜地抚了下小柳,轻轻说:“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治疗的。”

    然后大步走出门,叫来守在门外地葵儿吩咐她去传话,派人请严惘过来后,又回去屋内,亲自打了盆水替小柳拭去额上的汗珠,坐在旁边陪着她。

    时间悠悠地过去,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觉得似乎已经没问题的小柳撤了功,慢慢地张开眼,却见天色已经到了第二天正午时分,她往旁边扫了一眼,却见萧惜言趴在边,已经睡着,又看见自己上依旧没有穿衣服,急忙往被子里钻了钻。

    萧惜言感受到边人地动弹,立刻睁开眼,看着满面通红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被子里去的小柳,不由笑了:“好些了吗?”

    小柳低下头,回想起前几的事,还没掐大腿装哭,眼泪就涌了上来:“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还是会痛?我是不是一辈子都好不了?”

    她哭得凄凄楚楚,弄得旁边萧惜言心里阵阵伤痛,急忙安慰道:“我已经请了严神医过来,想办法给你治疗。”

    “他治不好的。”小柳继续哭泣。

    “那我就想办法去越门给你弄冰晶髓。”萧惜言斩钉截铁地说,眼中露出一丝杀意。

    小柳顿时打了个寒战,急忙说:“先让严惘看看吧,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呵呵”萧惜言再度笑了起来,他轻轻抚着小柳地头发说,“只要你乖乖地,不要违抗我,我就什么都给你。”

    违抗了呢?小柳乖巧地没有质问,也没有曲意迎合,因为虚伪过度只会招人怀疑。她只是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说:“如果你不伤害我父亲和朋友,我一定会很听话地陪在你边。”

    这是一场互相欺骗地条件交换。

    门口响起了叩门声,是葵儿在外面送来餐点,并一一摆放在桌上,心压抑的小柳看着满桌油腻的鸡鸭鱼,不由阵阵反胃,嫌恶地说:“我不想吃。”

    萧惜言看看她的表,摇摇头,拿起碗瘦粥,勺起一勺轻轻吹凉,放在她唇边,像哄不听话的小孩似地说:“你昨天就没吃东西,总要吃一点,乖才说过听我话的。”

    小柳的肚子顺势不争气地“咕咕”地响了起来,她看着萧惜言似笑非笑的表,不由有些害臊,急忙伸手过去道:“我自己来。”

    没想到上丝绸被子却随着滑落,吓得她又叫了声,钻了回去,如惊弓之鸟般看着眼前的男人。

    “吃完,我让你去看看何默然那个家伙如何。”萧惜言提出人的条件,并将手中的勺子递过去,“趁吃,多吃些,你已经很瘦了。”

    小柳听见他的条件,顿时睁大眼,也没想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出此事,立刻大口大口地吃起粥来。

    知道人质被囚地点,对将来拯救逃脱也会十分有利。

    而且她想看爹爹,已经想了很久了。

    萧惜言见她欣喜神,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